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3月18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帶領與會者持誦六字大明咒。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公開發露懺悔的機會。

2010年10月3日,她第一次參加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法會的最後,她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站在車上為全場灑淨,繞場一圈又一圈、一次又一次,全身都已濕透,仍不顧自身的疲憊,不斷地為與會大眾灑淨加持。灑淨完畢,仁欽多吉仁波切由弟子攙扶著再度站上壇城,對著與會大眾說:「別再吃眾生的肉了。」並流著淚,當下她像是看到《地藏經》裡的地藏王菩薩在流淚,心裡有著莫名的難過。於是她決定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很懺悔,不該威脅強求佛菩薩、不該用條件交換、用自以為是的心、不該為了自己的貪、嗔、痴、慢、疑而墮胎殺生7次,讓眾生痛苦。她懺悔不該偷盜公司財務;小時候她曾偷爸爸口袋的錢、偷媽媽皮夾的錢;長大後騙先生私自把錢挪作他用;曾經偷拿男友的錢,還因為怨恨、嫉妒的心,而嫁禍給男友的兒子;高中時她不跟爸爸說話,讓爸爸傷心難過,連跟爸爸道歉的機會也沒有了。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了因車禍而往生的爸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

同時她也懺悔不該不顧前夫的感受,堅持離婚,讓前夫痛苦,讓公婆沒面子;有婚姻時,用計較的心、分別的心、怨恨的心對待前夫及其家人;在女兒小時候打她出氣,讓女兒現在心中產生痛苦。她感恩前夫及公婆給她優渥的生活並疼愛女兒。她懺悔因自己的貪念、自私自利而讓自己信用破產;因為嫉妒、嗔恨的心而說人是非、傷害眾生;她至今仍讓她的媽媽擔心;小時候和媽媽頂嘴,讓媽媽傷心;長大後交男朋友,讓媽媽不開心;離婚讓媽媽擔心。她從小到大因為自己貪、嗔、痴、慢、疑不斷,而不停地用言語、行為傷害眾生,使眾生痛苦,也因自己無止盡的欲望,自私自利傷害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自私自利的人是學不到慈悲心的。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佛法教育,用心良苦不斷給她機會,超度她的心。

她懺悔工作上摸魚、對客人不耐煩;偷工減料、讓客人不舒服。她懺悔愛吃眾生肉,結婚大肆宴客,殺害無以計數的眾生,讓眾生痛苦;她因不小心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燒破一個洞,還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上的右肩處給燻黑了。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弟子們去西藏求見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但因她不專注上師的法體,竟又不小心地將裝有唐卡的錦盒撞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右手。她懺悔自己是大笨蛋。

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用心良苦,慈悲開示,不斷地給她機會聽聞殊勝的佛法,修改自己錯誤的身、口、意。她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幫弟子們製造善的因緣以及累積福報的機會,作為學佛的資糧,還要不斷想辦法幫她消業障,讓她可以沒有障礙的學佛。

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參加2011年5月在京都道場的殊勝法會。在那次的行程裡,聽到許多師兄的分享。尤其聽到師兄分享與公婆、先生之間的相處,讓她驚覺自己真的錯了,錯在不該不斷用分別心、計較心、貪心、嗔心去對待先生以及他的家人,只要求對方要不斷滿足自己,卻從來沒有感恩的心。她想起上師的開示,世上沒有「應該」,她要懺悔,沒有任何人應該要對自己好,因為自己也從未對人好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殺業重的短壽多病、眷屬不和、所求不遂,她懺悔自己殺業深重。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佛法教導,一字一句、嬉笑怒罵皆是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慈悲開示:「要深信因果、死亡無常。」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現在早死了,而且一定是在地獄裡,光這輩子所殺、所吃、所傷害過的眾生,就已經不計其數。她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幫助那些被她所傷害的眾生。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她感恩父母生養她,給她一個暇滿大舟,更要感恩上師生生世世的照顧。縱然得這人身,但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就沒有聽聞佛法的機會,這輩子就又白來了。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因中風而成為植物人的姑丈,她的姑丈安詳往生後也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往生時的面容比生前的氣色還要好,而且嘴脣是粉紅色的,手也是溫熱的。她奶奶91歲,2011年8月因為中風,腦部有血塊,昏迷住進加護病房。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原本醫生說要開刀,但奶奶不到一星期就醒過來了,而且也不用插管。奶奶的記憶也一如往常的好,絲毫沒受影響,現在非常好,也可以做復健。

她的媽媽在今年(2012年)1月耳朵長了珍珠瘤,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媽媽找到一位好醫生,雖然經歷9小時的手術,她媽媽仍能免受插管的苦、免受恐懼的苦。媽媽完全沒有手術後的不適,沒有痛、暈、吐,隔天就自己下床、吃飯,這些全都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術前媽媽有5、6公斤的水腫,也在開刀後一夜之間全部排光,只住院3天就出院。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她代表奶奶和媽媽懺悔,也代表六道有情眾生懺悔。祈願所有六道有情眾生都不要有病苦,皆能離苦得樂、成佛果。

上個月她家裡的貓咪生病,到醫院檢查照X光片,醫生一直問貓咪的左腎不是萎縮嗎?她說:「是啊!」但醫生發現貓咪原本萎縮的腎竟長了出來,醫生說貓咪是隻特別的貓,因為醫生也無法解釋。她對醫生說:「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可思議、感恩佛法的殊勝。」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在法座上開示:「為什麼基督徒都會說感恩上帝,而你們卻不敢對人、對醫生說,是佛菩薩幫助了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要命、不要名、不要利地利益六道有情眾生,讚揚上師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弟子們機會,更何況她真的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多太多了!

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因憂鬱症無法入睡,就算吃了安眠藥也無法入睡,曾經連續7天都無法入睡。每過中午必定頭痛,吃再多止痛藥也沒用。夜晚除了失眠的苦,腰還會痠痛到無法入眠。每個月生理期來之前,也一定會發炎感染,這狀況已有好幾年了。她懺悔不該殺害眾生、墮胎、讓眾生痛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現在這些病苦都不藥而癒了。

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她為弟子,給她聽聞佛法的機會,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監督,不斷地幫助她改正自己的身、口、意。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無價寶,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最棒的上師,也是最慈愛的父親,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最珍貴的寶貝,也是真真正正的佛菩薩。她告訴她的媽媽,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稀有難得的大修行者,也是一位能夠幫助我們在這一世解脫生死的上師。

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製造機會給弟子們。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功德林,而她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功德林裡最大、最茂盛的樹,讓弟子們可以遮風避雨,能夠安心學佛。沒有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就像浮萍、無依無靠,她十分珍惜有這樣的因緣,有這麼好,如父親一般的上師。

她媽媽以及女兒有這樣善的因緣可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和女兒。女兒說:「媽媽,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自己的爺爺還像爺爺?」女兒還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爺爺好像佛菩薩喔!」是啊!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佛菩薩啊!

最後她也跟大家分享,真的要非常珍惜、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弟子們機會參加國外的法會以及朝聖,要把每一次的機會都當是最後的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死亡無常,她要珍惜、把握每一次跟隨上師的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是分分秒秒照顧弟子、利益六道有情眾生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心、智慧、菩提心不可思議。她恭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弘揚正信佛法事業越來越興旺,直貢噶舉派的旗幟在全球飄揚,救度所有六道有情眾生。

接著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她及她家人的事蹟。

這位女弟子發露懺悔對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沒有恭敬心及供養心。在2003年9月,她第一次帶著母親至寶吉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沒有供養心,只想利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母親,所以沒有準備供養金,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慈悲的加持著母親,教導那時尚未皈依的她,要懂得向被他們家族傷害的眾生懺悔,並交代他們全家都要參加施身法法會。當時她母親信心不具足,未參加法會。她自己參加完施身法法會回家後,告訴母親施身法很殊勝,寶吉祥道場是清淨的道場,也告訴母親自己以空的紅包袋供養,並拿到一份供品的事,她的母親聽了之後責備她,怎麼會沒有供養還做了不恭敬的事。但也因此,她的母親很歡喜她能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寶吉祥道場是弘揚正法,利益眾生的清淨道場。

她在2011年8月6日參加京都道場法會的行程中,聽到一位師兄分享她奶奶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難得的頗瓦法,修到心脈都停了。她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06年2月3日至2月4日之間連續修了4個頗瓦法,修到心脈停止。每次聽到這件事,她都非常的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大慈悲力,並不捨上師捨命為度眾生的辛苦。師兄的分享讓她猛然地記起了2006年2月4日當天下午,她趕到寶吉祥門外卻不能進去,聽到門外的師兄很擔心的哭泣地說: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修了4個頗瓦法後心脈停止了。當天她是為了肺癌末期的母親來頂禮並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師兄們的說明後,讓她感到非常驚慌失措,很害怕再也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

因為不能進去寶吉祥,她便待在門外,沒想到片刻後師兄打開門讓她進去。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她代替母親以及被他們家族傷害的眾生頂禮與供養。她感恩護法、諸佛菩薩讓她記起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心脈停止時,仍在利益生病的母親,仍在憐憫受苦的眾生。她很後悔這麼多年來都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也没有將此事分享給其他人。曾經有師兄問過她,她的母親是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修了4個頗瓦法的其中一個,她回答:「不是。」她表示自己若有感恩心就會回答別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修了4個頗瓦法後心脈停止,仍在利益她的母親,仍在憐憫受苦的眾生。

她懺悔自己對上師的殘忍、不在意、不慈悲、不感恩、不恭敬、没有侍奉上師以及没有依教奉行。懺悔自己的駑鈍、自私自利、驕傲、任性,没有孝順父母,没有用心學佛以及没有依照自己的承諾以生命學佛。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懺悔,向諸佛菩薩祈求懺悔,向眾生祈求懺悔。

她的母親於2006年2月20日往生。那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印度閉關,仍修頗瓦法幫助她的母親以及被他們家族傷害的眾生。她的母親往生8小時之後,原本張大的嘴巴已經閉合,修完頗瓦法後,她的母親嘴角微往上揚,面帶笑意;原本無肉的雙頰,變得圓滿,臉色白淨,額頭、臉是冰冷的,梵穴是微溫的;全身及四肢關節是柔軟的;更殊勝的是,死亡超過8小時之久,母親的遺體竟然還是熱的,比她的手還要熱。這些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母親修持頗瓦法後的瑞相。

一直以來,她不斷地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庇佑,以及對治、加持她所遇到的種種問題。在2006年1月19日,有人詆毀佛法及金剛上師,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她遠離惡友,救了她學佛的慧命。

她從事護士的工作,於2006年11月23日在睡覺時夢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次日她在病房值大夜班,大約早上五點多時,正在抽取藥物為病人做點滴注射治療的過程中,雙手突然將手中的注射針往自己胸部扎,在那同時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的手腕由內往外推,所以最後針頭是狠狠地、用力地扎進自己的腹部。腹部被針扎進時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並了解到前一天為什麼會在睡覺時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知道自己是重報輕受。因為扎傷部位避開了重要的器官,例如:心臟、肺臟,使傷害的程度縮到最小。此事讓她更深切地檢視及懺悔自己曾經如此地殺害過眾生,並令眾生心存恐懼及受到傷害。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具德的上師難遇、難求、難參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眾生的上師,更是她生生世世的根本上師,她將永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無離金剛上師的加持。她發願以生命學習佛法,依教奉行,並將身、口、意,全部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康健,法輪常轉,常住在世;並祈求自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加持、檢視下,能斷一切惡,行一切善,聽上師的話;祈求能斷輪迴、解脫生死、往生淨土。

最後,這位弟子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懺悔的機會,也希望大家以她為鑑。更要珍惜、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為名、不為利、無所求,不要命的在利益廣大的眾生,甚至在心脈停止時仍不忘憐憫眾生及利益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帶領與會者持誦六字大明咒許久後,所有參與法會的信眾及皈依弟子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跪拜頂禮,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恭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4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