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4月1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如何幫助她父母親的經過。

首先,她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皈依,並開示如何解脫生死輪迴的正法,同時也要感謝因為父親生病的因緣,使得母親、舅舅、舅媽、阿姨和自己,以及其他家人有機緣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啟了三代學佛的路。

2003年有一天晚上,接到父親來電告知母親很不舒服,他們便立即將母親送至醫院,當時母親心跳一分鐘一百六十幾下,情況很緊急,她心中不停地祈求並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母親頭頂上加持母親,在急診室歷經2小時後,母親的心跳變成一分鐘一百二十幾下,漸漸脫離危險。醫生說這一次母親心跳這麼快應該會中風,但是卻只造成聽力受損。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救護,讓母親免於中風之苦、得以重報輕受,也讓身為子女的他們能安心學佛過日子。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設立了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讓有緣眾生和弟子們可以隨時進入中心網站,點閱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開示,法會開示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轉化為文字,讓聽不見的母親可以用閱讀的方式得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心與菩提心無時無刻地關照每一位有緣眾生和弟子們!弟子們是何其有幸能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

30年前她母親在市場賣鹽水雞、鹽水鴨、烤雞、烤鴨和滷牛肉。在皈依後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才知道造了很嚴重的殺業,心中感到非常恐懼。她是家中長女,經常幫媽媽的忙,也花用了賣眾生所得到的錢,身上也背了很多眾生的命,如果沒有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將永遠不知道自己做了這麼重的殺業。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開示,在此她要公開深深地懺悔自己所做的殺業,同時代替母親懺悔,對那些被她們所傷害和吃下去的眾生深深懺悔,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那些被她們傷害的可憐眾生,想想一命還一命,她和母親這一生要如何還得了呢?

2011年9月,有一天深夜她母親在台中妹妹家中跌倒,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護佑,77歲的母親並沒有摔斷腿,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這一次是母親第二次跌倒,而母親只是雙腿瘀青腫大疼痛,無法下床走動。誠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自己不用心照顧母親,讓母親臀部得到褥瘡,因傷口過深需動手術清理傷口,雖然母親患有糖尿病,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下,手術順利完成,母親只是感到虛弱,但仍能正常進食。

因長時間臥床,母親的雙腳瘦到皮包骨,醫生為了避免傷口被感染,幫母親插上尿管,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母親如此的衰老,令她感到非常心痛。看到母親臥床蒼老的樣子,她心中常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傳的《佛子行三十七頌》其中一頌:「無始以來慈我者,諸母若苦我何樂,是故為度諸有情,發菩提心佛子行。」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自己知道自己學佛實在太懶散,也太不孝了。照顧慢性病人是不容易的事,母親身體經常疼痛不舒服,忍不住會發火罵人,妹妹們就會趕快拿出法寶──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母親看,母親便笑著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情緒就很快地平靜下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尊貴的法照,讓弟子們時時刻刻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她在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報告她母親近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都是她沒好好照顧母親。她懺悔自己的不孝,同時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她代替母親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開示要她捐給內政部社會司,因為他們全家人的供養心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接受他們的供養已很久,她深深懺悔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開示了方法讓她幫母親布施。她的母親至今仍插著尿管,偶爾有一點失憶,雙腿無法站立走路,大便也無法自理,她懺悔自己努力不夠,讓母親至今仍無法親自來道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01年2月,她父親因感冒造成肺炎住院,有一天醒來時忘了自己是誰,也不記得他們,經醫生確認父親腦子正常,但為何會突然發生這種現象,一時查不出原因。醫生問母親是否有宗教信仰,母親說信佛,醫生就很嚴肅地分享其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人的例子,她們就滿懷欣喜地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父親的情況是造口業所致,如果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代替父親報名參加星期五的施身法法會,同時要母親注意施身法法會後隔天早上父親的狀況。法會後第二天早上,當父親醒來看到母親,就如往昔一般叫著母親的名字,父親的記憶完全恢復正常,母親開心地打電話告訴他們,他們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和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的施身法真是太殊勝、太神奇了,之後她和母親及先生每週五都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的每一次開示都令她們感到驚奇和感動。

她的父親於2004年4月再次感冒住院,這一次父親就沒再出院。父親因患肺氣腫常進出醫院,通常肺氣腫的人呼吸會很困難且很難躺著睡覺,但是她父親只有呼吸困難需要吸氧氣,不會難睡,這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眷屬的慈悲加持。而後父親因為肺中的痰很難排出而發燒,住進加護病房的父親插著鼻胃管、尿管,罩著氧氣罩,看了令人非常難過,醫生告知為了救父親建議氣切,腦子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這是讓病人痛苦的醫療行為,當下問醫生對父親有何幫助?醫生說:可以多活幾天交代事情。為了不讓父親繼續受苦,他們放棄氣切,父親於三天後就往生了。

當她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趕到加護病房見父親最後一面,立刻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珍貴甘露丸放進父親口中,父親往生時間約凌晨一點多。她先生立刻打電話到寶吉祥留言,報告父親往生的事並求頗瓦法,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台灣,但沒多久師兄就回電話告知,因緣不具足無法修頗瓦法,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非常關心地詢問有沒有給甘露丸,要他們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父親念誦六字大明咒,心中突然感到非常安定,一點恐懼也沒有。她和先生、母親、小妹和小阿姨就在醫院的禮堂幫父親念誦六字大明咒。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及眷屬無微不至的關心。

他們告知禮儀公司的職員要為父親念誦8個小時的六字大明咒,請他們不要立刻把父親遺體帶走。4個小時後,禮儀公司的職員禮貌告知擔心遺體會起變化,需要看一下父親的遺體,記得父親斷氣時眼睛和口是開的,雙眉緊鎖,臉色有點黃又有點青,表情非常痛苦,但當掀起白布時,父親的眼睛和嘴巴已經合起來了,雙眉也開了,臉色比往生那一刻好看多了,身上也沒有屍斑,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力的保護,佛法慈悲的力量是可以被驗證的,真的不是迷信。清晨五點多又再次接到師兄來電詢問父親狀況,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關心,她先生就回報情況,同時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心和加持。8個小時後,她的父親面容依舊安詳。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國後,她和母親及小妹求見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父親的一切加持,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父親修殊勝的施身法超度。自父親往生後,他們對父親只有懷念與感恩,都沒有哀傷的感覺,因為知道父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去了好的地方。感恩如佛菩薩般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死亡這件事,是她從小最害怕的。小時候家住在山腳下,如果有人往生出殯都會經過他們家,遠遠地就會聽到吹樂器的聲音,母親就會很緊張地要他們躲進棉被裡不要出來。她完全不知為何要這樣,從此就很怕碰到出殯,鄰居家中有人往生,會在家門口布置靈堂,也令她感到害怕。第一次參加告別式,看到亡者的樣子,也令她感到很不舒服,這些事情一直深藏在她的內心深處,從未對任何人說過。

自從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學佛是為了死亡那一秒做準備。心中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和感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如果家中有眷屬往生,眷屬要親自幫亡者念佛,因為心比較懇切,希望為亡者好;然後要有機緣找到一位具德的大修行者幫亡者超度。如果沒有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一定會自以為是地做一些以為對亡者有幫助的事。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以自身學佛的經歷開示弟子。她非常懺悔當時只有在參加施身法法會當日吃素。參加施身法法會2個月後,有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令她感到羞愧,自己竟是如此的殘忍,那些被她吃下去的眾生其實與自己是一樣的,只因不同因果業力輪迴到畜生道,她卻無知地自認為可以吃眾生的肉,當下在法會中就有一股非常強的力量告訴自己,要天天吃素,不要再吃葷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讓她早一點覺醒斷惡。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拿掉孩子、打胎的人就是殺人。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心中萬分痛苦和恐懼,這是她心中的痛,她就是這樣的惡人。當再一次懷孕生產的時候,在產房很久都生不出來,孩子終於生出來時卻沒有哭聲,不到24小時孩子就因肺功能不完整夭折了。她也因為生產過程太長失血過多,差一點死了。她是罪有應得現世報,讓她傷心難過,但同時也害所有關心她的人難過,更是罪加一等。

這件事成為他們家避談的事,她只有在皈依後,每次在施身法法會和「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心念此事,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那兩個可憐的孩子不要再受苦,這狠毒的母親向他們懺悔。如果沒有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這一輩子都會活得很苦。當孩子長大些告訴他們此事,女兒告訴她,在他們皈依多年後,奶奶曾說農曆八月初一她不再感到難過了。他們都相信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孩子離苦了,也讓婆婆不再難過了!

她除了做不少殺業,貪、嗔、痴更是嚴重,貪別人誇自己好,聽不進其他人的意見,脾氣大得不得了,因此用身、口、意傷害很多眾生,又不道歉、不懺悔、不感恩,膽小如鼠。去年(2011年)9月中的一天早上,起床走路就感到右大腿後側有疼痛感,經過一個多月,這疼痛漸漸轉強,經檢查得知是坐骨神經痛。這種痛讓人坐立難安,試想那些被她傷害的眾生所受的苦和怨,一定遠遠超過她現在的痛,感謝他們讓她感到痛,讓她反省自己所做的惡業。更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將疾病轉為道用的修行法門,讓她正確地面對自己的病痛。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弟子利用疾病修行,這是一種非常殊勝的修行法門,因為病痛人人皆會有,皆有機會修行。醫生說坐骨神經痛不宜久坐、久站和搬重物,但是每週的共修法會她卻可以坐3個小時,平常上班卻不行,這一定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

她記得二十多年前的農曆7月15日,母親要她陪著去某道場報名超度法會,工作人員當場問要參加哪一種,是隨喜還是功德主?並告知金額,當下愣了一下不知要如何報名才好,只好說回去決定後再來。當時的感覺是有錢才能超度,那學佛是不是沒錢就不用學了?感謝佛菩薩仍不放棄作惡多端的她,把她送到寶吉祥道場,而能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相信她這一生一定白來了。

她第一次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座每一個人過去世有一世一定有修過十善法。她懷疑像自己這麼惡,殺業如此嚴重的人,真的曾經修過十善法嗎?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都是真實語,她糊塗地過了四十多年,終於聽聞正法,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錢不要命、以平等的慈悲心傳法、修法,否則她是沒有福報學佛,也不會有福報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超度法會。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他們全家,他們家5年前可以說是已經破產,3個月付不出房租後,全家五口搬進12坪大的地下室居住將近5年。初期她和先生三天兩頭接到銀行催款,催款員還到公司面訪她,同時她上班的公司也接到法院執行扣薪的命令,使得總經理非常緊張和關心。像她這樣信用破產的人,沒有立刻被公司解職,仍工作到現在,已是非常幸運。如果沒有這份穩定的薪水,想都不敢想會再發生什麼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學佛不會讓人沒飯吃、沒地方住、沒衣服穿。這些他們全家都親身體驗到。過去5年來,都是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依靠,否則這會是一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這段時間感受到懺悔的重要,以及輪迴之苦、人生無常、因果業力的可怕,自己種的惡業要自己承擔面對,是躲不掉的。

再一次深深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全家的加持和救護,雖然他們供養心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他們的供養,卻仍不放棄他們全家,讓他們有機會繼續學佛,他們全家用這一生一世也還不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只有努力將佛法用在生活中,修改身、口、意以報答師恩。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用極致慈悲的忿怒相救護弟子們,把即將墮入三惡道的弟子救回來,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致慈悲的忿怒相,她相信學佛解脫生死這件事,一定與她無關。誠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學佛一定要依止一位上師,讓上師來監督找麻煩。懺悔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太辛苦!太慈悲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旺。

接著,另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她和家人的事蹟。

她的先生在2012年4月1日上午往生,走得非常安詳,就像睡覺一樣,沒有任何的痛苦。有幾位師兄去看他時,也發現她先生的氣色很好、面容很安詳。她同時感謝這幾位師兄,在她先生往生前送給他們甘露丸,他們也說,她先生往生後的氣色和生前不一樣。她表示,這全都要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覺得她先生一直在撐著,因為4月1日當天有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之前她在他身邊說,週日要帶他去參加施身法法會,因為他已經很久沒到道場了。想不到醫生不准,因為他已經是個病危的患者了。打從她先生一進到急診室,她就收到病危通知,她先生隨時會走,他們不做插管等侵入式的急救,只用氧氣、點滴等藥物治療。因此她將先生轉入單人病房,因為不想讓他在斷氣後,還被移動、換病床,她希望能好好地幫他唸8小時佛號。如果她先生早幾天往生,就得捱到4月1日才有施身法法會,那要多受許多苦,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施身法法會就幫她先生超度。

理事長曾經在週日共修法會後布達,有位皈依了10年的師兄,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給予最好的安排。她表示,那個愚痴的人就是她。他們夫妻倆都沒有好好地學佛,所以得不到殊勝的頗瓦法超度。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週六接見信眾時,讓她能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照理說皈依了10年的弟子,不應該會說出這種話,而且是用貪的心來求。他們夫妻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信心。他們夫妻倆不僅沒有好好地學佛,做清潔業也殺害了不少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他們夫妻性命無數次,也多次告訴她先生要多唸六字大明咒,但是她先生就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唸。

有一次她先生住院,腦中有積水,醫生說要開刀,在頭上鑽個洞,把水引流出來。於是他們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卻仍接見他們並問他們有什麼事,他們說是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收下了他們的供養,拿紅包袋一直敲著她先生的頭,一面敲一面說,年紀一大把了,叫他不要胡思亂想,好好地唸六字大明咒。回醫院後,他也不準備開刀,因為他們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加持他了。

她很慚愧自己沒有好好地學佛、沒有依教奉行,還貪心地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做最好的安排,簡直是要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寒,以致於不再開示佛法,她很對不起大家。她也要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諒她,今後她會好好學佛、依教奉行,不再有一搭、沒一搭地學佛。

元月底,她先生因為尿道感染發燒住院,但是為了省錢,還沒做完療程就出院。回家幾天後就摔倒,但是家中沒人,一直到居家照服員來家中才發現。當時他眼睛都沒張開,後來也無法走路下樓梯,她用輪椅推他到道場,法會結束後趕緊送醫檢查,隔幾天就住進加護病房。因他的二氧化碳過高,醫生說濃度再不下降,就要插管急救,由於他以前常交代絕不插管、不電療,所以他妹妹才簽下同意書。他在加護病房住了8天,轉到普通病房住20天,回家又待了半個多月,因為沒排尿,手腫了,再送急診已經是病危了。

週六她和小姑到道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擇日。小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修法後的瑞相,說哥哥的鼻子有流出白色的液體,嘴中也流出褐色的液體,幫他換衣服時,手腳都還柔軟,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她哥哥超度到淨土。但是她的小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擇日時,也犯了和她相同的毛病,小姑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哥哥挑一個好日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開示小姑:完全就是不相信佛法,且對大修行者說話都不尊重。儘管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很慈悲地賜予她們三個日子。

她懺悔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除了沒有好好的學佛之外,連最基本的慈悲也沒有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觀音法門慈悲的法帶中,開示慈悲可以讓人整個人生改變。從凡夫複雜的學佛方式回到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懺悔、學慈悲,搞懂這兩個,所有的苦,你就不會覺得苦。慈悲先從自己身邊的人開始訓練,連身邊的眷屬都不能用慈悲心對待,怎麼算是學佛?她就是常常對先生大吼大叫,心情好時對他很溫柔、很體貼,心情不好時怎麼看他都不順眼,一直嘮叨,他也都忍受下來不和她頂嘴,照他以往的脾氣,早就開罵了。先生是她的眷屬,又是師兄弟,她卻沒有以慈悲心去對待他,慚愧學佛多年,愧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誨,先生常常說她毛躁,做事又急,又知道她記性不好常常忘東忘西,所以常在她要出門前問:手機帶了沒?車票帶了沒?鑰匙帶了沒?她都很不耐煩嫌他囉唆。她想要改正自己的這些缺點,但有時卻一直重複做出這些行為,常常虧他的提醒。她覺得自己很不應該,她一定要改。

接著她感謝一位醫師師兄,由於他的引薦,她和先生才能皈依具德的上師,也謝謝他給予她先生的協助及照顧。同時感謝道場師兄們,在她先生坐輪椅期間提供的協助。最後,她再次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救度。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一名女弟子在持誦六字大明咒時,手持念珠,卻精神不濟,搖頭晃腦、身體歪斜。持咒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要這名弟子立刻起身,嚴厲呵責這位女弟子持咒時的不當坐姿,並問在場的出家弟子,這名女弟子是犯了何種過錯?一位出家女弟子表示,她在持咒時有這種動作,就是已經陷入昏沉。另一位出家女弟子則表示,她這種行為很不恭敬、不尊重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名女弟子會在持誦六字大明咒時有這種行為,就是因為她覺得無聊,不相信持咒是有用的。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在開示佛法,只是帶領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沒有什麼用,所以她就不用心、覺得無聊、任由自己放逸不專心,代表她完全沒有學佛。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持咒時應該將身體坐直。更重要的是,上師坐在法座上沒有做這種動作,出家眾也沒有做這種動作,這名女弟子竟然如此。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指示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收回這名弟子的寶吉祥背心與法本,她以後只能當信眾。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理事長,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指示,有兩份文件要修改,在退件時所批示的內容為何?理事長報告: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批示的是「吾不是對稿人,請各位不要害吾。」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正理事長,開示:批示的是「陷害」而不是「害」;批示內容應為:「吾不是對稿人,求各位不要繼續陷害吾。」並要一位中文程度比較好的弟子解釋「陷害」與「害」兩者的不同。這名弟子報告,「陷害」是用一個方法而要對方負責;而害則是直接傷害對方。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用你們聽得懂的方式解釋,「陷害」是指用陰招來對付,與「害」不同。「害」是指直接傷害對方且對方知道的;為什麼說是「陷害」?就是這些撰寫文稿的弟子,寫了好像很恭敬的話,其實用詞不當,上師就被陷害了。

例如,文件中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床大典」,竟然寫成「升座大典」。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有三恩根本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在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可能升座!當場要一位弟子說明「坐床」跟「升座」的意思。這位弟子報告,「坐床」是認證對方的修行果位,是認證仁波切的果位;「升座」是指仁波切在法座上進行灌頂、說法或修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在1997年首次閉關,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圓滿後,便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行坐床大典,然而提到此事的文稿,卻將「坐床」撰寫成「升座」,而且寫了那麼久了,都沒有改過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呵責:這表示撰寫的弟子,完全沒有用心,如果不懂應該要去問,不可以都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看,身為理事長的弟子自己也沒改,什麼事都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的」這種話,把責任推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些文章有好幾萬字,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有這麼多事情要處理,什麼都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了不用改」,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漏了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對稿人,負責撰寫、校對文字的弟子有十幾人,這麼多人,難道沒有人看到嗎?這些文件,每一篇字數都有上萬字,卻還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背書負責。

之前,佛法中心網頁上的英文版,被弟子們翻譯得亂七八糟,一位在美國的弟子願意出錢、出力請人翻譯,結果理事長的反應竟然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交代不敢做」。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要修改的文件,也是被弟子們胡亂撰寫。該寫的寫錯,聽了這麼多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連「升座」與「坐床」的意義都不清楚。而且只提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坐床時間,卻不提是在何處舉行。理事長對此事卻未採取任何行動,如果理事長忙不過來,無法親自審稿,而撰稿的弟子也無法勝任,其實就應該要聘請專業人士修稿才是。

另外,撰寫這幾份文件的弟子們,在提到2010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來台紀實時,竟然寫 仁欽多吉仁波切陪同 直貢澈贊法王去「拜訪」在台灣的直貢中心。如此的寫法極為不敬,以 直貢澈贊法王的地位與尊貴,怎麼能用「拜訪」一詞?應該用「蒞臨」才正確。理事長找了十幾位弟子寫稿及校稿,這麼龐大的團體,且都是讀過書的人,裡面還有教授,卻連用字遣辭的適當性都沒有注意,這表示大家真的不用心。而且身為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長,在坊間多少都會受到禮遇,但他享受這等風光,卻完全沒有盡到理事長該做的事,讓撰寫文稿的弟子們胡作非為,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麽有辦法繼續開示佛法?真的是講不下去。

本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打算要繼續開示佛法,因為昨日有四位出家弟子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見到這幾位出家弟子懇切祈求,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心軟了,沒想到她們話還沒說完,兩位站在一旁的義工女弟子跟著跪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為何要跪下?她們馬上辯解說,自己是要扶年長的出家眾。她們回嘴的速度非常快,想都沒想就回話。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出家弟子,昨日這兩位女弟子的行為是犯了何種過失?一位出家女弟子表示,當上師沒有指示就行動是不妥的,而當上師開示時還接話更是不敬。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詢問另一位出家弟子,她們是犯了《佛子行三十七頌》中的哪一頌?一位出家弟子表示在《佛子行三十七頌》中有提到,弟子應該要敬愛上師勝過於自己,而她們沒有做到。另一位出家弟子報告,和上師爭執就是破三昧耶戒。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不用說得這麼嚴重。她們與上師爭辯,就如在你們皈依時曾經提醒過的,有這種行為就得不到上師的加持。她們的動作極快,四位出家弟子才剛開口,話都還沒說完,立即就回嘴,想都沒有想就解釋自己沒有錯,如果她們覺得自己沒有錯,那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錯,她們若是有這種想法,也自然不必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了!

你們見到她們每個禮拜當義工,好像很發心、很恭敬,但一試馬上就現出原形,完全沒有改。她們連對上師都可以這樣,可想而知在職場上、生活上肯定也是認為自己都沒有錯、都是別人的錯,也表示她們非常保護自己、害怕自己受到傷害。由此可見,阿奇護法極為厲害,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告訴阿奇護法,因為弟子們不改,所以不開示佛法,四位出家眾弟子來懇切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這兩位女弟子馬上就出現問題,表示弟子們都沒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開示,教導大家每天晚上睡覺前要檢視自己當天的身、口、意,有任何過錯都要當下懺悔,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但是卻沒有一個弟子去做!如果連上師的話都忍不了,修什麼慈悲!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你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以種種方式來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會對上師回嘴。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拉其雪山閉關圓滿出關時,中午用餐時間,直貢澈贊法王劈頭就罵,指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過失,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上師的指責完全沒有辯解,而是很歡喜地接受並感恩上師的教導。其實,直貢澈贊法王責罵的事,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們所犯的過錯,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解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是自己沒有把弟子教好。你們也都看過密勒日巴尊者傳,都知道密勒日巴尊者是怎麼樣被上師修理的,你們竟然還會頂撞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弟子們,不是你們離開,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如果再有任何一個弟子不改,大家不願離開,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走的,而且今年就會做出決定。你們或許會說,是別人犯錯,為什麼只要有一個弟子沒改,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離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大家在同一個道場內學佛,都是同修,牽一髮而動全身,其中任何一個人做的事,都會影響到全體,本來就應該要互相提醒。你們看別人的事都是在聽故事,認為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就沒事了。

像剛才坐在持咒打瞌睡弟子旁邊的弟子,明明看到她在打瞌睡,卻沒有提醒她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大了,自己還要繼續修行,因為還有很多眾生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能為了現場一千多人而被綁著。如果今年還沒有改,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繼續教導也沒有意思,因為大家都沒有在學佛,也沒有改,先是人做錯事,接著文字也出錯。如果弟子們不聽從上師的教導、不落實去改,就表示善緣盡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去其他有善緣的地方度眾。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你們會犯這種錯誤,就如同佛在經典中提到的,在此五濁惡世中的眾生,會有「見濁」的毛病。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的見濁都太深了,難調難伏,並指示一名出家弟子解釋「見濁」的意思。這名出家弟子報告:「見濁」就是指用自己的經驗、想法、感覺去判斷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家學佛最大的問題往往就在於有很重的「見濁」,學佛還用自己的想法來學,這樣是學不到佛法的。

很多人是不管你們修行得如何,只是幫眾人修法,對於你們修得好不好,是不會去要求的,不會管你們參加完法會之後有沒有修行,如果遇到了什麼事情,頂多跟你們說可以點燈。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現場一位出家女弟子告訴大家是否如此。這位出家弟子激動地哭著報告:她出家十幾年,從未遇過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般的具德上師,這麼疼惜弟子、盡力教導、幫助眾生的上師,能夠遇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實在是莫大的福報,她不能想像如果沒有遇到上師,自己會怎麼樣,她真的很害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離開了,弟子們的生死便失去了依靠,繼續墮入輪迴的深淵,大家真的要好好珍惜,也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離開。

此時,弟子眾等紛紛長跪痛哭,悲切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憐憫眾生,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留下繼續教導大家。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大家真的要用心改才是,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只是小過錯而已,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留意細微的地方?事實上,大的問題出現時,往往是果報現前已經來不及了,而小過錯累積多了,終有一天會變成大過錯,到時候就來不及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專門從小地方看,從小地方就開始糾正大家的錯誤。修行是修改自己的行為,如果你們認為自己平常的行為沒有錯,就依照你平常的行為去做,就不用修行了。密勒日巴尊者曾經開示過:如果不能在此生好好學佛修行、解脫輪迴,將來有一世會墮入地獄。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知道,但是沒有深刻的體會,直到2007年閉關時,在關房中見到了六道眾生輪迴的苦,才知道真的是如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出家眾比你們好,他們等級比你們高,至少她們開始捨,而你們什麼都捨不掉。當然在家人也是可以修出來,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在家人修出來的,但是你們又不肯聽話,怎麼修呢?出家弟子們不用擔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教你們。

剛剛出來分享的人,都不是真的懺悔,以為講過了就沒事了,業就可以消了。你們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為了能夠減少未來學佛的障礙而來求懺悔。生病了要勇敢,所謂的勇敢,是要勇敢去面對自己曾造的業所產生的果報。佛經上有提到學佛人要勇敢,因為要面對生死需要有很大的勇氣。而你們出來懺悔都是希望不好的事不要發生,以為懺悔過就沒事了。很多在場做大禮拜的人,也是沒有真心懺悔,以為拜了就不會有不好的事發生,不敢不拜。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在道場做大禮拜的弟子,全部都坐下來不要拜了。並指出其中有一位弟子,旁邊的弟子已經拜了四、五下了,她一趴下去就不起來,只拜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體力這麼差,以後就不要再拜了。你們都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力是很好的,看得很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以後此弟子不需要在道場做大禮拜,因為道場不是讓人趴在地上休息的地方。

昨天有一位皈依很久的弟子到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説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著一個紅包,一跪下就説希望可以幫長輩求頗瓦法,還講了一長串的請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已經講過很多次了,供養就是單純供養,不要跟上師談條件,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為了錢弘揚佛法。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那位剛往生的出家弟子修頗瓦法超度,她也沒有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或許昨日來供養的弟子,他的長輩真的不舒服,但是不應該有交換條件的心態。你們也看過有人供養一間房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退還了,有人供養2,000萬現金,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收。弟子們不斷犯錯,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繼續教導大家佛法?

頗瓦法是極為殊勝的,在西藏,如果家裡有人即將往生,他們會到佛寺,以最好的供養恭請一位仁波切到家中,還特地為仁波切搭建一間房子居住,每天為病者供養仁波切,幫助病者累積福報。等到仁波切幫助亡者修完頗瓦法超度後,再以最好的財物供養,並恭送仁波切回佛寺。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已經不用你們這麼麻煩地恭請來恭請去了,你們還以交換條件的心來供養,實在不應該。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幫亡者修頗瓦法超度到好的地方,也讓亡者臨終沒有痛苦,等於是幫你們省了很多金錢、時間和體力,因為家裡有人生病,其實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但是你們卻沒有這樣想過。

昨天有一位信眾也是為了母親生病的事來祈求,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的母親,讓他還可以帶母親出去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要帶母親出去玩,為什麼不在母親身體還健康的時候帶她去?還不是因為自己怕照顧病人麻煩。

《寶積經》裡面提到很多釋迦牟尼佛呵責弟子的故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一位出家弟子解釋,什麼叫作「呵責」?這個出家弟子回答説:「呵責」就是上師對弟子的行為所犯下的過錯,是以慈悲的心希望弟子能真心改過,而給予最直接的、嚴厲的指正,也就是直心就是道場。

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語重心長地開示:你們也不用這麼難過了,大家真的要用心改才是,只要有一個人沒有改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再對弟子開示佛法。並指示大眾坐下開始修護法。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4 月 3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