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2月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為大家開示的是死亡。

法會開始前,一位男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讓他有機會可以公開發露懺悔及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家人的經過。他在2009年3月22日皈依,他先懺悔他是個非常驕傲、非常自私的人,以前做錯了很多事情,從小有殺過很多螞蟻,玩死過很多蜜蜂,摔死過很多蟋蟀,吃了非常多的蝦子;別人在海邊釣白帶魚,他在旁邊很高興的討論如何油炸來吃;在釣小章魚,他在想等下如何生吃;別人殺魚,他拿菜刀幫忙將魚打昏,他深深懺悔;在南方澳海產店,點了活的海產,還要求店員將貝類活生生的點火燙熟了吃,看牠在滾燙的油上掙扎,還說新鮮的好吃,他很懺悔;大學二年級時,在太平山上看別人在翠峰湖保護區釣魚,他也去向人借了釣竿,釣了一隻一公尺大的草魚;那一次在1500公尺的高山上開車煞車失靈,差10公分即摔落山谷,一車九人差點摔死,他很懺悔。現在仍不斷想起種種曾經做過的惡業,真是罪該萬死,還也還不清。

他從小對死亡非常恐懼,幼稚園大班畢業後,上小學的第一天,母親往生,出殯當天看到母親躺在棺材裡的樣子很驚恐,樣子很嚇人,他非常懺悔,當時還與弟弟嘻嘻哈哈繞著棺材追逐玩耍。隔年,祖父的媽媽(太婆)往生,看到太婆往生的樣子也非常驚恐,面頰凹陷,嘴巴張開,臉色慘白。國中一年級時,家裡的幫傭廖媽媽,晚上還在幫家人煮晚飯,卻在半夜兩點因心肌梗塞死亡,她在往生前還來敲他房間的門,說她很難過,說她要死了,死的叫聲聽起來很難受,他仍記憶猶新;他從小對死亡有很大的恐懼,對亡者驚恐的臉,合不起來的嘴,泛白的臉,有說不出的莫名的恐懼。

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有機會學習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死亡的種種過程與對死亡的準備,讓他解開小時候的陰影及心中的疑惑,並對未來人生有明朗的方向。

2008年8月,他的父親因為淋巴瘤住院,醫生說如果不化療就要出院,他不希望父親接受化療,也沒有能力說服弟弟與弟妹,他感到很無助也沒有智慧,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要找弟弟好好的說明與談談。」他懺悔平時參加法會,沒有依教奉行,也沒有專心、專注的學習,自己又沒有改好,如何能說服弟弟與弟妹讓父親不要接受化療?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施身法幫父親超度,父親在殯儀館冰存一個多月,公祭當天父親的臉是紅潤的,樣貌是安詳的,像在睡覺,他當下感動得要掉下淚來。原來被大修行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過的往者,在死後的面容上,真的不一樣,他小時候腦海中的陰影,心中的疑惑都解開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教導珍貴的佛法,他一定要努力修改自己,依教奉行。

他因工作關係,有兩年是住在景美的岳父母家,平時因工作壓力與家人相處也不檢點,長期下來,終於在某個星期日的早上,岳父出拳打他,全家人在不安的氣氛中過了好幾年;2009年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學佛的第一個法門就是要學懺悔。他發現自己太自私、有分別心、沒有平等心與比較心太重。

他當時心裡很不滿太太的哥哥長期在大陸工作,嫂嫂半夜生產是他送去醫院;星期六、星期日,沒得休息,要帶小姪女出去郊外玩;要帶岳父、岳母出去散心,凡此種種,最後造成家人的痛苦與不和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他後來將岳父、岳母當成親生父母般,把小姪女當成自己小孩般相處。雖然自己父親已往生了,但在道場,看到很多年長的師兄就像自己的父親;很多小師兄,就像自己的小孩。後來他跟岳父、岳母懺悔,說出當年不對之處,害他們難過傷心,當下岳父也跟他說,也要跟他懺悔,全家人當下都很感動。如今岳父、岳母也逐漸在吃素,兩位小姪女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 直貢澈贊法王相當恭敬,全家人每年都來參加大法會,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去年(2011年)他常常眼睛發炎,也去眼科吃藥看診,但狀況時好時壞;某天將寶吉祥食品的枸杞放入熱水中沖泡食用,眼睛變得特別舒服,接下來的好幾天都是如此,發炎症狀也逐漸消除。當下想起,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弟子們最需要什麼,給的都是弟子們最需要的,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都是最好的寶物。

他繼續分享去年(2011年)5月前往日本京都參加法會時,在遊覽車上跟師兄分享,因他長期在台北工作,在高雄的房子,如果有機會能賣掉,想去寶吉祥請戒指。在返回台灣後的15天,房子就很順利的以他心中所想的價錢成交了。就在9月前往寶吉祥將新的戒指戴上手時,心中突然升起很感恩的心,因為戒指戴上手時,瞬間覺得手變白了,感覺自己的命格好像變了,因為他太太常說他的手像工人的手,在那一瞬間大家都好歡喜,感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賜給他最好的寶物。將戒指戴在手上後,每天看著手上的戒指,就像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在加持他,要努力好好學佛。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去年(2011年)5月前往日本京都,參加上師供養法法會與不動明王火供法會,天空當時正在下雨,他是負責站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撐著雨棚的工作,因長時間站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頭髮白了、鬍子也白了,心裡有些不捨與難過;他懺悔在2010年擔任大法會義工,在規劃 仁欽多吉仁波切電動車灑淨的動線時,從來都沒想過是不是能規劃更好的動線,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減少灑淨的勞苦時間,讓全場的信眾都能被加持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能減少一些勞累。他在恭敬撥放「2010年6月6日 吉天頌恭793年紀念大法會」的DVD時,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侍在 直貢澈贊法王的身邊,留意接待 直貢澈贊法王的每個細節,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神也隨著 直貢澈贊法王的一舉一動,仔細地關注著;他懺悔沒有好好侍奉上師,也沒有將佛法用在生活上。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阿奇佛母及六道眾生,讓他有機會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並發露懺悔,祈願各位師兄、大德及六道一切有情眾生,能往生淨土,利益更多的六道有情眾生。

接下來由一位女弟子分享2011年年底參加殊勝的日本大法會的心得,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在這殊勝的道場讚揚上師,並懺悔自己的身、口、意所犯的罪業。

首先,她分享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12月31日在日本主法施身法及長壽佛法會的心得。她很感恩行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才知道自己有多自私,只想把時間跟金錢省下來,去沒去過的國家,參加沒參加過的法會,愚蠢的心竟不懂得每一場法會的因緣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次法會,她在道場玄關處負責提醒參加者換襪子及提供鞋袋。她觀察到日本的信眾,懷著無比的恭敬心到道場,態度跟心情都穩定而專注,穿著整潔而正式。她也感受到日本的師兄進到道場的喜悅與珍惜,這讓她十分懺悔,她幾乎忘了自己剛皈依的時候,也是懷抱著這樣的態度,如今,她進到道場是一種回到家的感覺,雖然喜悅卻不知珍惜,更不知莊重,時常因為匆忙趕進道場而忘記應有的沉穩。她知道如果心態不改變,不將道場視為自己的責任,不珍惜每一次參加法會的機會,不深信無常,那麼她就必須要承受失去依靠的結果。

法會結束後,她是最後一批離場的人,她沒想到應該將道場的門關起來,別讓暖氣一直流出去,覺得自己著實可恨。這讓她想到,她從來只是依照組長的指示,也不會動腦筋幫忙多注意其他細節。表面看起來,她是標準的聽命行事,但其實她是自私、害怕受罰的。她覺得這種心態很可恨,從今以後她要幫忙注意細節,將道場當成自己的家一樣的照顧。同時,她也要感謝道場這棟樓的所有鄰居,她常在想,如果她家樓上有這樣大的一個團體,每週都來上千人,她的心情會是怎樣?她知道,不管他們做多少事,不管他們多麼和善,她還是會覺得下面聚一堆人很煩。如果這樣,她怎能不感謝他們的包容?怎麼能對她們的排斥覺得忿怒?她相信,只要每個人都心存深深的感謝,我們的家才會安全。

行程中車上有義工師兄分享,說他們覺得很抱歉,因為有師兄表示,在當信眾的時候,義工師兄都很和善,皈依後義工師兄對她們就很凶。她很懺悔,她也曾經有過這種念頭跟埋怨,但大家都是該守戒律的寶吉祥弟子,為何要讓義工師兄不斷的勸誡?如果,每個人都管理好自己,義工師兄就可以幫道場做更多的事情;道場不是交朋友的地方,更何況大家是金剛師兄弟,生生世世不會散的。她懇切的請各位師兄,懷著一顆感恩、珍惜的心,約束自己,也互相提醒,當覺得師兄的態度不好時,要馬上懺悔是自己的錯,因為好意提醒大家的師兄心中其實是難過的,他們也很懊惱身為寶吉祥弟子怎還不知自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依」就是依靠。皈依以來,她一輩子的心沒這麼定過,她知道不用擔心家人的安危、父母的健康,不用擔心沒工作、沒朋友、老年孤獨或人生有沒有發展的問題,一切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但是大家是怎樣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弟子們的家呢?這次在日本,當抽籤活動結束後,師兄宣布第二天要到道場集合,她第一個念頭竟是,怎麼安排飛機?她的心中竟然沒有日本道場,而像個過客!她知道自己這樣的念頭如果再持續下去,沒有了道場怎麼辦?如果連家都沒了怎麼辦?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視的事就是弟子們該重視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哪裡,哪裡才是弟子們的家。

她懺悔,回程在機場候機時,她跑到一位出家眾師兄面前問東問西,這位師兄笑說她是個好奇寶寶。返台後第二天,她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懺悔法帶,就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不該對修行者好奇。她也在此懺悔,請求這位師兄原諒。她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大家的法帶真的很神奇,總是能及時的點醒她,以免她持續犯錯,所以她呼籲大家一定要反覆的聆聽。

她繼續分享參加2012年1月14日普巴金剛法會後的心情。1月14日是總統大選的日子,依據先前的氣象預報,是整天有雨的天氣,然而當天卻是晴朗且微暖的,讓投票率衝破7成。一離開道場,她就接到家人來電,她的父母連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現不可思議的力量。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讓大家有穩定的工作與生活環境,是多麼的辛苦用種種力量幫助台灣,大家一定要抓住每個機緣讓家人有機會深信佛法。

法會中,她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半傾著身體,逐一加持,她知道那樣的姿勢有多麼辛苦,背部那麼不舒服,鐵定難過極了。在加持的隊伍中,她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女兒,那是一位為人父親唯一能多為女兒做的。她心裡很慚愧,每個弟子占據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多的時間,而她卻仍還不知改過,真的對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家人。

法會尾聲,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年初一的法會不修三十五佛懺了。她懺悔自己當時心中有兩種疑惑:第一個疑惑,是不是該像小孩要糖一樣懇切的求才對?第二個疑惑則是,這是上師的決定,弟子們應該聽話就對了吧?感恩上師初一法會慈悲加持,讓她知道自己錯得離譜,聽開示一知半解,還無知的產生疑惑。她更是羞愧,只想到利用懺悔讓自己好過、消除自己的業障、當作是做完年度的功課,應該要謹記上師決定的事就該聽話,放下任何執著,時時刻刻用《佛子三十七頌》來每天反省自己,而不是依賴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年修的懺悔法會。

去年(2011年)底的每一場法會,她場場都哭泣,曾有師兄問她哭什麼?她哭是覺得自己實在不配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因為羞愧,痛恨自己為何要一再造業、營造無聊的煩惱,累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的幫弟子們消業、除障、去煩惱;因為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心急,因為自己年紀大了,擔心弟子們這個樣子怎麼辦;因為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家人的加持,她覺得很內疚;因為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後,道場又成為市場交易中心,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更多的哭是因為無限感恩,覺得自己不知經歷了多少世,才追尋到如此稀有難得的上師,而她這一世卻如此懶散,擔心還有多少時間能坐在這裡?

她跟各位師兄分享,有機會要盡量爭取站在這裡讚揚上師、發露懺悔的機會,不要忘記皈依時的初衷。年前看到幾位師兄站在這裡的時候,都變成是最後的懺悔,所以請各位師兄珍惜每一次能留在這裡的機會。

最後,她分享當時到寶吉祥請戒指的時候猶豫不決,珠寶店的師兄突然拿出了一個戒指,說這是目前唯一的一個尾戒,她一眼看到就很喜歡,連戒圍都不用改。第二天戴到道場,也讓好多師兄試戴,然而戒圍不是太大就是太小,膚色不合或是手指長度不夠。大家都有一種感覺,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份寶物,大家一定要趕快去請。出國時曾有師兄分享,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繫念著弟子們,知道弟子們福薄,希望弟子們身上能帶著寶物,以能提高自己的命格、增加學佛的資糧,所以當初才動念開珠寶店。身為寶吉祥的弟子真是太幸福,也讓她知道學佛跟她原先看到、想到的都不一樣。

她要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貢澈贊法王、祖師、阿奇佛母、諸佛菩薩,賜給她這個機會站在這裡,她去年年初的心態不對,分享時不懂懺悔、不知感恩,感恩上師給她再一次的機會檢視自己的心念。

她在這裡要懺悔,她是一個犯過諸多惡行的人,皈依前以眾生的生命幫她續命、愛養寵物拆散牠們的家庭、容易動怒、看不得別人好、跟公司斤斤計較、頂撞父母、頂撞上司、凡事都推卸到他人身上、驕傲自大、犯貪、嗔、痴、慢、疑、偷公司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拿過廠商回扣、一點病痛就讓家人困擾。她真的很惶恐犯了錯而不自知,懇請上師慈悲加持,她願意接受上師對於她的一切安排與加持。她過去一年來,才知道佛子行多麼難修,「轉疾病為道用」多麼難做到。她感恩過去一年老闆對她的當頭棒喝,感恩過去一年身體上的不適,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放棄弟子們,給弟子們很多機會修正自己。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聖體安康,法輪常轉,祈願 直貢澈贊法王聖體安康,祈願直貢噶舉派佛法事業昌盛。

仁欽多吉仁波切甫升法座,即詢問寶吉祥佛法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上週日大家念誦的《地藏菩薩本願經》經本是從哪裡請來的?有沒有回禮給對方?理事長回覆說是一位皈依的出家弟子向一間精舍借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斥責:用佛法名詞,佛經是用請的,不是用借的,佛法是沒有辦法借的。我們跟這間精舍請佛經,有沒有回禮給人家?有沒有準備供養金給人家?完全沒有!你是欺負出家眾嗎?懂不懂得做人?就算沒有給精舍供養金,也要送盒水果吧?甚至連一封感謝函都不寫!你們每個人都出社會這麼多年了,連這點做人的禮數都不懂?你們在社會上請別人幫忙,不會回個禮、說聲謝謝嗎?還是都視為理所當然?理監事也沒有任何一人提醒理事長,一千多個弟子,也完全沒有人想到。你們都會找藉口,說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交代。

要知道這間道場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道場的不動產也不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名下,都是協會的名義,唸佛經也是你們在唸,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唸!你們每個人唸完經都很高興地說:「跟地藏菩薩結緣囉!」跟眾生的緣都結不好,怎麼跟菩薩結緣?每個人都想自己,要修什麼?完全不去思考一下事情是怎麼來的,一點感恩的心都沒有,認為只要把佛經原封完整的還給人家就好了。你們真的不是學佛人,別人幫你們搬一千多本佛經卻不知感恩,也不主動去搬,還要出家眾幫你們搬來,只會撿現成的。你們只是希望得加持,這邊是教大家做人,怎麼去學佛的。給大家方便卻當成隨便,也不會多想經書是怎麼來,都自私自利,參加多年法會都只為了自己。

你們只認為這是出家眾的事,讓她一個人去處理就好了,那下次換人去借借看。這名出家眾已經借了兩次了,以後她面對那間精舍會很難做人。下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機點名,被點到名的人負責去借一千本佛經來。不然就是你們每個人出錢買佛經,沒有買的,或是沒有借到的話就沒得唸,沒有佛經大家就在道場坐兩個小時,時間到了就回去。你們以為有出家眾能夠借得到就沒事了,可能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指示大家要唸長達3天的《華嚴經》,或是要費時1個月才能唸完的《大般若經》,到時候你們無法取得經書,出家眾也不用理會你們自行念誦即可。

已經兩次都這個樣子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在等著看你們怎麼辦這件事,結果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來。什麼大事、小事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待。你們在榨乾、利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利用道場。做人的道理都不懂,人道成佛道才成,沒有應該這兩個字,搬了兩次連謝謝都沒有,別人沒有欠我們。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你們開示了這麼多佛法,又有何用?你們每個人還認為自己已經很乖了,只想著來學佛要過好日子,沒有關心道場的事。就是因為你們的心這麼冷,道場今天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還有人說覺得唸佛經心情很沉重,因為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們不是學密法的料。你們連顯教都學不好,還想學密法!你們不如歸去,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如歸去!為什麼弘揚正法困難,因為人心不正。

你們看不起顯教法師,認為顯教法師沒有我們皈依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顯教法師修得好不好,是他的事,關你們什麼事?最起碼人家現出家相、守清淨戒,你們做得到嗎?跟你們說過很多遍了,沒有顯教就沒有密法,根本十四墮的其中一條就是不可以看不起顯教。有本事大家剃光頭,你們從心坎裡不尊重人、驕傲。密法是學慈悲,不是學驕傲。

今天要為大家開示的是死亡。中國人的習俗,認為在大過年的期間談論死亡,是個忌諱的話題。而其他各種宗教,很少對死亡有深入的探討、研究,或認識。在醫學上,對於死亡的認識其實也並不是那麼清楚,認為人的心臟停止跳動、停止呼吸、腦死,就是死亡。至於為什麼人的心臟不跳了,不呼吸了?為什麼生病的部位在其他地方,但最後會影響功能正常的心臟不跳動,或讓沒有問題的肺部停止呼吸,而導致死亡呢?醫學上對於為何心跳、呼吸會停止都沒有答案,而佛法有答案。

嚴格來講,佛教不是宗教,佛是將宇宙的真實存在的因果關係告訴我們。因果不是佛定義的,佛將宇宙的真理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不是由什麼所創造或主宰的,而是遵循自然存在於宇宙的因果法則所產生的現象。但是不管天主教、基督教、道教都告訴大家,宇宙存在有一個主宰,是由這位主宰者創造了世界也創造了人,若是違背了這位主宰者將會有罪而得不好的結果。但是佛告訴我們,你這一生所有一切都是過去所做,未來一切是你現在所做,不是由什麼人操控的。

為什麼說其他宗教是外道,並不是輕視的意思,而是他們都是向外求,求主給我們什麼東西,但是佛教是叫我們要向內,看自己的心和行為。外道不太討論因果的觀念,最多提到和因果相關的是:你相信主,主就會保佑你。任何事在宇宙不會單獨發生,因緣成熟,果自然成熟,果報出現,不代表事情結束了,也可能會出現另一個因。這個新出現的因又會產生另外一個果報。我們不探討為什麼生病,而去探討哪個器官不行,這並不能找到答案。現在科學發達已找到基因,但基因組合誰給的?別的宗教的解釋是主安排的。什麼力量與原因讓基因由好變壞?科學不能回答,變成人類對事情起因都沒有確實了解。

有些人一出生身上就有癌細胞,但後來卻沒有得癌症;有些人出生時沒有癌細胞,後來卻得了癌症。原因為何?醫學上也說不出答案來。醫學對於得癌症的原因,只從飲食、生活習慣,和遺傳基因來解釋。對於基因的認識,醫學上只是將觀察到的拿來作為解釋,原因卻不那麼地清楚。基因為什麼會這樣組合?是什麼原因形成的?單獨一個精子和一個卵子的結合,為什麼就會使兩者所攜帶的基因結合?為什麼一個如此微小的精子能夠攜帶這麼多的基因?為什麼精卵結合後,這麼小的基因組合最後會成為這麼龐大的個體?醫學上只知細胞會不斷分裂,但為什麼會一直分裂?是什麼力量讓一個小小的受精卵不斷分裂,長成這麼大的一個人?醫學上至今仍未找到答案。

曾有科學報導,在蘇格蘭的一個村裡找到一副九千年前的骨骸,他的基因竟然和現今的某些當地人相同。是什麼力量讓這個基因傳下來?難道只是一個精子和卵子就會產生如此大的轉變?現在醫學都無標準答案,都是用猜的。為什麼一個精蟲可以讓我們變成一個人?完全沒答案,所以對我們的人生感到疑惑。一位醫生弟子也說明,醫學上只知基因是透過遺傳得來,但就連同卵雙胞胎的基因相同,往後的個性與發展也都不同,醫學上也無法解釋為何會如此。

所以,為什麼人稱釋迦牟尼佛是醫王,醫王並不是指釋迦牟尼佛能夠醫治所有的病,而是對於病因能夠很清楚,生病也是在因果法則裡。所以在佛法中有提到「轉疾病為道用」,意思就是,病的顯現可以告訴人們,這是因果法則,可以提醒自己,之前造了什麼因,所以才會得這個病果。也因為生這個病,讓被自己傷害過的眾生知道,自己現在開始在還債了。透過學習佛法可以改變。目前無論是中醫或西醫,都發現了人的情緒和心理會影響到生理甚至病情。

如果一個人情緒不好,都會影響身體健康,有人即使有什麼不好的基因,但也不一定會變成癌症。現在的說法很多,連喝水都可能會致癌。以人類的科學進步,都還找不到最簡單的起因。人對於自身的組成都無法解答,也因此人對未來都有不安定感,因為太多無解的問題沒有答案,只能說有某個原因讓它轉成癌症,但依然沒有精確的答案。

今天要講死亡。你們認為學佛可以幫你們找到好老公、在工作上同事們喜歡你、以後過好日子,其實這些都不是學佛的目的。學佛其實是為了死亡之前做很多準備的工作。正月未過十五就講死,在別的宗教不會這麼做,但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

事實上,我們對於自己為什麼會肚子餓都不清楚。醫學上解釋,之所以會感到饑餓,是因為胃裡沒有東西了,所以透過神經傳達到大腦,大腦告訴你該吃東西了。那是不是切掉神經,阻斷大腦的訊息,肚子就不會餓了?直貢噶舉派有位喇嘛是閉關中心的導師,修到不用吃東西也不用喝水,一樣可以養活他的肉體,而且還可以從西藏步行到印度去求見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過這位喇嘛,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親見過這位喇嘛。在不吃不喝的情形下,怎麼有可能維持這個肉體呢?但其實每個人都做得到,只要閉關修某一個法門一段時間就可達到這個境界。

在閉關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吃得很少,你們會以為閉關的活動量少,所以吃得少,但事實上在閉關時所耗用的能量是比平常要大很多的,從上午四點到晚上十點,中間是不停的,沒有休息的在活動。這也是醫學無法解釋的。

你們每個人小時候都很怕黑吧?很多人小時候都有被關進黑漆漆的房間的經驗,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衝出去,或是大哭。為什麼每個人都有怕黑的經驗?都不喜歡黑、喜歡光亮呢?你們以為會怕黑是因為怕鬼,其實不是的。不是因為有鬼,鬼不是在黑暗中才會出現,只要是太陽過了正午,有福德的鬼就會出現,有些魔只要太陽出來就跟著太陽光出來了。所以不是黑就出現鬼,人怕黑並不是因為怕鬼,而是和死亡有關,因為人生生世世都經歷過死亡的過程所以怕黑。

人在死亡的過程中,會看到一個黑洞,而你們每個人都經歷過死亡,所以都會怕黑。有人認為沒有前世跟未來世,這都是邪見。見到黑洞的狀態也稱為黑成就心,這和密法有關,原本只要是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隨便傳授,但是之前有位弟子因為腦出血而中風,經歷了死亡的過程,其間他看到有一個黑洞,他要進去這個黑洞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後面拉了他一把,救了他一命。這位弟子有了這樣的經歷,將該段過程說了出來,有了這段緣起,這就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開示給弟子們知道死亡的過程。

這位弟子累世所做的惡業,剛好碰到年沖,原本會非時死亡,但在事發時懂得懺悔,並且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所以命被救了回來。也因為他之前是攝影組的義工,時常近距離拍攝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貌記得很清楚。救了他的命不是讓他生小孩、升官、過好日子,而是讓他能夠有時間累積足夠的福報以後能往生淨土。

醫學上沒有解釋為什麼人會怕黑?如果怕黑是心理障礙,為什麼每個人都一樣?密法中有解釋。在寧瑪巴這一派有閉黑關的法門,為了得成就的修行者就必須要閉黑關,可能是在一個黑暗的山洞,或是黑暗的房間裡進行閉關。修習寧瑪巴的人,應該都聽說過閉黑關,其實就和這個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一位之前在寧瑪巴學習的弟子是否聽過,以及之前的上師是否有解釋過?這名弟子表示有聽過,但之前的上師並未解釋為何要閉黑關。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寧瑪巴的黑關是讓弟子們經歷過黑成就心,在死亡時便能過此關,而直貢噶舉的修行方式不需要閉黑關,直貢噶舉的頗瓦法修行過程中,會直接經歷死亡的過程,修成的人,連最恐懼的死亡都經歷過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每個人斷氣之後,就看到黑色的洞,醫學上也有例子,那些瀕死經驗的病人表示自己經過黑洞之後就看到一片光亮。黑色的洞與我們身體狀況有關,我們生生世世死過很多次,這一世絕對不是第一世。醫學上有多年的紀錄,已經證明很多人都記得前世的事,他們在死亡時,都經過黑洞。一位醫生弟子也證實,美國也有很多的文獻記載,有人到了一個從來沒到過的地方,卻感覺到很熟悉,這都是前世的記憶。

佛法將中陰身描述得很詳細也很清楚,人在死亡時,會看到前方有一個黑洞,進去經過這個黑洞之後,就是一片光亮了,就進入中陰身,那時便感覺到很輕鬆,好像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其實當進入光明之後,便是真正的死亡,接著每七天,會有一尊與你有緣的本尊來接引,其他外道會有天使來接引,直到七七四十九天為止,每次會有不同的本尊來接引。但是如果這個人在世時沒有修行,不認識本尊,他便會害怕,不敢和本尊走。因為當本尊出現時,會有很強烈的光,亡者在中陰身的狀態會畏懼這種強光,而躲到暗處,只要一躲開中陰身便會沉睡,等到下一個七再醒來,直到第四十九天後,便不再有本尊來接引,此時便開始受到他累世所做的業力影響,開始在六道中輪迴。

關於這一點,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經驗,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顯教的當天晚上,接近清晨的時候便做了一個夢,夢見要進去一個佛寺的大殿,推開大門時,裡面是釋迦牟尼佛,從大殿發出很強烈的光。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個反應便是感到有點怕,往後退了一步。接著聽到顯教皈依師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怕、進去大殿。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進去大殿了,接下來的夢境便不多說,因為那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與你們無關。

所以為什麼會害怕本尊,因為本尊都會有很強烈的光。打個比喻,就好像一個乞丐見到了有錢人站在面前會怕,所以不敢接近有錢人。不是說你們是乞丐,只是一個比喻。換個說法,你們都曾經打過工,在工作場合,大老闆突然來找你們,你們一定會感到戒慎恐懼,至少會不自主地退一步,揣測著大老闆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來找一個小職員,甚至會向後退一步,這就是因不同層級所以會感到害怕。

其他的宗教,例如天主教或基督教,也有說只要信主,死後便會有天使來接引他們到天宮去。但是前提是必須要守十誡,其實十誡就和佛法中的十善法很類似。所以有守十誡或十善法的人,因為你是善的人,死後才有機會到善的地方。但是如果沒有守十誡會怎麼樣?兩位曾經是天主教徒的弟子都報告,十誡的確和十善法很接近,有一次聽到神父說只說要信主就可以上天堂,當時這位弟子就問如果沒守十誡也可以去嗎?但是神父就不說話了。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才知不守十誡也不能去天堂。

佛法教大家要修十善法,做到這個標準,佛才會來帶你到好的地方,但佛法的觀念是教你要去做,做什麼就得什麼。大部分的人在往生後的8小時內,神識,或是你們說靈魂,還是留在身體裡的,除非是有大福報的,一死可以馬上升天或去淨土;或者做了大惡的,會馬上下地獄,否則往生後8小時,有的甚至於12小時,神識都還在肉體內。當人剛死亡約1個小時後,全身便會僵硬,但是得到頗瓦法後會變得很柔軟。因為他們剛死亡時覺得很緊張、恐懼,人一緊張恐懼會全身僵硬。但是得到頗瓦法超度後,知道到淨土去比當人還好,所以放鬆了,變得很柔軟。

再說,為什麼人死了嘴巴會張得大大的?因為他還不知道自己要死了,想繼續呼吸,但是吸不到下一口氣,所以嘴巴會張大。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在報紙上看到印度德蕾莎修女死後的照片,第一張照片是剛往生,嘴巴張得很大,第二張照片裡才看到,她的頭被白巾綑綁住讓她嘴巴合起來。如果一個真正學習佛法的人,往生時嘴巴是不會張大的。你們也看到許多這樣的例子。

人的壽命是不定的,是福報的顯現。以前曾有許多算命師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算命,他們都算到45歲之後就不再算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起先還以為自己到了45歲就可以退休享清福了。後來45歲時得了皮膚癌,才知道原來是指自己只能活到45歲。剛得皮膚癌時,有一位醫生弟子很關心也非常擔心,一直勸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看醫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在場的這位醫生弟子當時的情形。該弟子報告,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是在左額頭上有塊黑色腫瘤,之後再擴大且變色,這是黑色素皮膚癌,屬於皮膚癌中最惡性的一種,曾勸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醫,開刀或者接受其他的治療方式,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沒有就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告訴 直貢澈贊法王、也沒有求佛菩薩,只是不停地修行,最後直到2007年在拉其雪山閉關3個月時,那塊皮膚癌的痂自己脫落,皮膚癌才完全好,現在也已經65歲了。仁欽多吉仁波切45歲得皮膚癌,直至閉關才將問題真正解決,中間經過很長的時間,大家怎麼可能希望自己的問題一下就可以解決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1995年出來開始幫過這麼多人,講到其他人的壽命時,有些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他活多久會很準,但有些人會不準,這都是根據這些人自己所做而有變化。

佛經有說,我們人的身體是地、風、水、火四大的結合。骨和肉是地,風是氣,水是體內的液體包括內分泌,火是能量。如果這四大失去均衡,就會生病。譬如說,當地大減少時,身體就會生病,若是一直地減少下去,就會影響到其他的三大,最後會導致死亡。你們在醫院曾經看到有些老人家說很熱很熱,冷氣開很強了,衣服只穿一件了,也加開電風扇了,還是喊熱。或是一直喊很冷,加了好幾床棉被了,還是不夠,這種現象就是火大開始分解了。也有人一直要加枕頭來墊高頭部的,墊幾個都覺得不夠,甚至整個病床都搖高了,還嫌不夠高。這就是因為他說不出來,只覺得頭一直往下沉,其實這是地大的分解。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在場者,是否曾有家屬有這種經驗,在場很多弟子舉手表示確實有。

在死亡時,地大的分解感覺是頭很沉,火大的分解會忽冷忽熱,水大的分解是要喝水,或是不喝水,不然就是尿排不出來,有些甚至要用利尿劑排尿。利尿劑用得越多,就影響到其他器官。而到了氣大的分解就是快要死了,你們常會聽到人說三長兩短,為什麼教大家唸咒一定至少是三次?因為人死斷氣之前的呼吸,是兩口短氣,接著一口長氣後就死了。

人在死亡之前就開始四大分解,有的人在死亡前1年開始,有的人的四大分解需要幾個月,有的二、三天,有的很短,一個上午。有修行的人,一秒解決,時間不一定,完全看這個人的福報。像修到頗瓦法的,一下子就分解完。四個能量一分解掉,肉體就無用,沒有能量會產生活動嗎?佛法很簡單扼要解釋人體從何而來,四大因緣和合成肉體,慢慢消耗後就是肉體消失。死亡不定,就是福報不知何時用完。以前賺的錢,也就是福報,在這一世用,用完之後就沒。如果沒有福報,死時會很痛苦,有福報的話,在四大分解時不會痛苦。沒修行之人,就會在這個過程中一直找醫生來治療而受到很多醫療上的苦,很痛苦。

當人的心臟停止就代表人死了,但是心臟為什麼會一直持續跳動呢?醫學無法告訴你答案。佛法告訴我們,心臟是過去世修來的福報,心臟不好,也就是福報不夠,很多人生活正常,卻也會因心肌梗塞而死,就是福報沒了,前一陣子有一個運動員就是因為心肌梗塞而走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已經65歲了,心臟功能還是很好,一分鐘約跳62下。

因為死亡無常,所以有的人會想到早一點結束自己的生命,這種念頭連有都不應該有。就顯教來說,我們的身體是父母所給的,毀壞身體是不孝的,不孝的人又怎麼能學習佛法?密法認為,身體是文武百尊的壇城,因為我們的身體是眾生聚合在一起而產生的,佛法認為每位眾生都是未來佛,你做什麼、你體內的這些眾生都和你一起,所以身體是文武百尊的壇城,你若輕生就是毀壞他們的壇城。非常嚴重!有些生病的人會想早點解脫算了,不要拖累別人,這其實是輕生的念頭。事實上沒有拖累這回事,你們兩個會在一起,不是你欠他,就是他欠你。有人會說要發願早一點離開,若不是為眾生是不行的,除非是求佛菩薩讓你早點去淨土修行回來利益眾生,像是菩薩這樣才是可以的。

得到頗瓦法超度的人,原本張開的嘴巴會自動閉起來。但是人死了嘴巴如何再合起來?醫學上沒有說明人死了為什麼會有屍斑?亡者在往生後1小時即會有屍斑出現,醫生會說是血液沉積。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其實就是被你吃的、被你殺的眾生在你的身體中,會和你一起去三惡道。若是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超度之後,屍斑會消失不見,就是因為在亡者體內的眾生和亡者一起被超度走了。

腹水是怎麼來的呢?西醫也沒有辦法很精確的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其實就是所吃的肉。有些病患會有腹水,無論得什麼病,凡是有腹水的人,死後一定下去三惡道。因為腹水壓著你的腹部,讓你死的時候,氣脈上不去,只能往下走,就去三惡道了。死了之後,腹水會排出來。在場有護士弟子表示,確實曾親眼見過這樣的情況。然而,凡是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亡者,腹水會消失,並不是排出體外,而是冤親債主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離開了。

你們也看那些生病快走的人,往生之前手會揮來揮去,因為他看見了那些已經過世的親人要來帶他走,他知道他們出現是要帶他走,所以想把他們趕走,所以手會一直揮。醫生誤以為他們是要抗拒醫療,為了不要病人揮手,能好好地接受治療,就會將病人的雙手綁起來,被綁在病床上這是十分可憐的事,其實他們是真的看到已逝親人要來帶他走。

還有一些人在往生前會被打強心劑,只要被打過強心劑的人,往生後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時,都會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心口的地方很痛。對於亡者而言,施打強心劑會讓他們對生死的事更加執著,沒有太大的幫助。你們會發現,被做了很多急救的人,死時表情不會好看,因為他會認為你們在救他,執著不想死的心就更強烈。學佛為什麼要教死亡無常?當你對任何幫助你的人沒有感恩的心,就會下地獄。死了之後臉皺在一起,眉頭不放鬆,都是因為執著的心讓自己抓得很緊,死後會墮入三惡道。當然你們也有聽過因為被施打強心劑而救活過來,再活十年、二十年的事情也有,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但是,如果是老人家,身體所有的器官都已經不能再運作了,再打強心劑只是讓他更痛苦。

岡波巴大師開示︰「藉由如此地思擇,因而,我們應該自忖:『我一定會死去,而且死時不定,在我死到臨頭的時候,沒什麼能幫得上忙。既是如此,我怎麼還有時間將善行擱置不顧呢?我怎麼還有時間閒散度日呢?因此我要抓緊實修啊!』。我們應該這樣思索著,而以『此生一切,都無實義』的淡薄心態,來從心底深處,急切地學佛修法。」

當知道自己一定會死,而且死時不定,死時什麼都帶不走。無論此生你有多好的名譽、多大的財富、多高的學問,一樣也帶不走。所以,還有什麼好驕傲的呢?還有什麼沒有你一定不行的嗎?沒有!世界還是一樣的運轉。無論是誰,死的時候都一樣,一定經過四大分解,無論信奉什麼宗教都一樣。只要是一切有情眾生都會經過這四大分解,包括畜生道也一樣。

這一生所發生的事情都是因緣、因果,是過去世所做的因,今世所得的果,沒有東西是永恆屬於自己。過去世所做的緣,產生今世的業,不分善與惡。業是一種能量,才會過這一生。所以,擁有與失去都不是重點。學佛最重要的是學習死亡,不是讓你過好日子,也不是為了讓你有後代。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女有沒有結婚、有沒有後代,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覺得沒有關係,若真的沒有後代也省得日後麻煩,還要來度他們。

昨天有一位信眾因為骨癌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沒有辦法、太遲了。這位信眾3年前開始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你們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大法會中都一直勸大家要吃素,但這位信眾不吃素,現在得了骨癌,還來威脅強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因為還有家人要照顧,還有責任未了不能死。仁欽多吉仁波切反問他,仁欽多吉仁波切上有老母,下有兒女,還有一百多名員工,有一千兩百多名皈依弟子,是誰比較忙?信眾回答︰仁欽多吉仁波切比較忙!既然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要死,你們憑什麼不死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常常開玩笑說,都不知道自己明天還在不在?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世界上有兩個最危險的工作,一個是上師,一個是醫生,都經常被人威脅恐嚇。當醫生的弟子也表示常聽到病人告訴醫生說一定要把他醫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自己隨時會死,並告訴這位信眾,或許在和他講完話的下一分鐘,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死了。當我們能接受死亡無常是一定會發生的事,才不會產生執著,也不會執著別人有對你不好之處,人際關係也都會變好。當你能夠每天觀修無常和死亡,還會覺得別人的話是批評你嗎?他的話是刺你的嗎?

多年前,有一位感染SARS而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活的弟子,原本就是個該死的人,卻仍然執著要賺很多錢,將所有的錢拿去投資全部慘賠。已經是死的人,貪心要那麼多錢做什麼呢?也不是存錢要娶老婆,難道是要買金棺材嗎?金棺材又不能燒,所以屍體就不能火化。

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很嚴格的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揚正法,今天學佛法是為了什麼?為了死亡無常來學就是正法,如果是為了身體健康、過好日子來學佛就不是正法。當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父過世的事情,帶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大的震撼。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才17歲,接到了消息後趕到醫院已經過了2個小時。親眼看到原本先父張開的雙眼,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後就滴了幾滴眼淚之後才閉起來。人死後怎麼可能會再流淚,當時是白天,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能眼花看錯。由此可知,人往生後,意識仍然存在自己的肉體裡。再看到,無論你生前多麼的風光,人死後就像死豬一樣被丟在一旁。大體發出腐敗的味道,印象非常深刻。先父過世的事情,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思維人死了之後去哪?感覺到死亡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課題。

民間有一些習慣,人死了之後,有些人會擲筊,這些都是假的。或許有時候一個調皮鬼經過,他的力量比亡者的大,隨便給你弄一下你的筊,你還以為是真的。

為什麼人死了會要上天?佛有說人其實最初是從光音天下來這個地球的,所以有些宗教或古時候的人,認為人死後要歸天,其實正是因為我們的老祖宗是從光音天來的關係。所有宗教都要我們回到天上,或是天庭,只有佛法沒這麼說。就算是天,也有分層次。修到天道有分欲界天、色界天和無色界天,玉皇大帝也是在欲界天。斷男女慾的人可以修到色界天甚至到無色界天,若在生前無法斷男女慾的最多只能修到欲界天。天主教清修,斷男女慾,也有在遠離人群的山上修也是如此。修到色界天是比欲界天的境界高一層,而無色界天又比色界天再高一層,無色界天是禪定修得好的人去的。

岡巴波大師開示︰「假如我們已在修持真純的正法了,那麼,我們便無法不在身心相續之中,生起『死亡無常』這種體驗覺受。要知道,此生真的是無常的啊!既已有生,就不會不死,因此,我們無論如何都是『定死無疑』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真」是指你所修的都是為解脫生死,並非為了迎合眾生欲望而講佛法。「純」並不是指不講其他的宗教,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講到天主教等,不是就不純了嗎?其實,「純」是指完全是佛陀教法的觀念,不摻雜其他價值觀在裡面。你們的價值觀都是為了自我的利益,而真純的正法就是能夠利益眾生。佛所說是為了人的未來世,釋迦牟尼佛講法49年,為了就是教導一切有情眾生解脫生死。

而「既已有生,就不會不死,因此,我們無論如何都是『定死無疑』的」。人為什麼會死?從醫學來說是因為生病。那為什麼其他器官有病,卻是心臟停掉?呼吸停掉?醫學也無法告訴我們原因。人一定會死,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苦。就算是沒病的苦,將來總有一天會老,老了就會有老的苦。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已經九十歲了,現在面臨著老的苦。雖然生活還可以自理,但是動作和年輕的時候相較,已經很緩慢,起身坐下也很緩慢。你們也可以看到寶吉祥道場中的一些老人家們也面臨著老的苦,動作很慢,他們也不想要這樣,可是也沒有辦法。當你年紀大了,福報一直下降,健康也一直下降,我們每天過著的都是減損福報的事情。大家都想要活到100歲,但是,看到老的苦,你也不會想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前些天看到電視節目播出一位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年紀的日本人,那個人的樣子已經老到嚇人。

有現在世必有過去世,才有未來世,不然此生就白來。過去世所做的,影響到這一生。今世所做的,影響到未來世。如果,彼此沒有互相影響的話,行惡的人就不斷惡,我們也不用一直行善,整個世界就亂成一團了。既有生,就會有死,有死就會再有生。你們都說要自由自在,人沒有自由,受到生生世世的業牽引而動彈不得。

當我們能斷輪迴,才能將生死的事停下來,並進一步讓自己能控制。生死自在是指你已修到能解脫生死,可以知道且決定自己什麼時候要走,也知道並決定自己要去哪裡。而菩薩的自在,不是說心情很愉快,而是生的時候隨他的願力沒有痛苦,當緣盡的時候他就走了。連死亡都已經能掌握的人,對世間其他的一切還有什麼畏懼呢?自然會感到很自在了。心裡對生死輪迴自在,才是真解脫。

岡巴波大師開示︰「同時也要記住,我們的生命,也並沒有一個確定的量度,現在就會遭遇死亡,或在未來的哪個時候送命,也都並不一定,因此,是『死時不定』的;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身體是(四大假合的產物)危脆不實,因此,這也是造成『死時不定』的因素之一。」

我們一定會死,什麼時候會死?沒有人知道。人的生命,沒有一個確定的量度,也就是「死時不定」。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說,或許有一天自己不想玩了,就走了。走了是指到別的世界去度別的眾生了。人的身體是危脆不實的,不要說是發生車禍死掉,撞到一下你也會瘀青,一個小到連顯微鏡都看不太到的流感病毒就讓你死掉。醫學上認為,病毒會進入人的細胞組織中並加以破壞。但是,醫學無法解釋病毒沒有骨頭,沒有身體,為什麼會出現?病毒沒有頭腦,不會思考,為什麼會破壞人的細胞?醫學只能暫時以本能來說明,百分之七十的解釋都是猜測,沒有辦法有一個確定的答案。就像是人由一個細胞分裂成2個細胞,細胞再分裂而最後形成這麼大的一個人,為什麼細胞會分裂?醫學沒有答案。

病毒為什麼會讓我們死?佛經告訴我們,病毒是龍的口水以及鬼和魔的大、小便。龍和鬼、魔將之丟下來的,讓人起恐懼心,讓人死亡。如果一個地區的人行很多善的話,流行病不會發生。每當看到有人因為得了癌症而覺得是世界末日痛苦不已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覺得很難過。其實流感比癌症恐怖,醫生弟子也報告,很少有聽到得到癌症兩、三天就馬上死的。癌症病患還不一定會馬上死,也有拖個三、五年後才死,但是得到流感的病患可能幾天就死了。為什麼大家那麼害怕癌症,而不害怕流感?癌症病患到了醫院,醫生就告訴病人要開刀、哪裡要切一下,要化療等。如果流感的話,醫生是沒有辦法開刀、化療,而且死得太快。許多人一定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流感躺在床上,二、三天就死了。而且,得了流感還被隔離不能和家人見面,得了癌症不用隔離,家人還可以抱你,照顧你。癌症真的是世界上最不可怕的病了。

多年前,SARS流行期間,眾多團體停止一切活動,他們說是為了信眾的健康安全,所以不接觸信眾。只有寶吉祥佛法中心的法會照常舉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各地繼續舉行法會、一直修法,不讓佛法停止消失。SARS也是來報仇的,讓人們起恐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信任感也一併消失。就算你沒有因病而死,因為你起了恐懼的心,身體以後自然也會變差。

比如說腸病毒,吃肉的孩子就很容易感染腸病毒,這個醫學上已有解釋,肉吃到身體裡有毒素所以機率高。那些胎裡素,或打從出生就吃素的孩子,得到腸病毒的機率就比較小,就算得到了腸病毒,也不會因此而死亡。佛教導我們要吃素,除了不要傷害眾生之外,也是為了我們好。老人家不要再說要孫子吃肉,怕吃素沒有營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大家,要轉疾病為道用。當你生病時,要接受是因為自己過去世所做惡的因而得的果報。不要因為得了癌症就要全家人來遷就你,一個人而影響到全家人的生活。癌症並沒有流感可怕,但是你得了癌症,就要所有人同情你,為什麼你不可憐得流感而馬上死的人?人都是活在一個虛幻的世界裡。佛陀曾開示,當每個人都說是對的,你應該用智慧去看,這個對是不是錯的;當每個人都說是錯的,你應該用智慧去看,這個錯是不是對的。智慧是指用因果面去看。而非由價值觀去看。

所有宗教都會治病,天主教也可以治病、聖母瑪麗亞也可以治病,一個神父如果《玫瑰經》唸得好,戒守得好,也可以治病。但是佛教不只是在治病。佛法和其他宗教一樣教我們行善,不同的是唯有佛法能讓我們解脫生死苦海,其他宗教沒有能力教大家解脫生死。

今天雖然還在正月,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死亡無常,並不是觸大家霉頭。學佛最重要的是心態的改變。如果心能夠調整過來,再配合一點儀軌,就能讓你的人生產生很大的轉變。如果心不能改,就算唸再多經,拜再多佛,做再多儀軌,也不會有效果。很多人皈依後會急著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做什麼功課?修改你對於死亡無常的心態就是你的功課。心態正確,比你唸100萬遍咒語有用。今天因為是一年的開始,如果能聽進去佛法的開示,今年會是很好的一年。佛來這個世間只為一件事,幫助一切眾生解脫生死,如果你求能解脫輪迴,佛菩薩就會很高興,因為這是佛菩薩的願力。

沒有任何事物永恆不變,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去年已預言今年會特別冷,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認為地球在暖化,不可能會特別冷。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預知,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無常。只要在輪迴苦海裡一切都會變,不接受無常的事,就會出現很多痛苦。沒有不變的事,還執著就有病苦、就有貪念,不相信因果的心來懷疑一切佛法的話,都會讓我們生病。如果接受了,就不會感受老的苦,病了不會感覺病的苦,才能夠掌握自己的未來。為什麼要你們布施?不是上師和佛菩薩要你們的錢,因為你能將自私念頭放棄,才能澈底覺悟。正如,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皮膚癌的果,雖然沒有了皮膚癌造成的痛苦,重報輕受,但果報不會滅掉,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破產、沒錢吃飯、婚姻失敗等另一種型態來呈現。

岡波巴大師開示︰「另外,要知道,可能造成死亡的因緣,當然是很多的——比如說,食物本可長養我們的身體,但是,有人卻會被它噎住,而成為死亡的原因;而衣被呢,也本可保養我們的身體,但是,有人卻會被它悶住,而造成死亡的原因,等等等等諸如此類的,不一而足。假如連所有這些長養我們身體的『順緣』,在某些特定的時候,也都可以轉變成死亡之因的話,那麼,類似其他的,諸如暴死於敵手,或者溺斃於水中之類的(純粹的『逆緣』),也就更不必說了。由此可見,可以造成我們死亡的因緣,的確是極其眾多的,因而,這也是造成『死時不定』的因素之一啊!」

吃東西可以養我們的身體,但是也有可能會被食物噎住或中毒而死,如此一來我們還要不要吃東西呢?蓋棉被,穿衣服可以讓我們暖和,但你們也聽說有小嬰兒被棉被悶死,如此一來我們還要不要蓋棉被呢?連所有保護我們的順緣,在某一些特定時候,也轉成死的因,這也是死時不定的因素之一。

印度有一個宗教——蓍那教,信徒們茹素,他們是全身脫光不穿衣服的,那個宗教到現在都還存在,擁有不少的信徒。出家時,不是用剃刀剃頭髮,而是由上師一根一根的將頭髮拔光。

岡波巴大師開示︰「既然『死時不定』,那麼,在死到臨頭的時候,是否會有利益我們的助伴呢?不!絕不會!要記住,在死到臨頭的時候,沒有任何一樣事物可以幫助我們。自己辛苦積累的財寶是無所助益的,富人的萬貫家產騙不過黑面閻羅,死到臨頭的時候,他們也不得不戀戀不捨地丟下這些身外之物,而兩手空空地踽踽獨去;縱然有著諸多親戚、眷屬圍繞在身邊,而來殷勤地照應著我們,但當大限來臨的那一刻,他們非但愛莫能助,反而更會給我們增加危害。那麼,是不是因為自己的這個身體持有命根,就會在死時對我們有所助益呢?要知道,身體只是四大假合之物,無所覺知,所以,死時也無裨益。基於上述緣故,因而,我們可以了解到,當大限來臨的時候,諸如身體等等,所有這些,縱是何物也無所裨益。」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年得皮膚癌時,並沒有求 直貢澈贊法王救自己,也沒有讓 直貢澈贊法王知道這件事情。並不是不讓上師幫自己修法,而是不想讓上師擔心。自己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不想讓上師因為微不足道的自己而擔心,多花精力。

趁著大家現在身體健康,盡早學習面對死亡,為死亡做好準備才是最重要的課題。這不是悲觀的想法,死亡是無法逃避的。死亡的過程不是你們想像的很複雜,複雜的是你的想法。當你死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人,沒有一樣事物可以幫你,只有自己一個人孤獨的去面對。斷氣時,就算是周遭有許多醫生、許多家人圍繞,誰也幫不了你!眷屬在你身旁哭不是說你有福報,反而會讓你有執著,會讓你更痛苦。當你清楚死時不定,了解到真正的佛法,才知道死亡的方向,產生一點未來世的福報。當你斷氣時,只有上師和佛菩薩可以給你依靠。依靠上師和佛菩薩的教導,才能坦然地面對這人生必經的過程,存在的事實,無法逃避!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子弘法的方式很辛苦,第一要隨時注意你們這麼多弟子的行為,深怕你們犯了錯而不自知。第二供養也會很少,因為不相信的就不會再來了。第三講了這麼多、也勸了這麼多,你們還是聽不進去。真正能接受的沒有幾個。寶吉祥佛法中心是教出世佛法,離生死的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天要看大家有沒有做錯事,所以非常地辛苦。

一個曾出家多年的弟子也報告,以前在學《菩提道次第廣論》時,上師有講到死亡無常,但是沒有辦法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微妙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並不是別的上師不願意這麼做,而是因為他們自己沒有經歷過死亡的經驗,想說也說不出來。人生很奇妙,我們過去世、這一世為了謀生,從小到大不知學了多少,就是因為學習太多了,這些學到的東西把你全部塞滿了,讓你裝不下別的東西,讓你忘掉了自己不該輪迴。所以當死亡出現,不知如何處理。學禪、學顯、學密都是為了死亡的事。

岡波巴大師開示︰「對於一個真正的實修者來說,他應把今生的一切暫時計議,全都拋之腦後,而來依止一位具備資格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一次提醒大家,佛法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也不會影響你的生活。仁欽多吉仁波切和大家一樣有家庭、有事業,學佛並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佛告訴我們這些並不是因為佛教需要很多弟子,而是佛看到人生的痛苦,告訴我們這些一定會發生的事情。歷史上記載,佛教雖然有小的爭執,但是沒有因為要對方相信佛法而引起的大的戰爭。因為佛法認為,就算是你現在相信我,以後也可能不相信,而且佛法是隨眾生之緣。

佛法是針對大家的心,心態能調整才有用,當你對死亡能接受,人生的其他事情就不會阻礙你。當有事情發生就發生了,知道這是過程,一定會過去的,並不是你們所說的化解,這樣你就不會執著而痛苦了。人的一生是來還債的,苦多樂少。人的一生無論有多大的苦,都比不上你在斷氣後8小時,有的人是12個小時,不了解自己未來會生在哪裡的苦!六道輪迴是很苦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07年拉其雪山閉關時,親見六道輪迴的苦,苦不堪言。很多醫生雖然看過很多屍體,有些修行者知道死亡,但是沒有親身的經歷,死亡來到時,仍然是恐懼而慌亂的。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2 月 1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