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6月10日

2012年6月10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幫一位病重的信眾舉辦皈依儀軌,並給予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讓她有機會可以公開發露懺悔。

在此向與會的大眾懺悔自己的自私自利。前次懺悔,自己只想到要將稿子全部講完,而耽誤了大家許多寶貴的時間,更忘了還有許多受苦的眾生等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施身法的救度,也沒接受師兄好意的提醒,只自私自利地想到自己要懺悔。

她看著公公因老人痴呆及身體的病痛在受苦,自己卻未能盡孝道。昨天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做大禮拜,祈求公公能得到上師及諸佛菩薩的幫忙,將來能脫離輪廻之苦,感恩上師再次給予她發露懺悔的機會。

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自己是一個不孝順公婆的媳婦。因她不會煮飯,總是找理由逃避,而由婆婆為他們煮飯。現在也沒有照顧身體不好的公公,讓婆婆一個人辛苦地承受,平時也很少打電話問候他們。公婆一直對她很好,她生完小孩後,是婆婆幫忙帶小孩,讓她無後顧之憂,可以安心地上班。她買房子時是公公借錢給他們,但當公公要他們還錢時,她卻起嗔心而沒有感恩的心,沒將公婆當成自己的親生父母來真心對待,在此懺悔自己的不孝。

因為婆婆不同意小孩吃素,所以總是找理由不讓小孩回去。今年(2012年)4月公公80歲生日時,婆婆為兩個小孩訂了素食,讓她感到很意外事情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轉變,這是8年來一直困擾她的問題。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事情才能有這樣的改變。

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她除了是一個不孝順的人,更是一個不懂得尊師重道、報師恩的人。多年來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及加持,但因她學佛的信心不堅定,每當上師指正加持後,總是認為自己的根器不好,想放棄學佛。常常想為何別人學佛的路都很順,而自己總是障礙特別多,不但浪費自己的時間,更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寶貴的時間及體力,在這裡向上師懺悔自己是一個不懂得報恩的惡劣弟子。

2005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教弟子們靜坐,有次上師問弟子們靜坐時身心有什麼感覺。當時她心想自己坐在輪椅的後面,上師應該看不到,何況有那麼多的弟子,上師又不認得她,所以不必用心想上師所提的問題。當她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到時,腦筋突然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答。她在此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自己的不用心,不珍惜佛法的殊勝難得,也向師兄們懺悔她斷了大家學靜坐的因緣。

多年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指正她是一個驕傲、自以為了不起的人,也很慳貪、愛面子,沒有用清淨的心供養,對上師、三寶更是毫無恭敬心。上師所授予的一切法門,她都不受教,没有好好地改自己,常有自己許多的想法,更没有百分之百地依止上師,愧對師恩。

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上班時没有好好地將工作做好,而想著私事,讓老闆費心地教導該如何做好工作,讓公司虧錢;沒能體會當老闆經營公司的辛勞,及為了給員工一份安定工作的那種責任心;對家人總是惡言相向,將別人對她的關心,當成是他們指責自己的過失;貪念重、愛面子、嗔心重、總是惡語傷人;對別人的成就起嫉妒心、不服輸、好勝心強、傷害別人而不自知,自以為很熱心幫別人,卻給別人帶來困擾。一切都是因為她的貪、嗔、痴、慢、疑而起。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讓她有檢視自己過失和離生死的機會。

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半年來對上師所傳授的法門,都因懈怠沒有好好地做。被禁入場一年來,學佛的心總是感到很氣餒,直到最近感到體力好像越來越差,才驚覺到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只祈求能跟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好學佛,解脫生死。

恭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興旺,利益一切有情。

接下來,由一位男弟子分享不久前往生的游姓男弟子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頗瓦法及佛法的幫助後,其告別式及海葬的瑞相。

從游姓男弟子告別式的前幾天起,便開始下著梅雨,甚至在告別式前一天深夜還持續下著,但是告別式當天早上,雨竟然停了,而且隨著告別式的到來,天氣居然轉晴,恰好就在舉行告別式的廳堂上方,天空呈現晴朗的藍色,太陽也出現,煦煦地照著,參加告別式的人都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溫暖,而其他的地方卻還是維持著原本厚實的烏雲。游姓男弟子的妹婿跟這位男弟子分享且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這日子是他們一起去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先前游姓男弟子的妹婿曾查過天氣預告,顯示這幾天將會持續下雨,不會有好天氣;還查過黃曆,顯示這一天是吉日。游姓男弟子的妹婿說,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入定後很快地指示出殯日子,這天不但是吉日,而且原先氣象預告說會下雨,最後卻是晴天,游姓男弟子的妹婿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家屬們也因為天氣轉晴,感到歡喜。

公祭前,游姓男弟子的姑姑也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游姓男弟子的大體從冰櫃移出時仍呈現頗瓦法的瑞相,大體十分柔軟,而且在梵穴處出現大拇指般大小的凹陷。游姓男弟子的姑姑強調,之前是她為游姓男弟子理髮的,梵穴處並沒有此現象,從照片也可清楚地看出來這個凹陷。這位男弟子跟家屬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游姓男弟子到了阿彌陀佛淨土的上品上生,家屬聽了都十分歡喜。他看得出來,家屬心裡的大石頭頓時放下了。

公祭時,他看到廳堂上方太陽處有一朵雲明顯地變化了,飄下了祥瑞、微微的雨。他還特別看看其他地方,確實只有在該廳堂上方有這樣的瑞相。他伸手觸摸雨,發現雨非常細且柔軟,手接不到雨、也不會濕潤,當下很明顯地感覺到周遭的氛圍是溫暖的、感動的、感恩的,感覺是在不同的時空,完全不像是在殯儀館。另一位在場的弟子也說,他感覺是沒有穢氣的。在瞻仰游姓男弟子的遺容時,他發現他的臉非常的安詳,嘴巴是閉著的,完全沒有屍斑,特別是他的眼睛,生前因為腫瘤壓迫的關係,左眼凸出且腫脹,根本無法閉上眼睛,右眼也是無法閉合的,但是在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後,腫脹的部分已經明顯地向內縮小,眼睛也自然地閉上了,十分殊勝。

火化的過程十分順利,沒有經過太多的等待,大體便進入火化爐。與其他往生者家屬相較,游姓男弟子的家屬並沒有悲慟的情緒。火化後,撿骨時梵穴處之骨頭呈現頗瓦法的瑞相,即有一個工整、平滑的小圓洞。游姓男弟子的姪子看到骨灰呈現綠色、紅色、粉色,此外還有些是白色、黃色,質地都很均勻、漂亮。現場氣氛良好,沒有屍腐的味道,也沒有穢氣的感覺。

游姓男弟子生前聽說另一位出家弟子海葬的瑞相,還幽默地說要請他們去坐船。游姓男弟子往生前,還告訴分享的這位男弟子及其他弟子,他正在地大分解。分享的這位男弟子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在一個罹患癌症14年的年輕人身上,竟可以看見他對生死及重病的輕鬆、看淡。參加海葬的人很多,共開了兩艘船,出海時,天空晴朗,無強烈日晒,舒服的海風吹著。骨灰灑完後,在兩艘船中間的上方天空中,厚實的雲層裡展開的一個圓孔,露出了太陽輪廓,非常完整清楚,跟滿月圓一樣的球體,是溫和、可以直視的,周圍是漂亮的藍天。(如圖一)

▲ 圖一

從圓孔周圍的雲層射出了藍光,維持了幾分鐘,非常的殊勝。(如圖二)

▲ 圖二

他詢問負責攝影的弟子是否有拍攝下來,那位攝影的弟子說沒有拍到太陽。他便再去詢問另一位弟子,就在這時候,殊勝的瑞相再次重現在他們眼前。(如圖三)

▲ 圖三

他讚嘆這一切真是太不可思議的殊勝了。下船後,家屬很感恩地向大家道謝與告別,並讚嘆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功德。

游姓男弟子往生前幾個月,曾多次由衷地跟分享的這位男弟子說,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游姓男弟子罹癌14年,後期眼睛看不到、一隻耳朵聽不到、另一隻則聽不清楚,無法自主照顧及行動,是該入住安寧病房了,但他擔心父母年事已高,無法照料,所以遲遲無法決定。就在這時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幫他安排好了,除了幫他安排看護,還負擔該筆費用,不僅解決了他生活上的不便,也消除了他心中的苦惱,同時讓他可以繼續參加法會。在他往生前一個月,還全心全意、繼續不斷地供養及護持道場,由於眼睛看不見,每次參加法會,他都從背包中拿出一張鈔票,請他確認是不是1,000元。臨終前在護持道場方面,他也都是絲毫不差地全力護持著。這就是他的心。

游姓男弟子在最後的這段期間,分享的這位男弟子只聽他問其他師兄:「日本法會是何時?」、「星期日法會到了沒?」除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的法帶,便是持咒,從沒聽過他埋怨過或說身體疼痛。游姓男弟子的父親見證了這一切,游父含淚地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直說: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報!游父親口說:兒子沒有明顯的病痛,但罹患直腸癌往生的胞弟,嗎啡已經打到最高劑量了,卻仍是痛苦萬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兩人的苦真的是天壤之別。游姓男弟子的母親的心情,則由原先的不捨轉為接受。游姓男弟子往生前一天,游母親口說,她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兒子幫助,如果能讓兒子早點走,就可以別再受苦了。果真,游姓男弟子在往生前一天問母親:「妳準備好了嗎?時間不多了。」也跟其他師兄說:「這是最後了。」往生當天早上還跟大家說:「時間要掌握好。」家屬還說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後來才了解,游姓男弟子好像是要告訴他們,他要走了。

分享的這位男弟子更讚嘆,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示現佛法的殊勝,不但照顧了游姓男弟子,也照顧了他的家人及冤親債主,一切就是如此圓滿。尤其是在游母身上,更可以清楚看見。因為一位喪失年輕愛子的母親的痛,實在是分享的這位男弟子無法想像的,但這一切都轉變了。包括救護車上的救護人員須按標準作業程序,對重症患者一定要急救,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游姓男弟子少了這一層折磨;還有,如果游姓男弟子在醫院往生,免不了家屬有很多的不捨與痛哭,或大體被翻動,而造成亡者額外的痛苦;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必定會承受更多的折磨。這一切種種的祥瑞示現了佛法的殊勝圓滿及不可思議。

最後,他再次讚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功德,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弟子們的一切。他並祈願一切眾生皆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幫助,解脫生死得證佛果。

法會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7月23日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藏曆生日,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並得慈悲應允於當天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長壽佛儀軌,帶領寶吉祥佛法中心的一千名皈依弟子念誦24小時的長壽佛心咒來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於7月23日早上10點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開始修長壽佛,接著由所有的弟子輪流持咒24小時不間斷。凡是年齡是18歲以上、65歲以下的弟子,皆須於當日持誦滿13,000遍長壽佛心咒。每位弟子根據自己的體力、時間來念誦,可以分段完成,中途可暫離回家煮飯或辦事情。每一位弟子都要報名,若是報名了沒來,或是沒報名的,以後都不用來了,不必用老公老婆不准、公公婆婆不准、請不了假等藉口。若有弟子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生日有關的事都有障礙,以後學佛一定也會有很多障礙。你們唸13,000遍,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的一定不止這個數字。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指派一位年長的男弟子全權負責安排此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到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長已經無法確實帶領理事們行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位負責安排的男弟子不可當爛好人,負責此事時若發現哪裡有問題、有人不配合,就要主動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如果幫別人找理由、找藉口,說別人其實很用心了,那這名男弟子也不如離開了。就像你們參加考試,寫對就是對、寫錯就是錯,閱卷者不會因為這個應考者字寫得好看,就多給些分數吧!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指示大家要在6月底前將參加的時間回報給這位男弟子,如果有某時段人數較多或人數較少,也要配合調整,完全由這位男弟子安排,你們報名後就不要再更改時段,除非是這位男弟子認為有需要更改。你們經常為自己所做的事找理由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接受的,因為沒做到就是沒做到,沒有任何理由或藉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交辦的事也是如此,要做就完全做到,不讓上師起煩惱,沒做到也不會找任何理由或藉口。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對你們開示過很多次,告訴你們 直貢澈贊法王是怎麼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找理由為自己解釋,只是處處為上師設想,不讓上師起煩惱。一個真正的弟子就是不讓上師起煩惱,但你們卻是一直讓上師起煩惱,只是抱著不要挨罵的心態做事。做任何事都是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了才做,要不然就是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講當藉口,為了避免挨罵,以前做過就循往例,認為這樣不會出問題,卻沒想到時空也會改變,做事情的方式豈能一成不變呢?

所以,真的沒有幾個人能夠學到密法、修到密法,因為眾生的根器不夠,你們都做不到沒有自己想法的學佛,連顯教都學不到,更不要說學密法。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幾次曾在法會中指示一位男弟子為大家分享一些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學佛的經歷,他都講得頭頭是道,大家也許認為他讀過很多經論,而且他曾經出家過,但是最近境界一來,他就原形畢露了。所以,並不是讀很多經典、很會講佛經的人就是修行人或學佛人。有些人唸過幾年佛學院就出來教佛法,或是上電視講了很多名相,但只要稍微有一些成就的修行人一聽,就知道這些人只是知道很多佛法名詞而已,實際上並不懂佛法,也沒有修行。

很多人以為學佛是要對人好,學習不害人、不發脾氣。事實上,很多宗教都會勸人向善,如果只是希望少發脾氣,那麼儒家思想跟其他宗教都有方法可以做到,但行善不過是做人的根本,佛法有佛法特有的修行方式與過程,與其他宗教不同,不是只是行善而已。如果你們只是想要過好日子,不用來學佛,只要一直做很多布施、行善,未來就會慢慢轉好了。不過,這個捐錢所累積的福報是下輩子用的,這輩子你們用不到,只有透過修行而得的功德能夠轉累世的業,但也不是讓你們過好日子,而是在往生時用,讓你們能夠往生淨土。學佛是為了解脫生死,要改變自己所有累世的壞習慣,將自己累世的一切惡習在此世全部斷乾淨。你們沒有出家,沒辦法長時間修行,不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閉過關,是24小時都不離佛法,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早上有唸六字大明咒、晚上有修護法、平常有吃素,就是在學佛。牛、羊也有吃素,難道牠們也有修行?吃素只是停止和眾生結惡緣,佛經上也有提到吃眾生的肉難以培養慈悲。身為在家人,沒有出家人的修行環境。然而,現在的出家人生活也變得很忙碌。我們身為在家人,修行是在生活裡面,要將佛法用在生活之中,佛法教我們五戒十善,作為我們生活的準則,真正修改自己一切會輪迴的行為,才能將所有業停下,讓我們有時間還債。不要以為欠債可以不還,學佛不是讓不好的事通通消失,而是讓你有機會開始還,少還一些利息。

剛才提到的那位曾經出家過、會講一些佛法名相的男弟子,他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上班已經五年了,從一開始就每天一小錯、三天一大錯,經常被客訴,還讓公司賠錢,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和他計較,只要他不犯大錯就好。但是,最近這名男弟子卻在上班時間和另一位弟子通電話,談論私人的生意,還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經營門市中的女員工相識。本來男女相識是他的自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去管,但他讓其他店的女孩子也無法專心上班,影響工作。他最近辭職時的理由是覺得自己的錢不夠用。

很多人都以為學佛跟日常生活有衝突,平常你們看到出家人,可能還會想出家人不會了解你們面臨的問題,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身是在家的行者,有事業,有公司員工要照顧,也有母親和子女,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你們在家修行的困難,你們要將佛法融入於生活之中,不是只有唸經、參加法會時才是學佛,釋迦牟尼佛傳授的佛法是肯定可以做到的。大家都以為只要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氣,自己不挨罵就好,結果每個人都做錯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不擔心會挨上師罵,也為教派做了很多事,直貢澈贊法王如今也不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不讓上師操心這條戒律。這名曾經出家的男弟子在公司時還跟別人大小聲,這種驕傲的心態是無法學佛的,佛法講慈悲,驕傲是無法學到慈悲的。種種現象看來,這名男弟子真的不是學佛人,因為學佛人不會和任何眾生結怨,不會引起眾生的煩惱。你們就是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開示《地藏經》中所提到的: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每個人起心動念都會產生業力,用自己的想法會產生欲望,有欲望就會有煩惱,有煩惱就會作惡。業不是都是壞的,善的業也會障礙我們學佛。

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特別之處,在於不是一直講述佛經,直到大家能夠背誦為止,而是以大手印的修行方式,大手印有點類似中國禪宗直指人心的教法。最近直貢噶舉派中有些年輕人在學辯經,大家也看過辯經時兩手互拍的樣子,其實直貢噶舉派原本是沒有辯經的,黃教才有辯經,辯經贏了也不代表修行比較好。因為直貢噶舉派是注重實修的,直接針對「心」來給予你們教導。那位曾經出家的男弟子曾拿過兩條五兩重的黃金,想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以為這麼做是按照藏傳佛教法本所說的,用黃金供養上師,上師就會傳他密法。他嘗試供養了好幾次,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收。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他的供養,現在知道為什麼不收了。還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點能力可以知道你們的心在想什麼,所以不要想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玩花樣,不要想設陷阱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你們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求名、不為利、一切無所求,你們對一個無所求的上師是毫無辦法的,就算你們表現得很恭敬,只要心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知道,從小地方就看得出來。就算你們做表面功夫,護法很厲害,總會讓你們露出原形,重要的是你們的心有沒有轉,有沒有真正下定決心要解脫生死。

今年6月14日祖師 吉天頌恭795年紀念大法會要發給信眾的小冊子,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們在6月8日星期五才把小冊子的樣稿送來公司,寫著要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目,如果沒有問題將於6月11日星期一印刷。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5歲,有散光和近視眼,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週六要接見信眾,週日要主持共修法會,週一也有其他事情要忙。紀念大法會今年也不是第一年舉辦,大家已經有先前的經驗,為什麼理事們不早一點將樣稿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而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短短的兩天內看完?一千多個弟子也沒有人察覺和向理事們提醒這件事,大家都事不關己、漠不關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有肉身,還是會疲累,但是理事們卻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作無敵鐵金剛,什麼事情都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善後,決定什麼事的時候都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同意的不能做,同意的才能做。」不然就說:「以前怎麼做,現在就怎麼做。」完全沒有考慮到時空背景的不同,會有不同的做法。理事們經常開會開到三更半夜卻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圓滿,想說事情做完就可以交代了,每個人都只想交差了事,都想著不要挨罵就好。用怕挨罵的心態來做事,怎麼可能做得好呢?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貪念,貪不要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如果你們在社會上工作也是如此,沒有用心去做,只想交差了事、只是用怕挨罵的心態來做事,是不可能把事情做好的。你們對於道場的事情,對於上師的事情都是這樣敷衍了事,果報就是以後別人對你也是敷衍了事。

前幾天,仁欽多吉仁波切清晨時在機場看到參加旅行社出國玩的人潮,幾乎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然就是老人帶著年輕人,全家一起出遊,以為這樣可以享受天倫之樂,況且是全家人都在享樂,福報用掉了,這個家會好嗎?你們現在也都在盤算暑假期間要帶孩子去哪裡玩?哪一家旅行社的團費比較便宜?看到這種現象,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感觸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都只重享樂,那麼這個國家就要失去競爭力了。歐洲的每一個國家現在都面臨經濟上的問題,慢慢走下坡,就是因為二次大戰後歐洲人民重享樂,先玩了再說,等到失業就想著要靠社會福利,台灣現在也慢慢出現這種現象。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輕時根本沒有想到要享樂,當時並不是沒有錢去玩,而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二十幾歲正是該學習、累積經驗的時候,要好好地學東西,不會只想著要去旅行。大家不要再把國家的經濟狀況怪罪到政府頭上,大家都有責任,是自己造成的,也是大家的共業。末法時代的共業惡多於善,如果再行惡很容易就會受到影響。

昨天有一位年約40歲的女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便知道這位女信眾沒有工作,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開示:等你有了固定的工作再來求!這位女信眾可能會感到納悶,為什麼來求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卻突然提到工作的事呢?這裡並不是說要有工作的人才能參加法會,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出她只是因為沒有工作,認為學佛能夠消磨時間。一個人如果連打理自己生活的能力都沒有,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相信她能修改自己的行為呢?如果自己平常生活都沒有照顧好,都是懶散地過日子,要如何讓人相信她在學佛上能夠精進呢?寶吉祥佛法中心弘揚佛法的宗旨,不是讓大家拿學佛當藉口不用工作或者求心靈平靜,而是要大家聽從佛菩薩的教導,不懈怠地、一分鐘都不停下來地來修改自己所有會墮入輪迴的行為,要做到十分困難,但深信因果的學佛人就能真正做到。很多人本來皈依學佛,有了孩子之後,就認為要過自己所謂的人生,有未完成的事要做,認為學佛可以等,可以等到孩子大了,或自己退休了再學,這是很多人停止學佛的理由。

上一週時,有一位女弟子帶著她的結婚對象、對方的雙親、以及她自己的父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他們挑選婚期,她以為自己恭敬地帶著對象來求,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可以跟對方結婚她就結婚,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行她就不結婚,她以為這樣自己就有聽話。然而,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幫他們選日子,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眼便看出,對方和家人都是吃葷的,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位女弟子:「你們的婚宴決定辦素宴了嗎?」果然,對方並未同意辦素宴。試想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們挑選了結婚的日子,宴客的時候,大家酒酣耳熱之際,每桌又多吃一條魚,多殺一隻龍蝦,這不是等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承擔他們造殺業的因果嗎?不是在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因果的事清清楚楚,這位女弟子還是自私自利,認為自己吃素就好了,別人要吃葷是他們的事,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選了日子,就把責任都推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利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自己的婚事順利,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怕因果,所以不幫她挑日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要她不結婚,她不結婚的話也會讓父親不高興,她既然不信因果,以後也可以不用來學佛了。

這名女弟子會找到這樣的對象,對方不肯辦素宴,還要跟他結婚,就是在攀緣,這位女弟子以為自己找到喜歡的對象,平常無論她怎麼罵對方都罵不走,以為對方很聽自己的話,一定是真的很愛自己,但是一遇到關鍵時刻,對方就不聽她的話了。這也表示這位女弟子學佛的心不對,因為物以類聚,不同類的不會聚在一起,就好像總統不可能和江洋大盜同桌用餐,一個小偷也不可能整天在法師旁邊,除非這個小偷改邪歸正打算要學佛。簡單地說,當你喜歡的東西出現了,就是業的開始,因為它障礙你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不再罵了,而是分析其中的道理給你們聽。

再者,多年前,這名女弟子的母親曾經中毒,因為皈依後還跑到高雄偷吃螃蟹,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想說高雄這麼遠的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不會去,也看不到她吃螃蟹。偷吃螃蟹之後,等於是破了戒,上師和護法的加持力也就斷了。這名女弟子的母親中毒後,臉歪嘴斜地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模樣看起來很奇怪,當時連醫生弟子都不知該如何治病。醫生弟子報告當時這位女弟子的母親在臉部長了帶狀疱疹,眼睛、耳朵、鼻部是與腦部神經相連,顏面部分有帶狀疱疹的話,病毒很容易就侵襲腦部而導致腦炎,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這位女弟子的母親,她是因為吃了螃蟹而生此怪病,她立即矢口否認,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她一次,她才老實承認自己確實皈依後還跑去高雄偷吃螃蟹。這位女弟子雖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的母親,卻還不相信殺業的可怕,不信因果,為了要和喜歡的對象結婚而傷害眾生的命,以後真的不必學佛了。你們可以去其他地方,其他地方不會嚴格要求你們不殺生,告訴你們可以慢慢來,如果做不到也沒關係,還告訴你可以隨緣就好,其他地方不會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呵責你們,只要你們能去他們就很高興,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教導都是依據佛經上所說的,你們如果不想被罵,以後也不用再來了。

而另一位之前是弟子的女信眾,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接受她的懺悔,因為她身為弟子時,自己多拿了幾顆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賜予弟子們的甘露丸。連上師的東西都敢偷,造成上師的損失。佛經上有記載,不可以損耗上師的財物,所以擅自拿了上師的東西,等於偷盜上師的東西。

剛才出來懺悔的女弟子,其實並沒有真的懺悔,只是因為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好才想到要懺悔。你們都錯誤地認為懺悔完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的時候,是身體最健康、最有錢、一切狀況最好的時候,不像你們都是狀況最不好時,才想到求佛菩薩;想改運了,才來求。學佛不是為了改運過好日子,學佛是為了解脫生死。為了解脫生死,必須將累世惡業在這一世解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定要靠上師,所以不要再想著要過好日子了。

前幾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電視上看到,目前全球女首富是一個澳洲人,她才五十幾歲就跟自己的親生子女打官司,爭執家族信託的財產,所以也不快樂。世間沒有真正快樂的事。如果來學佛是為了想改運過好日子,那真的不用,只要你多捐錢、多行善,或是用其他宗教的方式,就能夠讓你改運。其他宗教也會教大家要做好人、做好事,而學佛和外道差別在於,學佛是為了要解脫生死。

佛經中常提到佛呵責弟子,所以上師當然要呵責弟子,不讓弟子做錯事。直貢澈贊法王與許多仁波切都表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是古西藏人的教法,如果不能接受挨上師罵的人,也不需要來學佛了。就像是老師教學生,以學佛來說,大家都只是幼稚園小班的程度而已,想想若是小班、中班、大班的孩子,能不聽老師的話嗎?想想看你們在幼稚園甚至到國小的時候,都是完全聽老師的話,為什麼現在學佛就可以不聽話?不要以為長大就不一樣,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而不聽話。

不要利用上師,那位想結婚的女弟子不信因果,帶雙方父母親來,希望利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婚姻順利,她父親還特地帶上某社團的徽章,想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他是有錢人。殊不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不少弟子是有錢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也沒有特別待遇,一律平等。仁欽多吉仁波切看的不是你的身分財產,他們好像很恭敬地來求婚期,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就結婚,說不好就不結婚,就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恭敬。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看因果,明明一大票都是吃葷的人,還來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婚期,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殺生,如果他們真的恭敬三寶就會聽話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教你們不交朋友、不結婚,而是不要攀緣,她的母親不聽話,自然她也不會聽話,所謂有其母必有其女。

不要以為學顯教就比較輕鬆,學密就要比較緊張,或是以為學顯教就要和聖人一樣,而學密就要與常人不同,其實無論學顯或學密,法理和結果都是一樣的。顯教和密教只是在於修行的過程和方式不同,但是法理和結果都是一樣的,都是為了要解脫生死。你們一定要清楚知道這一點,一定要有解脫生死的心。什麼是悟?悟是指你已經看清楚自己的錯,下定決心不再輪迴了。

直貢噶舉是實修的教派,一定要經過閉關修行,經過閉關來暫時隔絕塵世間的一切,並且靜下來好好看清自己的問題所在。岡波巴大師曾提到,要到遠離人群的大雪山閉關,像是山洞等地。現在大家沒有福報閉關,坊間雖然舉行很多種型式的閉關,如閉八關齋戒,但都不是圓滿的閉關。也有人說地點、時間不重要,認為想閉關當下就能閉關,但這不是你們能夠做到的。要做到這個境界,以大手印來說,至少要修到專一瑜伽、離戲瑜伽的行者才能無雜念,當下專一閉關,任何情況都可以閉關,只需維持最低生命欲望,吃飽、睡夠,有體力就好,全心全意在修行上面。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說隨時當下就是在閉關。

一般人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閉關,對你們來說地點很重要,要到高山或森林中去閉關,你們福報不夠沒有因緣閉關,就要從日常生活來修,要讓自己的心往佛法正確的方向努力,用佛法長時間薰陶你們的心。你們是不是真正想學佛,從你們的小動作就看得出來,不是表面說得漂亮就能瞞過的。直貢澈贊法王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長壽祈請文中提到,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根據眾生的因緣來教導佛法,真正想學佛的人才有緣,否則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再多,你們也是聽不進去。

我們不像出家眾有時間可以研讀經典,在家眾學佛就是將佛法融入生活之中的每一個動作和思想。想要閉關,還要因緣成熟了才能去。我們時間不夠,可以分期付款地修。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大家每天晚上檢討自己當天的身、口、意有無違背《佛子行三十七頌》與五戒十善,有錯就要改過,明天不要再重犯同樣的錯誤,但你們都沒有做到。

學佛要先消滅、清除執著,即使修到仁波切果位,仍會出現學佛的障礙。所謂業障,任何會讓你繼續輪迴的都是業,業障是學佛的障礙,只要是你最放不下的就是你的障礙,就要在這方面好好下功夫。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脾氣不好,容易與人起衝突,學佛後透過修行改自己,最近有一次開車時被人惡言相向、被人用手勢侮辱,業報現前時就能看出佛法修行的作用。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謝對方,把冤親債主當作菩薩,因為遇到冤親債主才能讓自己證實所修的果位,而且明瞭一定是因為自己以前罵過人,今天很開心能夠還債了。不像你們遇到冤親債主就都跑來問:「怎麼辦?怎麼化解?」

此時,有一位女弟子打呵欠,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力極佳,立即指示這名女弟子從此以後改當信眾,當場退回寶吉祥弟子的紅背心。因為她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與自己無關,所以聽不下去,雖然躲在人群背後、低頭偷偷地打了個呵欠,她就是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那位來求婚期的女弟子,她的母親在皈依後,還以為在高雄偷吃螃蟹,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看不到,這也是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這麼厲害。這名在法會中打呵欠的女弟子不尊重三寶、不尊重佛法,她若是覺得開示的內容與自己有關,就會專心聽法。你們如果在聽一位你所尊重的人講話,有可能會打呵欠嗎?

你們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像坊間團體一樣,跟你們收學費,真正想學佛,從小地方就看得到,如果真的想好好學,就會把心提振起來,不讓自己打瞌睡。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恭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開示時,有很多其他仁波切在場,很多時候 直貢澈贊法王是講西藏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聽不懂西藏話,但也絕對不會打瞌睡,因為對 直貢澈贊法王恭敬。

我們因為一念無明,產生種種煩惱,而障礙自己學佛。所有的障礙都是過去世的業力所現,我們生生世世都是放縱自己的心在過日子,這種日子過得很舒服,但是到了晚年你就苦了。如果你不是要學得解脫生死的法門,你就不要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不要認為學顯教就可以自己過自己想過的日子,可以不用被上師罵。來到一個金剛乘的道場,上師是有經驗的修行者,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是博士班的博士了,看到你有錯一定會罵你。把你當成是弟子,看到你有錯,豈有不罵你的!不能挨罵的,也不能學密法。不管學顯學密,都要調整自己的心態。

你們在聽游姓男弟子的例子時,只會覺得真是不可思議,怎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頗瓦法後,他眼球的腫瘤會消下去?醫生沒有幫他開刀,腫瘤怎麼可能會消下去呢?不用覺得不可思議,這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超度他時,連癌細胞也一起得到超度了,腫瘤自然就消下去。為什麼游姓男弟子一直到往生前都可以不痛,而其他差不多同時間往生的兩位弟子卻會痛,還要打止痛針?因為游姓男弟子業還清了,到最後知道學佛是為眾生,不是為了自己而修,所以業障就不阻礙他,讓他有體力繼續參加法會,這些癌細胞很清楚當他到了淨土,他們也可以一起被超度走,自然可以跟他和平共處;而另外兩位女弟子為什麼還會痛?因為還有自己的想法,沒有消業障當然會痛。其實游姓男弟子本來兩年前就應該會往生,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他還沒累積足夠福報,給他時間,幫助他繼續累積福報,讓他福報夠了,該走就走了,才有因緣往生淨土。

你們說,一個人能夠毫無痛苦地平靜往生,有沒有福報?一個人的名字能夠不停地被人提起,有沒有福報?往生後能有一千多人幫他持咒,有沒有福報?這才是你們應該羨慕的事,而不是去羨慕別人擁有錢財、子女、家庭等等事情,這些是過去世修來而這一世的因緣顯現。你們可以這一世修行得到善果,只能留到下一世用。游姓男弟子往生後還有這麼多人提到他的名字,就是因為他累積了福報,當你有福報,別人自然會提到你,而且是講正面的事情。常常有人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往生的父母親超度時,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起他父母親的生肖時,答案常常都是不知道,這就表示這個亡者沒有福報,眷屬才記不起來。

你們來學佛,如果只是求保佑,求自己的事情轉好,那就多做布施、行善,未來自然會慢慢變好,讓你們過所謂的好日子,不需要來學佛。佛法也是求,但是是求佛菩薩加持,不讓自己的心懈怠,讓自己下定決心改變。學佛不是有壓力、羞恥的事,其他宗教的信徒都可以大聲說自己的信仰,為什麼大家都不敢大聲地承認自己學佛?佛有教你們去做壞事嗎?是大家的心不對,沒有承認接受自己是學佛人。怕別人批評,所以就畏畏縮縮,學佛不是只有表面,學佛也不會影響你們的工作、家庭。學佛人和一般人一樣,要工作上班,過家庭生活,外在的形式一樣,但是心卻是不同的,最重要的是心態上的不同。如果真的依教奉行,深信因果,慢慢就能讓別人看到佛法在你身上所起的作用,進而認同學佛這件事。

如果有人只是覺得佛法是宗教,那就不用來,去別的道場就好。不是因為閉過關、被傳過密法就是學佛,你有沒有修改自己一切會輪迴的行為?有沒有接受自己的因果?很多人得了癌症就認為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認為自己得了癌症就會很快死亡。但是,不是得癌症就會馬上死,游姓男弟子得癌症十幾年才死;也不是沒有癌症就不會死。得了癌症,卻還不思考、懺悔自己做錯的事,接受這是自己的惡報,只想找方法消滅癌細胞、打死癌細胞,這是沒有幫助的。癌細胞是生命體,硬要打死他,反而會讓他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人體全身有這麼多微細血管,癌細胞這麼小,一個癌細胞很容易就能藏匿起來而不被發現的。

有些生病的人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延壽,還說自己的妻子還年輕、小孩還小,這麼早就死了,責任未了。事實上,真的那麼有責任感嗎?說穿了只是怕自己死後妻子年輕會改嫁、小孩改姓,而讓你感到不是滋味而已。佛法不是救人不死,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死,怎麼可能讓你不死呢?還有人認為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現在因為是大仁波切,所以便不幫了。人都不會感恩,只會覺得別人不慈悲,沒有想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幫過他,是給他時間學佛解脫生死,不是讓他肉體不死。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救你學佛的機緣,延續你的法身慧命,可以幫助你離開生生世世的輪迴,但是不能救你壞掉的肉體。好比一輛車的引擎都壞了,怎麼可能再開呢?

「悟」是真的悟到人生無常,死亡是跟著我們的肉體的。這並不是意味著,學佛就要馬上死,而是每個人絕對有一天會死亡,真的不需要再把這麼多時間、精力浪費在如何讓自己不死,而應該要思考死亡後會怎樣,死後會到哪裡。人肯定有輪迴、有未來,所謂三世因緣就是指過去世、現在以及未來世。所謂正知、正見、正解,如果不信輪迴、不信因緣,就不是正法。這一生所做的一切,就是下一世的果報;這一生所發生的一切,就是過去世所做;今天所做的一切,絕對會有因果,未來也絕對會因為學佛而得以改變。

連釋迦牟尼佛成佛都有九個難,最後整個釋迦族都被滅族,佛坐在路中間擋了三天三夜,最後還是起身讓開,最終還是逃不過被滅族的果報。因為連佛也不能改變因果,但也因為佛擋了三天三夜,當時滅族的國王沉在水中,所以讓有一部分釋迦族成員得以逃過一劫,但大部分族人都被消滅了,這都是因果。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唸一下、拜一下,就可以改變因果。學佛是為了改變自己,讓你有勇氣去面對生活中一切的事情,無論好與壞。好與壞都是冤親債主的出現,也可以讓你看出你修行如何。透過佛法學習,深信因果,當業障現前時,因為知道這是果報,也才能有勇氣去面對與接受。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在法會中所開示開車時遇到冤親債主的例子,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信因果,精進學習佛法不懈怠,才能不和對方爭論,讓果報轉輕。如果下車去爭論,事情也就沒完沒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得過皮膚癌,當時醫生弟子檢查後表示是黑色素細胞瘤,是一種很惡性的皮膚癌,如果不立即接受治療,很快就會危及性命。但是當醫生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接受,完全沒有做任何治療,慢慢地癌症就好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讓醫生弟子檢查,只是要確定自己的果報,因為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吃了很多魚,愛吃魚的人很容易得癌症。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自己得癌症,很歡喜地接受,因為累世的業能在這一世還清,不用生生世世再來還。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讓自己的皮膚癌慢慢消失,你們可能覺得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是透過精進的學佛修行才能清除自己累世所造的業。

只要有殺業,就會得不治之症,但要勇於面對,讓自己在此生能還清過去的債。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癌症會好?只要向善,壞的細胞自然會轉為好的細胞,人一定會死,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因為肉體而執著。坊間有人要患者多拜懺、點燈,其實只做這些,對於改變這一世的果報是沒有幫助的,點燈只是讓你下一世的皮膚會好看一點。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如果學佛後希望惡的果不要出現,那麼學佛後善的因所得的善果也不會出現了。如果你習慣不要惡的果,那麼善的果報出現時,你也一樣會拒絕接受,因為你已經習慣逃避責任了。不要逃避自己的果報,習慣逃避的人,本來有些很好的機會也會失去,大家已經養成習慣不接受果報,什麼都要好,結果連善的果報都會不見,也都接受不到。試著回想這一生之中,是否曾有好的機會出現,你卻不把握而讓它流失掉?這就是因為你凡事不去面對,逃避責任,也就沒有福報得到這個善的果。

命能改嗎?命當然能改,但要相信佛法才能改。只要提早用佛法改變自己,果報出現仍能歡喜接受。冤親債主出現是為了讓自己看清楚過去所做而示現的果報,自己的心不對,自然事情就會發生。不管顯、密,修任何法門,都不離佛的教導,都是要解脫生死。上師非常重要,修密法一定要透過上師才能學習,修顯教也仍然要尊重法師。上師會幫助弟子製造善的因緣,以游姓男弟子為例,就算他的心曾經偏差後又回來了,但還是需要上師的幫助,他才能夠往生淨土得上品上生,繼續修行就可以花開見佛了。因為上師知道要怎麼幫他,以及給予幫助。當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時,沒有能力自己照顧自己,你想,他會不會生悶氣?心會不會亂掉?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他的問題,主動出錢幫他請了24小時的看護來照顧他,解決了他的罣礙,讓他的心能安住,仍能定期參加共修法會,心中沒有別的念頭,能持續地在心中念誦六字大明咒。換成是別人,可能會說讓其他的師兄弟輪流去照顧他就可以了。但是,其他的師兄弟都要工作,這也不是長久之計,而他的父母親年事已高,也無法照顧他,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可以負擔得起的情形下,便一肩扛下來了。這就是幫他安排好未來要走的路。一個如法的上師可以看到你的未來世,幫你做最好的安排,這是連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所以只要接受聽話就好。

當游姓男弟子與父母親一同前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當場將供養金轉而供養他的父母親,就是讓游姓男弟子能累積福報,做到淨業三福中的「孝養父母」,特別是在佛菩薩面前供養父母親,福報就起了。很多人可能不會這麼想,會認為說應該要收他的供養金讓他累積福報,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弟子製造最好的機緣,讓弟子能累積最大的福報而往生淨土。

因果不是絕對的善或惡,而是錯綜複雜的,所以佛有很多方法,讓大家看清自己的心,自己要去做。直貢澈贊法王傳了很多法,但也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修。這位游姓男弟子一開始心變了,變惡了,腫瘤又發了,整個臉長滿癌細胞,人也變醜了;但是到後來,心又變回來,結果也就轉好了。你們沒有人真正在學佛,如果怕因果就會用心學佛。佛所講的事都確實存在,因果法則肯定存在。絕不能忘了佛陀的教導。就算每個人因果業力都不同,但所種的因相同,果報也會一樣,只是輕重程度不同。只要深信因果,接受因緣,佛法自然就會進入你的生活中。但是也不能想說反正果報總有一天會出現,我們什麼事情都不做,整天只是等果報出現,或是想說早一點結束生命,這種消極的想法也不對,學佛人要很積極地改變自己才是。

今天就算大家要改,也是需要上師和佛的幫忙才能做到。無論顯、密都需要上師,你們不要認為在家自己唸經可以修得出來,除非你們比六祖慧能還厲害。即便是六祖,也只是先見性,最後還是要靠五祖傳了心法才大澈大悟。如果靠自己唸經就可以修得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用修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學顯教時,唸了非常多的佛經。你們做不到基礎,博學而沒有才華,就算經論讀得再多,只有博學,也沒有能力去利益眾生。很多人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說自己為了要利益眾生而學佛,但連自己問題都搞不定,要如何利益眾生?所謂「自利利他」,是要將自己所欠眾生的債還清,喜歡與不喜歡的都是欠,去還清才能自利利他。

今天所開示的佛法或許聽起來是老生常談,但是非常的重要。要相信因果,才能有能力去面對,要積極去改變自己,當境界出現時,才能讓自己控制得住,佛菩薩才能出面保護你。如果你聽從佛法的教導去做,深信因果,佛菩薩怎麼會不來保護你呢?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特色,就是遇到一個全身都是問題的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修行將自身問題一個個解決,所以看到你們時,也有辦法看出你們的一堆問題,並且幫助你們去解決所發生的問題。上師能幫助弟子累積福報、開啟智慧,最近往生的三個弟子就是好例子。你們相信上師的安排,就能得到佛法的幫助,幫助你們未來世有好的果報。現在你們生活無論如何,要先接受,因為現在世所發生的一切,就是過去世所做的業。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一位病重的信眾舉辦皈依儀軌。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6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