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月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將一套珍貴的《龍藏經》開封陳列於壇城上,並且持誦咒語加持。該套《龍藏經》共計12大箱、108函,每冊皆採用貴重的紙張印刷,且以厚重精裝封面保護,是以每一函都相當沉重。

下午1點30分,前一日在法會後晚宴時抽籤抽出的三十餘名弟子抵達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點抵達佛法中心,即指示男眾弟子將《龍藏經》特製的書櫃擺放於壇城上左右法座的後方,仁欽多吉仁波切親手逐箱拆開《龍藏經》的紙箱,並逐冊將包裝完整的經書從箱中取出與拆封,再指定由四位未結婚的男眾弟子輪流將極為珍貴的經書排列於專用書櫃中。整個開箱、取書、拆封的動作非常耗費體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地,花費超過30分鐘親自完成所有程序,且過程中神情莊嚴專注,同時並指示在場的寶吉祥弟子於過程中念誦六字大明咒。擺放定位後,並親自為《龍藏經》灑淨,顯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典藏於寶吉祥佛法中心的這套佛經非常重視。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升上法座,賜予寶吉祥弟子們簡短而殊勝的佛法開示: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擺放於壇城上的《龍藏經》,是康熙年間製作流傳至今的《龍藏經》複製本,大家看到已經這麼多冊,其實這些只是濃縮的,原版的更多。你們今天來這裡,不是讓你們種福田,是要讓你們了解這件事是很不容易完成的,你們可能以為只要影印一下就可以了,其實裡面涉及的問題很多。《龍藏經》能夠出現在世上也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大願力。直貢澈贊法王是於2002年時在台灣首次見到這套《龍藏經》,後來 直貢澈贊法王於2005年時再次來台灣,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安排下,有機會前往故宮再見到這套《龍藏經》。

這套《龍藏經》極其珍貴,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套,從不開放展覽,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為 直貢澈贊法王安排至故宮鑑賞這套經典時,當時故宮的院長以下官員全部到場陪同,慎重地將《龍藏經》從保險庫中取出為 直貢澈贊法王陳列。直貢澈贊法王在鑑賞完《龍藏經》後很歡喜,步出展示室時,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數碼相機將《龍藏經》的每一頁拍攝起來,讓 直貢澈贊法王保留一份影本。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遵循 直貢澈贊法王的指示去做相關安排時,發現此事其實極為困難,不太可能完成,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積極地運作。

後來,直貢澈贊法王與台灣高層人士會晤時,對方詢問是否有事能夠幫忙時,直貢澈贊法王遂表示希望能夠印製《龍藏經》的複本,於是對方請故宮的林副院長協助進行。當時,副院長對於此事給予諸多幫忙,也十分發心,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幫了副院長許多事,並預言這位副院長3個月後就會升上院長,而且院長任內會諸事平順,後來果真一一應驗,退休後也沒有任何爭議的事發生。

《龍藏經》出現在世間是不得了的事,代表佛法住世的時間能夠延續更久。本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為了滿 直貢澈贊法王的願,完全沒有讓弟子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此事所耗費的巨大財力與心力,只是因為現在有些人知道《龍藏經》得以順利出版,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開示這段緣由讓大家知道。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時,有一位負責錄影的女弟子拿著攝影機進行錄影,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她能專注聽開示的內容,便指示她不用再拍攝了。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龍藏經》一事。當時,故宮經費短缺,無法進行此一艱困計畫,是 直貢澈贊法王向德國的功德主募了新台幣2千萬,才讓複印《龍藏經》一事順利開始進行。複印過程非常耗時費力,《龍藏經》的紙每一張都非常珍貴,有三百多年的歷史,光是將每一張經文照相就花費了足足2年。從2006年開始,一直到去年2010年整個複製版本才完成。故宮回饋了幾套《龍藏經》複本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再將《龍藏經》複本送給德國的功德主,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持的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與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如今也都各有了全套《龍藏經》複本。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贈送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一套《龍藏經》複本,直貢瓊贊法王非常歡喜。

以前直貢噶舉派的大修行者 永噶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往生後,日本道場會持續存在,但 永噶仁波切並沒有提到台灣的道場。雖然目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日本皈依弟子人數還不多,但由此事便可以看出日本的道場會持續發展。今天是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親自選的日子拆封《龍藏經》,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人在日本,就有這個因緣在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拆封《龍藏經》,今天台灣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的《龍藏經》雖然也同時拆封,卻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拆封,而是由弟子們做的。

台灣的緣不好,可由這次前來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參加法會的台灣弟子們看得出來。昨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殊勝的施身法與長壽佛法會之後,留下來協助清潔的弟子們,竟然將佛法中心的大門敞開著,就自顧自地做所謂的清潔。如果你們在自己家裡打掃時,會把大門打開著嗎?還有弟子在門口高聲交談,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結束離開後,弟子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佛法中心內有開暖氣,卻敞開著大門,讓外面的冷空氣進來,使暖氣設備更加強運轉,這些昂貴的電費是誰要付?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沒有人留意到,或者不知道怎麼做主動去問一下,弟子們就是完全不尊重上師!

這些所謂弟子全部都是在做表面,根本不能算是弟子,只是以為自己在學佛,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侍奉 直貢澈贊法王的方式來相比,連萬分之一都不到。再舉一例,昨晚 仁欽多吉仁波切明明指示弟子們在今天下午1點30分到道場,卻有一群人自以為恭敬提早到達,怕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卻沒有想到你們提早到道場,暖氣要不要先開?燈要不要先開?增加的電費誰來付?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你們提早到,就會事先告訴你們,你們連聽話都做不到,還學什麼佛?怎麼可能學到慈悲?

只要是三恩根本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做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弟子就一定要滿上師的願,而你們完全做不到!以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 直貢澈贊法王印《龍藏經》的願一事,其實要做到是極為困難的,牽涉到很多複雜的政治因素,並需要龐大的經費與人脈,雖然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所需經費,也缺此事需要的人脈,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滿上師的願完全沒有退縮,換作是你們一定回答上師:「我沒辦法!」你們不要以為這一切的安排是很簡單的事,用嘴巴說說就好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促成此事不知付出了多少財力與心力。有人阻擋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上師的願,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採取行動。同樣的,如果你們這些弟子阻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教派發展做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採取行動!

弟子們在昨日法會後讓道場大門敞開,不顧內部有開暖氣,就是以為參加完法會,已經得到功德了,就已經利用完道場,感覺自己參加法會後心情好,所以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把上師當成傻子了。當時少說也有二十幾個弟子們進進出出,卻沒有人開口管這件事,只顧著自己要做的清潔工作,這麼自私的人是學不到慈悲的。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看起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其實是大家的,這些弟子們都是幾十歲的年紀,出社會這麼久,心卻這麼冷,這樣是不行的。

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提醒今日來參加的弟子們,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讓你們來參與為《龍藏經》開封一事,不是要讓你們累積福報,而是讓你們看到《龍藏經》的印製,其實並不像你們想的那麼容易。

接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帶領眾弟子又持誦六字大明咒15分鐘,並且修護法,在此同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持咒加持。修法結束,弟子們恭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並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跪懺悔。弟子們泣不成聲,慚愧至極,弟子們此行所作所為非但不尊重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聽從上師的教導與指示,還使上師煩憂,完全枉顧上師的辛勞與恩德,弟子們至心懺悔,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頭棒喝。

仁欽多吉仁波切返回住所,雖然弟子們犯了這麼多過錯,仁欽多吉仁波切仍親自交代一批點心要分給今日與會的弟子,弟子們領受上師慈悲賜予的食品,深深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無微不至的關心,極為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弟子們機會,讓弟子們參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龍藏經》拆封的盛事,更不辭辛勞地賜予弟子們殊勝的佛法教導與加持。

=====================================================================================================

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由兩位出家眾帶領寶吉祥弟子們念誦《妙法蓮華經》。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幫助他們一家人的經過。

她於2006年11月12日皈依至今已五年多了,在去年(2011)11月29日下班經過行人穿越道時,突然覺得眼前一黑,當下又變成整片白色,看不見任何東西,耳中卻傳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阿奇心咒的聲音,就在她還沒弄清楚是什麼狀況時,又感受到身體受到撞擊,碰、碰、碰三聲,等看得到眼前事物時,她已經躺在地上,才知道是自己發生車禍,被撞飛出去,她口裡說出:「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救我!」過了一會兒警察跟救護車都來了。當時手、腿及右半邊臀部很痛,救護車將她送至醫院,照過X光,醫生說骨頭都沒有斷裂,只是挫傷,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護法的幫助,讓她能夠重報輕受,她這條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的。

她的孩子幫她擦上寶吉祥中醫調配的珍貴藥方中藥膏並笑說:「媽,恭喜妳還了一筆!」隔天她到寶吉祥中醫看診,經過醫師詳細檢查是筋骨錯位,只要敷中藥、吃中藥再調整筋骨便可。她很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教弟子佛法、救弟子的慧命,還開設中醫診所救弟子們的肉體,讓弟子們能有體力好好學佛。她也很感恩這次車禍,讓她更深深感受到人生無常,生與死只是幾秒鐘的事情,並深深懺悔自己沒有好好地學佛。

發生這件事後,她雖知道這是業報現前,理應高高興興地接受果報,但老實說她並沒有一點點地高興自己還了一筆的覺悟,依然非常貪愛她的身體,只將念頭放在:「我好痛!」甚至連撞了她的小姐,一直要跟她道歉,她也很冷淡的表示一切依法處理,就不再接對方電話。她先生看出她的心思,勸她說:「對方是一個婦人家,撞了妳,她一定也很害怕。妳都不回人家電話,她應該會很擔心,怕妳會對她怎麼樣!」

此時她心裡跳出一個念頭:「我這麼痛,讓她怕一下有什麼關係。」但心中立刻有另一個聲音告訴她:「完蛋了!我真對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我真是個可惡的惡弟子。」《佛子行三十七頌》中說:「於諸眾生無怨心」但她對撞到她的人有埋怨,沒有深信因果,如果她以前沒有造下殺生的惡因,怎麼會有此果報?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世界上沒有意外兩個字,只有因果。」想到這裡,她立刻很客氣的回電話給對方,心中對她也完全沒有埋怨了。並且對方表達願意載她去寶吉祥中醫看病,就因為這樣,她又多了一個可以與人讚揚上師的機會。

對方依約載她去寶吉祥中醫,途中稱讚孩子與她很親,還幫她擦藥,她則回說,因為自己一家人都跟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孩子自然會很乖巧,並接著說撞到她是有福氣,因為她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護法的保護。如果是撞到別人,可能就沒這麼幸運。她並與對方分享她的公公在2006年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的經過。

原來那位小姐的先生3年前也中風,目前右半身癱瘓,智力只剩下10歲孩子的智力,於是這名女弟子又與她分享道場一位腦溢血的師兄,經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後,竟然可以在短短3個星期內自己走進道場。同時邀請她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希望他們一家能得到佛法的幫助。

另外她分享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她的兒子的經過。去年(2011)10月初小兒子發燒,嘴部周圍出現小水泡,從週四開始看小兒科,發燒卻仍不退;週六帶去看耳鼻喉科,但越來越嚴重,週日法會麻煩兩位醫生師兄看診,兩位師兄都認為情況並不理想,要趕快去大醫院掛急診,帶狀疱疹如果感染到眼睛,要進一步治療。

她在法會結束後就帶兒子至醫院檢查,確定帶狀疱疹已感染到眼睛,隨即辦理住院。一般帶狀疱疹的病人,都會引發神經痛,但她的孩子完全沒有感覺神經疼痛。而且在住院期間,孩子看《快樂與痛苦》一書,才翻開第一頁看到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時,就汗毛倒豎,流淚不止。剛開始他完全無法吞食任何固體食物,喉嚨猶如吞針、如火燒灼,舌頭表面全部潰爛無法說話。深刻地體悟到餓鬼道與地獄道眾生的痛苦。到了週日參加法會時,感染的眼睛突然疼痛不堪,流出黃綠色的液體,從此眼睛便不再有其他分泌物與不適感。孩子一週後出院,還有寶吉祥中醫的細心調養,帶狀疱疹的傷口是二度燙傷的深度。

接著,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公公的經過。在2005年的冬天,一向健壯的公公突然出現高燒不退、血糖值異常等症狀,雖在送醫後進行了兩次緊急手術,對病情仍舊毫無幫助,甚至不幸因細菌感染,導致頸部以下癱瘓。手術後的數週,他們便同意醫院進行氣切手術,由於他們的愚昧,使得他老人家必須依靠呼吸器呼吸,並於數月後再轉入呼吸照護中心接受照護以及自主呼吸訓練,最後必須轉院至較小型的醫院接受長期的照護。

2006年8月中旬,在她先生的大姊的同事介紹下,得知有一位大修行者具備大能力、大慈悲心,能幫助一切眾生,於是她先生與大姊便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由於信心不足,先生與大姊都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的呵責,並要他們回家開家庭會議。一週後再次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慈悲的為她的公公持咒加持,更允諾會到醫院親自加持公公,並要先生及大姊代替公公參加法會。

數週過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臨醫院,加持重病的公公。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公公之所以得到這樣的疾病,是因為過去世及這一世傷害了許多眾生,並且過去有殺過雞,因此得到氣切的果報,而公公之所以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是因為公公在自己最困苦的時候,仍無所求的幫助別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更開示,公公心中十分罣礙已過世的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先生與大姊告訴公公,放下執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他處理一切。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後,公公的病情逐漸好轉,原本臀部潰爛的褥瘡,也逐漸長出新肉,而公公的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公公過世的前幾週,他說:再過不久有人就要來接他走了,他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感到十分的平靜與祥和,公公並向所有的醫護人員感恩,祝福他們這些晚輩,更向婆婆懺悔,這輩子沒有好好照顧她,讓她受了這麼多苦。

她的公公往生前幾天,要她先生為他剃頭髮;在過世的前一天晚上,他便要先生為他刮好鬍子,並要先生早點回家。2006年9月22日凌晨,醫院便傳來公公往生的消息,當下,他們絲毫不感到一絲悲傷,當他們趕到醫院見到公公時,公公就像安詳的睡去一般,面色柔和,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的允諾會幫公公超度。在她的公公火化後,頭蓋骨上有著明顯的紫紅色色暈,她和家人都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超度,使得公公能不墮惡趣,往生善處。

她並感恩上師救護父母親的經過,因為公公的原因,她與孩子及婆婆一起祈求能參加法會及殊勝的施身法法會。當她一跪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前,眼淚就無法控制的淚流不止,並告訴自己:「媽媽有救了!」因為她的媽媽是很嚴重的憂鬱症患者,曾經多次輕生。

當她媽媽一進到寶吉祥就一直哭,完全無法說話,跪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時,她便稟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不想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開示媽媽:「妳不苦,看你一身鑲金戴玉的,妳哪裡苦啊?不要抱怨啦!這是妳欠人家的,你已經還了一輩子了,快還完了!」並要媽媽不要千錯萬錯都是別人錯,自己都沒錯。且慈悲的答應讓媽媽參加法會,之後媽媽於2007年4月皈依,皈依後身體及心理也漸漸好轉。

2008年3月,她的父母吵架,母親拿東西砸傷父親,父親要她帶媽媽到台北。當時她認為媽媽動手打爸爸是錯的,還以為自己很正確,就與媽媽說:「你不要來學了,一邊學佛一邊打人。」媽媽真的隔天就去退背心,但之後反悔又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知道是她頂撞母親,讓媽媽傷心,便嚴厲的開示她:「妳以為妳媽媽錯了,做子女的沒有資格管父母的事。」便讓她換上藍背心,3個月之後讓媽媽重新皈依。

師兄跟她說:「妳媽媽一整週都是在痛苦中,只有來道場的短短幾個小時可以得到佛法的幫助,讓她的心安住。妳應該是幫她多接觸佛法,親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自覺罪該萬死,自以為是,之後再也不敢插手管父母的事,對父母只有感恩,只有好好學佛,方能報答父母恩。

接下來她再分享2009年2月初,媽媽於法會結束回家途中,騎機車被對面車道迴轉的轎車自後方追撞,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佑,媽媽只是骨折。上師並開示,媽媽這次是重報輕受,不然媽媽的果報將是下地獄道。媽媽也非常懺悔自己的過錯,希望有一日能有發露懺悔的機會。

2006年10月,她的父親因感冒與攝護腺急性腫大至醫院看診,醫生建議需手術治療,且前次驗血報告發現父親也得了糖尿病,父親非常不能接受,轉院驗血後卻又意外發現父親血液有細菌感染狀況,經過X光檢查確認感冒已轉成肺炎,需立刻住院治療。

隔天他們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的替爸爸持咒加持,並開示說她的父親是吃了螃蟹中了無名毒,要他以後別再吃海鮮類,這次沒有生命危險,但活罪少不了。果真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父親住院期間從胰島素施打過量,數次休克,護士在更換導尿管與抽血時,均要重複多次才能順利完成,父親說他從來沒有這樣痛苦的住院經驗,她感恩上師的加持,讓父親有機會償還一些債。

她的父親出院後,就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很感恩上師加持父親,並給父親一串金剛結掛在脖子上保佑父親。有好幾次老人家差點跌倒,卻神奇的沒摔下去,父親都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他才能化險為夷。2009年4月父親總覺得家人生病或工作不順,便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要父親來參加法會,參加法會後,父親深深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大悲、捨身救度眾生的心,非常感動,常常與親友們分享。

2009年10月,她父親的右膝需更換人工關節,手術前她又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加持父親,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慈悲的持咒加持父親。這次父親並沒有前次的痛苦,傷口也很迅速的復原,完全沒有以前換髖關節腳腫脹到無法穿鞋的狀況,連醫生都說不可思議,比父親早開刀的病人卻都還需要止痛與輸血,何況父親是八十歲的糖尿病患者?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救護。

她懺悔累世惡業深重,出生在此末法時代,39歲才有機會接觸佛法,從小學習天主教,沒有機會聽聞正法,若無因緣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就白來了。她並懺悔小時候常抓蝴蝶、蜻蜓、蟬,在溪裡圍住小魚、小蝦讓眾生害怕或養在家中讓牠們餓死;還有在村人將池塘放水捕魚時,她也在池塘摸蚌殼,加入殺生的共業。

她懺悔小時候養狗,殺了許多的跳蚤、虱子甚至拿木頭將牠們壓扁至血肉模糊。所以她16歲至26歲這10年因胃出血多次住院,相信都與小時候所犯殺生惡行有關。小時候因皮膚不好,母親常帶她去吃蛇肉,懺悔自己惡根深重,禍遺子孫,兩個孩子皮膚也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是因為祖先有人傷害過龍,她相信她也是其中之一。

她懺悔從小學開始就進廚房煮葷食,切過煮過雞、鴨、豬、牛、田雞、魚、蝦、蟹、斑鳩、蚌、蚵、甲魚;懺悔將活生生的小卷及蝦,冰到冷凍庫將牠們活活凍死,所以這幾年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果報;懺悔叫他人殺生來滿足口腹之慾;懺悔從小自以為是,愛打抱不平,打過男同學及為了要保護阿姨還打過父執輩巴掌。懺悔小時候看過不良書刊;懺悔自己大不孝,曾讓父母擔心與傷心;懺悔沒能阻止媽媽不要報了名又不參加法會,讓媽媽的累世冤親債主現在都不能參加法會;懺悔自己常嫉妒別人,惡口,常犯貪、嗔、痴、慢、疑;懺悔做事虎頭蛇尾,大禮拜沒有好好用心拜,對上師的話沒有努力去做,沒有對上師完全投降;懺悔看法帶時見到師兄們至青海的佛寺,見到阿奇佛母露齒微笑的法相,心中竟生起比較的心,覺得法相做得不夠美麗。懺悔自己福報淺薄,至今沒能做到四分之一的供養。

她深深覺得所做惡行甚多,願以此業報身,還盡所造惡因之業果,並祈求能生生世世依止上師,學習佛法,有朝一日能解脫輪迴過患,進而能利益眾生以報師恩。同時她也祈求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勝妙康、祈求尊身壽命極長久、祈求事業旗幟圓滿盛,願得無離上師祈加持。

下午3點整,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弟子們將台北寶吉祥佛教中心道場中裝箱的《龍藏經》一一的打開,放到專屬的架子上。放好之後,即由出家眾帶領寶吉祥弟子們念誦《妙法蓮華經》。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 月 1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