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3月25日

法會開始前,六位皈依弟子及一位未皈依的家人,一家七人一同在壇城前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全家的幫助。首先由皈依的男弟子向大家報告,他們6人都是在2009年3月22日皈依,他的三姊生病迄今,已漸漸面臨四大分解,希望能在往生前,感恩、讚揚上師,具足因緣,往生極樂淨土。但因為她的口腔被癌細胞侵蝕,講話不清楚,所以由他代替她報告。

他們的皈依緣起於著名的漫畫家大姊往生,那時他們全家都還沒皈依,大姊仍然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持頗瓦法超度。之後他們一家6人,都不約而同求得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學佛,他們很感恩上師。他的大姊是家族核心,生病不到一年就走了,他還記得在大姊往生並求得頗瓦法後,他們前來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著他們這個驚魂甫定的家族開示:「要是不想讓家族散掉,就要好好的學佛。」如雷的開示,到現在他們仍言猶在耳,可惜當時沒有確實的聽進去。

隔年,未皈依的二姊也生病了,他們全家又哭哭啼啼的去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對三寶不具信心,不恭敬。」並且禁止他們供養。在共修法會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己家族的因果業報以及如何學佛轉業,對他們這個殺業很重的家族開示。之後,他們前去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並祈求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後,將母親擁在懷裡,慈悲加持了很久。老大往生、老二接著生病,媽媽的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他們更了解。他的母親到現在還常說:「恁攏毋知,只有上師知影我的苦。」母親聽不太懂國語,最近得帶狀疱疹,痛得跟癌末一樣,常哭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她。

再過一年,已皈依的三姊也生病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三姊的病是皈依前就有的,但因皈依時心不對所以無法轉。他的三姊本來是位護士,大姊生病後,三姊就離開工作多年的醫院,專職照顧大姊。三姊皈依前的日子充滿沮喪、憂鬱,人生好像是灰色的。皈依後,聽上師說法、開示,漸漸的學會改變自己,本來不太願意與人互動,回到職場後也樂於關心別人,人生開始亮麗起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就像甘露滋潤三姊的生活,週日的共修法會是她生活唯一的期待,漸漸的她的生命開始轉變。但是她跟先生的關係仍然僵著,兩人的緣分好像已經走到盡頭。後來因為沒有確實將佛法落實修行,在不知不覺中,學佛變成只求保佑,無常悄悄的降臨。

大約是在兩年前,他的三姊感冒一直好不了,喉嚨有異物感,怎麼治都治不好,拖了幾個月後,切片證實是淋巴癌。他們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病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妳的病是學佛前就有了,皈依後,學佛的心又不對。」又開示:「要不要開刀自己決定,回去跟家人討論,少數服從多數,決定後再告訴我!」他們皈依以來從沒做過殊勝的供養,從來也沒讓上師歡喜過,生病了,就把麻煩丟給上師,他們很懺悔。

他的三姊回去檢討後相當懺悔,因為只求保佑,對上師的話沒有如實去做,沒有讓親朋好友看到自己學佛的變化,也很少跟家人分享,更別說讚揚上師了!由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針見血點出問題,也開啟了她小孩學佛的因緣。討論之後,孩子全數支持媽媽的決定!當天,喉嚨難以吞嚥的情況,也因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而立即改善。

他的三姊生病之後約2個月,在2010年年底求見上師時,上師開示「求頗瓦法」。這四個字,是上師所開的藥方,但是他們拿在手中,雙手發抖,沒有勇氣服下。他們把問題丟給上師,上師也回應了一個考題,這帖良藥,與其說是給三姊的,倒不如說是給他們全家,他們才開始去認真面對生死。大家心裡都在想「怎麼會那麼快就準備要走了?」他們開了很多次家族會議,三姊也說:「為什麼會這麼快?」三姊雖是淋巴癌,當時的症狀,也只是喉嚨不舒服,看起來就像正常人,還可上班,她還在規劃人生,本來計畫再工作半年才退休。

不久之後,三姊求得大禮拜,真心懺悔禮佛,並用恭敬心,以自己最喜歡的首飾和財物供養,三姊的業開始轉動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三姊:「妳的癌細胞已縮小為一公分左右,這個病警告妳,從現在開始,學佛只要一點一滴不信、不恭敬,這個病馬上會再轉。」並且對三姊的小孩開示:「不管你們相不相信,醫學不能處理的,佛法能!」

他們有一次陪三姊到寶吉祥中醫診所,那時中醫師對她身體的評斷是「身體變得很好,看起來好像可以活很久。」她跟護士說起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上師的加持不是讓妳規劃人生,享受天倫,是讓妳多一些時間,可以學佛解脫生死。」那時,他們才開始有些警惕。幾次討論後,他們家這些皈依弟子,要三姊辭職,認真學佛養病,而且醫院的輪班作業,她的病體也承擔不起。三姊當時只是擔心辭職後,自己的經濟狀況可能會有困難。雖然家人也屢次建議辭掉工作,但她還是無法下定決心,沒有確實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以學佛為重,以眾生為念。」用在生活中。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出世法學得好的,世間法自然會好,如果你們是抱著學佛身體要好、丈夫不出事、財富會增加、壽命要長的想法來學佛,你們是學不到的。」2011年農曆春節,當三姊下定決心離開職場時,身體卻開始垮了,急轉直下,她除了身體很不舒服外,四肢關節都變得僵硬疼痛。發燒、難以行走、無法做大禮拜,甚至連回醫院辦理交接的體力都沒有。無常在當時一一出現,已經形同陌路的先生更是催促她離婚,三姊聽進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隨緣而過,隨遇而安!」順著先生的因緣同意離婚。在簽字離婚時,三姊寫了一張字條向他祝福。

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學佛的障礙快速出現並結束。其實,如果現在還沒離婚,相信眷屬的障礙一定會出現,也可能會犯下謗佛的言行。在求頗瓦法的過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你們家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信!從現在起,不管是持咒也好,做什麼也好,一心發願往生淨土,要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勸告。」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三姊深切反省:自己對孩子仍然放不下,人生所有的問題都是自己的問題,自己的心對了,其他人都沒問題,要堅定自己的信心。在幾番深切反省懺悔之後,三姊拄著枴杖,拖著不聽使喚的病體,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再度祈求頗瓦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答應了。

一路走來,上師所開示「求頗瓦法」的藥方,他們遲遲不敢服用。上師也曾經開示過:「當你對死亡能接受,人生其他的事情就不會阻礙你。當有事情發生就發生了,知道這是過程,一定會過去的,並不是你們所說的化解,這樣你就不會執著而痛苦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凡夫怎麼參得透呢?他們只有乖乖聽話,緊緊跟著!

生病以來,他三姊緊緊跟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參加國外法會,去年(2011年)5月他們一家4口報名參加日本道場不動明王火供法會。在出團前2週,三姊因高燒不退而住院,住院期間已經無法順利下床,她不斷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護法,讓她可以順利參加日本法會。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護法的加持,在出團前2天三姊竟然可以出院了,她如願的參加了日本的法會。他的母親也參加同一團,他們一家4人一共推著2張輪椅,媽媽一張、三姊一張。在參加火供法會的那一天,三姊可以不用枴杖,像正常人一樣用雙手接供品,上下樓梯沒有任何障礙,繞著會場跑。他們都很感謝祥樂旅行社及同行師兄,這一切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去年9月,他跟三姊參加西藏朝聖團,經過四川,她坐在輪椅上,很多師兄把輪椅當轎子,抬她上上下下,讓她可以到處參訪古蹟。到西藏高原,那些照顧她的師兄們有些得了高山症,三姊卻能拋下輪椅到處走。到祖寺直貢梯寺時,她知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到祖寺朝聖,自己一定要親自爬上每一步的石階,由停車場踩著石階而上,到祖師吉天頌恭殿,再到阿奇護法殿,這上上下下感覺有20層樓高。三姊在師兄們的扶持下,滿懷感恩用盡力氣的踏上每一階,最後爬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護持金頂的藏經閣,她涙流滿面。如果沒有皈依,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自己現在又會在哪裡?是可怕的化療和恐懼的等待,在安寧病房裡插著管,於深夜裡無盡的哀嚎,躺在病床上那雙慌亂無助的眼神,以及絕望的家族。希望眾生和她都不要再受輪迴的痛苦了。

回台之後,上師用三姊的經歷來加持其他的師兄,上師透露,本來在去年(2011年)年初三姊就要走的,因為對上師的信心,所以活到現在!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也是她病情急轉直下的時候,她真的覺得自己快撐不住,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怎麼可以活到現在。現在他們才知道,上師為什麼在2010年年底,就要她求頗瓦法。

目前她的喉嚨右方有顆將近十公分大的腫瘤,口腔內部的潰瘍幾乎占一半的面積,癌細胞在右邊的上下牙床交合處侵蝕出一個大洞。醫師說以西醫的角度來看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如果癌細胞再往頸動脈偏一點,動脈將會破裂、出血而死亡,如果侵犯神經,就可能會癱瘓。一位腫瘤科醫生也說過,不治療,腫瘤變大,以後就不能吃,光餓就餓死。然而腫瘤雖然在長大,口腔右半邊也被侵蝕成一個大洞,但左半邊還留有一個小孔道可以吞下東西,在飯前用止痛藥對著它噴一噴,側著頭,她仍然能喝得下流質食物。雖然很痛,但因為上師及諸佛菩薩的加持,讓一切癌症的症狀都在體力可以負荷的範圍,癌細胞似乎被無形的力量控制住,只是乖乖的長大,沒有向外擴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對三姊開示過:「佛教徒不要怕痛,當痛可以讓妳不墮地獄,妳應該讓它痛!當死可以讓妳不再輪迴,妳就應該讓它死。」

最近他的三姊祈求上師,讓她可以往生淨土無障礙。她的本意,是想要賴皮,賴掉累世應還的業報,她不敢當面求,所以早晚課時在法照前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讓眾生和自己可以早點脫離病苦往生淨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知道她想賴帳的習性,開示:「只要對上師有信心,就無障礙。」

皈依以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製造因緣給弟子,無論弟子的根器多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不離不棄、不捨眾生的慈悲心,用盡各種方法,不斷的在加持著弟子,希望大家引以為鑑,不要再犯同樣的錯,緊緊跟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解脫生死。

媽媽也由衷地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緩緩地謝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一家人的照顧,幫助她的女兒。最後,患淋巴癌的這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說道:「自己學佛的心態不正確,造成的後果,希望能對大家有所警惕,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無盡的加持及照顧,眾生們需要您,弟子們更需要您。」

接下來,幾位弟子上臺報告在3月24日剛往生的領眾出家弟子,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頗瓦法超度的瑞相,以及一路以來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過程。這幾位向大眾分享此事的弟子中,包括幾位與這位往生弟子同住的出家弟子,她們不僅親眼見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大能力,更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心、菩提心,是她們過去出家學佛數十年所從未見過的大修行者。

這位已往生的出家弟子出家近33年,在2007年1月28日皈依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她皈依不到3個月,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前往尼泊爾的聖地,4,500公尺高的拉其雪山閉關3個月。閉關圓滿回來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甫下飛機,直接從機場趕回台北寶吉祥道場主持法會。法會結束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召見所有出家弟子,關心地詢問她們在修行學佛上、生活上有沒有什麼問題。並要這位出家弟子先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免費提供給弟子住的宿舍看一看,可以搬過去住,讓她能夠身心安定好好學佛。

當年,這位出家弟子在台灣中部出家後,搬到台灣北部某一間佛寺居住,二姊是那座佛寺的住持。家中除了她以外,二姊和大嫂及大哥的兒子也都出家。與她同住的老母親現在高齡九十多歲,行動不是很方便,所以她擔心母親要換一個新的環境會有適應上的問題,怕會影響到同住的其他人,猶豫再三,並未立刻搬過去。

直到一年後,她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自己決定離開原來住的佛寺搬到台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並開示:她現在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如果沒有地方住,沒有衣服穿,沒有飯吃,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照顧。她祈求高齡的母親也能搬入宿舍與她同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地同意。所以,她的母親也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照顧著。原本她的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和母親一起住到宿舍後,反而比住在原來的地方安定,兩人的身體狀況變得越來越好。當家人來探望母親時,也歡喜表示她們住在這裡比以前住的地方更好,生活上不用他們操心,也方便他們隨時可以來探望母親。這位出家弟子也說自己以前的顧慮真是多餘的。這都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照顧,總是為弟子們提供最好的學佛環境和機會,減少弟子們學佛的障礙,使弟子能在身心安定之下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

在去年(2011年)8、9月起,這位出家弟子因為連續感冒無法痊癒,持續咳嗽,到處看醫生,吃中藥有一搭、沒一搭的,最後紅斑性狼瘡的舊疾復發,身體每況愈下。由於她的病情複雜,經過多科醫師會診,沒有醫師知道如何處理,而建議她轉至大型醫院住院治療。在今年(2012年)農曆年前,她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以前曾汙染水源,傷害龍族;還有以前幫人誦經時收了紅包,因此才會生病。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的感冒會好,但是紅斑性狼瘡不會好,至於住院的事等過年後再說。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之下,她當下就不再咳嗽。但是因為她急著想要身體快點好,過2天又去醫院打針,結果咳嗽感冒又復發了。隔週她再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她的供養,指示要她當場在道場做大禮拜,並澈底懺悔。

在今年(2012年)年初一的法會時,原本擔任領眾的她要代表眾生迎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但是她認為自己沒有辦法跪下來,無法迎請而自行決定找別人代替她。年初三時,她因為身體不適而去醫院掛急診,住院2個星期的期間,她曾到道場跪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這麼愛惜身體怎麼修!年初一代表眾生請法時跪不下來,現在為了自己的事就跪得下來?信心不具足,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加持。

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嘴巴說不加持,但是,一個具德的金剛上師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都是在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這番開示,讓她更深刻地去檢討自己的問題。出院後,在其他弟子的提醒下,她才到道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能夠這麼快就出院。她因為住院2個星期沒有參加早晚課而被取消資格,但是當她到道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卻因為擔心自己往返道場時需坐輪椅,會造成不便而未祈求再度參加早晚課。一週後,她決定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能夠參加早晚課。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讓她有累積福報的機會,慈悲應允讓她能繼續來參加早晚課。

此次出院後,她就已經不太能走路,大都臥床、坐輪椅。這期間她還是希望能藉由醫療讓自己的身體能夠好轉,但是身體仍是每況愈下。參加早晚課的時候,都是由師兄們幫忙接送、推輪椅。剛開始回到宿舍時,她還可以自己扶著扶手爬上宿舍的階梯,後來就要由1人攙扶、2人攙扶,最後完全無法動彈,整個輪椅要用抬的上階梯。她的四肢皮膚也開始龜裂無法癒合,指頭出現發黑、壞死的現象。身體的水腫變嚴重,腹水增加,漸漸地無法行走,生活起居困難,吃、睡都很辛苦,呼吸越來越喘,並且出現了大片的帶狀疱疹。

其實,從她皈依之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照顧她們所有的一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寶吉祥中醫診所,免費幫她們所有出家眾看診,所有的費用都是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支付,而她也持續在寶吉祥中醫診所吃中藥的水藥。因為她的指頭發黑,加上身體又有帶狀疱疹,這個情形讓西醫很擔心指頭會發炎壞死。幫忙照顧她的師兄發現她隨意用燙傷藥膏塗抹傷口,提醒她寶吉祥中醫診所會免費提供她中藥與「中藥膏」藥膏,而中醫師也會隨著她身體的狀況立即換藥。在不斷大量地使用寶吉祥中醫診所的中藥膏以及綠色藥膏來塗抹傷口之後,西醫擔心的指頭發炎狀況都沒有出現,帶狀疱疹也得到控制。而且寶吉祥中醫診所的中醫師,都不計成本的提供給她所有所需要的藥物。以前她也得過帶狀疱疹,非常的痛,這一次又得到帶狀疱疹,而且嚴重到幾乎整圈將身體圍繞起來,卻一點也不覺得痛,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上週六(3月17日),她因為身體惡化快速,再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本她還是不放棄,想求如何挽救自己的身體。後來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下,有師兄向她分享自己的母親求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頗瓦法超度的過程,以及頗瓦法殊勝的瑞相。她聽到後當場流下淚來,真正懇切的懺悔,也決定要下輪椅親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兩公尺,她在其他人左右攙扶之下,辛苦地從輪椅上站起來舉步維艱地走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跪下並頂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為慈悲耐心地等候,並以目光不斷地加持她。當她一跪下時,猶如一灘水般全身癱軟在地。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問︰「什麼事?」她答︰「求發露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懺悔什麼事?」她答:「懺悔所有的事。懺悔自己所犯的一切的殺業,還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過的,自己都曾做錯,都要懺悔,包含以前幫人誦經時收信眾的紅包的罪業。」她並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收她的供養。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未收她的供養,而給予她珍貴的開示,讓她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去想當年要出家時的發心是什麼?佛經上說,地獄門前僧道多。今天會懺悔,就不會下地獄。今天身體會這樣,沒有什麼好怨的,都是自己招來的!以後的日子只要想,身體上所受的任何的痛,都當成是還以前收人紅包而無法教人佛法的債,每痛一次就還一筆;不要掛心母親的事情,如果母親以後有其他子女照顧最好,如果沒有人照顧,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安排,仁欽多吉仁波切會24小時看著她的。

雖然她沒有說,但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知道她內心最掛念的就是母親,連這一點都已幫她事先安排好了。如此大慈大悲大智慧,除了佛菩薩還會有誰!淚流滿面的她非常非常的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是幫她,連她的家人也一起幫了。當她在其他人幫助下艱辛的坐回輪椅上時,額頭上出現了一顆顆斗大的汗珠,這是一直以來飽受全身水腫之苦,無法順利排水的她難得出現的情形。

3月23日星期五早課結束後,其他人就搬不動這位出家弟子。在與她的家人討論後,她決定要去住院,住院不是為了要治療而是為了尋求專業的照顧。當天下午往醫院的途中,呼吸開始急促,身體狀況很危急。由於她在去醫院之前有交代不插管治療,所以到了醫院急診室,醫院一檢查發現她的血氧濃度掉到17,正常情況是98~100,心跳高達140下,而一般人是60、70下。因為情況很危急,可是她又不願接受插管治療,在這個情形下,必須要有醫院願意接收。而這家醫院因沒有加護病房無法收治,要求轉院。在當下有師兄在她耳邊提醒,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頭頂加持你,她清楚的點頭表示知道了。這時生命偵測器上血氧濃度就一直上升,甚至一度恢復到95。

開始進行連絡醫院轉院的流程,連絡到第一家醫院,對方同意收她,但是必須待在急診室一個禮拜才能等到病床。就在緊張地等待轉院,進行各種檢查與手續的過程中,她雖然因為罩著氧氣面罩無法清晰說話,但是意識很清醒,她懇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頗瓦法超度她到阿彌陀佛淨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要師兄告訴她,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會幫她修頗瓦法。雖然轉院的過程有些不安,但在等待的過程中,各種人、事等因緣都能夠具足,使她在當天下午順利轉院到附近醫院,直接住進加護病房,讓她免除不必要的醫療痛苦,在此平靜的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若不是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安排,不可能這麼順利。

當天晚上在加護病房中,雖然她的血壓及血氧濃度很不穩定,但是意識還算清楚,能以點頭示意。她要來探病的人將她僧袋中的皈依證取出來,拿給她看,並放在她頭頂上,讓她觀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頭頂放光加持她。此時她半張開眼,有時往床尾看,有時往上翻,眼角泛著淚光。當探病時間結束,其他人要離開加護病房時,這位出家弟子還能點頭示意。這時她的四肢腫脹,尤其是腹部明顯隆起,左手背的皮膚如泥土缺水裂開的紋路,呈現出如豬肝般紅褐色。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關心她的後事處理,以及當往生時如何能夠得知往生的消息,並轉告她的家人不要擔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安排她所有的後事以及支付所有的費用,同時開示,23日星期五她不會往生,會在24日一早往生。並指示禮儀公司,這位出家弟子的告別式的廳堂要選最大的,因為會有很多人參加。她的姊姊聽到這些安排後說,他們家屬年紀都大了,她的妹妹因為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生病以及後事的處理都能得到最快、最好的幫助,不然他們家屬對於這一切很茫然無助。其他的弟子告訴她姊姊,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和加持,才能得到所有的幫助。

正當大家擔心這位出家弟子如果在家中往生,同住一室高齡97歲的母親看到自己的女兒往生一定會受不了。沒想到星期五才到醫院住院,隔天星期六正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預言的,零點57分,這位出家弟子往生了。接到醫院通知後,同住的室友即刻驅車前往醫院。室友到醫院才短短二十多分鐘的車程,還沒有趕到醫院就接到通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這位往生的出家弟子修完殊勝難得的頗瓦法。她們來到了醫院,看到她的臉色安詳,像是睡著;摸她頭頂的梵穴是熱的而且凹陷進去,頭頂的皮膚還有彈性;不可思議的是四肢是柔軟的,原本在四肢、臉部和腹部等身體各處的水腫都消了,特別是腹部的水腫最為明顯,整個腹部都平了。左手背原本因為龜裂的紋路也消失了,原本呈現紅褐色的皮膚,顏色都已淡去而呈現粉紅色。因為家屬還沒有到醫院,嘴巴因為還戴著氧氣面罩而暫時還張開著。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身上的水腫就是曾經傷害過的眾生在身體裡面,當修完殊勝頗瓦法後,身上所有曾傷害過的眾生也一起被超度到淨土去了,所以水腫自然就消失,並不是排出來。一位醫生弟子報告,這種現象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如果不是靠抽取的方式,是無法將身上的腹水抽出來的,如果要用抽出來的,身上一定也會有抽出來的針孔。但是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殊勝頗瓦法後,大體身上的腹水自然就消失,肚子也平了。腹水憑空消失,而不是流出去的,整個病床也是乾乾淨淨的。不像有的人往生時可能會排出大小便。

當她的二嫂和四姊趕到醫院時,在場的弟子們告訴她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幫她修殊勝頗瓦法,超度到阿彌陀佛淨土,以及頗瓦法的殊勝難得、難求、難修及種種殊勝瑞相。在其他的顯教道場學佛的二嫂說,從沒有看過,也沒有摸過亡者頭頂的梵穴會發熱而身體是冰的,手腳是柔軟且水腫都消失了,臉色變好,像是睡著了,又變年輕。她們都很高興地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修的法很殊勝,也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本家屬詢問張開的嘴巴要如何能閉起來?其他的弟子告訴她們,因為是還戴著氧氣面罩而暫時還張開著,只要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法,嘴巴自然會合上。當大體從醫院移到殯儀館時,原本張開的嘴巴已自動合上,家屬看到這個瑞相更加地開心。後來,一位相識的佛寺住持得知消息,打電話告訴她二嫂要來助唸時,二嫂也很有信心的婉拒。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亡者修法超度到淨土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此出家弟子修完殊勝頗瓦法後,自掏腰包先拿出新台幣20萬元交給葬儀社,並交代後事所有喪葬費用,包含海葬等所有費用,都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支付,如果這些錢不夠,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會再拿錢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指示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理事長及一位師兄赴葬儀社關心這位出家弟子的家屬。在葬儀社時家屬們告知這位出家女弟子自22歲出家起,她的母親因放心不下,所以不管在哪座寺廟,她的母親都和她住在一起。所以當這位出家弟子往生後,她的姊姊、哥哥、嫂嫂都很徬徨、不知所措。當他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負擔所有的喪葬費用(包括海葬),也承諾照顧其母親往後的生活、住宿及醫療時,全部都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

之後去這位出家弟子以前住的佛寺。這位弟子已往生的二姊,曾是這座佛寺的住持,她二姊往生後,她的二哥雖然沒有出家,但是二十多年來一直在這座佛寺負責幫忙一些行政的工作。當理事長一字一句的大聲緩慢的告訴這位重聽且行動不便的二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妹妹修殊勝頗瓦法的瑞相,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妹妹付所有喪葬費用(包括海葬)及其母親往後的生活、住宿及醫療照顧全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負擔。她二哥的臉原本很嚴肅哀戚,但聽完之後已轉成歡喜的笑容,並眼眶泛紅的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妹妹一路的照顧。她二嫂當時也很歡喜地搶著告訴先生她親自見證的瑞相,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安排葬儀社幫忙及安排照顧他母親。她二嫂不斷地讚嘆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法,對後事的處理以及對婆婆的照顧。

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家屬們表示無法照顧老母親時,便指示同住在宿舍的人,一同照顧這位老奶奶,所有的開銷全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支付,並交代同住的任何人不能拿錢出來,並檢查所有的日常用品,不能用的都要補齊換新,吃的不能省,生病要帶去看醫生,要當作自己的媽媽在照顧。而且要找一位細心的看護來照顧這位奶奶,所有的費用全部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支付。而且,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高齡97歲的老奶奶無法承受女兒往生的消息,要大家暫時不要告訴她,等到週六帶她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早上,當她們拿著一碗稀飯要給老奶奶吃時,老人家詢問女兒到哪裡去了?室友回答她,妳女兒現在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菩薩和醫生照顧,過得很好。老人家笑笑,安心地把一碗稀飯都吃完了。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大悲以及佛菩薩的安排。

一位出家弟子報告,以前只聽說有修持的高僧大德一句佛法就可以超度,現在能夠親眼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有如此的大能力能利益眾生,讓眾生離苦得樂,真是由衷佩服、讚嘆不已。在她來到寶吉祥道場,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實際見到生老病死的實況,人生真是變化無常,非常的戒慎恐懼,必須深信因果,努力跟隨具德上師修學佛法,才能解脫生死輪迴。在這見到如佛菩薩、如慈父般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厭其煩諄諄教誨,而弟子們還是不聽話,有懺悔不完的事,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不捨弟子和眾生,在身體欠安之下,還是接見信眾解決他們世間苦,以及給予佛法上的開示和幫助。真是大慈大悲的佛菩薩。

剛往生的這位出家弟子,在往生前的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往生時是、往生後也還是,連她的老母親到現在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照顧著。從她出家到現在,未曾見過這麼實證、實修又如佛菩薩的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無分別的把所有的弟子都當成自己的親人照顧著。如此能將佛法運用於日常生活中,是弟子們所必須效法的具德上師。弟子們有幸遇到如此具德的上師,就該如珍如寶般地珍惜上師的一切教法,要完全聽話,好好地如實依上師的教導去修行。這就是大供養,比外在的財物供養更能為上師所歡喜。上師少為弟子們操心,讓上師能利益更多的眾生,就是孝順師長,因為上師就是慈父。

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把所有皈依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的弟子都視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肝寶貝。經歷了這一切,她深深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盡一切生命照顧弟子們的現在與未來,並為弟子們製造了種種的因緣。這位女出家眾出家三十多年,若不是因為依止一位實修實證、具德的上師,以空性廣大與佛無別的慈悲與智慧,不斷地為弟子們累積往淨土的資糧,這一生才有福報能解脫六道輪迴的痛苦,得生淨土。一直以來,佛菩薩的手都是伸出來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也是一直伸出來幫助眾生。甚至在最後一天轉院的這一番波折,也幫這位出家弟子製造了難得的機會,使她能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殊勝的頗瓦法。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安排,是佛菩薩、護法的安排。無論是往生的這位出家弟子,或是在這過程中一路陪伴她的人,都能深深的感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們、對眾生,不求回報、無窮無盡的慈悲和照顧。每思念至此,總是淚流不止。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因為弟子們未能依教奉行而不講授佛法,這是因為弟子們不聽話,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共語、不教授,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願意收弟子們的供養,所以弟子們更應該好好做好供養,以身、口、意來供養,培養福德資糧。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上師難遇今已遇!更應該下定決心修改自己,用心學佛。才能報上師恩、報佛恩、報眾生恩。

從這個事情中,讓我們知道依止一位具德上師的重要,以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別的慈悲心和菩提心,不斷加持和幫助所有的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宇宙間最珍貴的寶物,用全部的生命來弘揚佛法,用全部的生命來利益眾生。再次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有因緣福報感受到佛法的殊勝及偉大,不斷地加持與苦口婆心的教導,願一切有情也都能夠有緣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進而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而能解脫輪迴之苦。並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輪常轉、常住於世。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一切。理事長也向大家報告:「這兩週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但沒有講法,包括我在內的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深切地懺悔,要馬上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去做、去改。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但沒有講法的這兩週,法會供養金明顯減少,我們應深切地懺悔。」

接著,與會大眾靜坐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3 月 3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