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4月8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皈依法會,接受43位信眾皈依。

法會開始前,一位出家女弟子向大家報告她參加一位前陣子往生的出家女弟子告別式的感想。

這位出家女弟子表示,大家都知道昨天(4月7日)是前陣子往生的出家師兄舉行告別式與海葬的日子,當她一早到達告別式會場時,真的很感動,也很震撼,因為會場肅穆、寧靜又不失華貴。讓她想起四年前,曾照顧一位稍有名氣的住持法師。那位法師罹患胰臟癌,最後的三個月很不好照顧,因為下肢水腫,有腹水,吃不下,睡不著。這位住持法師平時宣說《華嚴經》,收了很多弟子,但是臨終時,依舊心亂如麻、神智顛倒,心裡沒有依靠。因此照顧法師時必須像推小孩子一樣推著她的輪椅,在佛殿裡不停地來回走著。這位法師常常告訴她說自己很害怕,她只好不斷地告訴法師:「佛菩薩就在您的面前,趕快念佛。」就這樣一整天,到晚上時,法師更害怕上床,大家不斷安慰、鼓勵法師上床休息,結果上床之後就進入彌留,一直到隔天的中午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當她看到這位法師的大體時,由衷地感到害怕,這不是她第一次接觸大體,也從未如此害怕過,何況這是自己日日服侍的人。她不知道為什麼,亡者的樣子讓她害怕到不想靠近,她躲得遠遠的,就連入殮都不敢接近,遠遠地看到亡者的腹水從口裡溢出來,整個地上都是,裹屍布和衛生紙都擦不完。最後,這位住持法師的告別式是中部各大寺院花很多錢布置的靈堂,但也沒有一絲寧靜、肅穆,更不用說華貴。

所以,當看到師兄的告別式,遠非那位住持能比時,她心想如果不是依止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家的身心都不可能如此安住,她很慶幸自己能夠依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一直聽到大家分享有關師兄往生後大體水腫消了,腹水不見了,心裡真的很期待能夠見到師兄的大體。昨天瞻仰遺容時,她迫不及待地跟在家屬後面進去,看到大體時,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覺,真想停下腳步和她說說話。師兄已經往生兩個禮拜了,可是面容卻是如此安詳,她真的好想停下來多看她一眼。

在還沒有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常幫人助唸,但是沒有一位能夠走得如此平靜、祥和,因為有誰不害怕死亡?不貪著世間?臨命終時的種種情緒,不是她唸幾句阿彌陀佛就能穩定的。師兄往生的寧靜安詳,讓她感受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與殊勝。

當她看著師兄的告別式會場時,眼眶中一直含著淚水。這輩子最大的福報就是依止了如此慈悲的具德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要抓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點點衣角,才不會浪費了這個大福報,也才不會迷迷糊糊的繼續造業。

接著,第二位弟子上臺分享參加告別式和海葬時的情形。告別式前,因為他是外場工作人員,感受到外面的天氣是陰冷的。但告別式開始時,只有師兄那個廳堂的上方出現了藍天,陽光灑了下來,隨著告別式的結束,天空恢復成原先的陰冷。真是讚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功德與大成就。

海葬時,依據船家的說法,當天氣候不佳,風浪較大。船剛駛向大海時,天空一片陰霾,層層烏雲將整個天空罩住;(如圖一)

▲ 圖一

當船行駛到海上,快停下來時,雲層仍厚,但天空變亮了。就在將師兄的骨灰灑向大海時,一束陽光透出雲層,照在海面上。他順著光線抬頭仰望天空,看到雲破天開,陽光從洞中照射下來。(如圖二)

▲ 圖二

接著周圍的雲瞬間變成天藍色。(如圖三)

▲ 圖三

雲層邊緣又逐漸泛紅。(如圖四)

▲ 圖四

雲層的瞬息萬變,讓參加海葬的師兄們都非常震撼也非常讚嘆,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所出現的瑞相。

接著,第三位師兄分享這次出家師兄往生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全心全意的照顧弟子、利益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出家師兄往生後立刻替她修頗瓦法,之後馬上交代如何辦理後事,要弟子們選殯儀館中最大的廳舉辦告別式,還交代要請人照顧亡者的高齡母親,所有費用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付,將別人的母親當作自己的母親照顧,將別人的孩子當作是自己的孩子照顧,不但幫了弟子,連弟子的家人都幫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馬上拿20萬元交代弟子給葬儀社辦理後事,所有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安排好了。上星期六亡者的家人來感恩並求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家人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照顧弟子的。這次這位往生弟子的事,對她的家人來說是件好事,讓他們看見佛法的殊勝,相信佛,開始學佛,並開示學佛不是拿來談條件或是賺錢的。

從昨天的告別式中,大家可以看到師兄的家人來了二十幾位,本來師兄的二嫂通知只有幾位家人來參加,後來連家中本來和師兄生肖相沖不來參加的兩位晚輩,也都來了。因為師兄之前的住持告訴他們,只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安排的就一定是對大家最好的,要這兩位晚輩放心的參加。昨天有許多位出家師父參加告別式,親友和來賓就有一百多人,加上寶吉祥佛法中心有四百多人參加,若是沒有這麼大的廳堂,如何容納得下?這一切都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細心安排。

師兄的家屬從一開始不知如何辦理後事,一直到昨天隆重又莊嚴的告別式,一切種種都讓師兄的家人感到安心,不但沒有惶恐,反而感到非常歡喜,連師兄以前的住持師父都說,告別式很殊勝,所有人都很讚嘆!昨天在瞻仰遺容時,看到師兄如此安詳的樣子,大家都說師兄好有福報,能有一位這樣慈悲具德的上師照顧與幫助,師兄離開基隆到台北,真是太值得了!師兄的家人並歡喜報名參加6月的「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祖師 吉天頌恭795年紀念大法會」及8月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

當天火化後,火化場的工作人員說因為亡者骨質疏鬆所以火化後的屍骨會很粉碎,果不其然,真的是很粉碎,但呈現粉紅色及五彩的顏色,其中卻有一頭蓋骨完整並清楚看見有一圓洞,這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的殊勝瑞相。

這位弟子說,雖然大家沒有足夠的福報,生在佛住世的時代,但真的很有福報能依止一位與佛菩薩一樣,具大慈悲心、大能力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是大家最後的機會,一定要好好珍惜這樣殊勝難得的學佛因緣。

最後由一位年長的女弟子謙虛的表示,她從來沒有拿過麥克風在公開場合分享,她真的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讓她有勇氣能與大家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先生的經過。

今年(2012年)1月18日,台北某大學附設醫院的居家護理師和醫師到她家做每月一次的探訪。她先生臥病在床已經三年多。這次醫生說她先生喘得太厲害需要即刻送醫治療,她本來有點猶豫,心想快過年了,醫生卻3次催促她叫救護車,而且等救護車來了,醫生才離去,這是她先生三年多來第十次急診住院。做了檢查之後,白血球高達三萬多,培養痰中細菌後,就施打抗生素。肺部好轉,可是依然太喘,再檢查心臟,發現是心臟瓣膜已老化,開合都沒力了。

2月11日星期六的晚課,她向阿奇護法祈求,如果她先生的壽限已到,就幫助她先生沒痛苦的回去吧!只靠著那部強力的氧氣機幫助呼吸,實在太痛苦,她真的於心不忍。

2月12日星期天,她到醫院陪伴她的先生,依照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關於人死亡前身體的一些變化,再加上機器儀表上的血壓、心跳、血中含氧等等的數值,她交代好外籍看護工,要幫她的先生做哪些事,就去道場參加法會並關了手機。法會結束後,她看到媳婦的簡訊說,爸爸下午2點19分往生,家人已在唸六字大明咒,要她放心。

她立刻告訴組長師兄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她們一起跪在電梯間等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休息室出來。她向上師說:「我丈夫剛剛往生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一定是她表達口齒不清,所以上師問:「什麼?」組長師兄立刻幫她回答:「她說她先生剛剛往生了。」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等施身法吧!」她感恩上師慈悲,在亡者與生者最無助的時刻,答應幫助他們。

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允許後,她趕到醫院和家人一起唸六字大明咒。8小時後,看護工告訴她說:「一切都按照妳的指示做了,臨終前將甘露丸放入爺爺的口中,3名護士幫忙換衣服、換床等等,慌亂約十多分鐘一切就緒,兒子、媳婦都在旁送終。換到另一個床後就沒再動他,他走得很安詳,沒有出現吐大氣或掙扎的情況,就像平常一樣,靜靜的睡著了。唯一的遺憾是嘴沒有完全閉起來。爺爺平常身體是硬硬的,臨終前卻變得好柔軟,而且前一天還是清醒的。」聽完之後,她掀開蓋在她先生身上的被單,奇蹟出現了,她先生的嘴閉合得很好,不鬆不緊很自在,他們都會心的笑了。當工作人員抬起大體要放進冰櫃時,她先生的身體依然柔軟。當上師指示:「等施身法吧!」當下亡者就已經得到加持了。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上師的大威力、大功德真是不可思議。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幫她的先生修施身法超度時,她笨笨的只想到道場每月的施身法法會都是在月底,於是他們就將出殯日期延到3月。肯定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受到亡者處於不知何去何從的恐懼中,所以突然將施身法法會提前到2月19日,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相助,讓亡者與生者對於上師的恩德沒齒難忘,讓他們的心由慌亂轉為平靜。

她與她的兒子、媳婦每天都為亡者唸六字大明咒與阿彌陀佛,當上師在2月19日修完施身法以後,她的兒子、媳婦都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好棒、好厲害,真是不可思議,現在唸咒時感覺不一樣了,感覺到心境好平靜,沒有哀傷、痛苦,卻有一絲的喜悅感。準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爸爸度到淨土了。」上師的大威力、大功德一一呈現,她與她的家人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超度,她先生火化後的頭蓋骨有一個明顯的圓洞,骨灰是白白的帶著淡淡的粉紅,其中有兩小片是很漂亮的翠綠色。能使一個在冰櫃中躺了好幾天的軀體,得到如此不可思議的結果,唯有敬愛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做到,如此大能力,已是世間難求。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幫助,讓一位只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次的人能如此幸運、如此有福報得到施身法的幫助,往生淨土,不再受輪迴之苦。

她先生於3月14日出殯,當日陰雨不停,天氣既冷又濕,她很感謝2位出家師兄以及數十位師兄前往告別式弔祭。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來對弟子的教誨,讓大家的心團結在一起,驗證了師兄弟比親兄弟還親的道理。她非常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大家有這麼多的師兄弟互相友愛,在她生病或平日得到諸多細心的照顧。

她最感恩又感謝的是稀有難得、慈悲為懷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多年來她得到無數的加持,這些珍貴的加持,使她這個切除了四分之三個胃的人,看起來像是個健康的人一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皈依法會,接受43位信眾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要舉辦皈依,皈依是學佛很重要的緣起,是學佛的開始,表示決定止惡行善,沒有皈依,就算你們守了戒,也無法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兩個月在法會中都沒有開示佛法,因為教導大家這麼多,但是大家都沒有改,所以也不需要再講。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開口,是因為有四十幾個人求皈依,所以才開口講話。為什麼要辦皈依?因為要滿你們的願,很多人報名皈依很久了,免得你們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分別心。

你們很多人都曾經皈依過,皈依有很多種,一般的皈依是隨緣皈依,此外也有修菩薩道的皈依與金剛乘灌頂時的皈依。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佛法,是要幫助眾生解脫六道輪迴之苦,有的人皈依的上師,並沒有教導你解脫生死的法門,這種皈依是一種結緣皈依。今天要舉行的是顯教的皈依,這與菩薩道和金剛乘的皈依要守的戒律是不同的。

你們所接受過的皈依大多是隨緣皈依,不要認為你有皈依了,就是在學佛修行。很多人都以為自己皈依了,就有保佑,就不好好學佛修行,沒有依照上師和佛菩薩的教導修改自己的行為,這樣皈依也沒用。有的人以為自己在家唸就可以,現在打開電視就可以聽到很多人弘法,有人還說客廳大道場。在家自修不是修不出來,如果一個人不靠上師的教導而能夠得成就的,幾乎是不可能。藏傳佛教之所以非常重視上師,就是因為學佛人一定需要上師的監督,才可能在修行上有任何成就。修行就是要皈依一位如法具德的上師,照著上師與佛陀的教導,學習解脫生死的法門,修改你的語言、行為和思想。

學佛是要用薰陶的,不要以為學個一、兩年就都知道了,釋迦牟尼佛講法49年,你們從小到大讀書也至少要花20年,憑什麼學一下子就認為自己懂了?佛法是需要慢慢地依次第來教導你,但這不是說可以慢慢去做,而是你們接受了上師與佛菩薩的教導之後,就應該要實實在在去做,逐漸就能夠依次第學習佛法而有進步。你們如果能夠由衷感到佛法的珍貴,深信因果,依從上師的教導而修,修改一切會讓你們輪迴的行為,出世法修得好,入世法一定也會逐漸沒有問題。

皈依不是開玩笑的事,你們若要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沒有打算修行,今天就不要出來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弟子多,現在已經有超過1,100名的皈依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目前會維持這樣的弟子數量,還會讓不如法修行的弟子離開。如果對上師有懷疑的、沒有信心的,就不要皈依,現在就可以起身離開。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不需要再對你們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你們所認為的凡夫俗子。你們如果沒有信心就離開。為什麼不用再解釋?這就好比要大學教授對小學生解釋,有可能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不應該說自己有大能力,並不是要誇耀自己,也不是貢高我慢,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了,所以可以這樣說。這是要告訴你們,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能夠修法將亡者頭頂打一個洞,做到如此殊勝的超度,你們如果做不到,就沒有資格評論。

前陣子還有出家信眾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提到淨土十六觀是密法。但在佛經中並沒說。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問這個問題就是對上師有懷疑,也不必留下來。不要認為已出家學佛,就驕傲的以為自己懂了,還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辯論有沒有密法!如果能夠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亡者修頗瓦法成功出現許多瑞相的話,你才有資格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辯論。相信的話,你就皈依,不相信就不要皈依。已經皈依的也是如此,不相信的人你現在可以離開了。如果覺得密宗是假的,應該問自己是否能夠做到超度亡者,以及是否有能力修法,讓亡者大體產生種種瑞相,也可以請認識的弘法人試試是否能夠做到,如果做不到就沒有資格批評。

法會前分享的出家弟子,提到她之前服侍過一位講《華嚴經》的住持,這位住持雖然專門講《華嚴經》,但是她沒有做到裡面的內容。很多人認為講《華嚴經》就是講密法,還擺華嚴壇城。密法並不能公開宣說的,如果公開說密法,那麼說的人和聽的人都會有問題。

「皈」是指由黑反白,也就是要停止黑業也就是惡業,所謂黑業就是指一切會讓你輪迴的事。而白業也就是善業,就是一切能夠讓自己解脫生死輪迴的事。你們這幾十年來都是放縱自己的心,你們永遠都認為自己沒有錯,永遠都認為自己每一個想法都是對的、自己的決定都是對的。當你有任何的言語、行為、思想是利益自己的,就是惡業,也就是開始輪迴。業不一定是不好的事,業也有分善業與惡業,只要是能夠讓你輪迴的都是業。因為你們每一個起心動念,都會讓你們墮入輪迴,所以你們不要再說自己沒有做錯事。

皈依的儀軌很簡單,但是意義很深遠。外面一般不會將皈依的意義講這麼多,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皈依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特別開示皈依的意義。當你決定皈依時,就是決定要止惡行善。就像是你要上學時,要去註冊一樣。接著,就應該要聽老師的話好好學才是。你們皈依後,也應該好好學習佛法,以上師與佛菩薩所教導的佛法來修改自己一切會輪迴的行為,言語及思想,讓你有機會回復清淨本性。

當你皈依之後,不要來問家裡的神主牌怎麼辦?以前供奉的媽祖的神像怎麼辦?這個你們自己去想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是修道教的,但是家裡也沒有擺神主牌。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隨著先父修道,皈依佛門之後也都完全不用道教的儀軌。當你皈依之後,你身上的光就會不一樣。當你皈依了,還去頂禮那些鬼神,鬼神他們自己都無法解脫生死,怎麼幫你?當鬼是很苦的,你去求他們,他們也不能幫你,因為你與他們不同類。而因為你去頂禮鬼神,護法因為你破了皈依戒就會離開你,也幫不了你,你就吊在半空中,兩邊都不是,最後可能就墮入深淵了。

皈依之後就不應該貪方便而求助於外道。外道不是指道教、基督教、天主教或回教,在這裡所說的「外道」,並沒有貶低的意思。外道是指不能教你解脫生死的,很多的宗教都有教人行善,但沒有教人解脫生死。有些人雖然號稱是佛教,但是卻沒有教信眾解脫生死,也算是外道,這就是佛曾說過的「附佛外道」。釋迦牟尼佛弘法49年,所講的就是教導眾生解脫生死的法門,假如當年釋迦牟尼佛不堅持這個宗旨的話,以釋尊的大福報和大能力,印度怎麼可能還會有外道存在。

已經皈依了就不要去求助外道,你們有些人,小孩哭鬧,看附近有神壇就先送去收驚,再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出了車禍,先去隔壁問問看,再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很多人以前都做過這種事。還有些人會去宮廟請一些令旗、符咒回來放在家中,這些令旗或是符咒,都是宮廟裡的鬼王把他的小鬼綁在你的家裡替你辦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得到,真的是很可憐。這些外面的鬼跟家鬼,家鬼就是還留在家裡未超度的祖先,碰到一起就會打架。以前有做過這種事情的人回想一下,是不是那段期間家裡不太安寧?

三寶是佛、法、僧,見到佛經、佛塔要恭敬,僧並不是指出家眾,如果釋迦牟尼佛講的只有出家眾,一開始就會講比丘、比丘尼,不需要等到後人來發明如何解釋。僧是學習佛法得成就而能以佛法利益眾生,教導眾生佛法而使其得以解脫生死的修行人,並不是特定指在家或出家人。僧團則指的是在同一個上師的座下學習佛法而修行解脫生死法門的一群人。

如果皈依後,沒有好好學佛繼續放縱自己的心,不依照上師教導的去學習、修行,這都算是破了皈依戒。

寶吉祥道場的產權不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名下,雖然當初買道場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可將道場登記在自己名下,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從來沒有向道場支用過一分錢。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道場有太多錢。前陣子有一位弟子連續幾個月護持道場50萬元,她說是匯錯帳號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道場將錢退還給她,並且要她以後不需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護持道場。

皈依後,拜過鬼神的食物不要吃。不要跑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家裡拜拜該怎麼辦?也不需要來問為什麼家裡拜過的食物不能吃?佛經說過的,都是有道理的,不用問為什麼,不信就不要皈依。你們從小到大,平常你們不想吃什麼,都找得出理由,要不吃拜過鬼神的食物也會有辦法,不要再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辦,不管新皈依還是已經皈依的都一樣。平常你們很會找理由,怎麼遇到這種事情,就突然不能好好自己想想要怎麼處理了?

原本前兩週,仁欽多吉仁波切準備要在法會中開示佛法,但是有位壇城組的弟子在將法會相關名單拿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時,特別指出一位不能參加法會的弟子,意思就是說,是不是弄錯了,沒有聽到這個人被罵啊!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就是懷疑上師,不恭敬上師。這個弟子是不是以為那位被罰的弟子修得很好了,不會犯錯?這個壇城組的弟子難道是仁波切?你們都認為自己沒有錯,都是別人的錯,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幾個月不開示,你們還不檢討自己,只是想自己的問題沒有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抓到。這名壇城組弟子會有這種反應,就是對上師不恭敬、不尊重。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這位弟子年紀大了,但他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輕,何況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5歲了,在新聞界會被稱為「老翁」,他也應該心存恭敬!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開始會個別勸退,不要用趕的。當仁波切真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一天到晚被威脅。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幾個月都不開示佛法,為什麼?因為你們都不修,講不下去了,連不開示佛法了你們都還會出錯,沒有緣了,上師想要傳法也沒辦法傳。還有些弟子開始在底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佛法,不慈悲。不管你們有沒有去做,只要你們有聽到佛法,就有福報。如果一直聽,福報一直增加,卻不能止惡的話,行惡的力量就會變大。就像是歷史上的德國元首希特勒,一聲令下,一殺就是千萬人。不要以為希特勒修得不好,他前世修得很好,這一世才可能有這麼多人願意聽他的話去殺人。若是讓你們一直聽佛法,累積了福報又不肯改,豈不是讓你行惡的力量更大,為了讓你們不再行惡,不講佛法讓你們有機會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錯在哪裡。

皈依後的好處是能成為佛教徒。佛教徒不是佛教的門徒,而是指成為佛陀教授的弟子,並不是有皈依就是佛弟子,要做到佛弟子,《佛子行三十七頌》裡面的每一頌都要做到。做不到《佛子行三十七頌》裡面的每一頌,沒有資格說自己是佛弟子,就只能說是佛的信徒。

皈依後能成為一切戒律的依靠。不能守戒,就不能定,不能定就不能開智慧。你們參加法會、布施、禮佛等都是在修福報,只是人天福報,修到上師供養法則是修智慧,累積這些福報最重要的是在往生時用,讓你能夠毫無障礙地接受到佛菩薩與上師的幫助。

當你能守一戒時,就能得到戒神的保護,當你破戒,戒神馬上就離開你,只要你一個念頭不對,認為上師誤會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戒神馬上就離開,速度比光速還快。皈依能成為戒律的依靠,意思是說會有戒體,戒體是會對守戒的人形成一個保護體。皈依以後守戒,才能起功德,否則只會修出人天福報。有些宗教也是教人吃素,但是他並沒有上師傳戒體,所以雖然吃素,但是不能起功德。吃素是停止與眾生結惡緣,進而得以培養慈悲心,學習佛法,修行解脫生死。

善和惡是兩條平行線,不是說你做了惡,然後可以用善來抵消。除非你停止行惡,然後行很大的善,當你善的力量大到讓自己惡的力量微不足道了,這時就算惡果顯現也不會影響到你,才能轉動業。例如你行了1件惡業,但是你行了1,000件善業,這個惡業的力量才能對你不會產生影響,這就是所謂的消業。《地藏經》中提到:「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

皈依之後一切非人不能傷害,一切罪業減輕甚至消盡,心中增長廣大福德資糧,且死後不墮惡趣。當你往生時,只要能夠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名字,你自己皈依的法號,就算到地獄的門口,也不會進去。皈依的法號是在你皈依之後,你要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法號。但是你們也不要以為現在就可以行惡,這樣到地獄門口再記得也沒用,仁欽多吉仁波切這裡開示的是說,若你皈依後依教奉行,但你往生時,仍因累世惡業的牽引,而到了地獄,這樣記起上師才有用。

兩週前往生的領眾出家弟子,為什麼在往生前的事情都很順利?因為她聽話。事實上,年初一的法會時,她身為領眾,卻說她的腳跪不下去,所以請別人代替她代表眾生請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說什麼。但是後來她身體不舒服,週六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就跪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年初一要她代表眾生請法,她說跪不下去,這次為了自己的身體,她就跪得下去。她跪得下去,因為知道自己苦,而她年初一請法時跪不下去,是因為不知眾生有多麼痛苦。她這個決定,以前所學的佛法都沒有了。

事實上,這位往生弟子的壽應該不只這麼短,但是因為她年初一請別的出家弟子代她請法,才讓她的壽這麼快就結束了。她生病後期,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每痛一次,就當作是還眾生的,因為她以前曾經收過別人的供養,但是沒有教人如何解脫生死。她聽了馬上就知道懺悔。也還好她有出家、很孝順母親,又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才累積福報,能夠沒有痛苦的往生。當初為什麼會要她代表眾生請法?當然緣起於另一個出家弟子,但是上師要她代表眾生請法,也是有原因的。

皈依之後,你們心中便能生起殊勝之道。你們在尚未皈依前,雖然參加法會時感覺很殊勝,但是只要一離開法會,就依然故我,法會對你的影響就中斷了,你的心續無法維持。如果是皈依弟子,就能夠維持參加法會的殊勝心續。就算是做了惡業,只要有皈依,在臨終前都能想起皈依的過程,而能不墮入惡道。但這不代表皈依後還能胡作非為,等到臨終時再懺悔,如果皈依之後還不止惡行善的,就算皈依了也是會破皈依戒,上師不會罰你,只是你就會隨你的業力去度日了。

此外,皈依之後便能不斷學習直至證得無上菩提、利益有情。皈依後有種種好處,但是某些事情不能去做。

現在你們做的事好與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會講。上師的事情要盡全力去完成,要動腦筋去想,不是以為什麼事都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靠山。現在,仁欽多吉仁波切事情已經交代下去了,你們就盡全力去做。你們又不是幼稚園或是小學生,不要遇到任何問題都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你們的家庭醫師,每個月也要付一大筆錢。你們每個月有供養這麼多錢嗎?

學佛人在剛皈依時,往往心態很單純、很清新,狀況都是很好的,但是學了一、兩年後,就開始以為自己學到了,過好日子還以為是自己修來的,甚至還去教別人佛法。皈依之後,要不要學佛,就看你們自己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轉你們的業,但是可以幫你們將業力暫時擋住。這十多年來,你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佛菩薩的庇蔭之下,都在過好日子,都忘了眾生的苦。所以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罵你們了,你們自己不肯改,你原本的業力就開始轉動。等哪天你受苦了,才知道要回來學佛、要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可以幫助你往生淨土,這是可以做到的。有一位得了腦瘤的弟子,原本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讓他的病醫好了。但是,他聽信別人的話,批評上師,就是惡口,所以,業力又再找上門來。為什麼他長得這麼醜,臉上一大塊的腫瘤?因為心惡,臉就難看。對上師懷疑,連上師都敢懷疑的心是最醜惡。雖然臉上這麼一大塊腫瘤,但是都不會痛,連醫生都覺得很不可思議,這麼大的腫塊掛在臉上怎麼可能不痛呢?但他真的是不痛。就算那不是癌細胞,臉上長一大塊腫瘤,任誰都會覺得不舒服。為什麼他不痛?因為他後來懺悔了,所以上師的加持力可以幫助他,但是業力不會消失,所以腫瘤還是會長出來。

學佛不是可恥的行為,也不是跟人不一樣的行為,更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學佛是一件很好的事,為什麼你們偏偏都不敢告訴別人你在學佛呢?最近有位知名的籃球選手,每次投進球,都會說感謝上帝。你們呢?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菩薩救了你的命,卻還不敢跟別人說感謝佛?為什麼你們學佛要偷偷摸摸的?天主教、回教、基督教都會不斷地告訴別人他們的主,你們卻不敢說。怕說了先生罵、老婆罵、婆婆罵。

有一位弟子,多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叫她不要去美國,她不聽。心裡還想上師不了解我、誤會我,我的家庭比較重要,結果得了癌症回來。還有一位弟子生病後從馬來西亞回來,昨日前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就說,她當年要去的時候,都已經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過了。她說這話的意思,其實心底深處就是認為,當初她要出國已經有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沒有保護她,還讓她出事。她的想法竟是如此恐怖!

其實馬來西亞這個弟子當年都已經安排好了,她說她的先生在那裡工作,他們要過去一家人團聚。你們想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說不好嗎?如果説不好,説不定她的先生反過來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讓他們家團聚。結果她在國外生活3年,現在流血流到快死了,才回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說不能回來的,現在生病,丈夫反而就可以讓她回來了。你們都是這樣,就像《心經》所講的「顛倒夢想」。仁波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工作,要面對威脅、恐嚇、勒索。本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想要開口講佛法的,看到這樣實在講不下去。

對上師所說的話產生懷疑也是對上師生氣,有些人不敢對上師生氣,卻會說對上師身邊的弟子生氣。指責某人做不好什麼事情。有這種講法不應該,你要離開道場就安靜的離開。

你們都是有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上師;沒有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是上師。有一個弟子前些天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的女兒發炎,還說擦中藥膏之後沒有好。中藥膏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做的,你們也都聽過許多人得到中藥膏的幫助而解決了很多的問題。如果懷疑,就不要用。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出現,周圍就會有很多護法神,當你們進來這個道場時,護法神看到你,認為你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起的,多少也會給你們幫助跟保護,讓你們沾到光。但當你們做了這些事情,上師就連讓你進來都不能進來,因為你犯了這些過患,還讓你被保護,就沒有機會改正;讓你去面對你真正的業力,你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才會知道改過,上師才有機會幫助你,讓你有機會再回到正途。

你們不能說退轉,不能亂用佛法名詞,退轉是說修菩薩道的行者對利益眾生的心退轉了,你們只能說懈怠、懶。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傳的法你們不修,這裡的法並不是指持咒、唸經而已,而是指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所有的法門都是佛法,是要看你們在生活中,是不是專注在解脫生死的事情上。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不能綺語,不能綺語就是不能講對眾生沒有幫助的話,這個戒你們常常在破。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任何話都是為了利益眾生。你們都有錯誤的觀念,認為要打開法本唸一唸,才是傳法,並不是如此。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開示過,凡是能夠利益眾生的法都是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的任何法門都是幫助眾生解脫生死的,你們要去做。你們都有二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才是上師,講的才是佛法;下了法座就不是上師了,所說的也都不是佛法。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那位往生不久的領眾弟子修頗瓦法時,並不是在法座上。此外,你們不要和一些朋友相約講佛法的事,佛法不是讓你聊天用的。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五戒: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邪淫。四、不妄語,包括不惡口、不打誑語、不綺語、不兩舌。五、不飲酒,包括不抽菸,不使用任何麻醉品。不綺語是指不講一些與解脫生死無關的話,這你們每天都在犯,自己破了戒,還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43位信眾舉辦皈依的儀軌,並開示皈依證的意義。大家是皈依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本上師是第三十七任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噶舉派有八百多年的歷史,祖師 吉天頌恭到現在已經有830年的歷史了。在皈依證上面有祖師 吉天頌恭的法照、第三十七任 直貢澈贊法王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皈依證很重要,不可以弄丟,是要跟著你們一輩子,弄丟了就沒有了,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印了很多皈依證,但是你弄丟了,就代表你不想學佛法了。不像外面坊間,弄丟了會再給你一張。你們就不會丟錢。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口傳皈依證上面的皈依文,並開示皈依弟子每天至少要唸3至7遍。

接著進行皈依剪髮的儀軌,剪髮代表出家,這裡的出家並不是現出家相,而是指出離三界輪迴的家,也代表你們未來會有一世能有因緣可以出家。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帶領大眾持誦金剛薩埵心咒,接受43位信眾皈依。大家皆法喜充滿,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4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