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月8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為大家修上師供養法法門。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讓她有機會可以公開發露懺悔及分享。

她記得小時候偷抓了鄰居養的一隻小雞玩,因為被主人看到了,就趕快把小雞丟出去,結果竟然把牠摔死了。她懺悔小學放學後,因為不愛回家做功課,流連在操場追逐蜻蜓,造成日後無法在同一個地方長久居住,常常搬家沒有定所。她懺悔曾經殺過螞蟻、蟑螂、蜘蛛、蚊子、跳蚤;用黏紙板黏蒼蠅、老鼠;用捕蚊拍、捕蚊燈電蚊子;吃過兔肉、羊肉、鵝肉、牛肉、鴨肉、雞肉、豬肉、鱉、蚌殼、蝦、蟹、魚、烤小鳥;也曾殺過無數的活魚,讓魚不能呼吸,就如同現在的她呼吸不順,才深刻體驗到因果的存在。她感恩眾生對她的慈悲,沒有馬上要她的命,更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及「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超度被她殺害的眾生到淨土不再輪迴,並讓她能用肉身儘快還清欠所有眾生的債,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懺悔婚後沒有從一而終,第一胎流產;八年後婚外情懷孕了不敢生,於是墮胎,犯了嚴重的殺生罪。還曾在郊外做愛,犯了邪淫的罪;罵過政治人物,犯了惡口。小時候,她因為二姊藏她的書包而向哥哥告狀,讓二姊被哥哥打,犯了兩舌。曾偷拿公司的衣物、布料、紙、筆,偷拿麵攤老闆桌上的錢,地上撿到黃金、手鍊也沒交給警察局,占為己有,犯了偷盜及貪念。也曾愛買刮刮樂,夢想要中大獎,還清債務。她懺悔吃東西還有分別心,對關懷她、幫助她的師兄也起了分別心。她懺悔沒有確實用佛法過生活,讓兒女沒有感覺到佛法給她無限的幫助,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清淨的慈悲加持力,而斷了他們學佛的慧命。

她懺悔小學時,因為坐在她後面的同學一直用腳踢她的椅子,起了嗔恨心,於是用手去捏她的腳;她懺悔二姊同學罵二姊,她就跑去打了二姊同學一耳光;她懺悔婚後不守婦道,發生二段婚外情,對不起孩子及孩子的爸爸;她懺悔婚後學會打麻將,輸了錢卻騙老公錢掉了,犯了打誑語;她懺悔看過黃色電影,聽黃色笑話,犯了綺語;道場是很清淨的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清淨正法傳法,她懺悔竟然是用貪念來道場學習佛法,希望能在道場往生;她懺悔沒有用「人生無常」過日子,也沒有聽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不可借貸來供養;她懺悔皈依前曾在中秋節烤肉,幾天後逆向騎車被轎車撞倒,還牽掛著一隻很貴的鞋子,麻煩警察找了很久。

她懺悔沒有孝順父母,父母都反對她和男朋友結婚,她卻不顧他們的反對,硬是要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緣起不好而不自知,讓父母親為她收拾殘局;她懺悔對不起婆婆,婆婆得老人失智症,而她沒有細心照顧,讓婆婆半夜跑出門,身上多處擦傷;她懺悔還沒準備好就懷孕,當時懷孕了卻還不斷地捶打肚子,不想要這個小孩,跌了三次跤也沒流產。兒子出生後很難帶,每天吵鬧不停,加上照顧失智婆婆,竟然將兒子放在腳下,想要將他踩死,她懺悔自己的殘忍凶暴,無慈悲心;她懺悔豬腦袋的她曾大錯小錯不計其數,有遺漏的地方,她也一一懺悔。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只為自己好的念頭就是惡,她也要為每一個惡念懺悔;細數每個惡行惡狀寫不盡,最大的惡就是皈依後沒有依教奉行,沒有如實每天修阿奇護法,沒有在睡前檢視自己的身、口、意,是不是一個佛弟子。死亡無常,如今她只有用肉身還清所有的欠債,懇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所有被她殺害的眾生往生淨土,不再輪迴。請各位師兄以她為鑑,不要犯她所犯過的錯。

接著由一位信眾發露懺悔。首先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發露懺悔。

2006年1月15日她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第一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是為了求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當時她深切的體會到人生的苦、眾生的苦,就自以為是的以為學佛可以幫助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開示:「妳以為這麼簡單,學佛是要了生死、出三界。」皈依後就自以為是的以為自己在學佛了,以為自己有認真參加法會,做該做的功課,道場需要義工時做義工,就起了傲慢心,以為自己真的在學佛了。

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和福報到寶吉祥中醫診所工作,但是她卻沒有好好珍惜。她自私自利、不用心、完全沒有依教奉行,沒做到十善法、也沒修《佛子行三十七頌》,沒有將上師教導的佛法用在生活中。只要是她不能接受的事情,心裡就抗拒,抗拒壓力,害怕承擔責任,希望別人都要按照她自己的意思,只要不順她的心意,就起煩惱心、嗔恨心,完全不管別人、不關心別人,內心不斷累積怨毒和惡,甚至開始兩舌、惡口、講別人的是非,結果傷害了病人、家屬和整個工作團隊,帶給主管很大的困擾和麻煩,更傷害了寶吉祥與上師,她懺悔自己罪大惡極,對不起上師與諸佛菩薩,更對不起對眾生的承諾。

她感恩上師的大慈悲心讓她能進入道場當信眾,但是她卻沒有澈底改過,又再次犯錯。當她接到大直門市需要更換新盆栽的訊息時,並沒有立即處理,還是有一大堆自己的想法,對上師完全沒有恭敬心,學佛沒有從內心修改自己,只做表面功夫,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的開示:把學佛當遊戲。

她懺悔從踏入社會工作開始就很叛逆,總覺得全天下的人都錯,只有自己對,我執心很重、貪念也重、斤斤計較、度量小、凡事都按自己的喜好去做,不考慮別人,因此傷害了很多人,尤其是常讓母親擔心。還有因為害怕承擔壓力及責任,所以不斷逃避,不斷換工作,只想過好日子,甚至在家裡用力摔門、摔東西,對母親的關心常常冷漠以對。

她也懺悔自己分別心重,愛比較、愛面子,常嫉妒別人,喜歡聽別人讚美。她同時懺悔小時候全家到海邊出遊時,將飼養的狗留在車裡,等他們再上岸時,狗已經被晒死了。也懺悔對眾生沒有恭敬心,對亡者不恭敬,曾經在醫院工作時,因為病人往生後嘴巴大張,她竟然以戲謔的心態,用紗布將亡者從下巴到頭綑綁起來,再在頭上打個蝴蝶結;還有年輕時貪玩,因為好奇吃過搖頭丸,還吃了無數眾生的肉,甚至曾經開過簡餐店,靠賣眾生的肉賺錢,殺過無數的蒼蠅、螞蟻、螢火蟲、蝦子、蚊子、蜘蛛、蟑螂等,曾經釣過魚、養了小鳥卻沒有用心照顧,害牠們被貓咬死。她懺悔生生世世傷害了無數眾生,做了數不盡的惡業還不自知。

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和殊勝的教導。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無法看清楚,原來自己的內心是這麼惡毒和醜陋。她覺得自己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只有人的外表,內心完全不是個東西,不是人,完全沒有慈悲心,自己還以為自己是好人,是學佛人,其實所作所為都是虛假的,做表面功夫,不深信因果,不接受一切都是自己做出來的,不念死亡無常,完全沒有依教奉行,違背上師的教導,所以不斷累積惡業惡行,不斷犯錯。她也為今天還在輪迴苦海裡懺悔,為違背對眾生的承諾懺悔。

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不可能有勇氣面對人生的苦難和無常,不可能有穩定的工作、有飯吃、有房子住、有衣服穿,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她的,她無以回報,只有以至誠的心發願往生淨土,生生世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直至成佛。同時她也祈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學佛的心精進不懈怠,並息減她的貪、嗔、痴、慢、疑五毒及學佛的障礙。同時她也籲請各位師兄如果看到她有任何做錯或不如法的地方,一定要加以指正。

她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給她發露懺悔的機會,也希望各位師兄以她為借鏡,千萬不要犯一樣的錯,同時要好好珍惜、把握這一世能有大福報和與佛無別的大修行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的因緣。

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並恭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

法會一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為放在壇城上的《龍藏經》灑淨加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開示︰今天修上師供養法,因為過去一年我們得到上師的加持與護佑,我們要感恩上師及歷代傳承上師的加持。上師供養法,在顯教是沒有修的,只有在藏傳佛教中有修。顯教是透過法師教授讀誦經文,至於對於所唸經典內容的了解,其中意思的體會,能不能開悟,就要看個人的因緣與根器了。佛陀是應眾生的因緣而講法,佛經是在佛滅度之後,由佛的弟子們集中起來,將49年間聽聞佛所開示的佛法記載成經典。這些弟子們都是證到阿羅漢果位,有大神通的修行者,他們的記憶力比現代錄音機還強,因為他們沒有一絲雜念在聽法,是在定、淨中聽法,所以記得很清楚,將佛說法49年的開示內容,一五一十完全的記錄下來。

然而,當時佛是針對不同的對象宣說佛法,但是將之文字化後就沒有臨場感,沒辦法表現出每一句話的語氣,不在現場便無法體會。後人沒有親身參與,不知當時的背景與情境,對於經文中的涵義,只是閱讀佛經,用看的去體會佛說法的意義,依然不能夠還原當時的狀況。所以武則天才會在〈開經偈〉中說:「願解如來真實義。」發這樣的願,希望能真正了解釋迦牟尼佛所講佛法的意義。

像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法會的開示,會整理成法會開示公布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網站上,全世界也有很多人在看,但是能不能看了就自己修到?是不能的。因為網站上所記錄的只是文字,無法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每一句話的口吻與情境表達出來,閱讀者無法領受到現場參加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攝受力與加持。文字只能記錄內容,卻無法還原當時的情緒,因為弟子們一定不敢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句話在罵人,這一句話是開玩笑的。

為什麼藏傳佛教如此重視上師?因為末法時代的人福薄,不可能聽到佛陀的親自教授,所以需要靠上師的教導與加持。上師是一位具德的修行者,代表佛來教導眾生佛法,如果沒有一位具德上師給你加持,靠你自己修是不可能修得出來的。你們都和佛沒有緣,如果有緣的話,就會生在佛陀住世的時代,親自聽佛的教導。佛經上說要視上師如佛,當上師宣說佛法時,上師就好像佛一樣,代表佛在宣說佛法,因為上師的法性與佛無二無別。

在法性未開時,不能見到法身佛;未證到菩薩果位時,無法受到報身佛的幫助,所以只能見到化身佛,化身佛不是說會有人變化成佛的樣子,而是指讓你能夠因此接受佛法的人、事、物。所以你們必須一直訓練自己的心,才能得到上師的加持。沒有信心,只會一直比較,就沒有加持。學佛要帶三分呆,呆才能學佛,笨的人不會比較,知道學佛好就停下來不再想,就會得定,才能恢復清淨的法性。

藏傳佛教教導的方式不一樣,分為顯部與密部。噶舉教派的顯部中,教導經典的人稱為堪布,堪布能夠解釋經文,但也只是一代傳一代,上師怎麼開示,就完全照著上師的開示來解釋經文的意義,至於要怎麼修則不清楚。但已經比一般人懂很多,比較了解經文的意義。每一本佛經,都是佛陀根據不同的對象所講,但是每個人都太驕傲,當唸經時就以為佛在對自己講。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雖然也曾在顯教中學習,但是不會自以為是,看經就是看經,只是看到後來,發現自己做不到經中所記載的境界。後來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學習密法後,才知道會如此是因為沒有上師的加持,自己再怎麼唸也不會相應。

在藏傳佛教中,沒有學習顯部10年的基礎,是不能學習密法的。你們不要以為見到西藏的仁波切就能學到密法,今天告訴你們一個公開的祕密,在台灣從未傳過真正的密法,就算有也只有事部與行部,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從來沒有傳。就密法的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而言,上師絕對不會輕易傳法,上師一旦傳法給弟子,就要負責這個弟子未來的一切,未來的一切是指弟子的修行。如果弟子修得好,上師也會好,如弟子修得不好,學佛懈怠,會造成上師成佛時的障礙。

懈怠不是指沒有唸經、沒有持咒,或是沒有做功課,而是指心一旦變了,不如法修行就是懈怠。所以一位具德上師要傳法給具器的弟子,一定是要經過很嚴格挑選能傳法的弟子。如果你們以為自己在修,只是來聽上師教導,聽完後自己修就能做得到,有這種想法都是錯的,如果沒有上師的加持,再怎麼修還是不會有任何成就。如果你拿到法本,沒有上師的口訣你修不出來,就算你知道口訣,但是沒有上師的加持力,你一樣修不出來。學藏傳佛教的人一定要對上師恭敬,特別是一位具德上師。當然,當弟子可以觀察上師,是否為名利傳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前往日本弘法前,指示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於2012年1月1日與2日,由出家眾弟子帶領大眾念誦《妙法蓮華經》等佛經。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你們唸經沒有唸過6個小時的,是否有人當時覺得唸《妙法蓮華經》唸得很高興?覺得自己有用功?覺得很歡喜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有些弟子舉手,遂開示大家都認為是自己在修,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給大家唸佛經,卻忘了當天是為了什麼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指示剛才有舉手的弟子要登記名字,這些人可以去參加誦經團,將來只能學顯教,如果有弟子舉了手卻不登記,以為不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現,但還是會被護法知道,並會把這些弟子揪出來,護法是很厲害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1年11月帶弟子們去印度時,噶千仁波切送給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大包甘露丸,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顆,直接將整包甘露丸交給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長,指示要將這些甘露丸全部分給當天參加印度法會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留給自己,也沒有留一些給自己的母親或是子女,或給公司的員工。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欠眾生,念及弟子們參加朝聖團,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經營的祥樂旅行社有些微的收入,於是在收到極為珍貴的甘露丸時,便毫不藏私地給了弟子們。結果,有一名當時擔任車長的女弟子竟然起了貪念,多拿了一些甘露丸,還告訴車上其他弟子,說她是為了大家多拿了甘露丸。車上的這些弟子聽了還很高興,也表示很感謝她。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當時有沒有指示車長或是有人可以多拿?擔任理事長的弟子回答沒有。這一車的人表示感謝也都是貪念的表現,憑什麼覺得自己可以多拿呢?而且,她嘴巴說要多分一些給其他人,結果自己還多拿了一些放在自己口袋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法會當場詢問這名女弟子是否如此,她極為激動地哭喊表示自己錯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指示她別高聲發言,會驚嚇到在場的老人家,也不要她懺悔,要她回答事實即可。這名女弟子低聲承認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此事本來不為人知,但是護法實在太厲害,馬上教訓她。當全團二百多人回到台灣時,大家都拿到行李,只有這名女弟子的行李竟然誤送到了北京。明明全團一起寄送行李,一件件過行李輸送帶上機,這名女弟子的行李卻上了完全不同時段,不同櫃台的另一個航班,送到北京去了。還好當這名女弟子的丈夫發現她多拿甘露丸時,曾經罵了她,要不然恐怕事情更嚴重,說不定行李可能會送到西伯利亞了。這名女弟子為了面子,不敢讓祥樂旅行社知道她行李掉了,其實旅行社有幫大家保險,也一定會幫她申請理賠。保費都已付給保險公司了,但她為了面子寧願不要理賠。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名女弟子,她這種做法就是為了表示她比別人厲害,以建立在道場的身分與地位,是貢高我慢的心態,更破了非常嚴重的戒,因為侵占上師與常住的財物的罪是很嚴重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去印度法會之前,才一再提醒大家布施、供養的重要性,這名女弟子完全沒聽進去,也沒做到布施、供養,如果有做就不會起貪念。

你們都以為自己有在供養,但你們那種真的不叫供養,像最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到一些需要幫助的信,隨便加一加金額就是八位數,所以你們那種真的不叫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做布施、供養,所以連這麼珍貴的甘露丸都能捨得,其實這些都是別人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因為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很多眾生,度眾時可能會需要用到甘露丸,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收到,就全部轉手給了弟子。

這名女弟子除了貪拿甘露丸之外,最近去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參加法會,在法會後便為所欲為,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離開道場,在京都道場內做內部清潔時高聲喊叫,目中無人。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名女弟子今後不需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護持寶吉祥佛法中心,也不必參加祥樂旅行社的行程,並須繳回寶吉祥弟子的紅背心與法本,今後當信眾。她所犯的錯,也讓她學佛以來所有的功德都沒了,只剩下一點福報,留著下一世用。甘露丸是法藥,修法唸很多咒語,一定有用,但是要看給的人與受的人的心態。這名女弟子所拿到的甘露丸只變成是藥,沒有法,因為她的心不對,甘露丸被汙染了,所以不會有加持力。阿奇護法很靈的,讓這件事情爆出來。

有人可能會想,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這麼嚴厲地責罵這些看似是小事的事?好像沒這麼嚴重吧?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從法性看到輪迴的痛苦,看到你們所做所為都是會讓你們墮入輪迴的痛苦,自己卻還不知道,還覺得自己沒有錯。凡事都是從小處開始累積,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這麼嚴厲呵責這些看似不重要的小錯,因為佛菩薩的願就是不希望眾生墮入輪迴痛苦。

密勒日巴尊者連想到眾生在輪迴苦海就感到極為悲痛,而不敢去想。尊者連想都不敢去想,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還只是看到輪迴的痛苦而已,所以你們應該都有感覺,仁欽多吉仁波切從2007年閉完關後就越來越嚴格,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越來越大了,時間已經不夠用了,如果不是真正想學佛的弟子,就不要留下來,去別的道場。現在過年快到了,只要你們願意去,其他道場都會很歡迎,也會說你們想聽的話來奉承你們,說你們越來越像觀音菩薩旁邊的童子這種話。聽到這種話你們就要小心,因為當有人捧你,就代表你的福報用掉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在場曾待過其他教派的弟子,甘露丸有多珍貴?一名女弟子報告,過去的道場中,很多人只是聽說過,連看都沒看過,少數人拿到,也只有幾顆而已。另一名在其他道場是大功德主的男弟子報告,在其他道場除了委員跟功德主外,其他人是沒有機會拿到,甚至於也沒聽過。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只有功德主能拿到,那是因為這些道場把甘露丸當作買賣,這樣的甘露丸也沒有效果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理事長,這次去印度,每個人可以分到幾顆?理事長回答︰平均30-50顆。

在佛經中有記載甘露丸,是在修本尊法時所做,上面也有很多的咒語,是一種法藥,但是顯教沒有做,而藏傳佛教有做。就像是在大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大家的金剛繩,這在觀音法門中有提到,要以五色繩唸咒,再在繩子上打個結。甘露丸是非常珍貴難得的,過去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過西藏直貢梯寺的人,都有拿到一包甘露丸。當喇嘛要將甘露丸供養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有當地的西藏人伸手出來想要拿,喇嘛卻將西藏人的手拍掉。一樣都是西藏人,也不給他們。如果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你們也不可能拿得到珍貴的甘露丸。

法本上有記載,如果行者是如法修行,用恭敬的心,將甘露丸供養在壇城或乾淨的地方時,甘露丸會一顆變兩顆,一直長出來,那是珍寶。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有很多甘露丸,莫名其妙就會有人送,已經搞不清楚是誰送的。為什麼能夠有這麼多甘露丸?因為自己福報大,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以來都不間斷地在做布施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你們真的是太好了,你們能夠拿到這樣的珍寶都不懂得珍惜!

若不是 直貢澈贊法王的大願力,大家不可能有機會看到這套《龍藏經》的全貌,故宮就算展出,頂多也只是其中一函,不可能讓大家看到經中的每一頁。你們真是很有福報,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能看到一整套,這一套還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買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把好的東西放在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供養了 直貢瓊贊法王一套《龍藏經》,直貢瓊贊法王極為歡喜,以閉關的方式看完《龍藏經》之後,表示這套經典的出版對世人有非常大的幫助,並想將這套珍寶送給其他機構,因為其他機構的主持者較為年輕,能夠將這套經典繼續長久保存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後請示是否能夠再供養一套《龍藏經》給 直貢瓊贊法王,直貢瓊贊法王表示不需要了,由此就可看出,真正的修行人是沒有私心地在弘揚佛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都發現負責法務的一位男弟子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撤職了,不是因為上次他不用心而讓上師感冒的事,這種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在意,只當作是自己業重,才會有這樣的弟子,但是因為他讓 上師感冒後還不謹慎小心,接二連三地一再犯錯。去日本法會前,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人轉達,指示這名男弟子負責將《龍藏經》運送至日本,結果他不知道如何做,也不敢請示吩咐他做事的上師要如何處理,而去問有處理過寄送《龍藏經》的女弟子如何做。這名女弟子不知前因後果就將前次寄送的方式告訴他。結果這位負責法務的弟子居然自己打電話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司的採購,詢問運送的事情。採購來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聽便知,是這名男弟子不會處理,又不敢自己問,到處問別人,最後還打主意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

每次處理事情的方法不一定相同,這次與前次寄送《龍藏經》的方式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如果要透過一般貨運,就會產生費用,這位弟子或許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有錢,或是覺得寶吉祥佛法中心有錢,花一些錢運送沒關係,但這次180位弟子前往日本參加法會,這麼大的團體過海關,怎麼可能連幾箱經書都帶不過去?這名弟子怕被上師罵,不敢請示,自作主張沒有將事情處理好,後來,也果真是透過參加法會的大團過海關時,順利將《龍藏經》免費運到了日本。

前次在道場修綠度母法會,這位負責壇城的弟子竟然未依照以往的慣例,在法會前事先請示儀軌等事宜,結果,當天並未將綠度母本尊佛像請到壇場中央。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修法,並不一定相同,這位弟子因為不敢請示,怕被罵就自作主張,以為過去都沒有這麼做,這次也不用!結果法會當天,在電梯中就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責打,才臨時將綠度母本尊佛像請到壇城中央。

這一次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已換好法衣走出休息室,正要升座修施身法了,這位弟子卻迎面而來,中途報告有關《龍藏經》證書的事。你們都知道如果有事要向上司報告,一定不會在上司行走的時候突然呈上資料,而會等合適的時間再提出來。當時,見到這名男弟子這種唐突的行徑,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在即並未給予回覆,結果法會後這名弟子竟然問也不問就將證書帶回台灣。法會當天晚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弟子們一起晚餐時,他也不會利用這時候來請示。

還有一次出國前,這位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有人供養一幅唐卡,其中有一尊佛像的眉毛不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在台灣找一位會畫唐卡的喇嘛處理,這名弟子也知道這位喇嘛,但他卻打電話去請問在雲南的堪布如何做。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都開始聽不懂了,發生這麼多事情,他竟然還不知警惕。

這次在日本修施身法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幫一位罹患乳癌不久前才往生的女弟子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下去,要將這名已往生的女弟子的名字寫在超度名單上,但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超度名單時,卻發現只有名字而沒有生肖。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詢問,為何未將生肖寫上去?這名負責法務的男弟子推卸責任說自己不知道寫生肖的事,是由別的弟子在做,還在道場中用手指來指去,指出別的弟子該對這件事負責。

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今天來參加法會的大眾,有誰不知道施身法超度名單要寫生肖的事?大家都說知道此事。每次施身法法會的超度名單都是由這名弟子交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推說不知此事。而被指出要負責的弟子也說自己不知道,一樣是對經手的事完全不負責任,當場有四位弟子被趕出道場,不能參加法會。當天道場外的溫度只有1度,也應了上次他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受凍感冒的果報,學金剛乘的果報是很快的。一個人在往生後是非常苦的,有人對亡者不慈悲,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不能接受。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當時讓去日本的弟子們抽籤,可以在道場參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龍藏經》安置於日本道場的盛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公平的,什麼事都是用抽籤的,結果這個弟子沒有抽到,抽到的36位弟子中,只有一位是法務組的,而且還是一位行動不便的弟子。第二天在道場,要找除障香薰香時,沒有人知道除障香放在哪裡,只見這位腿不好的弟子走來走去都找不到!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拿麥克風講話時,也沒人知道麥克風要如何處理,都說只有平日負責麥克風的弟子知道。這表示和道場有關的事務,你們都不列個明細表交辦清楚,連理事長也不知道、也不管,音響是這麼重要的事情,如果負責音響的弟子死掉的話,那道場的音響就沒有人會管理了嗎?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弟子們,都怕上師罵,做事情都只會推卸責任,上師沒有說,就不會做。你們現在都像是木乃伊,空有人的形體,但是裡面都是空的,腦子也空了,外面包著一層又一層紗布,只想保護自己,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這樣的形容沒有人說過,形容你們是木乃伊很貼切吧!做什麼事完全不會用腦子去想該怎麼處理,不會替上師設想,只怕挨罵不敢問,以為自己負責道場的事務很久了,就可以自己做主,不用請示上師了!別人學佛是越學越能知道如何處理事情,你們越學越糟糕!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多次開示,即使到了現在,只要是和佛法有關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定要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同意後才會去做,就算是已經知道這是一件好事也要請示。這名負責壇城的弟子,以為道場歸他管,什麼事也不交代清楚,只有自己知道,不列個清單。道場裡面很多法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是不是以後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了,要將道場據為己有?打算要拿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東西?還是凡事都要別人請問你這位大師兄要怎麼處理呢?學佛學到貢高我慢,自己都快亂掉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詢問出家眾弟子,該名男弟子破的是什麼戒?並接著開示是破了三昧耶戒,因為他有接受過灌頂。破了三昧耶戒不會死也不會倒楣,只是未來在學佛的路上,當你修行修到一個程度,就會出現很大的障礙,讓你學不下去。學佛是要你們修改自己的行為,不必和其他師兄互相比較,就算是你修行比較好也不要比較。這名男弟子以為自己學佛多年,看了很多佛經,就能修得出來,遇到事時就推給別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錯,不負責任的人是學不到慈悲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怕被上師罵的人就是最惡的人,因為怕被罵就是不肯改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侍奉 直貢澈贊法王時,從不怕被上師罵,因為對上師是完全投降與恭敬,自然不怕上師罵,如果身為弟子的能夠知道上師所說的都是為了要教導弟子,怎麼會怕上師的指正呢?

有一位皈依弟子的太太在過世時,她的遺願就是希望兩個女兒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死之後有鬼通,她已經看到她的子女,未來會非時而死,只有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才有可能改變未來。這對姊妹一開始也只想著自己的人生規劃:要出國唸書、結婚生子、買房子等。還好後來有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皈依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們母親的遺願就要說出來,做不做,她們自己決定,她們的父親也不強迫她們,還好她們懂得孝順、聽從母親的遺言,不然早就非時而死了。這兩個女兒也從來沒想到供養布施,所以這一次出車禍,車毀了。也表示她們本來就沒有這個財,怎麼留都留不住。

弟子對上師,不要當成凡夫俗子在交往。如果你把上師當成凡夫俗子在交往,上師就跟你談條件,連幫助你們都要開價碼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麼做,連幫那位得乳癌往生的女弟子超度,都沒有事先讓她的親人知道,就算沒有收到任何供養還是幫助她。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的是解脫生死的法門,不是世間法。出世法學得好的,世間法自然會好,如果你們是抱著學佛身體要好、丈夫不出事、財富會增加、壽命要長的想法來學佛,你們是學不到的。

你們要清楚學佛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要恢復清淨的法性、解脫生死。學佛能長壽是法的長壽,不是指肉體的長壽。佛法是清淨的法性,與你們的人生經驗沒有關係,所以要不斷地薰習,才能慢慢改變你們累世的習性。如果沒有上師加持,法性就不可能顯露,累世善業、惡業太多,也無法得到上師加持。上師可以幫忙阻擋,但是要靠你們自己消除。

直貢澈贊法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嚴格的,也會給予責罵,只有從最近這一年多開始才沒有罵。雖然 直貢澈贊法王不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厲聲責罵犯錯的弟子,但是責罵時所說的話也是很重的,幾個字就夠受了。2007年時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3個月,就在閉關圓滿後,師徒兩人首次共同用餐,當時是師徒二人坐在欄杆旁用餐,有藍天白雲、綠草如茵、微風輕撫、遠方犛牛相伴的美好情景。沒想到,餐布一鋪好,準備用餐,直貢澈贊法王毫不客氣就開罵了,完全不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剛結束3個月辛苦的閉關,而且罵的事其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們犯的錯。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 直貢澈贊法王的責罵就是完全接受、面對,換作是你們就會在上師面前解釋一大堆,趕緊把責任推卸掉。

就算是閉完關,直貢澈贊法王還在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有沒有轉變,如果轉變了,就沒有後面的教法。這其實也是上師的加持,直貢澈贊法王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圓滿閉關3個月之後仍然予以責罵,就是要看這個弟子閉關後的心有沒有變,有沒有起驕慢。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你們一樣向 直貢澈贊法王解釋:「我都有教弟子,是弟子們不去做、不如實去修!」這樣一解釋,就是不接受上師的教導,不接受佛法!

你們一定會說,直貢澈贊法王有神通,怎麼可能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什麼呢?其實只有佛才能知道你每一個念頭的因緣,上師不會知道。依照佛經記載,人的念頭在一秒鐘就會有數十萬億個,是非常非常複雜的。《地藏經》說:「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因此,上師會根據你所做的事情看到你的因緣,會用種種方法來試探你,看你的心如何。正如以前禪宗的教法,禪宗的上師會一直問弟子一些問題,從他的回答中來知道他的心的變化。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用種種方式看你的心,你不喜歡的偏偏做給你看,你喜歡的偏不講給你聽,甚至於把他拿走。上師責罵是應該的,就像你們在學校,如果做錯事老師一定會罵,不接受的人就代表我執很重,沒有布施心。如果你們能夠聽得懂上師說的話中的意義,而能夠接受,那你的人生就能夠改變。

上師是比你的父母親還親,你的父母只能給你身體,或許有些父母親很有錢,但是只能夠照顧你們,提供你們教育、工作的幫助,但不能改變你們的未來,也不能給你一個完美無瑕的未來人生。只有如法的上師能夠幫助你們脫離輪迴,生生世世照顧你們,直到你們成佛,所以上師比父母還親。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珍惜此生能夠遇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 直貢澈贊法王的教導下學習佛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惜的緣,不是上師對待弟子的種種,而是知道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所教導的佛法,改變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未來,所以極為珍惜與上師之間的緣分,對 直貢澈贊法王完全投降,沒有自己的想法。因為沒有 直貢澈贊法王,就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 直貢澈贊法王的教導,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能可以用佛法去利益這麼多眾生,幫助眾生解脫輪迴的苦海。

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個很清淨的道場,你們如果只是求保佑,不想學佛解脫生死的,就離開以後不要再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傳的是解脫生死的法門,學佛最好的方法就是聽上師的話。佛法裡面沒有好,只有悟,能夠悟而能做得到就是好。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的法是幫大家在學佛的路上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障礙。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家修上師供養法。

修法一段落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唸完法本後應該會發現,在法本中有沒有說學佛要求什麼?有沒有說學佛會身體好、會發財,或任何有用的事?都沒有!法本中教導我們要了解苦才能了結苦。知道自己不學佛法就無法離苦,了苦的「了」有兩個意思,一是指了解,不了解苦就沒有悲痛,因為還有欲望。二是指了結。為什麼這麼多部經典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挑《妙法蓮華經》要你們唸?因為經中的內容就是在講你們,你們不了解人生還是在苦海中。

釋迦牟尼佛提醒在輪迴苦海的眾生就像是身在火宅卻玩得很開心的孩子,佛就像一位憂心的父親想要救孩子,所以用牛車和鹿車,就是大乘和小乘佛法,放了很多玩具來哄騙這些孩子們逃離火宅。玩具就是唸經、拜佛等,你們喜歡唸經的讓你們唸經,喜歡拜佛的讓你們拜佛,這就是玩具,讓眾生能上車。即使佛準備好了,也要你們願意上車才能離開這個三界的家啊!所謂的出家,就是要離開這個輪迴的家。就像之前提到那對母親要她們來參加法會的姊妹們,原本人生的計畫就是出國,她們認為唸書、工作、結婚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完全沒有想到死亡無常,而她們的父親也沒有勸女兒來法會。這就是在火宅中玩而不自知。像剛才開示中提到,貪甘露丸的女弟子與屢屢犯錯的法務組男弟子,沒有看好自己的念頭,也是在火宅之中玩。

接著,由出家弟子帶領念誦〈吉祥法界祈請文〉。念到一半,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大家停下來,親自帶領弟子重新一句一句念誦。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剛才請出家弟子帶你們唸,他們一直唸過去,唸得很快,所以才要親自重新帶你們念誦,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祈請文時,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滿著無限的慈悲之情,因為是發自內心的情感自然流露出來。在這祈請文中,有二句話十分重要,特別要告訴大家,就是「專心悲痛祈禱您,願我與您得相應。」

「專心悲痛祈禱您」。專心是指只有一個心,完全沒有自己的念頭與想法。悲痛自己和眾生都還在苦海中輪迴,祈求上師的救度。專心祈禱,沒有上師加持是不可能解脫生死,那我們的未來是很悲哀與痛苦的。今天知道自己在苦海裡,都是悲痛的,就算在欲望上得到任何短暫的滿足,但是滿足一個欲望後,下一個欲望馬上來。如果你們只求保佑,用欲望去求,都沒有用。學佛如果沒有肯定了解自己苦的心,永遠不能離苦,要用全部的心,最悲痛的力量來祈禱上師,為了學得佛法了脫生死,了解苦,才能解脫生死。

多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大手印閉關時,閉關到一半,直貢澈贊法王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出關,直貢澈贊法王要親傳口訣。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後,一到 直貢澈贊法王面前,即悲慟跪求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就是這種懇切悲痛的心來求。你們都有過經驗,小時候想要得到一個東西而得不到時,就會大吵大哭,甚至哭到滿地打滾,希望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是用這種決心、心態來求上師。你們現在長大了,還是一樣,不是用哭的,而是發脾氣,許多年輕人都有這種經驗,關在房間中幾天都不和父母親說話,一直到父母親拗不過答應你的要求為止。就是用這種心態。當你們在祈請上師加持時,應該用悲痛的心、專心的祈請上師加持,不要有自己的欲望加進去,只要祈請上師加持就可以了。

「願我與您得相應」。沒有願不會得相應,不要以為自己修出來,唸出來就有用,全心全意才能相應,你的心要和上師的心一樣才能得相應。上師的心都是為了要利益眾生解脫輪迴,所以如果你學佛不是為了這個就不可能和上師相應。相應才能有用,才能得到上師的加持力。這裡的願是發願,你們為什麼不能和上師相應?因為你們沒有發願。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在學顯教時,也很認真的讀經典、拜懺,但是再怎麼唸,就是沒有辦法做到佛經中所說的。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沒有發願和上師相應,沒有得到上師的加持。你們不要認為自己會唸佛經,就可以修得出來,如果沒有上師的加持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說:自己看佛經就有體會,沒有上師而自己就修出來的,都是胡說。

如何和上師相應,你的心和上師的心一樣,才能相應。正如 直貢澈贊法王曾說過,在佛法事業上,直貢澈贊法王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走,這就是相應才能做到。上師的心如勾,弟子的心要勾在一起才叫相應。上師的心是永遠要勾著弟子的,但是也要看弟子的心願不願意勾住上師的心,是否與上師的心意一致。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和 直貢澈贊法王的心是緊緊勾在一起的。有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告訴 直貢澈贊法王自己到哪裡去,但是 直貢澈贊法王卻都知道。有時 直貢澈贊法王有事要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有感覺而主動打電話給 直貢澈贊法王,這就是師徒倆的心緊緊勾在一起。像去年(2011年)11月,直貢澈贊法王身體微恙,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感受到上師是看錯醫生,而立刻打電話去印度做相關安排。

上師的心一直都在,而你願不願意讓他勾住?如果你能和上師的心緊緊勾在一起,就一起在上師的功德大海之中。上師修得好,你也跟著一起好。上師的果位越高,你們也一樣在相同的法海中修行。就算修到仁波切果位,還是需要上師加持,一直到成佛為止。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閉關時,直貢澈贊法王也是一直在加持。但是,不能只靠上師的加持,你們還是要聽話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雪山上閉關3個月,自己還是需要不斷的精進實修,努力去做,才能轉自己的未來,不自己去做,光有上師的加持,也是不行。

這裡的上師並不是指你眼前看到的這一位而已,雖然法本中只說到寶吉祥的上師,我們說祖師是吉天頌恭,但在吉天頌恭之前還有上師,上師還有上師,你們得到上師的加持力就是得到無數的佛菩薩的加持力。名號只是方便法門,所有上師法性都是一樣的,沒有分哪一尊佛、哪一個本尊,也沒有說誰比誰厲害,每一尊佛菩薩的法性都是一樣的,都是看個人因緣來顯現不同的化身來救度眾生。

這篇祈請文已經流傳有幾百年之久,歷代大德寫出來的內容每一個字都對你們有幫助。你們看完之後應該會發現,並沒有告訴我們學佛身體會健康,事情會變好。完全沒有一句話提到這種事情。直貢澈贊法王也從來都沒有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後你會身體健康,事情順利,從來沒有講。法本中只是提到要學佛解脫生死,就算此生修不到解脫生死,也祈求上師的加持,讓行者能夠往生淨土。所以,參加法會不會讓你身體變好,也不會讓你一切順利,或不好的事情不發生。這些都是你的因果。你會生病,也是因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多次開示,要將病轉為道用,病其實是自己的恩人,病讓你有機會聽聞佛法,讓你有機會此生能解脫生死。病越嚴重,自己越能了解苦。真正的密行者的祈禱文是,如果生病對我好,讓我生病,讓我不下三惡道;如果死對我好,讓我不墮入三惡道,就讓我死。但是你們都不敢這樣唸,你們只會唸說,讓自己的病快點好,這樣才能學佛好好修行,這樣都是威脅恐嚇佛菩薩。

你們要學,就是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行的經驗。累世的修行者都是依照這樣的法本祈求而修,你們不把握此珍貴人身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好學佛,以後會很苦的。而你們之中能學密法的真的沒有幾個人。你們要下定決心把握跟著上師學佛的因緣,就算這一生不能學到密法成佛,也要祈願能解脫輪迴修到淨土。

真正能學金剛乘的沒有幾個人。在《妙法蓮華經》中也記載,佛開示《妙法蓮華經》時,很多弟子認為這不是自己要聽的,所以就走了,最後只剩下一小撮人。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不是身在火宅,釋尊開示的與他們無關,這些都是貢高我慢的心態。今天這位法務組弟子和分甘露丸的弟子也同樣有貢高我慢的問題,以為自己皈依久了,有時會帶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已經是結緣了;以為自己過去跟在法師身邊,經論讀得很多了。就沒有認真檢視自己的問題,障礙就出現了。要對自己的身、口、意留意,不然累世的業立即顯現,一點點放鬆自己,累世冤親債主馬上來障礙學佛。一個人貪,就會做錯很多事,以為天不知、地不知,事情就會過去。精進不是一天做很多功課,而是有沒有將上師所教導的佛法用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放縱自己,後果很嚴重。

如果一個人沒有布施供養的心,開始驕傲的話,就會出問題。你們每天修阿奇護法,就是要護法保護你不做錯事,才能解脫生死,也會讓你的錯馬上顯現出來。阿奇護法是很靈的,你們的心有不對的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或許沒有看到,不知道,但是護法會將你找出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佛法沒有堅持到底,10萬、20萬弟子都有,但是這些都沒有用,對於眾生解脫生死不起作用。你們對上師要完全投降。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進行燈供儀軌,代表眾生點燈供佛。

本來修這個法慢慢唸需要一天的時間,在西藏,是從上午到下午,用一整天來修。今天有些地方縮短一些,一來是你們沒有時間,再加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5歲了。你們不要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人很有體力,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死亡無常,什麼時候突然沒有力氣也不知道。你們不要認為你們每天唸〈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祈請文〉,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長壽,那是指教法,而不是指這個肉體。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不能夠流傳下來,活100、200歲也沒有用。要如何能將教法流傳下來?就是要有人學了之後用出來。因為身為弟子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精進修行,直貢澈贊法王的法脈因而能夠延續,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能夠長壽,也要弟子能夠聽話去實修,真正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法才能夠延續下去!

法本中提到施主財富增長,因為你們平常有供養,所以也可以算是施主,這裡說的不是讓你發大財,突然變有錢,只要有供養上師就不會斷財,因為要有護持教派之財。但是也有例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點名一位當年得了SARS,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活的男弟子,說他永遠都不會有錢。因為本來在SARS中要死的人,錢財已經是沒有了,但是他卻吝於供養,反而把錢拿去投資,結果都失利,幾百萬都不見了,自己也說自己沒有錢,再加上他不聽上師的話。

今天讓大家清楚學佛的意義及目的,如果你們所想的與上師相應法祈請文的內容不同,就去別的地方,因為沒有緣。不要求因緣好、病好、家人好,這才是真真正正佛法教導的方向,出世法能修的,世間法也一定沒問題,但偏偏大家都修世間法。

現在快要過年了,很多佛寺都會找信眾回來,許多道場都缺弟子,如果你們過去的話,他們一定會很高興。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每次都超過一千多人,今天又是一千三百人,已經是人滿為患。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打算要去找新的道場,一來要花錢,二來重新開設一個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太辛苦了。像昨天有一位信眾來求皈依求不得,今天就沒來參加法會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厲害的,你們的心如何全都一清二楚。昨天還有一位得乳癌的弟子帶女兒來求參加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她還年輕,給她一個機會,但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她的女兒時,這位弟子馬上露出欣喜表情,認為女兒很孝順為自己來法會,這樣的心將來走的時候就會不捨,就是障礙!

很多道場都不會公開在道場指出弟子的錯誤,以為罵人就是惡口。誰敢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弟子是惡口?以為說別人的不是就是兩舌?很多人都會認為不要說別人的錯,但你們以前在學校的時候,老師不也是當眾指名道姓地告訴你犯了什麼錯?你功課沒寫,老師也會公開說。誰說學佛就不能被上師罵呢?為什麼長大了就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過,怕被上師罵的人是最惡的,因為他不想改過。如果來到這裡怕被罵的,也請你離開。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學外面道場弘揚佛法的方式,日子會很好過,說你們喜歡聽的話,做你們喜歡的事情。但是這樣做對你們解脫生死完全沒有幫助。寶吉祥道場可以讓你們看到許許多多學佛的事情,不要笑這些犯錯的弟子,現在發生所有事情,都是學習的對象,沒有上師將錯誤公開,大家不會懂自己也會做這些事,在學校做錯事老師會講,學佛也是同樣道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道場不一樣,就算你不好好學佛,你犯錯時,仍然會給你機會改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出一位信眾,參加法會時腿動來動去不恭敬,腿痛是因為吃肉,心不靜。佛法不是改變過去,而是改變未來,不管現在多好多壞,一定跟未來不同,要對自己狠,不要放鬆自己。佛定戒律不是要罰大家、規定大家,而是要讓大家有所遵循,守這些戒才能不再輪迴。假如今天要學金剛乘,心要狠,不要想別的,世間所有事,都只有上師與佛法能夠幫助你們,上師會講,但是聽不聽大家自己決定。每天晚上要你檢討自己當天做錯了什麼事情,只要有任何想法認為自己沒錯,就是錯。自我催眠沒有做錯事情,就是貢高我慢,不布施、不供養的人。

就好像在日本法會中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施身法超度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上次在台灣舉辦施身法法會時告訴她,如果參加後馬上會死,要不要參加?就是給她機會累積福報,她果然4天後就死了,並不是詛咒要她早一點死,而是因為她已經為病所苦許久。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從1995年開始出來幫助眾生,已經很了解,自己在這方面所說的話十分準,是專業級的專家。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前已經答應她修頗瓦法,但是接到她家屬報告她往生的電話時,剛好要上飛機,也不可能在飛機上修法,修法過程發出的法音恐怕會引起軒然大波,所以只好等到在日本修施身法,這也是因為她往生前一個月還不聽話,所以福報不夠,才不能在往生後立刻得到上師修法超度,還要多受苦一段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時,亡者的妹妹一早八點鐘就一直打電話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沒有慈悲,完全沒有想到上師需要休息,一點都不像弟子。好像全世界只有她姊姊最重要,這也是要將上師搾乾,完全都在利用上師。

昨天,亡者的妹妹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姊姊的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指出,亡者以前在幫人按摩賺錢時,因為趕時間,曾經讓被按摩的人覺得不舒服。當妹妹的也頻頻點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無論是醫療或是做按摩的,都屬於同一類,只要曾讓病者不舒服,果報是要下地獄的。也因為她姊姊的關係,讓4個弟子被趕出道場不能參加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一次提醒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即使答應要修頗瓦法,也要看亡者有沒有因緣福報。根據你們這世的因緣,能知道你們前世所做的事。因緣不具備,也沒有辦法。有些皈依弟子不一定能得到頗瓦法,反而有些沒皈依的,因為過去世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緣,有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今世即使只是信眾,也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

你們都是前世聽聞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過佛法,但沒有供養,沒有修好,所以這一世又來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只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往生前能夠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你超度,不會讓你往生後下三惡道。仁欽多吉仁波切自稱業障重才收到這麼多不如實修行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慈悲的,但是就算想幫,沒有因緣福報也沒辦法。你們說釋迦牟尼佛不慈悲嗎?為什麼這個世上還有這麼多痛苦的眾生,還有人死?因為沒有因緣、福報。

如果天空變成黑色的,日子就很不好過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幫任何候選人,而是為了台灣的福祉,為了幫苦海的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是藉此來攀附政界高層人士,否則大可藉此機會炒作自己的名聲。2012年是一個很不好的年,非常動盪不安,大家都不是有錢人,如果台灣不能有個安定的環境,會生活得很辛苦。

今天法會結束,吃完飯後,就不要到處跑,回到家中,也不要看電視,先靜下來,一年過去了要好好思維,回想法會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人生到底是什麼?人生就是很快過去的一件事,能夠得到圓滿無瑕的人身是經過很多世修來的,眼睛能看得到,耳朵能聽得見,嘴巴能講話,身體健全沒有殘缺,還能夠聽聞佛法,是修了許多許多世才能得到的,只有佛才能看到我們的生生世世,有人會告訴你上輩子是什麼人,是不可能的,不是你們以為的此生為人,上一世一定也是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知道你過去世的因,是從你這世所發生的事知道的。你們這一世能夠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有這一次的機會了,不要放過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修行的經驗法則來教導大家。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上師相應法,是要讓你們與直貢噶舉的因緣更深,與上師的因緣更深,讓你們知道學佛的方向與目標在哪裡,不要浪費這一生了!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 月 1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