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4月22日

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由出家眾帶領寶吉祥弟子們念誦《地藏菩薩本願經》。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幫助她及親友的經過。

母親是最早一批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非常感謝母親,因為母親的關係,她及其他家人才有因緣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2001年,她在一家進口美髮專業產品公司做教育經理,平日接觸的都是沙龍設計師,有一天一位設計師很神祕地告訴她:「老師你們公司三樓有鬼,而且是位女鬼,她之前也是位老師,死在這裡,但她沒有惡意,只是有事放心不下,想請您幫忙。」她立即想到3年前,曾經介紹一位以前的同事到這家公司做講師。授課當天,那位同事在臺上講不到10分鐘就突然昏倒,現場立即有人幫忙做CPR(心肺復甦術)並叫救護車,一路上她陪著同事搭救護車到醫院,同時撥電話通知同事的家人,同事家人要求無論如何一定要請求醫生做急救,在家人來之前都不要放棄。在急診室急救的當下,她非常的震撼,醫生用電擊器刺激心臟,每一下的電擊都讓整個人彈跳起來,她第一次感覺人的生命薄得像一張紙,而且在急救時是完全沒有尊嚴的。回家後她馬上要求家人,如果以後有任何狀況都不要對她做急救。

當她聽到這訊息就打電話告訴母親,母親要她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詢問:「有什麼事?」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狀況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位同事之前曾與友人去海釣,雖然她沒釣,但在旁觀看,而現在她放心不下的是她年長的父母,尤其是母親。她知道那位同事是非常孝順的女兒。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當天那位同事有跟她到門口,但她進不了門。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要她報名參加施身法法會就可以了。當時她不知施身法的殊勝,還請示需不需要請那位同事的家人一起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家人要來也可以,不來也沒關係。她還是邀請那位同事的妹妹來參加,但同事的妹妹說他們當天會在家幫那位同事超度,所以不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她也詢問同事的妹妹,並證實那年三月,那位同事確實曾跟朋友一起去海釣。

這位女弟子說,施身法法會當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當天來的眾生有些什麼狀況及其容貌,並提到那位同事去世當天的穿著,但當時的她真的很無知,事後還是問了那位通靈的設計師,那位同事有沒有再跟著她?設計師說沒有。她就放心了。因為欽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分文的幫那位同事超度的大修行者風範,所以她仍繼續參加法會,但常常聽不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廣東國語,而且法會上會一直打瞌睡,後來因為工作繁忙也就沒再繼續參加法會。

她在此深深地懺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悲心憐憫眾生,而當時的她不僅對佛法沒有恭敬心,而且只會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解決問題,所以沒有因緣福報聽聞正法。

2003年11月,她的婆婆在美國被人槍殺,平日她們婆媳的感情非常好,一時間聽到這個惡耗她難過得什麼事都沒辦法做,她打長途電話告訴正在美國的母親,母親立刻打電話請師兄安排她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與先生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地慈悲,詢問婆婆的姓名及生肖後,便說她婆婆死時至少被打三槍,並開示婆婆與凶手是前世的因。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要他們把凶手的姓名一併登記於施身法亡者名單內,接著賜予她先生一顆甘露丸,要先生見到母親後,將甘露丸放入母親口中,並且一定要趕回來參加星期五的施身法法會。槍殺她婆婆的人,是從小與她先生一起長大的,他們只知婆婆被槍殺,並不知道中幾槍,直到她先生到美國後才知,凶手開五槍,她婆婆中三槍,一槍打到牆上,另一槍凶手自己自殺了。

在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他們原本慌亂無助的心彷彿受到引領,一下子全都安定下來,婆婆的後事也辦得很順利,甚至連婆婆住的房子,也很快速地售出,即使他們已經告訴買主,那房子曾發生凶案。在服喪期間,若他們沒有告訴朋友,朋友幾乎察覺不出他們正在服喪。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若亡者死後去到佛菩薩淨土,在人世間的眷屬不會悲傷,只會思念亡者。有一天9歲的小兒子告訴他們,奶奶沒死。她特別問小兒子:是奶奶跟你說的嗎?小兒子說:「奶奶沒說,但我就是知道。」她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婆婆去到淨土了。

從此之後,只要有法會她一定事前安排時間參加,參加法會也不會打瞌睡,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廣東腔國語也聽得很清楚,她深深地感恩與佩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以身教將佛法用在生活中,是一位真正難能可貴的大修行者。

在2004年5月她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她就膽小沒安全感,不敢一個人待在家,怕黑、怕鬼、怕人家瞧不起她……什麼都怕,但皈依後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當心中有疑問時,法會上就能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並迎刃而解,彷彿任何事都有了依靠,但她卻沒做好弟子的職責。

2009年H1N1的疫情發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凡感冒者參加法會時都要戴口罩坐在道場的最後面,和沒生病的師兄區隔開來。因此原來輪椅區的信眾及師兄應該要重新安排位置,她當時負責內場的規劃,卻很草率地將所有坐輪椅的男眾、女眾,全部安排在女眾的最後面,沒有顧慮到寶吉祥道場是非常清淨的道場,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是戒律很嚴的大修行者。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糾正時,她還沒有立即改過,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糾正時,才匆匆地將坐輪椅的男眾師兄移到男眾區的後面。她在此發露懺悔,自以為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的事沒有深思熟慮,不僅對大修行者不恭敬、對佛法不恭敬,也沒有維持道場的清淨,真是罪業深重,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當頭棒喝,並對她不離不棄,她一定謹記教誨,當從身、口、意澈底修改,永遠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習佛法,願生生世世被她傷害的眾生都能得度,願此生能斷輪迴。並祈願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常住在世。

下午2點整,由出家眾帶領寶吉祥弟子們念誦《地藏菩薩本願經》。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5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