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4月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公開發露懺悔的機會,及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幾年來對他們家族的幫助。這位弟子在2002年還是信眾時,就開始代替母親參加施身法,直到2010年1月30日,才累積足夠的福報因緣,得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她要和大家分享,從她當信眾至今的這10年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默默在幫助她及家人的過程,以及上個月在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中,有小孩附在她身上哭泣,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過程。

2002年因她住在高雄的母親,失智不肯就醫,隨地大小便、常年不洗澡,造成家人照顧的困難,她經一位師兄引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要不斷地代替母親參加施身法,因此她從在舊道場三百多人的施身法法會,參加至今超過千人的施身法法會,已有10年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次又一次的幫助下,超度被他們家族所傷害的眾生,及累世冤親債主,早已有深刻的感受,參加完施身法有一種特別輕鬆的感覺,悲傷、煩惱都沒了,很平靜、很舒服。因此即使現在參加法會的人多得快坐不下,相信不管活著的,或死去的眾生,都殷切期盼著施身法法會的到來。

她感恩2月19日(2012年)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以慈悲威德力超度被她傷害的眾生。2月19日,她和許多受苦眾生都在期待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法救度。當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升法座,就對著等待被超度的名單吹氣加持,直接修法,不像往常會給大家一些開示,感覺氣氛有些凝重。長久以來參加施身法法會的經驗中,初期每次一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時,發出一個很大聲音,她都會嚇一跳,心臟好像要跳出來!也曾聽過法會現場有牛叫、狗叫等諸多奇奇怪怪的聲音,一開始她都會害怕,直到親眼看到有師兄在法會過程中往生,死亡的時間這麼剛好,並當場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無比的頗瓦法超度到淨土,亡者安詳的離去,都不需經歷死亡的痛苦與恐懼,真是令人讚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慈悲威德力!在看過及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數不清救度眾生的修法及佛法開示,她很清楚也很安心,不論眾生有任何疑難雜症,只要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都一定會得到救度。

所以即使當天氣氛有些不一樣,她心裡仍很平靜的參加法會,並依序觀想她想要幫助的眷屬,同時也招攬了一大堆有緣眾生等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一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領著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時,大家的毛病又犯了,沒有留意上師,自己唸自己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大家:「你們是上師還是我是上師!」並叫大家都不要唸了!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呵責,不論死的、活的、散亂的、不專注的,每個人魂都被勾召回來,百分之百專注期盼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超度。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悲憫眾生,用心良苦的方法,不經呵責,大家散亂的心不會專注,那麼跟我們一起來的冤親債主,就無法得到佛法的幫助,到好的地方去!

這時候,她聽到其他師兄在哭,而她當下只是很平靜、很乖的坐著,並專注著上師,萬萬沒想到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就在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六字大明咒的聲音一出來,一股傷心難過的感覺湧上心頭,伴隨著止不住的淚水,不斷啜泣,由小而大,她拚命的咬緊嘴脣不敢哭出來,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音頻振動下,接下來的情況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她感受到從胸口有一股被積壓的委曲,很苦、很苦,求助無門的力量隨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持咒聲要傾洩而出,從自己的口中發出嘶吼哀號、淒厲的怒吼與尖叫,並放聲大哭,師兄們趕緊讓她躺下。接著,有個小孩大叫:「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走!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走!我很生氣!我很生氣!」一股無形的力量反覆將這位弟子的背部拱起,重摔在地板上,又以跺腳表達他的忿怒情緒。又很傷心的大聲哭喊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在生氣悲傷中,可感受他十分擔心跟不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腳步,就一直緊緊追隨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持咒聲音。

這位弟子的意識一直都很清醒,這時候她開口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懺悔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我錯了!我錯了!我要學佛!我不要再輪迴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在虛空中受苦的六道眾生。」小孩再一次摔她的背及跥腳,表達忿怒情緒,然後才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持咒聲中,逐漸安靜下來,又回到之前的寧靜。

她很清楚知道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悲憫救度與她有緣的眷屬,立刻披頭散髮起身跪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法會一結束,師兄馬上來關心詢問,是否家中有碰到任何需要幫助的事?她很感謝師兄們的關心。在回家的途中也接到另一位同事師兄的關切電話,她告知好像有小孩在生氣,但也不知道這小孩在氣什麼,她還半開玩笑的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更生氣,這小孩還不肯走!在講這句話的當下,她覺得自己真的很無知,還不知自己錯在哪裡。這位同事師兄問,為什麼會有小孩?她告知她母親在晚年曾說,他們原應有10個兄弟姊妹,但有6個被拿掉了,她母親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而她的大哥、二哥、姊姊也都拿過小孩,所以她參加法會都會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

第二天醒來,她想背部及腳應該會很痛,結果很神奇地,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因過度嘶吼沒有聲音,更神奇的是胸口很順暢,一點都不悶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業是在中脈,如果堵住了,走的時候氣會往下走,就到三惡道。這位弟子很開心,一進辦公室就跟同事師兄分享,一整天心情都很快樂。但快樂真的是短暫的,當晚在就寢前,突然閃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賣墮胎藥的人會下地獄。以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時,會想自己沒賣過、也沒墮過胎,跟自己沒什麼關係。接著另一幕情景浮上心頭,多年前她二哥失業時曾跟她借過錢,她逼問要做什麼用途,二哥迫不得已,才說是二嫂意外懷孕要做手術用的。當時她覺得他們問題已夠多了不能再有麻煩,於是隔天就將錢匯給他們。想到此,她呆坐在床邊,覺得自己好像殺人了,她拿了一把刀給她的二哥、二嫂,殺了與她有血緣的人。她邊流著淚,邊想著自己怎會如此惡毒,如果連親人都敢殺,還從不知要為此懺悔,那偷盜、邪淫、惡口、兩舌、打誑語、偷雞摸狗、殺人放火,還有什麼壞事沒有做過?

她真的很懺悔沒有聽師兄勸告,早點皈依,以致於讓媽媽在臨終前多受插管之苦,也無形中造了殺業。她母親晚年失智,不肯洗澡、日夜混亂、不知冷熱,隨地大小便,也不肯就醫。自2002年她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就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代替母親參加施身法,一直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期間有一次,她與同事去雲南自助旅行,到一座3,600公尺高的山上參觀一座佛寺,解說員說遊客可進去另一個房間見一位修行者,她很直覺就進去了。那位修行者卻不開口說話,翻譯的藏族姑娘說:師父說有幾位有緣的可以留下來。一團三、四十人就先出去,只留下六位,她是其中一位。這位修行者要她留意工作及自己和家人的健康,並給他們幾位供養布施及燃燈供佛的機會,她當時很開心的做了。等結束旅遊回到台灣時,才得知她出遊的某一天中午,已有十幾年不敢跨出大門一步的母親,居然就自己跑出去,而且在快車道驚慌失措的來回走著,被交通大隊安置在精神科醫院,並拍照給管區派出所詢問,而這位弟子的家人也向管區派出所報案,但陰錯陽差,竟沒發現是同一人,讓她母親受到很大的驚嚇。

她的父親早年因癌症做氣切手術及一連串的放射治療,造成身心極大的痛楚與傷害,導致離家自殺。因家人曾經歷過父親離家,找尋父親的煎熬,最後找回來的卻是一具冰冷的屍體。所以這次在找尋母親的過程,家人有著更多的恐懼。事後回想時,就在她在雲南玉龍雪山上,白教道場燃燈供佛的隔天中午,台灣的家人就接到尋獲母親的通知。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她的母親也因為走失被找回後安置在安養院,生活品質方得到改善。後來和同事師兄分享在雲南得到佛菩薩幫助他們找到母親的過程,並告訴師兄那座佛寺是屬於藏傳佛教白教,經同事師兄提醒,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法會,就是藏傳佛教的白教,真的好感恩佛菩薩的慈悲,一切都是巧妙安排!當時覺得一定要繼續參加法會,不能中斷,但卻完全沒有起念頭要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謝,如上師所開示,連做人的禮貌都不懂,她感到很慚愧!

她的母親在安養院5年,一直到要往生前半年才漸漸不能走路,身體、頭皮陸續罹患皮膚炎而潰爛,手指也因潰爛差點要截肢,但都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安然度過。她母親是在他們回高雄過年期間往生的,那天,她母親忽然沒有心跳,而被安養院送醫並插管急救,兩天後就往生了。記得以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人往生時如果有機緣得到甘露丸就會不墮三惡道。她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回台北,拿參加大法會的甘露水中的甘露丸給母親,真的萬分感激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這個時候,她大嫂忽然拿了一個裝底片的小黑盒,說這個東西她拿回家好幾年了,今年過年清理時本來要清理掉,但她說這個東西很重要,剛好現在想起來拿給她看看,她一打開發現就是多年前參加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的甘露丸,真的欣喜若狂,就這樣她母親在往生時,及時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甘露丸的救度,他們也很順利平靜送母親最後一程,等回台北時再求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施身法超度她母親。

她母親因長年服藥,生前眼睛無法全閉起來,但母親火化的骨灰是乳白色,顏色很乾淨。當時她還是信眾,並不了解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更不懂得及時讚揚上師,無法讓她的兄姊了解上師的殊勝加持與慈悲。她感覺最該懺悔的就是自己,如果能把握機緣及時皈依,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就不會讓母親多受插管之苦,也能及時勸二哥、二嫂不要墮胎,讓自己也不會多造殺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最孝順的人是學佛的人。現在回想起這句話,覺得自己真的好可惡、好自私,因為自己的懶惰散漫、拖延的習性,不肯早點學佛,讓父母多受很多苦。

再回想自己也曾因憂鬱症,有近10年的時間身心反覆受到折磨,有求不得生,也求不得死的痛苦,嚴重時兩眼呆滯,甚至無法上班,常有上吊輕生的念頭,而就在她幫母親不斷參加法會的這10年過程中,也漸漸的改善了自己的問題,至今已停藥好多年。皈依後,她輕生的念頭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念頭反倒是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而產生的對淨土的嚮往。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在阿彌陀佛淨土,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想吃什麼東西就會出現,吃完碗盤就會不見,都不用洗碗,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地方?讓她好歡喜,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自有記憶以來,她一直希望可以平靜的過日子,但家裡好像永遠有處理不完的事。現在回想,無論是父親自殺、母親失智、二哥財務問題、自己生病,這一切都是因為曾讓眾生痛苦與殺生而得。所有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中游的、四隻腳、兩隻腳、死活她都吃過,光殺生的業就數不清,也來不及懺悔;而偷公司的錢、樣品;邪淫的心念,嗔恨別人,無時無刻都在造業;而最無知的是,因為她沒有及早皈依,不知道金剛舞VCD的殊勝,居然將它丟掉,她感到好懺悔!好懺悔!

這十幾年若不是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她相信自己一定是疲於奔命,而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都知道,慈悲的答應讓她可以代替家族做大禮拜,她的家族目前只有她有機緣聽聞佛法。她感恩上師的慈悲,並感恩上師救度被家族所傷害的眾生。

她的生命因為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改變,她的心依靠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法語而得以安定,她的冤親債主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到好的地方去。當她想起自己做錯這麼多事,而只要一點就足以下三惡道,不禁讓她害怕得毛骨悚然。在此祈求上師悲憫加持,也祈求虛空中在六道受苦的眾生都能早日得到上師的幫助,脫離三惡道及輪迴之苦,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地方,眾生就會安樂!祈求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

接著,另一名女弟子發露懺悔自己的過失。這位弟子於2010年6月的某次共修法會中,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慈悲開示時,她卻在傳遞師兄眷屬得頗瓦法火化後的瑞相照片,也使隔壁師兄未專注於上師的開示,除了自己犯了對上師三寶不恭敬的過失,還連累師兄被禁止入場。這個過失除了讓這位年長師兄因此焦慮不安外,也障礙了師兄學佛的路,每次法會,無論天氣冷暖,都要在外面等待一、兩個小時。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身為弟子卻連最基本的恭敬心都沒做到,也同時向該名年長師兄道歉,因自己的過失讓這位年長師兄辛苦,又障礙她學佛的路。她懺悔自己造了一個如此大的惡業;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正,讓她了解如果不看好自己的身、口、意,清楚自己的念頭,隨時隨地都是在造惡業。

這位弟子報告,當時在法會中看著前排師兄在傳遞照片時,心裡曾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開示佛法,這樣做是否恭敬?但是又想已經傳了好幾排,如果不對的話,上師就會說話。當照片傳到她手上時,她因自己想專心的聽上師的開示,便自私的將照片傳給隔壁師兄,把問題丟給別人,她懺悔因為自己自私自利的惡念,而造了如此大的惡業。上師雖在法座上開示佛法,但弟子起的念頭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一清二楚,真是不可思議,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她思維過失的機會。

她因為想要幫助往生三年多的父親,才有因緣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且參加施身法法會,之後於1999年8月8日皈依上師。她從小就知道,人往生後一定要幫忙超度,讓亡者能往生淨土。所以在父親往生後,透過朋友的介紹,每年七月時都在顯教法會中立牌位,幫父親及祖先超度,當然也花了不少錢。直到有一天清晨,她即將醒來時,突然聽到了一句話:「妳花了那麼多的錢,可是我們都沒有得到利益。」經朋友分享有位藏傳佛教的上師舉辦超度法會,問她是否要去求見主法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在預計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前幾天晚上,她不斷夢見過世的親人,甚至連從沒夢見過的外公、外婆也夢到了。

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關父親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她父親沒做好事也沒做壞事,所以現在還在她家裡。當下她便請求上師讓她參加施身法法會,並讓父親與祖先一起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抬頭往她後面看了看,同意都能參加。她又將每晚夢見過世親人的事請示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這是他們在加強給她的訊息,但愚昧的她是後來才知道施身法是何等殊勝,鬼道眾生很清楚誰真的能幫助他們,並非一般人認為為往生者立個牌位,唸唸佛經就可以超度的。

有次在參加完施身法法會的隔天下午,她在睡夢中望向窗外,天空一片晴朗、萬里無雲,但突然打了一道雷進到房間,雷聲很大聲地在房間產生了很久的回音,她心想真是如雷貫耳,同時又從很遠的天邊傳來很多人叫她的聲音,她心中還疑惑又是打雷又是喊叫聲,不知是何事?待她把眼睛睜開才知道是做夢,但因為夢境真實,故後來請示上師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些人就是她累世的冤親債主。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不顧身體的疲憊,不辭辛勞地為眾生修持殊勝施身法,利益有情,讓父親及祖先都能離苦。

她懺悔當時參加施身法法會,只是想代替父親及祖先參加,並不是真的想學佛,且她對學佛有邪見,認為自己不是聖人,無法守戒,也認為戒律是來管她的,所以皈依後並沒有守皈依戒,仍會為了方便,到廟裡求神問卜及算命,也沒有守三昧耶戒,忘了自己的承諾。參加法會一段時間後,還會覺得學佛應該要開示佛經,每次同事問起,是否有唸過什麼佛經,她都說没有,只聽到上師不斷地呵責弟子,因此她後來就有一年多沒有繼續參加法會。

直到有一天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辛苦地在打坐修行,滿身是汗,她連續夢見二次,才深感對不起上師,連上師傳的六字大明咒也沒唸。還有一次她夢見自己發生危險,在危急時不斷持誦六字大明咒,但怎麼唸就是少一個字,無法將咒語唸完整,醒來後懺悔自己不用功,才又重新參加法會。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了她很多忙,除了超度父親及祖先,也在她母親二度中風時,賜予珍貴的甘露丸加持母親,讓她母親順利度過危險期,很快就能出院。母親往生時,也幫母親修持殊勝頗瓦法。她小兒子小學二年級時突然心臟痛,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加持小兒子,並告知她,小兒子是心血管有些阻塞。由於醫生師兄告知做血管檢查對小孩子來說非常痛苦,建議可參加施身法法會。之後他們就持續參加法會,現在她小兒子已經高二,沒再出現異狀。她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以及醫生師兄的提醒。

2006年,她妹妹發生車禍,妹妹的車打滑,從橋上衝入了橋下溪裡,車子全毀,但人卻無外傷,僅頭部瘀傷及脊椎挫傷,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庇佑,才能重報輕受。妹妹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很快消腫,並且透過中醫診所的治療,脊椎的傷也很快好轉。後來妹妹又因膽汁過多並得了猛爆型肝炎,醫生建議妹妹換肝,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給弟子累積福報的機會,她妹妹在跟隨上師到拉達克參加法會後,有一次耳膜破裂到醫院檢查時,醫生無意間發現她的肝指數竟然完全正常,還以為她已換過肝了。她妹妹告訴醫生她並沒有換肝,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她的,醫生也對她妹妹說真是不可思議。

還有一次,她讀幼稚園的外甥女跟著堂哥騎腳踏車出去玩,腳不慎捲入車輪,致使腳踝被車輪捲碎而深及見骨,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電話中持咒加持,讓她外甥女一點也不痛且很快復原。這一切都是因為皈依了一位有著大悲心,與佛無別的具德上師,在上師的慈悲加持庇佑下,讓身為家中大姊的她,少為弟妹操了很多心。

她曾做過一個夢。她看到穿著古裝的人進入屋子,並詢問她在旁邊的佛像是什麼?當她回答是金剛薩埵跟金剛杵後,這些人就突然不見,接著她便感覺到胸口到肚臍之間,整條筋開始抽痛,心中除了祈求上師加持救命外,當下也感覺只能在疼痛中等待死亡。此時她突然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的吉祥卧,就當她轉向右側睡時,胸口的疼痛突然不見,且人也完全清醒了。她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護,她懺悔愚昧的她這時才了解,上師及諸佛菩薩用什麼方式來幫助眾生,真的不是凡夫可以知道的。

雖然自己沒守戒、沒依教奉行,又不聽話,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斷加持著她及她的家人,上師恩情深似海,她無以為報,但她卻犯了對上師三寶不恭敬的惡行,再次向尊貴的金剛上師及諸佛菩薩懺悔;向曾傷害過無數的螞蟻、蜘蛛、蟑螂、蛤蜊等眾生懺悔;她懺悔年輕時對父母親頂嘴、傷父母親的心,對公婆没盡孝道;沒好好上班,造成公司的損失;因為好勝心強、愛面子,所以對別人起嫉妒心;因為嗔心重,對人言詞不友善而惡口;總是看著別人的錯,而沒檢視自己的身、口、意;學佛後用計較的心供養,驕傲的認為自己學得很好,想要學很多法而貪法,没有請示上師就看佛經,列印上師的開示,不尊師重道,這些累世的惡習,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不斷地在指正,但她仍未修改,不斷犯錯,浪費了上師寶貴體力及時間。

學佛的路上若没有金剛上師不斷的監督及加持,憑她自己,就連持咒、做大禮拜都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常常想做卻心有餘而力不足。她以前持咒一段時間,就會感覺身體的氣不够,吃中藥也只能暫時撐著。直到有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長壽佛之後,氣不够的問題才解決,之後就可順利持咒;之前做大禮拜時,也是汗如雨下,身體有如千斤重,也是在上師修完長壽佛後,做大禮拜時才感覺身體變得輕盈,能夠繼續拜下去。她因為工作忙碌而懈怠,還夢見上師大聲呵責為何没聽法會開示的法帶,而從夢中驚醒,心想上師真是厲害,再也不敢偷懶。

有一次她施身法法會遲到,因而不能參加阿彌陀佛的灌頂,雖去求見上師,但當上師說求也沒用時,她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這一生是白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週日法會先在門外等,她在回家後,半夜起來痛哭為何只有自己一個人不能參加法會,心中感到很氣餒。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慈悲地讓她參加灌頂。上師曾開示,學佛的過程中不能忘了眾生,她懺悔只想到自己要離苦,卻忘了眾生。學佛的路若不是有一位具德的上師監督著,她早已走錯方向。

在2005年時,她自以為是的想要幫道場記帳,卻給道場製造了很大的麻煩,被上師在法會中呵責,她因為第一次在大眾前被責罵,覺得學佛為何這麼辛苦,又很没面子,起了不想學佛的念頭,即使家人及妹妹勸導,她也聽不進去。直到自己餓了一天沒吃飯,從飢餓中醒來時,才突然想起,問自己為什麼要學佛?當下她心裡回應:為利有情願成佛。才被一棒打醒,並突然想起這不就是每天唸的皈依文嗎?為何自己會忘了自己的承諾,才體會到菩提心妙寶這句話。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教法,否則她學佛的路早已斷掉,不知要哪一世才能再遇見如稀世珍寶的金剛上師,給予解脫輪迴的機會。

上師就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不斷照亮著前方,指引著弟子走向正確的修行道路。有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指正她,竟然向上師自稱持咒可以持很快,她雖然自己没有說出這件事,但確實曾有過這樣的念頭;當下才明白上師在教導弟子時,是在弟子起心動念有所偏差時,就會給予弟子指正,這些細微的念頭,有時連自己都無法察覺,她感恩能皈依一位如此大修行者的門下,好好珍惜這樣的緣,這一世才不會白來而繼續輪迴。

2010年年底,她經歷了家庭失和、經濟困難、小孩教育問題,以及可能面臨中年失業等等問題;但是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及加持,透過上師教導的佛法去思維發生的一切,心才能安住,知道這一切果報的出現,也是上師慈悲的加持,讓她可以早一點還債,並能坦然面對這一切。她在面對困境時,常對未來感到恐懼,但只要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了解死亡無常、接受因果,心中對未來的恐懼才得以減除。雖然她有時面對惡劣的環境很想逃避,但只要想起上師曾經開示:宇宙裡的任何人、事、物都是可以讓我們修行的。她就能靜下心,想想自己該如何面對而不逃避。有時她的念頭轉不過來時,也是從五戒十善、《佛子行三十七頌》等上師的教法中去思維過錯,檢視自己的念頭。若没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她在這一年多裡,面對接踵而來的逆境,心中的恐懼及痛苦是無法想像的,她再次感恩上師的慈悲加持。

她曾在某個週四晚上,看到地上有幾隻螞蟻,因覺得畜生道的眾生很可憐,不知要輪迴多久,便跟牠們說明天有施身法法會,你們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助你們,之後便把地擦乾淨。但隔天就因為機車打滑,結果腳跟流血並被剮下一塊肉,她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上師說的沒錯,會流血是因為殺生;接著又起了第二個念頭,果報來得這麼快,都是因為是上師的慈悲加持,讓自己這麼快就能還債。她這時也才明白即使想要幫螞蟻參加施身法法會而傷害牠們,果報還是存在,只能重報輕受而已,更何況若是起惡念而造殺業,那是多麼可怕的果報。她後來忘了螞蟻的事,但在那天的午休時間,在夢中看到一面牆,上面爬滿了螞蟻,才從夢中驚醒並想起是螞蟻給的訊息,一定不能忘記,因為就連眾生也是多麼期待施身法能救度牠們離三惡道的苦。

另外有一次她因為跌倒受傷疼痛而睡在沙發上,睡夢中感覺冷風颼颼,且從電視螢幕的反射中看到面色慘綠的自己,這時突然出現一位頭髮蒼白、個子不高的老先生,用充滿無奈且無助的眼神看著她;這樣的情形持續一段時間後,小孩開始生病,雖然白天没事,但卻連續三天在半夜二點發燒,她想到應該是這位老先生没有得到幫助,想要參加法會;後來有因緣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知道他是跟著她買的東西回家的,也因此有因緣幫助他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可見超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有大成就的修行者才能做到的事。

最後,這位弟子分享了她妺妹朋友的故事。她妹妹的朋友得了癌症,但因為因緣不具足,一直没辦法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妹妹的朋友生前受盡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內心只能祈求佛菩薩幫忙。當這位朋友往生後,妹妹曾到她的靈堂前跟她說,每個禮拜天寶吉祥佛法中心都有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她。於是她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能幫她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讓她幫妹妹的朋友參加法會,以累積福報。過了一年多,她妹妹竟夢到這位朋友告知,她現在過得很好,並且要她幫忙抄祖譜。兩天後,這位往生朋友的外婆就過世了,原來她妹妹的朋友要她們姊妹幫她外婆參加施身法法會。鬼道的眾生很清楚誰有能力幫助他們的。

她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在佛法上的一切及教導,也懺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惡行,從今而後會更注意自己的身、口、意,斷惡行善,以報師恩。也祝願上師貴體妙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直貢噶舉法脈興旺,利益一切有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後,為大家修藏傳佛教八大成就法之一的「施身法」。今日共有1,413名信眾與弟子參與此次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在修法過程中,從道場中的閉路電視螢光幕中可以清楚看到,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數次發出修法的特殊聲音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背後都會出現與佛的背光相同的迴圈狀光芒。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六字大明咒許久。在持咒的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迴盪整個道場,如雷貫耳,震撼人心,與會者皆能感受到慈悲的力量,一波接著一波。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施身法極為殊勝,在修法過程中,是不顧己身將自己的身體做供養及布施,以修行證悟之廣大福慧、功德與大能力,幫助一切有緣眾生得生善道甚至超度到淨土。修法結束後,接著唸迴向文。以往都由領眾弟子帶領大眾持誦《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此次,仁欽多吉仁波切獨自以藏文唱誦。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弘遠深滿的聲音,一字一句唱誦《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時,強烈期盼眾生皆能解脫輪迴,不再受苦的慈悲願力,隨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充盈迴繞在整個道場與無盡的虛空中,與會大眾深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的慈悲力量所震懾,淚水不可自抑,奪眶而出。

修法圓滿後,所有參與法會的信眾及皈依弟子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跪拜頂禮,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圓滿,並恭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4 月 0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