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6月3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共計1,435人參加。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讓她有機會可以公開發露懺悔。

她在2004年12月5日皈依距今已經接近八年的時間了,從她弟弟出意外的那天開始,他們一家人都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庇佑下,過著平順的生活,於是她以為自己改了,以為自己有在修了,完全忘了當初弟弟病危時,弟弟以他的苦痛示現給她看到的「相信」及「懺悔」的力量。她一直以為自己非常相信上師,以為有一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家的慈悲幫助,但原來都是自欺欺人,都只是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而已。一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妳既然不聽話,就連法會都不要來了!」這次才真的把她敲醒。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給她審視自己的機會,也希望師兄們以她為借鏡,不要和她犯一樣的錯誤。

她發露懺悔說自己是一個非常惡的弟子。弟弟出事後,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一切慢慢地平穩下來,曾有師兄提醒她,應該要帶弟弟親自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然而因為她對上師沒有信心,只想到:自己害怕把弟弟帶出醫院。她的愚昧及執著,讓弟弟錯失了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機會,以至於弟弟受肺炎的折磨,在短短的10天內就瘦了10公斤,直到弟弟要被推去手術房開刀時,她才知道懺悔自己的自私及貪念,也只能再次地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弟弟少受點苦。

然而,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照顧從來沒有減少。2007年,懷孕時,因不停出血,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的先生,孩子不是她一個人的,如果不信就無法幫助她,也許他們沒福報有這個孩子。她聽了感受很深,因為她是一個曾經為了不想被孩子阻礙自己生活,而拿過小孩的惡人,她應該沒有福報有這個孩子。然而這個因緣卻讓她先生起了不應該那麼自私的心,最後求得了皈依。甚至在她心心念念下,居然可以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閉關前,就先求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孩子的名字取好了。連生孩子難產時,也只能在產檯上不停地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終於能順利生下小孩。所以她現在所擁有的所謂「美好人生」,其實都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才有的,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你們都只想過好日子!

她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不只在家庭,就連在工作上也是。2008年金融風暴,當生意一落千丈、資金周轉不靈時,她只是自私地想把公司收掉,想要去償清公司的負債,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並且把所有的錯都怪到先生的身上。因為她之前是公眾人物,很在意別人說她做什麼都做不起來,所以就一直在自己的執著裡打轉。

那時,雖然皈依佛門已4年,也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學佛後曾經破產,她常告訴自己,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修行者都要經歷的事,憑什麼覺得自己很苦,為什麼不能學習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方法好好地去面對,感恩一切的不順遂,代表我們還有機會可以還債。她每天只會怨天尤人,吃不下、睡不著,卻也沒臉拿這樣的事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在法會中直接加持她,說她自私、每天只想到自己。這樣的當頭棒喝,才讓她恍然大悟,為什麼她會一直感到痛苦?因為自私地只想盡快解決自己的苦,卻沒想到公司還有很多員工需要這份工作,當他們看到老闆這麼不安,員工當然也會擔心害怕。這樣的經營者,哪有資格對別人說自己是佛弟子?連一個有良心的老闆都說不上!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及加持力,讓她可以從自私及我執的苦痛中解脫。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開示過這些道理,但是在業障現前時,她完全沒有能力扭轉,只能一直隨著它起舞,最後也只有完全依止一位具德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得到解脫。

2009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51名弟子去印度閉關,她認為自己何其有幸能和母親一起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印度閉關。出關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弟子們報告自己閉關的心得,她說一開始全身都痛,後來是想著弟弟的苦才覺得比較可以修得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馬上呵責:想來想去還是想自己,把眾生擺在哪裡?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四無量心和慈悲心都沒有,只有分別心。並提醒弟子們,你們不是因為修得好才能來閉關,不要驕傲,也許就是錯得比較多的才來。學佛要從聽話開始,要澈澈底底地修改自己的行為,才是真正的佛弟子。

然而,真的很慚愧,2009年閉關回來的深刻體會沒有持續下去,每天又回到工作、生活、法會中,繼續地過著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好日子。2009年中,她和先生加盟的寶吉祥日本食品店,被客人抱怨,先生因為這起客訴事件去到寶吉祥集團時,因為替自己辯解、推卸責任,差點被收回經營權。但是,他們並沒有好好地珍惜再一次的機會。2010年3月,因為沒有用心經營,把店鋪交給不適任、甚至會批評公司的員工來做,卻沒有及時發現,最後還是被收回了經營權。

她懺悔他們真的沒有任何根器,每次都要等到被處罰了,才看到自己的問題,才再次地覺得自己真的對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敷衍過,都是說到馬上做到。但他們在自以為是在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事時,其實是他們得到了無數的加持、學習及累積福報的機會,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會為他們擔心這樣能不能經營、能不能賺錢?他們沒有把這個事業當成是自己的事業,只認為自己在供養,這真的是非常貪婪又自以為是的想法。

後來,她只想到,也許她的服裝旗艦店可以展示寶吉祥的珠寶,可以多介紹她的客人去珠寶店消費,這大概是她唯一能做的事了。沒想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給了她一個學習的機會,教導她如何成為寶吉祥珠寶的經銷商,這是一個不可思議而且不可多得的機會,雖然她認為自己沒這個本事,可是馬上就開始尋找店鋪。然而在一連串準備的過程中,她的我執、貢高我慢及自以為是,這些年來沒改掉的惡習全部都跑出來了,就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是上師,下了法座就是凱子。」這句話她本來不是很懂,但在多次被訓斥後,真的發現她就是這樣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說錯,她都是在利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

從頭到尾,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在幫助她拓展未來的生活,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40年的寶貴經驗,傾囊相授,教導她遇到瓶頸時的謀生本領,教她用最少的錢做最高級的裝潢。可是她從不聽話,一直有自己的想法,沒做到對上師完全投降,也對上師沒信心,因此,很多事情都進行得不順利。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她可以做的事,她還是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遇到挫折時,她就開始懷疑自己,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學佛的料,沒有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過的「信乃一切功德之母」的教導放在心上。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撥空為她新開幕的藝文空間灑淨修法時,因為怕空氣太悶會挨罵,因此,把室內的冷氣溫度開到19度,完全沒想到空調口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頭頂上,因而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受寒了,還因此不舒服了很久。她懺悔自己是惡弟子,真是罪該萬死!那段時間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很不舒服,卻依然在法座上不停地幫助眾生,她真的很懺悔,只能祈求諸佛菩薩的庇佑,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早日康復。

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她不停地犯錯下,還是不斷地給她機會。當她邀請到一位重量級的客人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她沒有能力服務好這位客人,特別請寶吉祥的總經理親自招呼,並且特別交代她不要介紹商品,她卻還是在愛表現的想法下,講了自以為有趣卻完全不該講的話,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智慧,不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完全沒顧慮到她的自以為是會傷害到珠寶店總經理的聲譽。當客人離開後,在總經理的解說下,她才了解這些交代的意義,但因為沒做到上師交代的事,因此傷害了在身邊幫助她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讓上師心寒。

她懺悔地說像她這樣自以為是、自私自利的弟子,即便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百分之兩百的身教及言教,不停地示現教導弟子們人世間一切的因果法則,若她再不管好自己的身、口、意,依教奉行,真的不應該再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寶貴的時間。如今她只能每個星期天法會時在樓下等待,看著法會開示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她真的知道自己錯了,感恩能夠發露懺悔,懇切地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法及諸佛菩薩的加持,她知道自己有很多惡習,一定會盡全力改,全部都改,祈求上師加持她能察覺自己的一切惡習,不要再犯、不要再傷害一切有情眾生。在這裡也向她所傷害過的一切有情眾生、她拿過的孩子懺悔,因為她頂撞不敬而受到傷害的父母懺悔,更要向不停地救護她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她下定決心要做到對上師投降,要緊緊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教奉行,學習發慈悲心和菩提心,直到解脫輪迴生死的苦海。

希望所有的師兄及大德,能以她為借鏡,要時時刻刻地反省檢討自己的問題,不要等到像她一樣不能參加法會時,才知道每一次的法會都是非常寶貴的。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佛法事業常住於世,願一切六道有情眾,皆能有緣得到直貢教法的幫助,而能解脫輪迴生死的苦海。

接著由另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及家人的經過。

2002年2月中旬,她因為母親生病,遍訪各大醫院卻檢查不出病因,經由一位醫師弟子介紹得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均有接見信眾。2003年3月下旬,她和大哥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有什麼事?她報告,因母親去醫院檢查,患有阿茲海默症,醫不好,也檢查不出病因,一到中午人就不舒服。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開示:因業障及殺生而來,也有感染到不潔的水源,故而不會好,只有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詢問他們吃素了嗎?她及母親均報告,因信某個宗教所以有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詢問,那你們可參加施身法法會嗎?但不是參加一次就可以的。她報告,因母親在住院不方便。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可向醫院請假。於是她當下決定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她有什麼事?她報告,她最擔心母親的身體,她自己沒什麼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又看著她說,真的沒什麼事嗎?她再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她始終無法究竟明白。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弟子中也有曾經和她是同一個宗教的,可以介紹他們認識。當下她心裡非常地震撼,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眼就看出她曾遊走各大教派,家中也一直不平靜,因先生患有嚴重的躁鬱症,她們家還是家暴家庭。

當她還是信眾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她家人的事蹟,十個手指都數不完。2003年秋,有一天她母親過斑馬線時,不慎被一輛發財車撞離斑馬線4公尺遠,但並無大礙,只有屁股紅腫,在中醫診所確認沒事後她才放心。2004年,唸小學四年級的兒子過馬路時被車撞到,在空中翻三圈,著地時離肇事地點有數十公尺遠。兒子回家後告訴她,當時好像有一個大網將他輕輕地托起,再慢慢地放下,他只有皮肉傷而已。她不放心,仍然帶兒子去醫院急診,結果真的只有外傷而已,太神奇了!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

2007年5月,她的女兒正在準備國中基測,有一天急著去補習,竟闖紅燈趕搭對向車道的公車,在過馬路時,被一輛轎車撞飛兩層樓高,接著頭部著地,隨後女兒自己爬起來,所有同學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肇事者一直詢問女兒怎麼樣?女兒說還好,只是頭部昏昏的。肇事者說要送她去醫院,女兒則說是自己的錯,沒有關係。直到女兒夜間補習回來,已經十點多,她才得知此事,她很不放心又帶女兒到醫院檢查。女兒只是手腳有些外傷,腦部X光也顯示一切正常,醫生說,只要觀察有無腦震盪現象即可。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的救護。

2011年1月,她皈依具德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內心法喜充滿,也時時警惕自己,莫忘初衷。她很感慨弟子們不受教,不能體諒上師恨鐵不成鋼的心、對弟子們愛之深、責之切,上師凡事身教重於言教,時時要弟子們檢視自己,可是弟子連儒家的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都沒做到。就連昨天(2012年6月2日),她帶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沒有事先好好地跟母親說明獲得殊勝頗瓦法必須具備的因緣、沒有好好照顧母親,她懺悔,同時懺悔自己愧對家人及眾生。父母恩重難報,她小時候曾不良於行三年,都是母親揹她。她一皈依就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代替母親做大禮拜,她很感恩上師慈悲應允,讓她代表母親,頂禮母親曾傷害過的眾生。

她體會到眾生比我們還苦,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放棄弟子們,弟子們知錯。她看到其他弟子被罰、被呵責時,都是因為弟子們的疏忽,沒有檢視自己,殊不知環環相扣,會落入輪迴的業力。弟子好不容易才找到具德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可是弟子們的表現卻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寒。仁欽多吉仁波切無私、無我,已達超凡入聖的境地,而她仍在五濁惡世中沉迷,她願領罰。她懺悔自己罪惡深重,對眾生趕盡殺絕,所吃的肉不知有幾條高速公路,是她害他們無法聽聞佛法,是她不受教,凡事冷漠的心只想對自己好;道場向其他寺廟借佛經時,她沒有提醒其他弟子應該備禮答謝,她懺悔;她沒有管好自己,因為她遲到,讓師兄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時打擾上師,她懺悔。

她讚嘆,人間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地獄有地藏王菩薩,他們是多麼偉大,有弘大寬廣的心及願力度眾。可是上師隨時可能離開弟子們,莫非這也是讓她體悟無常隨時將至,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她自覺愧對上師及眾生,她願下金剛地獄,對自己的錯負責。她懺悔自己沒有資格聽聞佛法,她知錯願領罰。她祈請能讓她代表眾生做大禮拜,直到她住院不能動時。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後,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來參加法會的信眾有的是第一次來,有的是最近家裡有人往生。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大家修的施身法是藏傳佛教八大成就法之一,所謂成就指的是一生專修這個法可以得成就,讓你在這一世解脫生死。許多人以為唸經、持咒、拜懺就是學佛,事實上這都只是助緣,如果你學佛不是為了解脫生死,那麼佛法與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很多人以為學佛就能讓一切事情轉好、能過好日子,連有些皈依弟子到現在也還是這麼認為。如果你們學佛只是為了要調息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心情平靜地工作,那不如不要來。

密法是單對單口傳,坊間對密法常有誤解,對於密法不能公開宣說,有些人會覺得不以為然,也有人訛傳密法是釋迦牟尼佛涅槃後,後人以印度教與婆羅門教的法門結合而成;也有人認為釋迦牟尼佛沒有講過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早期學顯教時,也以為是這樣,但在學到密法之後才知道這是錯誤的觀念,才知道一般人是因為沒有修過密法,才會對密法的真實性存疑。有人說佛經上沒有提到密法,但事實上是有提到的,許多經典裡面都有密法的痕跡,只要是修習過密法的行者一看便知。你們之所以認為佛經裡沒有密法,一方面是講法者沒有解釋,一方面也是講法者自己沒有修習到密法,所以他們也不清楚。

佛經是怎麼來的?釋迦牟尼佛說法49年,在當時是沒有錄音、錄影,也沒有書記官做紀錄。是佛涅槃後,由大迦葉尊者與阿難尊者聚集佛的所有弟子,將佛曾經開示過的佛法記錄下來,便為佛經。佛是應眾生的緣而說法,當時這些佛的弟子都是阿羅漢,阿羅漢是自了漢,自了漢就是修自己解脫生死的,而金剛乘佛法與菩薩道是為了眾生。這些阿羅漢沒有將密法記錄下來,或許也是因為修習法門不同而沒有因緣聽聞到這些法門。

所謂密法,是不可以公開傳授的。其實顯教也有一些儀軌與密法有關,譬如問訊時所結的手印,是放在眉心的位置,這跟藏傳佛教頂禮時雙手合掌放在眉心是一樣的道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在場的出家眾:「有人告訴過你們這是為什麼嗎?」所有出家眾均表示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既然是「問」,照理來說手應該放在嘴部,為何要放在眉心處呢?你們若是去問不同人,就會有不同的解釋。其實這就是密法,這裡不方便公開說明,只能說藏傳佛教頂禮時雙手合掌放在眉心是代表「身」皈依。另一個例子是禪坐時的「定印」,很多行者會把雙手手掌向上交疊、大拇指輕輕碰在一起,放在肚臍之下的位置,大家也可以看到道場裡的釋迦牟尼佛的佛像也是這樣打定印,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問出家眾:「你們知道為什麼大拇指要碰在一起嗎?」所有出家眾均表示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若是問起其意義,有人可能會跟你說這是上一代傳下來的,要你聽話照做就好,告訴你放久了就會定了。如果說要入定,那應該也是心定,為什麼雙手不是放在心間而要放在肚臍之下呢?這其實也跟密法有關。

還有,釋迦牟尼佛示現的吉祥臥,睡姿是朝向右側,右手托腮後,左手伸直平放在左大腿上。為什麼用吉祥臥呢?為什麼要側睡右邊而不是左邊呢?難道說釋迦牟尼佛是右撇子才用這種臥姿嗎?其實並不是的,這都是與密法有關,佛所做的每一個動作、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會是多餘的,都是為了幫助眾生解脫生死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時向現場的出家眾補充開示:嚴格來說,出家眾都應該要用這樣的姿勢睡覺。在古代只要是出家眾都知道,每天晚上睡覺時都要用吉祥臥的姿勢,如果沒有用這樣的姿勢睡覺還會被責打。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學顯教出身的。顯教是一切佛法的基礎理論,「顯」指的是明顯,是指佛經所說的,是可以用你的意識讓你很明顯知道、看到的,是能夠將佛法真正用在生活之中。密法的「密」不是祕密,不是神祕,而是以眾生皆有的清淨本性,也就是以法性來修行。想學習密法至少要有十年的顯教基礎,還要有一位具德的上師以佛法及實證實修的經驗來教導之。學佛如果還用自己的想法來學,是完全沒有用的。佛法並不是你的歷史、文化、知識、學問的人生經驗法,人生經驗法是指人類幾千年所累積下來的生活體驗。學佛是為了要解脫生死,如果用人生經驗法來判斷佛法,怎麼修也修不出來的。佛法不是宗教,因為佛法不是教你只要相信他就可以了,不是要讓你們迷信的,如果你們只想拜拜求保佑,可以去信其他的宗教。所以,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弟子們都不依教奉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少開口,甚至於不開口,這也是佛陀傳下來的教法。

其實顯教中就有密法,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有人會問那為什麼不說個清楚就好了呢?打個比方,如果你要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唸博士班的課程,他是不會懂的,再怎麽解釋也沒有用;你們也沒有聽過一個教博士班的教授會去教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吧!密法就是如此,沒有根器、沒有修行到一定的程度,上師是不會傳給你的,因為傳了也沒有用,反而對你不好。就如同你不懂得如何做一件事而叫你去做,你一定會做錯。

古時候在中土弘揚的佛法是有密法的,叫做唐密,但是,自唐代以後唐密就失傳了。西藏的佛法有顯教也有密法,是由中土與印度傳入的。從隋朝開始就有法師前往西藏弘法,當時主要以禪宗為主;印度則先是由阿底峽尊者前往西藏弘法,後為蓮花生大士將密法帶入西藏。西藏也有道教,因為當時文成公主出嫁時也有帶幾位道士前往西藏,因此,今日你們也可以看到在西藏有些教派會以關公作為其中一位護法來拜。宋朝的理學也有佛法,當時的人將佛學與儒家思想結合,作為文人聊天時的話題,理學是將佛教思想、儒家思想與道家思想加在一起所發展出來的。當時的白蓮教流傳至今也形成一個宗派,這個宗派的信徒雖然也茹素,但是並無佛法,因為他們的教義只是將佛教思想加入儒家,與其他宗教不同。

你們不要對密法起好奇心,事實上,很多密法行者的行為不是你們能理解的,像以前的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所參當中也有一些以大貪、大嗔作為修行法門的行者、甚至還有行者是在妓女戶中修行的。還有人以為密宗一定要用骨頭做法器,其實不一定,藏傳佛教也不是每個法門都用骨頭作為法器,有些閉關甚至禁止使用骨頭法器。不過,今日所修的施身法就需要使用人腿骨法器。施身法所使用的法器,不是隨便去亂葬崗取得的骨頭便可作為法器。能成為法器的腿骨,其形狀與腿骨主人的生前狀況等條件,在法本裡都有特別詳細規定的。

最近在台灣聽到有人宣稱花了幾百萬買到法王使用過的法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何好的法器對修行人來說都是無價之寶,因為可以利益眾生,比幾千億的金錢還有價值,不可能會拿去賣,怎麼可能才區區幾百萬就讓你買得到呢?會拿出來賣的大多是喇嘛們認為不重要的。其實,真正好的法器是買不到的,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使用的法器,都是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賜予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把這些法器看得比命還重要,因為那是由上師傳承下來,一代傳一代的。

你們很多人都相信天珠能轉運,以為戴了天珠後生意就會好、會帶來財運,種種色色的天珠傳聞講得天花亂墜,你們也都聽過了。無論是七眼、九眼、十二眼的天珠,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見過,想見隨時就可以見到。如果戴了天珠就能改變事情、就有保佑,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個就說不修了。最近坊間賣天珠的生意越來越不好,因為讓很多人受騙!

法器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隨便擁有的,多年前,有一位弟子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一家古董店,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店主有一個嘎巴拉,就是頭蓋骨的法器。如何辨識嘎巴拉是需要學習的,當時 直貢澈贊法王雖然尚未教導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看嘎巴拉的方法,但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這個嘎巴拉一拿在手上,便知道這是一個好的法器。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店主人,這種法器最好送給一位修行好的行者,不要放在自己的店裡,否則會影響生意。結果這個店主人馬上就表示確實如此,自從放了這個嘎巴拉的法器在店裡後,真的都沒有什麼生意。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個性,並不會要求對方將此法器送給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好的法器到了修行好的行者手上,對修行人好,對法器的護法也好,如此才能夠利益眾生。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穿法衣,也沒有現出家相,店主人以為現出家相的才是修行人,並未主動將嘎巴拉贈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就把這個法器送給某著名佛寺裡的一位年輕出家眾。說也奇怪,這位出家眾自從拿到這個法器後,每一天晚上都做夢,夢裡有人一直要他把法器交給某人名,這個出家眾並不知夢中的那個人名便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俗家姓名,到最後他實在受不了了,就把法器送回古董店,並告訴店主人夢到的那個人名,說這個法器一定要交給此人。於是,這位古董商人趕緊將嘎巴拉供養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他的古董店生意就越來越好,生意非常興隆。這就是這個嘎巴拉在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只要修行好,法器自動會找上門來,找到能夠使用該法器來利益眾生的主人。

你們也不要對密法產生誤解,很多人以為只要是西藏的喇嘛、仁波切就是修密法的,其實也有很多不是。也很多人都相信轉世的一定很厲害。其實,過去世修得再好,那只是一個紀錄,重要的是這一世修得好不好。最近各大教派開始對於轉世的認定條件越來越嚴謹,甚至還考慮是否要廢止。事實上,大家都是轉世的,沒有前一世又怎麼會有這一世呢?

坊間有人會批評密宗有雙修這件事,其實密宗的雙修不是你們認為的男女慾。密法中有雙修,被很多人誤認為就是男女交媾。若真如此,你們都是父母雙修而來的,你們的父母有雙修怎麼不能成佛呢?出家眾也是父母雙修而生出來的。其實雙修有很深的涵義。寶吉祥佛法中心的道場裡沒有供奉雙修的佛像,就是怕你們不懂亂說而造口業。並不是說雙修不好,如果沒有你們父母雙修的話,怎麼會有你們呢?

你們不是出家人,正常的男女之慾是可以的,而不需視為洪水猛獸,要注意這裡講的是「正常」的慾,但出家眾則是絕對不可以。所以,不要回去告訴你的眷屬,因為要修清淨法,所以要分房睡。你們又不是像日本很多老人家都是分房睡,以免吵到另一半。《寶積經》有記載,這一生有眷屬緣的,你是不可以拒絕,因為要還債,此生沒有還清的,下一世還要再來。所以大家不要再對密法有這麼多的好奇心和誤解了。

很多人都以為參加一、兩次法會以後,所有事情都應該變好,如果沒有變好就覺得參加法會沒用;或是認為自己現在已經開始吃素了,以前吃肉就應該沒關係,因為自己現在已經沒吃了。這就好像殺了人之後決定不再殺,便告訴法官自己以後不再殺人,表示自己已經改了,要求法官不要判刑,有可能嗎?其實,你們會這麼想,只能用「懶」來解釋。很多人希望來參加一次法會後病就會好,認為自己吃素了,不好的事情就不該發生,卻沒想過自己以前吃了多少眾生,現在吃素只是停止作惡,但是以前所造下的惡還是要還的。

以前所種的惡因,就會有惡果,現在停止作惡,開始學佛,就是開始善的因,但是以前的惡果還是會出現,而現在的善因在未來也會有善的果出現。就算有行善,還是會在共業之中,而末法時代惡的共業比善的共業力量大很多,你還是會被捲進去而受影響。就像是磁鐵一樣,你行善就被吸到善的共業之中,行惡就被吸到惡的共業之中。如果你不能完全止惡行善,還是行一點善又做一點惡的話,你會一下子被善業吸過去,一下子被惡業吸過來,跑來跑去。但是別忘了,末法時代惡的共業比善的共業力量是大很多的,你待在惡的共業裡時間會很久。

學佛要深信因果,佛不能改變你們的因果,連釋迦牟尼佛成佛時都有九個難,大家都是凡夫俗子,憑什麼以為自己會沒有事呢?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例,36歲開始吃素學佛之前,每一餐都是無肉不歡,一定要吃海鮮跟肉,吃了這麼多一定要還的。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都要修行幾十年,做許多布施供養,進行多次閉關,不停止地幫助眾生,也只能將此生的業還一部分,更何況是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話是很直接,不會文謅謅的,老實說,你們唸的有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嗎?布施的有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嗎?有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這麼多次關嗎?區區參加一、兩次法會,就希望自己的病會好、事情改變,如果這麼簡單,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必修了!

學佛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能夠修到斷輪迴、不再生死,是學佛最重要的事情。無論有皈依、沒皈依,都聽清楚一件事情,是你們需要佛法,不是佛法需要你們,如果還抱著求保佑的心態,以後也不用再來。也不是因為你們很多人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覺得有面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乎有沒有面子,面子是最不值錢的。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現在各處經常有人邀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刻意躲起來,不想要出名,因為修行人不為名聞利養,如果出了名是會用掉能夠利益眾生的福報。

大家可以看到歐洲現在經濟開始走下坡了,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因為歐洲人都重享樂,年輕的時候就開始玩,想著先玩再說,工作有一搭沒一搭,失業就靠社會福利,老了以後如果沒錢也有國家養著,於是福報就被玩掉了。現在台灣也漸漸是變成這個樣子。越晚出生的越沒有福報,尤其是年輕人越晚出生福報越少,而且很多人在年輕時就將福報用得很快。如果不馬上下定決心好好學佛,修改自己的行為,未來幾年的日子會越來越不好過。

佛法一直在你需要時給你幫助。前幾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車時,遇到前方有一輛車要插進來,車主沒有打方向燈,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加速超前繞過那輛車,因為若是不趕快往前開就會撞上了。結果那輛車的車主非常不滿,一直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車後面猛按喇叭,遇到紅燈停下來時還下車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罵,罵了好一陣子,罵到連附近的人都回頭看看是發生了什麼事。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學佛以前的個性,至少會把車窗搖下來看對方一眼,或是下車和對方說幾句話,但是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不理會,因為知道這件事的發生絕對是因果,所以心絲毫不受影響,對方要是罵得高興就讓他罵吧!對方的車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排時,車主還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侮辱的手勢,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沒有回應,對方的中指想要伸長一點就隨他吧!對方跟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車子後面很長一段路也隨他跟,就算對方從側方靠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車子,也沒管他。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理會對方並不是怕事或怕死,怕事或怕死的人絕對修不到密法。2007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尼泊爾4,500公尺高的拉其雪山閉關3個月,沒有電、沒有水,冰天雪地之下非常辛苦,是完全不顧己身生命在閉關修行;而且,開始修施身法後,就會看到很多需要被超度的眾生,每次超度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看到那些想要被超度眾生的樣子,對於來的眾生都不怕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還會怕人呢?大家都知道開車時最容易遇到衝突,你們遇到衝突時,如果心還是容易動念,就是沒有修。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了心不動念、深信因果。此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開示: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按照以前未學佛的個性,下車和他理論起衝突的話,隔天的報紙可能就會出現一條「和人打架的仁波切!」的報導了。所以,有仁波切這個頭銜真不是一件方便的事。可是 直貢澈贊法王沒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退休,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不能退休!沒有辦法!

遇到這種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一定是累世的冤親債主,今天找上門了。而且,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一定也有罵過人,所以今天對方要罵就讓他罵。整件事的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錯,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理會對方的開罵,這就是有修行與沒有修行的差別。並不是說來法會、在家有唸就表示有修。有修行了就算果報成熟也不覺得苦。修行不能讓業障消失,但是能夠讓你的心不受其影響,讓你學佛的過程沒有阻礙。在《佛子行三十七頌》中提到,就算被人將自己的頭顱砍下來,還是要奉他為上賓。在佛經中,釋迦牟尼佛教導一個方法,如果有人送你一個禮物,你不接受,他只好把禮物拿回去自己享用。所以,如果對方一直罵你,你不動念,對方所罵的也就返回他自己身上,還有什麼好生氣的呢!還會生氣的人就表示沒有修《佛子行三十七頌》。

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行到仁波切的果位了,還會有這種情況出現,你們憑什麼認為來參加一次法會就會一切都順利了?所有問題都能解決了?病就會好了?

學佛最重要的是看你的心有沒有改,如果只是表面在學佛,最終還是會吹破牛皮,隱瞞不了的,因為重點還是在於你的心。上次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3位剛往生的弟子的事情,3位都是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頗瓦法超度,但是果位成就各不相同,為什麼會有差異呢?因為他們學佛的心態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一樣的修法,並沒有分別心,而他們3個人都一樣沒錢,有的甚至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錢幫他。如果其中有人比較有錢,或許還可能會說有分別心,但是他們3個都是一樣的窮,但為什麼得到的果位不同?差別在於,只是因為他們3個人的心態不同。在場有一千四百三十幾人,每個人來參加法會的心態也不同,所以,等一下修法時,大家要將自己的心收回來,這樣對亡者才有幫助。

寶吉祥佛法中心是一個清淨的道場,你們不會看到法會現場有任何商業行為或義賣。目前坊間有些法會現場有義賣活動,但其實出家人不應該做生意,至少在法會現場不應該有生意買賣。你們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說參加一場法會要給多少錢。如果按照坊間的行情的話,你們也給不起。佛法是最珍貴的,不是可以用金錢買賣的。有足夠經費的話就舉辦法會,如果經費不足,就不要舉辦,出家人不應該為了錢而做生意。

施身法的梵文是指「斷」,斷我們一切的煩惱。所以也不要一天到晚問為何自己沒有姻緣,這些都是自尋煩惱,會讓我們繼續輪迴。等會兒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時,你們不要只想著要超度自己的親友,而應該要想:很多有苦的眾生,都能因此法而得到幫助。而你們也是眾生中的一分子,當眾生離苦,你們自然也能離苦。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施身法,並帶領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

修法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今天有些人的家裡剛有人往生。很多人都會幫亡者做七,為什麼是做七?這和密法有關係,所以不說。為什麼佛教主張火葬,因為土葬的話,亡者可能會對他的身體產生執著,一旦產生執著,再加上如果投胎的業力還沒有成熟,就會留在屍體旁邊而不肯走了。並不是說墳墓就一定有鬼,而是如果有鬼對他的身體還留戀的,這個鬼就會留在墳墓旁邊。曾經有一個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他後面跟著一個全身都是草的鬼,一問才知道,此人前一陣子回大陸去掃墓,而那個鬼就是他的一位祖先跟著他一起回來了,而這祖先已是200多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墳墓是不是長滿了草,他回答確實如此,他清理很久才清乾淨。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土葬後過了很久沒有投胎,就有可能全身都是草,或是長滿其他的東西。

人死之後,如果此人一生有修行、行大善,往生後就會馬上到天道或淨土,如果行了大惡,一死就會馬上墮入惡道、下地獄、但是如果都不是的話,過了8到12個小時,神識就會睡著,在這段期間無論你怎麼喊他,他都聽不到,你幫他唸佛號他也聽不到,除非是得到大修行者的超度才有用。現在坊間有些人會在棺木前擲筊,問亡者一些問題,例如:「我們用這樣的方式替你送終好不好?」、「今天我送你的花,你喜歡嗎?」…等,以為亡者會回答,其實回答的都是附近的孤魂野鬼,或是路過的頑皮鬼來搗蛋一下而已。

而亡者的神識一直睡著直到7天後,才會再醒過來,就這樣連續7次,七七四十九天之後,便隨著今生所做的業力而輪迴。這也是做七的由來。在這每7天醒來一次的時間裡,家裡的人替亡者唸經,無論時間長短,眷屬的心是比較懇切的,可以幫助亡者累積福報不墮入三惡道。所以,要不要做七,你們自己決定。自己唸經的話,可以幫亡者以及自己累積福報,對亡者及自己都有幫助,想唸多久就唸多久。但是不要想說,只要唸經就一定可以超度亡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唸了就能超度。

家人往生時,與其花錢找人來助唸,不如把這個錢,用亡者的名字捐給內政部社會司去做社會福利還比較有效。佛經裡有說,替亡者廣作佛事,可以幫他們累積功德。除非是亡者有福報、有修行,能夠自己此生修到證果,中等的是往生後能找到一位修行者來幫他超度到淨土,如果都沒有的話,就要眷屬自己唸。

只要你今天來參加法會的心,能按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時所開示的是為了眾生,那麼這場法會對你就有幫助。同樣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每個人得到的都不同。只要你有信心,你想超度的亡者都能得到幫助。一位如法修行的出家眾,等於100位在家眾修行的功德;一位如法修行的堪布(註:堪布為藏傳佛教中能教導佛經的行者),等於100位喇嘛修行的功德;一位仁波切,等於100位堪布的功德;一位在家修行得成就的仁波切,則等於100位仁波切的功德。這個數字有多大,你們自己去計算看看。所以,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著大家念誦六字大明咒,是絕對肯定有一些效果的。

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時,唸了1,000遍六字大明咒,你們每個人大約唸了800遍,現場約有1,430人念誦,一共超過100萬遍。如果是一般的助唸團,大約10個人,一人一小時大約唸3,000遍阿彌陀佛,8個小時總共約24萬遍,要多久才能唸到100萬遍?用數字來告訴你們就比較清楚了。寶吉祥佛法中心平時沒有派助唸團出去外面幫人助唸,只在這裡唸,而且是免費助唸,大家在唸的時候沒有起貪念。坊間很多助唸的人都有貪念,至少會貪功德,修行好不好也不知道,所以不要覺得不好意思而讓助唸團助唸,你欠了他們都還不知道。如果要請助唸團,還不如直接放唸佛機,至少唸佛機不會有貪念。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開示可能會讓一些人不喜歡,但其實他們做這樣的生意對他們很不好。

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持咒時,心中完全沒有一絲自己的念頭,而你們的念頭都不知道起了多少個,只要起念頭,你唸的就完全沒有效,原本可以改變業力的功德就變成福德而已,福德只有讓你下輩子用,功德這輩子才用得到。

時間過得很快,一年一年過,你們看看家中其他人的一生之中,有幾年時間可以過平安的日子?這裡的平安不是指家庭事業順利,身體沒病,孩子成績好等,這些都只是因緣法而已。這裡的平安是指沒有貪念和不安感,能夠祥和地過日子。就好像現在的社會這麼亂,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能夠處在祥和之中不被影響,這是因為對未來已經很清楚。學佛是將佛法融入生活中,對你們來說佛法很困難,但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卻很簡單,因為佛法就是在生活裡。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6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