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4月29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共計1,424人與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男弟子帶著家人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全家的因緣。

他們要以4年前大姊往生的因緣,再次表達無限的感恩。他們家有六個人是皈依弟子,每次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連同未皈依的一共十幾個人排成兩行恭候,很多師兄都羨慕他們家族福報很大,能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他們都是不聽話的弟子,皈依三年多以來,沒有聽進上師的話,一再耗損上師救度眾生的能量。他們很懺悔。

2008年,這位男弟子的大姊得了肺癌,從發病到往生僅僅8個月。若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超度,他們的大姊可能還在六道中輪迴。他們的大姊是當年著名的漫畫家,她的作品曾經在各大媒體連載,造成轟動,她也拍過電視廣告當咖啡產品代言人。在病發前,她還積極準備要開拓大陸市場。大姊是他們家族的核心,於57歲往生,往生前大約10年,曾經在顯、密各大道場學習佛法,也曾跟隨某位著名法師到紐約拜訪 達賴喇嘛。此外,每天不間斷地看電視上的法師弘法,還看過好幾百張DVD法帶,應該算是用功的學生。在生病前一、二年,雖有殊勝因緣參加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施身法法會,但是學佛的心態不對,無法轉業。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曾經開示:「姊姊學佛的態度貢高我慢,道場跑得多的人,喜歡比較來比較去,所以與上師的緣就會變薄。」

2008年3月,他的大姊確定罹患癌症,全家人陪著慌亂的大姊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什麼事啊?」大姊感慨地回答説:「輪迴無常的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地呵責:「妳還在佛言佛語!自以為唸那麼多經書,捐那麼多的錢就有用嗎?是觀世音菩薩帶妳來找我的。」大姊喜歡佛言佛語,可是對於道場及慈善團體捐錢一向不手軟。雖然收入不豐,但7位數的捐款,以及出版漫畫時的版稅也曾全數捐出。大姊也自以為是佛弟子,但當無常來臨時,找不到依靠。大姊生病之後,拒絕西醫的治療,也跟親戚、朋友斷絕連絡,也不再與過去所熟悉的道場接觸。大姊曾經試著把病房當作閉關修行的清淨道場,要家人跟著一起吃素,希望家人不要破壞它的清淨。大姊想用自己所認為的佛法來對治病體,最後,因為不肯接受死亡,轉而尋求附佛外道協助。

在外道的寺廟進進出出幾個月後,他的大姊受了很大的折磨,再加上整個家族的業力攪在一起,大家身心俱疲。病發後5個月,大姊住進了安寧病房。生病以來,除了不接受西醫化療外,大姊一直努力扮演一個好病人。為了怕媽媽及家人傷心,常裝出談笑風生的樣子,並且用所學的佛法教媽媽唸經持咒。大姊也不會輕易流露出對死亡的恐懼,但是在夜深人靜時,大姊茫然的眼神穿過厚厚的眼鏡,停在灰白的天花板上,兩手抓著床邊欄杆,用手指在鐵欄杆上寫字、思索,發出叩、叩的聲音,看起來更是無依無助,大姊曾經說過:「我並不是怕死,而是不知道自己死後會墮入何處?」

當時,他們這些弟妹都還不是皈依弟子,也不知道怎麼幫大姊,所以二妹與小妹一起去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絕不會讓你姊姊墮入三惡道」,他的妹妹又再請示:「要怎麼樣才可求得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只有聽話的皈依弟子,以及累世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人,才有機會求得頗瓦法。」但大姊完全不具備這些條件,因為大姊沒有小孩,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由二妹與小妹代替大姊參加法會累積福報。其實,在生病前,大姊跟著小妹持續參加施身法法會將近2年,生病後也曾經請求皈依,上師也慈悲地答應了,但在皈依法會前,她選擇離開。以她的個性,對於自己反反覆覆不恭敬的決定,自然不好意思再回頭求助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在茫茫的輪迴大海中,大姊想靠自力摸索到彼岸,猶如緣木求魚。如今,大姊這艘破掉的小船,已經油盡燈枯,即將再次沉淪於輪迴大海。而這是大姊登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船,度到彼岸的最後一次機會。

那時,在安寧病房裡,這位男弟子試著問大姊,要不要再次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大姊答應了。大姊也慚愧地說:「我現在這個樣子,哪有資格再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助呢?」又過了幾天,大姊已經漸漸昏迷了。他們想把握時機,帶著大姊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醫生警告說:「搬動她,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他們思考著:「反正留在醫院也活不了。」決定不理會醫生的警告,安排救護車載大姊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醫院辦理請假外出時,外面飄著雨,醫護人員又再度警告他們,病人禁不起這樣的運送,生命隨時會發生危險。實際上他們也很擔心大姊是否承受得起將近1小時的車程,因此也請禮儀公司派車跟隨。就這樣,救護車後面跟的是禮儀公司的車子,一前一後,如果往生了,就由禮儀公司接手直接送回家去。

他們都很感恩諸佛菩薩的加持,救護車抵達後,雨停了。他們用病床推大姊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座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加持大姊,並且開示:「你們的姊姊是有大福報的人,諸佛菩薩都來幫她了,如果因緣具足,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她修頗瓦法。」並囑咐他們,大姊3天內會走,不可以哭,不可以急救,隨時要告訴大姊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感恩上師以佛法加持病危的大姊,他們把供養金放在大姊手中,依大姊先前的意願獻上,希望昏迷的大姊能具備親手供養上師的因緣福報。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接受大姊的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事後於法會中曾開示:「姊姊在病重時,不計顛簸病痛及生命危險,打著止痛針、帶著氧氣罩,躺在救護車裡,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信心是堅定的,她的供養是無所求的,是真供養,收她的供養是幫她累積得頗瓦法的福報。」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後,大姊隨即從昏迷中醒來,張開雙眼,無法言語,眼神很堅定地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是大姊對這個娑婆世界的最後一眼。他們很感恩上師,這一世,留在大姊意識田裡的最後一個畫面,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莊嚴的法相,不是他們這些兄弟姊妹,生在同一家族裡的冤親債主。後來上了救護車,大姊又繼續昏迷了,他們不斷在她耳邊提醒她,要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妹妹怕她忘記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特別從網站上列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合照的法照,當大姊偶爾張開無神的雙眼時,就端著法照到大姊面前,讓大姊仔細地看,深怕大姊會忘記。他卻認為,大姊是漫畫家,最厲害的是人物素描,對一般人的長相幾乎過目不忘,更何況怎麼會認不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莊嚴的法相。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姊3天後會走。他們就把大姊接回家,但過了一個星期,大姊還是昏迷,走不了。他們又再次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姊姊太緊張了,回去告訴她放輕鬆,只要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來死亡也是要學習的,大家都沒經歷過死亡,太緊張也會死不了。又過了一星期,昏迷中的大姊在醫院、家裡之間來回折騰,痛苦不堪。他們也在心裡嘀咕著:「不是說3天嗎?都送回家準備往生,也過了一個多禮拜了。是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靈了?」媽媽心疼女兒臨終前所受的苦,全家再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忍著腳痛,跪著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台語請求:「我將我的女兒全權交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她帶到觀世音菩薩那兒。」仁欽多吉仁波切被媽媽的誠心感動,於是觀到家人為大姊安了長生牌位,並且慈悲地開示:「你們可有幫她在寺廟安長生牌位?如果將它撤掉,她就走了,你們自己要考慮清楚啊!」

他的確在寺廟替大姊安了一座長生牌位,經過討論之後,他們決定將長生牌位撤除。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媽媽是個有大智慧的人,不忍心看到女兒受苦,學會放下。如果沒有上師的慈悲加持,連死亡都會存在很多障礙。在臨終前的深夜,大姊再度醒來,並且講了一些他們都聽不懂的話,好像在跟他們一一交代、告別,其中有一句話,聽起來像是廣欽老和尚的開示語:「無來無去無代誌。」大姊生前喜歡佛言佛語,他們這些家人也都聽得很習慣了,所以很自然地將大姊語意不清的說詞作這樣的聯想。

隨後大姊就斷氣了。他們電話留言回報,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超度,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預知當晚會有人往生,聽到電話語音留言後,隨即在深夜裡,不辭辛勞地為大姊修法。感恩上師,大姊得到殊勝的頗瓦法超度。在之後的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開示,大姊臨終前的供養,因為是完全無所求的清淨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將供養放在諸佛菩薩壇城前,再加上老母親誠心的祈求,並相信佛菩薩度眾的慈悲願力,即使她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弟子,一樣可以求到殊勝的頗瓦法。

這位男弟子的大姊生前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當了2年的信眾,但因緣仍不具足,對於皈依裹足不前。在大姊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頗瓦法超度,往生極樂淨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著他們語帶幽默地開示:「你姊姊,她在生前從來沒有像往生淨土後這麼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吧?」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是完全了解亡者的習性和執著,才有辦法超度。他們也認為,一定是在姊姊往生後,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她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起殊勝的信心和讚嘆。

這位男弟子的大姊生前用自己的方式學佛,四處奔波,找尋可以寄託法身慧命、皈依學佛的大修行者,他大姊有很多機會可以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轉業,但都沒有好好把握住。她在筆記中寫著60歲要開始修行,但卻在57歲時往生。所幸得到上師慈悲的頗瓦法超度。希望在未來世,她能跟他們這些皈依弟子一樣,在學佛的路上,生生世世都能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的加持,一直到成佛為止。

這位男弟子的大姊自接觸佛法以來,知道學佛的好處,也一直都希望媽媽和弟妹都能真正地皈依學佛,這份牽掛,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一併滿了大姊的願。在超度圓滿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家族開示:「你們都不來學佛,媽媽怎麼會來學?全家都要吃素,每次都來參加法會,一個也不能少。」他們很感恩上師,他們家族連同老母親一共6人,不約而同地在3年前,亦即大姊往生後,求得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生病的三姊,雖然講話不清楚,也一再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話:「你們這些皈依弟子,十幾年來都是誰在照顧你們的家庭?你們還不快好好學佛!」來提醒他們這些弟妹。

皈依已經3年了,人生又剩下幾個3年?他們要發願勇猛精進學佛,時時以眾生為念,以報上師恩德。最後,他祈願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輪常轉,法體康泰,長久住世。

接下來由一位女弟子分享她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經過。

2011年1月她得了乳癌,經由師兄的引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她非常驚慌害怕。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都不信因果,我信因果,並要她在道場做大禮拜,同時要她和先生等全家人在年節期間好好思考,年後再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她的心彷彿安定了下來。

年後,她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已下定決心取消醫療,並請求准許參加法會,同時在7月皈依。當時她很愚笨地認為已經得到了庇護,便用傲慢的心聽聞佛法,以為自己都懂,自我感覺良好,完全不知佛法是要透過日常生活去做、去修改自己的。她發覺自己只是在道場做著一個「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假弟子。

就在今年(2012年)過完年後,她因長時間劇烈咳嗽,漸漸夜不能眠,接著越來越喘,經檢查發現她的肋膜積水,需做插管引流,此時她才認真面對自己。就在做引流管時,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畫面:國中一年級時,她在上生物課時解剖青蛙,她和同學將青蛙的四肢釘在板子上,剖開牠的胸膛觀察肺泡、內臟等。一思及此,她掩面痛哭,原來自己曾經這麼惡,這麼殘忍。那一刻,她真正感受到被她傷害的眾生之苦,她所想到的都這麼可怕了,何況是她沒想到的?更不用說被吃進肚子的眾生。

她知道她錯了,於是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佛子行三十七頌》和懺悔法帶。一遍又一遍地聽聞,每次都有不同的體悟和衝擊,她才明白,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論做什麼,都是在幫助弟子,有這樣的寶,她竟然在皈依這麼久之後才知道要用心聽聞。在聽聞法帶的同時,過去她所做的事,一幕幕呈現眼前,現在她才懂,為什麼過去自以為是對的,竟會造成別人的痛苦。

11年前她的父母因病相繼過世,家中共有五位姊妹,她排行老四,小時在父母的呵護下,單純地長大。她曾認為此生最大的資產就是姊妹們,隨著年歲漸長,各自成長,各有各的問題,卻造成父母的負擔。父母過世後,她的不滿像火山一樣爆發出來,那時的她用自己的觀點指責姊姊,殊不知她們也都是父母的孩子,每個孩子跟父母都有不同的因緣,她沒做好自己該做的,竟還用嗔恨的心看其他人,自己為別人付出一些,就要對方相同的對待、回報,絲毫不想吃虧。她覺得自己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貪。貪親情、貪歡樂、貪別人的認同、貪舒適的日子、貪健康的身體,甚至於貪以後的好死。種種的貪念造成今日的惡果,她深深感到懺悔。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轉病為道用。她自覺再不珍惜如此的因緣,好好聽聞佛法,跟緊腳步,依教奉行,難以報上師恩。最後她很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與加持,同時感謝寶吉祥中醫診所的醫師用心地為她配藥。

接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後開示:因為今天有一些信眾是第一次來參加施身法法會,所以給大家一些開示。很多人都以為自己是學佛人,自己在家看佛經、拜懺、看電視上的講法,或者去朝山、打坐、修禪,就認為自己在學佛,不想給人管,以為自己在家唸一樣修得出來,不需要上師的監督。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開始學佛時,也是跟你們一樣,從當信眾開始,每天很虔誠地唸經、打坐,光這樣就超過3個小時,還不包括看佛經的時間。這樣對很多人來說,算是很用功了吧?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覺得,自己怎麼一直做不到佛經中所說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像你們學佛是求自己的事情要順利,而是知道佛法能夠利益眾生,但當時自己卻做不到佛經上所說的解脫輪迴、發願往生、行菩薩道、自度度人的境界。

有些人會以為自己脾氣變好、不生氣就是有修行,而有的人被人客氣地誇讚幾句,說修得臉色越來越好看、樣子變得和善,就以為自己的相貌變得莊嚴了,有在修了;更不用說聽進「你修觀音法門,修到眼神都變慈悲了」這種話,貢高我慢的心一起,就是入魔了。其實你們待在家裡少往外跑,氣色自然就好看,吃素了臉色自然就好看!但你想想自己憑什麼變莊嚴?你做到菩薩的願力了嗎?

還有些人以為自己能背許多經文,就有在修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唸過很多佛經,但是沒有一本能背得出來。事實上,並不是能背出經文就表示修得好,你這一世記性好,是表示過去世你有修過禪,有供養過佛,有持誦過佛經,但修禪、誦經並不代表就是有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背不起來全部的經文,但是只要是唸過的佛經,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本經文中的精華所在,重點意義了悟得一清二楚。

不要以為自己的眷屬跟著來學佛,就是度老公、度老婆了。也不要以為教別人助印佛經、帶朋友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邀別人參加法會,就認為自己是在度眾,你們也有很多人以為勸人吃素、帶人來皈依就是在度人、自利利他,然而這些都只是助緣而已。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到皈依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學習密法之後才知道,以前之所以做不到佛經上所說的,原來是不明白理、事的修行法門。密法和顯教最大的不同在於理事圓融。沒有理事圓融,就沒有辦法做到佛經上的境界。有人以為「理」是指看懂佛經的解釋,懂得儀軌,而「事」是以此去教別人佛經的內容,才是「理事圓融」,這種說法其實有誤。

「理」是佛經上說的理論,佛傳法所說的道理全部都記載在佛經中,但並沒有教你如何去修,只是告訴你佛所教導的內容是什麼,至於怎麼做並沒有教,所以不要以為看佛經、照著佛經說的去做,就是在修行。一定要跟隨一位具德的上師教導你、帶著你、監督你一步步地做才行。「事」是行佛的事業,將佛法用在生活中,但不是指組慈善團體、基金會、功德會、賑災團,這些只是人世間的善,只要是人都應該行善,但這種人世間的善不是佛所開示的善。佛經上所說的行善,你們是做不到的,因為是講給已經證到阿羅漢的行者去做的,佛的事業則是幫助一切眾生離開輪迴苦海。

學佛修行一定要有慈悲心,慈悲不是做好人,做爛好人也可能會下地獄。「慈」是要拿自己好的東西去交換眾生的苦,以顯教而言,是要將自己最好的去交換眾生不好的、去交換別人的痛苦,但是你們凡事只會先想到自己,不會想到別人,你們因為自私自利,所以你們是完全做不到的。除了了解道理,也要有方法幫助眾生,密法中就有所謂自他交換的方法;「悲」是有能力幫助眾生超拔輪迴苦海、度到彼岸,這是學佛的理論。發願是要發菩提心,而菩提心的根本是慈悲。慈悲心是修菩薩道的根,沒有根是無法修解脫生死法門的。這裡又有分世俗諦與勝義諦的修行,要開示勝義諦的修行,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今天時間不夠,不多做解釋。要培養菩提心,必須要有慈悲的根才行,但你們若修不到勝義諦的慈悲心,沒有圓滿善的根基,是無法修行菩薩道的,所以「事」的修行就做不到,自然也就做不到「理事圓融」了!

如果行者自己沒有把握離開輪迴苦海,又怎麼能夠教導眾生解脫生死呢?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舉過一個例子,今天重新開示一次:就好像有人要去高雄,你們要是沒去過,頂多也只能告訴他去問某個知道的人,要真正去過的人才能教他怎麼去。對於佛法講的死亡,你們知道多少?你們了解死亡的過程嗎?臨終之時是眾生最大的苦,如果沒有辦法解決這種苦,又怎麼能說自己在度眾呢?人在往生前後是最痛苦的,佛有講死亡的過程,只是你們不知道,還以為佛經中沒有寫。你們只看到《阿彌陀經》講到阿彌陀佛淨土的美好,你們有任何人知道淨土怎麼去嗎?如果自己都不知道,還要教人家,那就像瞎子摸象了。

佛用很簡單的四個字來講死亡,《心經》中的「顛倒夢想」這四個字,就是在寫人往生前後的情形。並不是你們認為那種顛倒夢想的意思,如果要解釋的話,就算是一整部《大般若經》也解釋不完。其實,「顛倒夢想」指的是死亡的過程。你們自以為有在學佛的,今天聽到這段有關「顛倒夢想」的開示,已經啞口無言了。

你們每天的生活都是被八風所吹動,心是沒有辦法得到清淨的,需要上師與佛菩薩的加持。有的人也許會說,佛經中不是說自己唸也能見到佛嗎?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在家唸沒辦法修到?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道:佛有法身、報身、化身三身,大家能見到的佛經、佛像和上師,都是佛的化身。沒有證到菩薩果位,佛的報身是不會出現在你面前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自謙不敢說自己是菩薩,你們憑什麼認為自己是菩薩,有能力見到佛來教你、幫你呢?所以上師是非常重要的,末法時代的眾生沒有福報親見佛,因此上師是代表佛來教導佛法的。

家中有一點錢的人,覺得自己能力很好,不想被別人管,希望學佛也是一樣不用被管。別人看見你捐大把大把的錢,都會笑嘻嘻對你、說你很發心,你聽了就很開心。然後問要唸那一本佛經,回家自己唸,就認為自己有在學佛了。學佛不是要讓你們開心,如果你們只是要心情愉快的話,不需要這麼辛苦學佛,這裡是專門罵你們、找你們問題的地方。怕被罵的人也不要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寶吉祥佛法中心要教大家的是解脫生死的佛法。

像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說他姊姊學佛多年,但面臨生死時仍是亂了陣腳。其實不要說是學佛多年的人了,連之前有一位弟子母親的皈依師,出家三十多年,還是寺廟的二當家,自己也收了很多弟子,參加了很多場法會,拜了很多懺,但是到了往生前依然極為慌亂,沒有辦法處理自己的生死,面對死亡時就亂了套,這就是因為沒學到理、事的修行,所以沒有辦法解決自己的生死大事。「理」還是在顯教的範圍,要修到「事」則要修習密法才行。

你們不要認為只看佛經就是在學佛,出家眾不用煩惱世間的事情,有時間可以整天在寮房唸佛經,你們在家眾每天有那麼多事情要處理,是不可能學出家眾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在家的,是過來人,知道在家人學佛會遇到的問題,因此能以自身實修實證的經驗給予大家教導。

如果看電視就能修得出來的話,佛經早就會記載,但是佛經上並沒有說可以這樣修行。還有人認為跟配偶分房睡就是「梵行」,以為自己在家唸就一定可以修到,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事實上,除非你們是修禪的人,要修到四禪八定的最高境界四禪天,那就需要戒男女慾,但你們並不是。戒男女慾不是屬於在家人的修行方式。《寶積經》提到,此生有眷屬緣的,不能因學佛而拒絕眷屬的要求,因為那是你們的緣,也是你該還的債,除非你出家,那就另當別論。

所以,自古以來,有人要出家時,剃度師在為他落髮前,都一定會問:「債還清了沒?」這裡所指的債,就是感情的債,如果債沒有還清,下一世你們還是會糾纏在一起。有眷屬緣的,出家前要把欠的債還清。他若回答還完了,才幫他剃度出家。若是說謊,情債沒還完就出家,出家後一定會有障礙。現在的剃度師幫人剃度時都沒問這句話了,在場的出家眾也表示沒被問過。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現代人觀念改變,越來越少人出家,有人肯出家就求之不得,哪還會問?可是不應該這樣,佛經上有寫,就應該照著做。

有人這一世事業很成功、聚集很多財富,並不代表他比別人厲害、很會做生意,而是他前世做過很多布施,所以這一世福報大,事業成功而且富有,但這些都與修行無關。像之前過世的科技界名人,他的財富很多,在世間可以說是很成功的人吧?但這個人在臨終時,所顯現的樣子是要下餓鬼道的樣子。真正的成功,是看死前是否有辦法掌握自己的生死。

有電視的出現,就已經讓人產生很多煩惱了,如今又有新手機的發明,讓大家的煩惱更多。現在的人動不動就低頭玩手機,脖子每天垂下來看手機,而且也越來越雞婆,什麼都是按一按就好了,連佛法也是上網去找,認為上網、打開電視就有佛法可以聽,結果造成對佛法的不珍惜。如果可以透過電視學佛,釋迦牟尼佛三千年前就會說了,不會等到現在。大家以為那很方便,其實反而因此越來越忙。新手機的發明對很多人造成不好的影響。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幽默地向兩個醫生弟子開示:你們可以改行做骨科醫生了,因為以後脖子有毛病的人會越來越多。

今天所要修的施身法是一位女瑜伽士所創,這位尊者有結婚、也有生子,這就打破一般人認為在家修不出來的觀念,還有維摩詰居士也是在家的。這位尊者依據《大般若經》中空性的慈悲以及顯教所教的布施、忍辱等六波羅蜜的修行法門所創……。

此時有位壇城組的弟子突然趨前請示上師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了解他所報告的事情後,當場厲聲呵責他,他所請示的事情有何等重要,他竟然為此打斷了上師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出家弟子說明這位打斷上師講法的弟子所犯的過錯。一位出家弟子直言:他這麽做是斷了眾生學佛的善根。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另一個女弟子回答在密宗裡,這名打斷上師講法的弟子所破的戒。這位女弟子回答:若打斷具果位的仁波切開示佛法,在密宗裡是破了三昧耶戒,會下五無間地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道:你們就是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離開。之前有弟子請示上師為何不開示佛法,你們現在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不開示佛法了。你們都把上師說的話當故事聽,以為沒有講到自己、沒有唸到自己的名字,還沒有罰到自己,就認為跟自己無關。佛經裡那麼多的內容,有沒有說是特別為誰說的?沒有!只有寫到某弟子請示佛法,佛回答某弟子,並不是特定為哪個人說法,表示佛法是講給所有人聽的,對所有人都有用。而你們都是用分別心來聽佛法,分別這對我有用、那對我沒用,所聽到的佛法要能夠滿足你的要求、你的體會、你的感覺,你才去接受。如果不是罵到你,就認為講的事與你無關。所以就會有這樣不恭敬上師、中斷上師開示佛法的弟子出現!

這位在壇城服務的弟子一心只想要完成自己的工作,怕做錯事,認為上師現在所開示的佛法,自己以前已經聽過,早就知道了,所以就直接打斷上師講法、請示事情,沒有注意看上師在做什麼事,不懂得分辨事情的輕重性。而這種怕做錯事的心就偏偏會讓你出錯,由此也看出他雖然皈依很久,仍是自私自利。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要如何處理?理事長報告:這位弟子從此不能再繼續擔任壇城事務,也不能參加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道:已經好幾個月不開示佛法了,沒想到才開口,弟子又出現這樣的問題!大家都不認真去修、去改自己的行為,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知道如何繼續開示!

昨天,有一位信眾帶了一個不滿一歲的小孩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道場內義工竟要求坐在嬰兒車的幼兒套上入場的專用襪子。而且這小孩生了病,已經不舒服了,還在小孩的腳上套了襪子,簡直是折騰人,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非常難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難道這個小孩會下來走路、腳會踩在地板上嗎?你們真的是一點慈悲心都沒有,如果是你們自己的小孩,你們會怎麼樣?這就是因為你們都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都推說是人家教我這樣做的,對周遭的事情就漠不關心。大家怕挨罵,就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規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規定進道場的每一個人都要換襪子!雖然進到道場要換襪子,但這小孩還不會走路而且又生病,是不是因為不是自己的小孩就這麼隨便整人,就算是協會的規定,難道就不會問一下嗎?只是怕挨罵就不請示,說穿了就是沒有慈悲心、不負責任,什麼事都推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下次有人扛了亡者進來,你們要不要給他穿襪子?而旁邊的人看到了也不講,理事長是怎麼當的?有沒有來看大家怎麼辦事的?理事們有沒有關心?

另外,還有一個去年7月皈依的女弟子,跟著母親一起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個弟子的母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她的女兒最近因為感情問題,心情不好,整天在家裡對家人發脾氣。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呵責,這個弟子跟男朋友感情好的時候,沒有跟母親分享,跟男友吵架心情不好時竟然還向父母發脾氣。你們很多人都是這樣,自己在外面遇到問題就找家人麻煩,這就是沒有改!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一次開示對父母要孝順,她不但沒做到,還向父母發脾氣,這還叫弟子嗎?

學佛修行是絕對需要一位有經驗的上師來帶領的,就像廚師教徒弟,如果自己不會煮菜,怎麼可能教徒弟?相信大家都有依照食譜煮菜的經驗,食譜中把材料、份數都寫得很清楚,鹽要幾湯匙、糖要幾湯匙,但是照著煮出來的食物就是不好吃。因為還有其他影響因素,例如需要的氣候、溫度條件跟水質都沒有寫進去,還有火候,要用瓦斯還是用電煮呢?甚至每個人的味覺也不一樣,還有廚師的經驗,這些都會影響煮出來的口味。學佛也是這樣。修行是指修改會讓自己繼續輪迴的行為,改變自己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一件事,佛法是要落實用在日常生活之中。

施身法法本中有一段祈請文提到,修法者向諸佛菩薩恭敬頂禮,向聖者和上師祈求能容許修施身法,這裡的聖者是指佛菩薩,這在修持別的法本中都沒有如此祈求,得到諸佛菩薩容許而修此法是極為殊勝的。施身法能夠利益很多眾生,一旦開始修法,眾生就會來到,絕對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修施身法。修法者一定要具備空性的慈悲心、功德、智慧、福報,否則不僅幫不了亡者,反而會害亡者起嗔心而墮入惡道。就好像你叫一個老人家遠從高雄北上,說要請他吃飯,而他大老遠上來你又說自己沒空,這樣會不會讓他生氣?修法也是同樣的道理,當亡者因與會者的參與而到來,發現行者沒有超度的能力,亡者嗔念一起,就下三惡道了!

不要以為替亡者超度是很簡單的事,以為做七,僱幾個人來唸一唸就能夠超度,唸經雖然可以超度,但是速度比較慢,需要每天24小時不停地唸,至少要唸3個月到1年的時間,而且唸的人不能有念頭,這是難以做到的。凡是在中陰身、鬼道、地獄道的眾生,靈敏度是人的100倍,他們很清楚,唸的人到底有沒有能力幫他,看到來幫他唸經的人幫不了他,反而會讓他起嗔念,而害他墮入惡道。如果找一些人來唸經而有價碼的,這種唸經都沒有效。你們要供養出家眾可以,但是供養歸供養,有價碼就不行。如果找不到有能力的行者來超度的話,最好就是親人自己唸,至少心很誠懇,而且親人也不會收亡者的錢!

施身法對超度意外而死的亡者特別有效,所謂意外而死,是指車禍、自殺、包含看醫生吃錯藥而死的都算。會意外死的人都是因為煩惱、我執特別重。施身法的施是「斷」的意思,是要幫助我們斷除累世輪迴的習性與煩惱,斷一切會讓我們輪迴的因。

此時,有位信眾表示自己想吐,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指示他離開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位信眾不是想吐,是沒有辦法再待下去了,一定是前幾天沒吃素就來參加法會。你們的煩惱都跟吃肉脫不了關係。吃肉吃了一堆,眾生在你的身體裡面,他們怎麼會放過你呢?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殊勝的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六字大明咒時,又有弟子們持誦的速度比上師快,對上師完全不恭敬,以為每次都這樣唸,就自顧自地唸。此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停止持咒,弟子們隨即也停止了持誦,而後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獨自持誦六字大明咒。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持咒聲深廣而悲切,與會大眾深刻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急切救度眾生的慈願悲念,以及六道眾生渴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的心。修法圓滿,利益無數有情眾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5 月 0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