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6月17日

法會開始前,一對同為弟子的夫妻和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的經過。

分享的男弟子在奶奶過世前約半年,他每週會前往探視奶奶。當他看到奶奶插管,連吸一口氣都很辛苦,抽痰的管子拔出來上面都是血絲,臉都漲紅了,他的心裡覺得很難過,也覺得人的生命很脆弱、很苦、很無助。

2010年11月,這位男弟子的奶奶過世,他很感謝寶吉祥師兄的幫助,讓他得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參加施身法法會超度他的奶奶。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他有沒有吃素,他說:「早上和中午都吃素,晚上沒有吃得很清」。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他一次:「你到底要不要吃素?」他回答說:「好。」

2011年1月過年期間,這位男弟子去探訪膽囊癌末期的友人,強烈地感受到他的惶恐,他詢問他朋友要不要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的朋友於2011年2月12日得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他的朋友後,突然轉頭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是當老闆?還是員工?他回答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開示:「遇到的要求不管合理不合理,都要忍耐,吃虧就是占便宜。」當時他也不知道有什麼事要發生,只是一直回答:「是!是!我會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看著他說:「來了!來了!快來了!」

這位男弟子開始觀察他的工作,發現並無異狀,逐漸在心裡把這件事給擱下。但他有另一個身分,是社區的委員。他所住的是一個大型社區,社區管委會的存款為數不少,他們的社區還有一個議員,他發現議員在社區事務方面有些異常,因而與議員有所爭執。當新的委員任期將至,不認同議員的委員們聯合起來,推選一位正直人士擔任主委,結果,議員卻提出法規等各種理由,使得這位正直人士失去擔任主委的資格,而他竟然意外地當上主委。當上主委後,對他的攻擊如雪片般飛來,一下子說他汙錢,一下子說他太太盜用管理中心的資源,還有一個委員說他破壞委員的名譽而要告他,這些全都是莫須有的罪名。

不斷的攻擊與謾罵使得社區的會議幾乎開不下去。有一次,議員又再次攻擊這位男弟子,他就回罵了兩句,然後說:散會!雖然他當時一吐怨氣,但隔天他就覺得好害怕,很怕被報復。他的太太提醒他,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提的事情是不是社區擔任主委這件事?並提議再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指點迷津。他才恍然大悟,就在他最惶恐茫然的時候,突然意識到有一條路可以走,也才回想起2011年2月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對他說:「你的事情快來了。」

這位男弟子還記得當時他跪著,抬頭仰望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神情與眼神告訴他,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理解他即將遭受到的苦。他感到那是菩薩的心,佛經上有記載菩薩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他非常震撼,也很感動。這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的加持,如果沒有得到加持,當被欺負時,一定是想盡辦法討回公道,不停地鬥來鬥去。就算被鬥垮了,內心還是會怨、會想報復。如此冤冤相報而不停地造惡業,這樣的果報應該是十分的可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他才沒有走上這條路。

這位男弟子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了解他的苦,可以讓他依靠,而且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加持他,所以他的心中才沒有怨恨。他記起自己曾答應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開示:「遇到的要求不管合不合理,都要忍耐,吃虧就是占便宜。」所以,他要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他要忍耐。他還曾出現這樣的想法:「現在會被人這麼欺負,一定是上輩子欺負過現在欺負我的人,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果報,他們給我機會接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來學佛,我要感恩他們。」

2011年7月2日,他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之前所提到的事情發生了,他請示該怎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住在什麼社區?並對他開示:「不要再擔任主委了。」但他的心裡擔心會對不起其他一起努力的委員,他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會不會對不起其他委員?」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義氣倒過來是什麼?」他答不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義氣倒過來寫是『我王八』。」仁欽多吉仁波切似乎看穿他的罣礙,再補充一句話開示他:「個人業力個人擔了。」他心中就沒有罣礙了,也堅定地朝著辭去主委的方向處理。

這位男弟子當時8月份剛好需要經常到大陸出差,無法兼顧社區主委工作,因此順利辭去社區主委的職務。他求去的同時,財委也一起辭去職務。財委告訴他,在這麼險峻的鬥爭環境中,他們能全身而退真是奇蹟!他心裡很清楚,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照顧,才能圓滿地處理此問題。他心裡也很清楚,生活上的點點滴滴一直有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微不至的照顧。

在接觸道場之前,這位男弟子有失眠的狀況,當失眠症狀發生時,身體及心理皆痛苦萬分;但現在,失眠已經不再是問題了,因為身心得到了安頓。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是照顧他們夫妻,也照顧著他們的家人。他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他的奶奶、父親與岳父。他的母親在多次參加施身法法會後,也會向朋友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人也變得比以前開朗。去年(2011年)年底他太太自律神經失調,因為不斷參加法會,情況也穩定了下來。

2012年4月4日,他們夫妻在路上騎車時被後面的車子追撞,他太太頭部直接撞地,還好有安全帽保護,兩個人除了受了驚嚇外並無大礙。能夠沒事,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們的加持與照顧。

2011年9月10日這位男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皈依。他太太也因為一直看到發生在他們身上種種的一切,因此在他求皈依的同時,他太太也一起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為何求皈依?」他回答參加法會時剛學過的:「輪迴過患。」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那你要如何做?」他說:「我會努力。」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努力沒有用。」他聽了這個答案一直感到很困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後來,這位男弟子有一天在修護法時,突然跑出一個念頭: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努力沒有用,應該是如果沒有上師的加持,今生不論如何努力,也沒有辦法脫離輪迴。他的業障太重了,貪、嗔、痴、慢、疑,一個都不缺,不時地在造作,尤其是嗔恨心,時常不經意流露出對周遭人、事、物的不滿,時常對他太太發脾氣,也造成母親的許多痛苦。外面的人說話、做事若不如他的意,他悶不吭聲,但心裡會對抗,不願意接受。家裡的人說話、做事若不如他的意,就直接爭辯和爭吵,內心驕傲得很。

這位男弟子以前曾皈依顯教,吃素一段時間,但為了貪圖口腹之欲,後來就忘了要吃素,背棄了誓言,吃掉無數眾生的肉,甚至協助做海產生意的朋友賣海鮮,想想這果報真是十分的可怕,這一切他都要懺悔。更糟糕的是,他的懺悔有口無心,遇到危難時,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事情好轉後,學佛的心就懈怠了。每天晚上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的功課,他都沒做好,會為自己找理由。對自己的言行造成對方的痛苦視而不見,別人對他的恩自動遺忘,總記得別人對不起他的地方,完全沒有懺悔心與感恩心。

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給他們教導、指正與加持。也感恩師兄們的護持與幫助,才有這樣清淨的道場可以一起共修。佛與上師都是實語者,他們感恩並珍惜這殊勝難得的因緣、聽話、依教奉行。

接著,由另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自己及家人幫助的經過。

在2009年1月10日星期六,是她懷孕滿36週的產檢日,她一早起床只覺腹部悶悶的、隱隱作痛,當下不以為意,沒想到產檢時疼痛增加,下車後開始有出血現象,並且宮縮不斷,急忙趕到醫院時,才發現小孩要生出來了。雖滿36週,但體重不足,超音波檢查小孩體重大約在2,300公克正負300公克左右。醫生表示,一般正常胎兒出生至少要2,500公克,少於2,500公克表示營養不良,往後孩子將會有健康的疑慮,需要留在保溫箱照料直到體重達到標準。醫生當下判定要住院安胎。醫生表示,正常安胎約1星期小孩會長300公克,所以依情形看要住院1至2星期。

看完醫生後,她的出血狀況仍一直持續,在等病房過程中,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祥的面容,很快地,出血便停止下來。只剩陣痛不斷,到後來連走路都要先生攙扶著。一住進病房,醫生決定給高劑量的安胎劑「鎂」35 c.c.,並告知會伴隨頭暈、發燒、噁心、嘔吐等副作用。但她的頭腦卻一直很清醒,完全無醫生所說的副作用反應。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隔天是星期天,有共修法會,當下決定向醫院請假外出,也有告知醫生要參加法會,原本醫生不准,但在她堅持及簽下同意書後,醫生才放行。中午進道場時,她很虛弱、笨重,還需要師兄們攙扶著。當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綠度母儀軌,法會結束後,身體明顯輕快許多,自己可以走出道場附近買便當吃。晚上回到醫院,隔壁床的孕婦(是紅斑性狼瘡患者,懷孕8週便開始安胎,打鎂劑量約7c.c.便有嚴重的頭暈、想吐的副作用,每天服用十幾顆藥物。)看到她後問說:怎麼精神變得這麼好?動作迅速靈活,可以自己跑洗手間及換衣服,和早上出去時差很多,一點都不像是個需要安胎的孕婦。

2009年1月13日星期二早上去照超音波,沒想到超音波檢查出來,小孩已長到2,900多公克了,不用再擔心胎兒出生後體重不足及營養不良的問題。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胎兒怎麼可能在短短的幾天內,體重就增加了600公克,她真的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醫生評估後告訴她,不用再打針吃藥,可以出院等候自然生產,1月14日星期三中午便出院了。這所有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與照顧,讓她懷胎時所應承受的痛苦得以重報輕受,在安胎時對所施打的藥物沒有產生副作用,也讓胎兒得以快速成長,讓皈依弟子與家人減少為孩子的健康問題擔憂,減輕焦慮與煩惱,同時也得以提早出院。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照顧是持續不斷的,不但照顧每一位弟子,連家人也都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她的小孩在出生後,雖沒因緣參加法會,但上師及佛菩薩仍好幾次救了她的小孩的性命。小孩在出生3個月後,某一天清晨6點多,小孩跌下床但還是繼續睡,不受影響。木製嬰兒床緊鄰大床,中間僅有兩片磁磚(約60公分)的空隙,小孩就恰好跌在中間,右邊額頭有些微紅腫,但不明顯,幸好沒撞到小床及磁磚地板,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今年(2012年)2月,有一天早上在睡夢中,她先生聽到孩子掙扎聲驚醒,發現孩子的脖子被小床旁的玩具繩子纏繞了2圈,因為不舒服而拉扯,以至於快要窒息,解開繩子後,發現脖子上已有細細的紅色勒痕,而孩子仍繼續睡,不受影響。今年4月,孩子在玩耍過程中,將麵包揉成小球吞入,卻梗在喉嚨口,當下不斷用手挖,大人全在忙其他的事,還好被家中訪客發現,在緊急拍打後吐出,小孩之後還是繼續玩耍,不受影響。她要懺悔,自己不是一個盡責的母親,對於如何照顧孩子與家人從不用心思考,不斷依賴上師,連這種事都要一直勞煩上師,耗費上師幫助其他眾生的體力。也因她自己的疏忽,讓家人起煩惱及擔憂,真是不應該。雖然她自己是如此的糟糕,仁欽多吉仁波切仍一直不離不棄地給予加持及幫助。

2008年冬天,一天晚上她的父親將自製的電熱棒放在小腿棉被上方便入睡,因父親27年前脊椎長腫瘤開刀切除後,腿部的神經知覺與行走能力受損,除動作不靈活,對冷、熱、痛也沒什麼感覺,等到父親發現不對勁時,小腿已燒燙傷並起了2個大水泡,面積相當大,約3×7cm及6×16cm大小。她平日沒有讚揚上師及告知中藥膏的妙用,雖告訴父親可使用中藥膏,但她父親只塗了一次,之後便自行上其他的藥膏,傷口反覆發炎、長膿,整整折騰約4至5個月才結痂縮口,但表面仍有一大片的紅色燙傷痕跡。她很感恩上師幫助未皈依的父親重報輕受,那一陣子不時有老人因天冷使用電暖器取暖不當,起火而嚴重燒燙傷住院,甚至燒死的案例。而她的父親很幸運,僅受部分皮肉傷,病情並未嚴重到蜂窩性組織炎,也能慢慢康復。

接下來,她繼續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母親的故事。她的母親有子宮肌瘤的症狀,每年皆定期複診,在2007年複診時,醫生宣告母親卵巢有長東西,必須開刀,並安排幾天後住院開刀等等。她的母親當下相當害怕,不願接受與面對現實。她的母親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請求幫忙,稟報醫生的診斷及詢問開刀與否,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掃描她母親的手後,表示是子宮的問題,並非常慈悲地說:「開刀不開刀我都幫妳。」當下母親的心便安定下來,不再徬徨無助。回家後再去其他醫院檢查,竟然只有子宮肌瘤的問題,不需要開刀。聽到這樣的結果,母親就寬心下來。一直到最近,醫生檢查後說子宮內的良性瘤一直維持同樣大小且已鈣化。這位女弟子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這位女弟子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六年多,但懶散、怠惰的習性一直沒改,對上師不僅不相信、沒恭敬心,也沒有讚揚上師的功德,沒做供養;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傳的法不精進修持,也不思維死亡無常及輪迴過患;對父母及公婆不孝順、不恭敬;因為自己而讓父母行惡傷害眾生;與先生爭執,無忍辱心;教養小孩沒耐心,也不會照顧孩子,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的:只會生,不會養。對任何事物與自我無關的,沒耐心處理;對眾生沒慈悲心與菩提心;對自己所做過的惡及所傷害的眾生從來沒懺悔心,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失。對於道場所託付的任務,答應卻沒盡心執行。每天隨業波動,隨惡逐流,一天過一天。她回首一路走來的日子,點點滴滴,不管知道、不知道的,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離不棄的照顧與加持。她自覺自己很笨,都要事情發生好久之後,才能體會到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加持與恩德,卻不知感恩。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停地幫助她這個又笨又懶、又不成材的弟子,並且幫助家人及加持一切眾生。她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她做弟子,給她機會聽聞正法、學佛修行、出離輪迴。

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加持她堅定出離輪迴的信心,幫助她有勇氣修改自己的行為,讓她知錯能改,讓她這一生能聽聞佛法、學佛修行、出離輪迴,不再有任何障礙損擾。她也祈願所有眾生有因緣、福報得到佛法的幫助,體會到佛菩薩的慈悲與偉大,能出離輪迴不再苦了!

接著,與會大眾靜坐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6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