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1年10月23日

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信眾與弟子恭敬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0年10月24日開示佛法的法帶。

共修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及也是皈依弟子的姊姊和大家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她雙親的經過。她的父親,因為罹患糖尿病併發白內障及青光眼,失明長達40年。2006年3月,她的父親因左腳趾發炎,傷口潰爛無法癒合,而將左腳自膝蓋以下完全切除;2008年6月,因為長期服用降血壓藥物引起低血鈉症導致昏迷,送醫住院,幾天後又因灌食的牛奶逆流入肺部,導致吸入性肺炎,再緊急轉入加護病房並插管治療。

等麻醉退去,她的父親漸漸清醒,先是不解自己口、鼻的不適,然後因口部被堵著而說不出話,他下意識地用手去拉扯鼻胃管,當然也引起極大的痛苦。她和姊姊馬上阻止父親繼續拉扯,並且在他耳邊告訴他要忍耐,因為已經做了插管治療。她的父親先是驚訝地睜大眼睛專心聽著,等到明白自己所經歷的療程後,馬上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下來,然後生氣地緊閉雙眼,再也不肯回應姊妹倆說的話。接下來幾天都是如此,只要是加護病房的開放時間,她們一定趕到,但父親不管清醒與否,始終就是緊閉雙眼將頭撇向一旁,不論她們如何為他加油、說好話、逗他開心,他就是不作回應。

那時她的心很痛,知道父親已經可以接受走到人生盡頭的事實,但是生氣為什麼家人讓他走得如此不堪?走得如此痛苦、沒有一絲尊嚴?當時,她也忍不住一再痛哭問蒼天,為什麼像她父親這樣,一輩子篤信基督教,只知道付出與奉獻的老好人,卻得經歷這麼苦的臨終過程?為什麼做子女的,空有心卻一丁點也分擔不了父親的苦?

父親的主治醫師告訴她,因為父親罹患糖尿病多年,身體的各個器官與防疫機制早就不行了,為了治療肺炎,院方已經給了最高劑量的抗生素,但父親的肺部健康情形卻每況愈下。當時,她父親的心臟只剩下百分之十七的功率,別人的強心劑是急救的時候打一針,但是她父親的強心劑是放在點滴裡,24小時不停的注射著。醫生還告訴她,即將要幫父親氣切,希望家屬趕快簽同意書。當時,她還天真的追問:「那麼我的父親什麼時候可以回家?」醫生很平淡的回覆:「應該沒什麼機會了,因為他沒辦法脫離現在賴以維生的心肺儀器。」她又追問:「加護病房不是有住房的天數限制嗎?」醫生毫不遲疑的告訴她:「妳爸爸是特例,他可以住到死!」聽到醫生這麼說,她有很沉重的無力感,該怎麼做才能讓父親免於受苦?才能讓父親安詳、愉悅的度過最後的人生?

當她的堂妹得知狀況後,立刻撥電話給她,一再的鼓勵他們兄妹去求見一位具有大能力的藏傳佛教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的她是完全不相信的,但一方面是她堂妹的心意誠懇,一方面也真的不曉得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父親了,所以就請她的堂妹幫忙報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08年6月24日,她的大哥正好出國,所以就由她的二哥、姊姊和她三個人,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等待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的過程中,她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聲地訓斥一位信眾:「你沒有想清楚你要求什麼,出去!想清楚你要求什麼再進來見我。」當他們三人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跪下頂禮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親切慈悲地詢問他們有什麼事時,她的眼淚立即不聽使喚地奪眶而出,她清楚自己的眼淚不是委屈,也不是害怕,而是知道找到救星了!她的二哥回答:「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們的父親活命。」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回答:「你們父親的身體已經都壞得差不多了,救他的命有什麼用?」當下她傻住了,因為他們根本還沒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會知道?但她也立即想起剛才求見的信眾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訓斥的事,心裡明白一定要求得對才能救父親!所以,她馬上舉手並且著急的說:「我說!我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看向她,並說:「好,妳說!」她頓時忘了流淚,只熱切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的父親免於受苦。」到現在,她都忘不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臉上滿滿的溫暖和慈悲,並回答她說:「這樣求就對了!好!我救你父親。但是你們兄妹要開始吃素,並且參加施身法法會還有週日的法會。」

他們曾到其他的道場或神壇,不論他們求什麼,一般都會要求他們少則添些香油錢,多則可能必須付5萬、10萬甚至更多費用,做為請眾神幫忙的回饋。但是,寶吉祥佛法中心真是最特別的佛法中心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僅僅要求他們兄妹吃素、學佛,如此而已。

她的父親在加護病房十幾天,原本對醫院給的抗生素一點反應都沒有,肺炎仍逐漸蔓延、擴大。然而,從他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隔天開始,她父親的肺炎明顯的好轉。她眼看父親的氣色一天天紅潤,精神越來越好,她知道真的有了奇蹟。短短6天的時間,她的父親居然可以拔管,不再依賴那一台龐大的心肺機,不僅可以自主呼吸、心跳,甚至離開加護病房,轉進了普通病房。在她的父親住進普通病房後的第二天,她特意去找主治醫生,並問他:「當初你不是說我爸爸會死在加護病房嗎?」醫生遲疑了一下說:「很抱歉!我也沒辦法解釋。」

其實,她不是去給醫生難堪,只是想確認這真的是一個奇蹟。再過4天後,她的父親完全恢復,健康平安的出院回家了。回家後,她的父親又恢復了健談開朗的個性,身體變得比以前更好,人也有精神,胃口也好!在他們前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如果他們沒有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她的父親,那麼她的父親大約會在農曆9月往生,且會受盡醫療的痛苦折磨。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的父親後,她的父親反而會較早離世,但不需要受苦。那個時候,她看著父親健康的身體、明朗的精神,有些懷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因為就她看來,以她父親當時的狀況,再活個兩到三年應該都沒有問題。

她的父親在軍旅生涯中,有一位司令官曾極力將他升遷的命令壓下,以致後來父親因失明退役時,僅僅授階中校而已。她父親一生對這位長官恨之入骨,常說恨不得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她曾看過一本書上提到,如果人在臨終時還帶著恨意,是會往生三惡道的。好幾次,她都試著安慰父親,請他將仇恨放下,並勸他說:「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沒想到,她的父親居然回答:「就算要進地獄找他報仇,我都要去。」這次,她的父親出院回家後,有一天晚上居然主動跟她說:「我原諒他了!不恨了!我的心很平靜!」聽完後她很驚訝,原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她父親的慧命都救了。

2008年8月10日,她的父親在睡夢中安詳地往生,嘴角還掛著淺淺的笑意。一切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的父親走得較早,但沒有痛苦。2008年11月2日,她和姊姊一起皈依,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皈依後,她們開始積極鼓勵母親也一起來參加法會。初期,她的母親沒有決心吃全素,她也不強求,因為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一切自有安排。所以,她的母親初期只有參加施身法法會,隔了一個月,她的母親自然而然的吃起了全素,於是便開始固定參加每週日的法會。

她的母親一直為膝蓋的風濕性關節炎所苦。40年來,她的母親幾乎看遍了全省的大小醫院、中西名醫,只要有人說有效,就算是偏方或密醫她都接受。有些偏方初期可能真的有用,但一段時間後都有了後遺症。漸漸地,她的母親幾乎已經放棄希望了,因為一些所謂的特效藥,其後遺症往往大到讓她的身體更難以承受。她母親的膝蓋,痛到連行走時都需要她和姊姊一人一邊攙扶著。也因行動不便,週一到週五時,她的母親都只能一個人困坐在家裡,只有週六、週日放假的時候,家人才能回去陪陪她或帶她出去走走。所以,她的母親常常心情鬱悶,長吁短嘆,有時難免有些情緒,也讓與她老人家同住的二哥、二嫂為難。

2009年5月,在定期參加法會幾個月後,她的母親決心求皈依。當時,她的母親還是需要兩姊妹攙扶行走,如果坐久了,膝蓋更是會痛到站不起來。但是,有些觀察入微的師兄告訴她,母親的精神、氣色都有了明顯的改善。有一天,她和姊姊一起帶著母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皈依,當天還下著毛毛雨,她和姊姊深怕母親摔倒,將母親扶得更緊。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她和姊姊跪下頂禮,她的母親因為膝蓋不便,所以只有鞠躬行禮。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和藹地詢問她們要求什麼?她的母親說:「我要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第二句話,只是一樣溫和地笑著說:「好!去登記吧!」她和姊姊狂喜地叩謝頂禮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母親因為重聽,根本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答應了她的要求,所以仍舊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媽媽站著不動,就開口問:「還有什麼事啊?」她的母親還是沒聽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話,只是抱歉地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哎!我聽不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笑了,並拿起了法器幫她的母親加持。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她和姊姊滿心感恩地叩謝頂禮,她的母親以為沒事了,竟然不等她們,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等她和姊姊頂禮起身,拿了皮包往外衝去找母親時,只見母親正驚訝地站在隔壁大樓前的階梯上說:「我怎麼自己在走樓梯呀?」她的母親因為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連走平地都需要攙扶支持,更遑論是爬樓梯這種需要彎曲膝蓋的動作。在她印象中,母親至少有10年以上的時間,都得靠著外力的支持,才能在樓梯間艱苦地上下,雖然現在僅僅二階而已,但已經夠讓她驚訝了!此外,她和姊姊也很訝異,平常母親是需要她們攙扶才能行走的,但當時居然自己一個人輕輕鬆鬆地走了十幾公尺!她們母女三人都睜大眼、張大口,直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真的是不可思議!

2009年8月,她和母親一起參加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行的施身法法會及大文字祭旅遊活動。出發前,她們在機場認識了一位女眾師兄,當她們得知這位師兄已經是肺癌末期時,她和母親都覺得難以置信,因為她除了比較瘦之外,幾乎與常人無異。她還記得施身法法會結束後,因為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在山上,大家必須走一段長長的下坡路,到山下的大馬路上搭遊覽車一起回飯店。她因為拖著行李走得較慢,可是兩位老人家卻是健步如飛,一個是肺癌末期的病人,一個是罹患風濕性關節炎的83歲老太太,兩個人談笑風生的走在隊伍最前面,她看了後,高興得想掉眼淚!她知道母親是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命運才有了奇妙的改變!

接著,她也和大家分享她嬸嬸所發生的事。她的嬸嬸也是皈依弟子,在2009年2月的一次週日法會結束後,騎摩托車回家的路途中,被一輛轎車撞上。當時,她雖然沒有明顯嚴重的外傷,但是休養了一陣子後,她還是不停地說自己這裡痛、那裡痛。醫生做了檢查,卻都沒有任何結果。那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請一位女眾師兄關心她的病情,並勸她盡早回來參加法會。她記得那段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在法座上開示:「只要參加法會就有加持、就有保護。」

休養約半年後,她嬸嬸就開始搭她的車北上參加法會。可是,每次在車上,嬸嬸總是不停的抱怨著這裡痛、那裡痛,或是細數兒子、媳婦、女兒、女婿,甚至是丈夫的種種不是。奇妙的是,在那段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的開示,常常是勸大家要深信因果,並且發大懺悔心,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果報。

有一天在開車來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的路上,她的嬸嬸又如往常地怨東怨西,最後說:「哎!我們家那個兒子真是不孝,從我出車禍到現在,從來沒有進過我的房間給我關心一下,也不問問我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有沒有什麼需要。」她和母親在一旁聽了,一語不發,因為真的是不曉得該安慰她?還是告訴她別再抱怨?

那天,在法會接近尾聲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說:「就別再抱怨什麼兒子從不進你房間給你關心一下,問你有什麼不舒服、有什麼需要了!其實只要他願意認真工作、好好賺錢養家,不給父母添麻煩,就是一個好兒子,就是一個孝順兒子了。」當時,她真的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彷彿曾在現場,對嬸嬸的一切了然於心。然而,那天的開示她嬸嬸終於聽進去了。在回程的車上,顯得心情特別開朗,也不再說這裡痛、那裡痛,她知道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嬸嬸解了心中的一個結。

這名女弟子藉著今天這個機會,以無比誠懇、真摯的心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相信若沒有這樣如法的大修行者,她的父親、母親都會走向不同的命運,而為人子女的她,也只能深陷無能為力的傷心與痛苦中而無力自拔!她也要感恩父親、母親的犧牲奉獻,讓她有幸能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緣,不僅能在這樣如法的大修行者帶領下重新做人,更在上師不斷的開示與加持下,發現自己過往的惡行惡狀、自私自利、自以為是。她覺得自己枉生為人,不知該如何報父母恩、報上師恩,唯有好好跟緊上師的腳步,再無二心地聽上師的話,時時檢視自己的內在,放下過往的自私、驕傲,有朝一日才真能報父母恩、報上師恩!最後,她祈願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佛法事業圓滿興盛。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的法會繼續開示「心」,這是佛教特有的教法。其他的宗教都沒有講「心」,所以最後都是求主給他們東西,但最近佛教也開始出現這種情形,信眾以為只要自己有唸佛、拜佛,什麼都不用做,佛菩薩就會讓他們的問題解決、病轉好。如果真的這麼簡單,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個帶頭不修行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那就只要整天求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就好了。然而,縱使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你們諄諄開示,你們就是不相信自己是在修什麼,佛教是教你們要經由上師的教導,學習佛陀的教法,而讓你們自己也能夠修行成佛。

剛才第一個出來懺悔的弟子,講來講去,還是沒開口說自己要發願往生淨土。由此可見,她還有再活久一點的想法,還想看著自己的弟弟、妹妹,希望他們好轉;但等他們真的過得好了,她也捨不得走了。你們也是如此,如果見到親人狀況不好,還會想解脫這一切的苦,是因為不想自己也跟著苦;若是親人都很好,反而有所留戀、放不下了。學佛如果沒有發願解脫生死,再怎麼來參加法會、再怎麼修都沒有用。

你們不要以為皈依了,自己就什麼事都不用做,一切都會轉好。就好像剛才在法會前發露懺悔的女弟子,以為自己皈依就好了,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沒有努力學佛。如果皈依就能解決事情,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了 直貢澈贊法王,也就不必修,不用辛苦閉關了。其實,皈依只是給你們權利去學習佛法,讓你們有上師及佛法做為依靠,要做的人還是你們自己,要靠你們自己修才能轉業。

要開啟智慧,不是區區學佛幾天、幾年就做得到,你們不要以為自己能夠突然間就開悟,你們不是這種根器。如果沒有累世的修行,要在這一世開悟談何容易?不要以為皈依後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修頗瓦法就好,自己就不用修。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一天會走,除非你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成佛了再回來救你,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是「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等到眾生都成佛那是很久以後的時間,你們是等不到的。

所謂的願力,是當你有能力做到時而承諾去做,這才是願力。阿彌陀佛發四十八願,是已經證到佛的果位後,確定自己能夠做到才發如此的願。你們不要亂發願,若是學佛菩薩發願又做不到,就是開空頭支票。所以在《阿彌陀經》中,最後便告訴眾生要發願往生淨土,因為這是你們一定能做得到的事,只要你真正發懺悔心,做到五戒十善,培養慈悲心與菩提心,一定能夠往生淨土。你們不要還沒修到佛菩薩果位,就發願要再回來度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謙稱自己還沒做到菩薩那樣,但是至少已經在學菩薩的願,也開始在做。菩薩就是一切為眾生,不為自己,所以有慈悲的力量。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一位得癌症的弟子手臂消腫,就是有能力可以做到幫助眾生,你們能做到嗎?

皈依是追隨一位具德的上師學佛,具德的上師是指上師要有功德,不是福德,功德才能幫你解脫生死。佛法與其他宗教很大的不同,是有修「功德」,但是現在台灣人學佛大都是修人天福報,卻以為是在修功德。福德只能下一世用,此世用不到。不要以為捐個500元就是在做善事,隔壁鄰居過來募款,你因為不好意思就給個幾百、一千,這都跟學佛無關。

不要以為自己唸經、拜佛一陣子就修到了,以為自己有什麼神通,沒有依止具德的上師,聽從上師的教導去修行,再經過上師的確認,一切自認為有的成就都是假的!為什麼如此?佛法是教你們要在這一世解脫生死,你們的人生經驗都是從累世與這一世的貪、嗔、痴累積而來,當然與佛法毫無關係。若非一位有經驗的上師督促你們學佛,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福德,只能下一世用,修不出功德來。要轉動你們這一世的業只有功德才行。

當你做了任何一個動作、說了任何一句話、起了任何一個念頭,都會產生業力,業並非都是不好的,業有分善業與惡業,只要會讓我們繼續輪迴的力量便統稱是業。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只是累積一點點的福報,這一丁點的福報這一世用不到,也不能幫你們轉累世的業,不能在你遇到障礙的時候幫助你,只有功德才可以轉業。皈依了一位具德的上師,在遇到障礙的時候,上師用自己的功德來幫你先擋住。所以假如沒有發願要往生淨土,只想求平安、求健康的,拜託你不要再來,不要浪費上師的體力。

不要以為有拜佛、持咒、修護法就會沒事,你們也看到宜蘭的那間佛寺因為這次的風災而被壓垮,連裡面的出家人都罹難。而且那是一間很老的佛寺,不是新的。照道理說,一個有佛像的地方是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是佛不靈嗎?佛不會不靈。不要再以為自己年輕,還有時間,學佛可以慢慢來,這次被壓垮的佛寺中,有一位罹難者是年僅4歲的小孩,你們就是不相信無常隨時來!不要認為自己的孩子還小,教他解脫生死的觀念太早了,如此想法的人就是不相信無常。一個孩子如果從小就有解脫生死的觀念,他還會不聽話嗎?不聽父母的話、不孝順的人是不可能解脫生死的,學佛讓孩子知道他不敢再作惡了。

為什麼這次颱風在東部造成這麼大的災害?佛經上有說:山有山神,地有地母,樹有樹神,水有水神。我們能夠在這塊土地上安居樂業,都是因為有地母在鎮壓、保護著。然而,由於近年來人類不斷殺生、砍伐與破壞環境,惹怒了山神,因此才會一直產生天災。你們烤肉的味道和煙,會讓居住在山裡的山神和龍生病,因此惹惱了他們。尤其台灣人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每逢中秋節就烤肉。翻開歷史,從沒有說中秋節要烤肉。尤其以環保的角度來看,烤肉對環境的破壞是很嚴重的,所排放的廢氣對地球有很不好的影響。科學研究指出,台灣是全球溫度上升最快的地區,就是因為整天烤肉燃燒後的廢氣汙染空氣。

現在甚至有人連中秋節以外的日子也在烤肉,不要以為你只是在旁邊看就沒你的事,只要有參與就有共同的業報。有作惡的共業,也有做善的共業。你們在那邊烤肉、唱歌、跳舞,以為大家聚在一起,這就是團圓、天倫之樂,其實仔細去想你們在烤肉時所做的也是窮極無聊的事,大家是無聊到找不到事情做嗎?還有人特意帶孩子去吃,以為孩子要多吃點烤肉才會有營養,殊不知拿來烤肉用的肉都是最差的,好的肉會拿去烤嗎?佛經說,你吃牠半斤,得還牠八兩。以為吃肉不用還嗎?只要這一生烤過肉的,一定會有意外,還不出來發露懺悔!最近有個女弟子車禍跌倒受傷,本來是躺在床上動不了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才讓她能夠坐上輪椅,這位弟子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還不知自己錯在哪裡,以為只是自己不小心所造成的,不知道是因為她在皈依後還煮肉給別人吃,就是破戒,所以才會出事,卻還不知道要懺悔。

你們都不信因果,問你們信不信佛,你們都回答自己信;問你們信不信因果,你們也說信,卻整天殺生。現在的人還喜歡玩到哪裡就吃到哪裡!這次風災中,為什麼蘇澳的公路會坍塌?就是因為大家喜歡去旅遊,都先到蘇澳吃完海鮮,再前往花蓮遊玩。如此的行為引起山神的忿怒,為什麼要開一條路讓你們用這一條路去做殺害眾生的事?所以公路才會坍塌。曾經做過這種事,玩到哪吃到哪的人,都應該要出來懺悔。

你們不要以為年輕的時候就是要好好的享受生活,說自己信因果,卻又找理由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說這件事不能做。殊不知,你們現在放縱自己把福報用完了,老了就走不動要受盡醫療之苦,哪兒都去不了。年輕不代表未來的日子還很長,什麼時候會死是不一定的,現在很多小孩年紀很小就死了,所以要把握時間學佛。你們整天愛逛來逛去,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就算買東西也不會東晃西晃、東看西看,而是有需要時才去買,買完就走。像有些女人喜歡逛商場,就是欲望重,雖然不見得要買東西,但是就是要去看一看、摸一摸才會高興,這種行為就是在放縱自己的貪欲。有的人想買某件東西,說是從大學時代就想買了,忍到現在才買也不為過,這也都是欲望而已。仁欽多吉仁波切年輕的時候雖然還沒學佛,也不會這樣浪費時間,要買什麼東西買完就走,不會東逛西逛,而且認為年輕的時候,要把時間用在思索要如何累積人生經驗和學問,做為以後出社會的生活所需。

人生難道只是成長、工作、結婚、養兒育女?如果是這樣,那人跟動物也就沒有兩樣了。等到子女長大成家,你又想看到孫子長大,就是遲遲無法下定決心學佛。不要以為自己年輕就不需要發願解脫生死,覺得自己還要多玩一些時間再學佛。如果你們這樣放縱自己,上師也會不理你,同時上師給你的加持力也會停止。

還有一位皈依弟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次幫助之後,現在卻來說因為家裡因素不能學佛;另外一位女弟子原本腿都快斷了,現在腿好了,卻也說因為家庭因素不能再來;這位女弟子沒結婚也沒男友,哪來什麼家庭因素?她們完全是利用上師和佛菩薩,根本沒有下定決心要學佛,所以就會有很大的學佛障礙。昨天有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生病一直查不出病因,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病的原因,並要他吃素,結果他聽到要吃素,眼睛轉了兩圈,起身轉頭就走。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嘆,就算你去看醫生,醫生開出來的處方是為了身體好要吃素,你們也要照做啊!所以佛經有說,眾生難度!

在這次風災中往生的人,便是屬於非時而死。每個人都有所謂的時沖、日沖、月沖、年沖。宇宙間星球的變動會造成地球發生地殼變動,造成地震、氣候的變化,而發生天災。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09年,就已經預言2010年會有很嚴重的水災,下起雨來跟倒水一樣,提醒大家今年要遠離山區與水邊。科學家也確實觀察到這幾年宇宙中有許多星體發生變化。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修行人能事先看到,你們看不到?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信因果,而你們不信。

很多人每天在行惡,還不知道懺悔,就是他以為這些不是法律規範的惡,所以他沒有錯,但其實他們不了解法律只是符合地方需要,有地域性限制的規範。不像因果,是放諸全宇宙都適用的。有人可能還會辯說自己不知道才會犯錯,不需要懺悔,但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也從來沒聽過,就不會犯這種錯?

有些人學佛之後,壽命好像變長了。並不是學佛讓你延壽,而是你原本就有這麼長的壽命,因為學佛不再作惡業了,讓原本該有的壽命就出現了。只要你吃一口肉、殺害眾生,你的壽命就一直在減。佛不能給你們壽命,不要以為自己有吃素、有皈依、有參加法會、有唸一些佛經,發現自己的病情開始轉好,就認為是自己修到了。佛是不能幫你延壽的,行善也不會幫你延壽,除非你是行了非常多的善才有可能。也不是學佛讓你有錢、沒錢,這都是你過去的福報,和學佛沒有關係。

這次10月3日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中,有信眾將韓幣與一些奇奇怪怪的外幣銅板放入供養箱中。大家明明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將大法會的供養金全數捐出,這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去兌換呢?這就是沒有供養的心,把自己不用的東西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還有人拿買酒的折價券與卡拉OK的優惠券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人拿發票來供養,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基金會可以靠發票得到錢。基金會是雇了很多人來對發票,難道是要已經63歲了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對發票嗎?真正的供養,是要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別人,而不是自己用不到、不想要的東西,這種心態是完全沒有供養的。

昨日,有一位男弟子因為父親往生了,才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超度他的父親。頗瓦法不是你們想求就能夠得到,亡者是必須要有大福報才能得到。以西藏傳統來說,若家中有人即將往生,家屬要將家中最好的東西做為供養,從佛寺迎請一位仁波切到家中暫住,如此便能每日有機會供養這位仁波切,而仁波切也會每天幫臨終者修法,讓亡者得以具備因緣、福報得頗瓦法。等到人往生了,頗瓦法修法圓滿後,家屬會再以最好的物品供養,才將仁波切送回佛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為你們省了很多事,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行證量,不用你們這樣請來請去,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在亡者身旁修法。即使 仁欽多吉仁波切人在印度,亡者的大體在台灣,修完法一樣能夠在亡者的頭頂打一個洞。這名弟子來幫父親求超度時,從未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的父親是來自大陸,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修法便知他父親的神識跑到大陸老家去了。但這名弟子平時捨不得供養,等到父親往生了才想到要供養,已經來不及為亡者累積得頗瓦法的福報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從來不知道哪個弟子是本省人,哪個弟子是外省人。其實,這一代的臺灣人早就沒有所謂外省人與本省人的差別,大家都是「混」省人,不必再作區分。

你們都一樣,到父母往生了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供養。你們不聽話,上師的加持就斷了。但是遇到不聽話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像一個父親不捨自己的子女般,仍然想盡辦法為弟子製造機會累積因緣福報。就像剛剛分享的弟子,她們平常都是把自己用剩的才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由於她們不肯供養,亡者沒有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無法幫她們的父親修頗瓦法,為了讓她們的父親能夠累積福報得頗瓦法,才讓她們在道場做大禮拜。

剛才發露懺悔、罹患乳癌的女弟子並沒有真的懺悔,她只是還很慶幸,雖然自己罹患癌症,但因為皈依了大能力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自己的痛苦消除了。以她殺生的惡業這麼重,是墮入十八層地獄100次也不為過的,還不懂得要懺悔!佛菩薩、上師給她時間,不論長短,並不是要讓她享受人生,而是要給她時間讓她可以學佛、禮佛,有機會累積福報,才能夠得頗瓦法往生淨土。她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後,為什麼手就不痛了?腫脹也消掉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清除業障,讓她身體中的癌細胞,暫時不阻礙她學習佛法,但是後面也要靠她自己去做才行。

如果往生時唸阿彌陀佛的佛號就能夠往生淨土,在《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中,就不會說種種要往生淨土的條件。所以在《阿彌陀經》中,最後便告訴眾生要發願往生淨土,因為這是你們一定能做得到的事。在《阿彌陀經》中說:在此五濁惡世之中,世人是很難相信阿彌陀佛的法門可以讓人解脫生死的。不是說大家不相信阿彌陀佛,而是不相信靠這個法門就可以去淨土。你們不要以為唸經、拜佛、念佛就能超度;也不要以為有人為亡者助唸,就能夠幫亡者到淨土。你們現在所做的都只能累積福報,要有功德才能往生淨土。這就好像是你們想去某個地方,也要有錢買車票;想找個人來幫你,也要看這個人有沒有錢幫你買票。就算有錢,也要看他願不願意幫你買。就像助唸只是告訴亡者阿彌陀佛的方向,並不能幫助他去。而由金剛乘的行者修頗瓦法,就是行者已經去過,而且有錢能幫亡者買票上車,並親自帶他前往阿彌陀佛的淨土。能夠以頗瓦法超度的行者,便是深信因果的緣故,若不信因果是做不到的。

今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大家岡波巴大師所開示的內容,你們可以將岡波巴大師「心」的教法,做為口訣牢記於心。雖然你們目前無法理解、不能體悟,但當你們證到心性時,便能對照所開示的境界,而能有所體會。現在你們還沒有到達那個境界,再怎麼解釋你們也不會明白。

岡波巴大師開示:「心的體性,其實是既非有也非無、既非常也非斷,同時,也不是遠離有無、斷常等二邊的『中道』。」在這裡所說的心,不是指心臟,不是談情說愛的心,也不是心想事成的心,而是指宇宙萬象的本質,這是佛教特有的修行。在地球人類所有的文化之中,並沒有談到心。因為心沒有形狀、重量,用儀器看不到、也測不出來,用推理、哲學也無法探討。今天所告訴你們的都還是理論,沒有告訴你們方法。所以你們不要回家自己打坐,就想要看清楚自己的心,這是不會有作用的。

釋迦牟尼佛在《大藏經》、《寶積經》裡面都說了很多關於「心」的內容,許多佛法的內容也是在講心。岡波巴大師將心的體性,濃縮成以下幾句重點:心是非有亦非無、非常亦非斷,它也不是遠離二邊的中道。在《大藏經》、《大般若經》中都有提到,釋迦牟尼佛花了12年來講解般若,就是心。在釋迦牟尼佛過世後,世人為了「有部」與「空部」而有所爭論,直至龍樹菩薩根據釋迦牟尼佛講的《寶積經》撰《中觀論》。論是理論,但不是修行的方法。「中觀」不是站在中間不看兩邊、前後、上下。「中」指的是不偏頗、不執著的心態,指不執著於世間的現象,一切都是因果。「觀」不是用眼睛在看,是以般若、智慧來看宇宙所有的現象,而非以凡夫的肉眼或意識、經驗法則來看事物。「中觀」是說萬物的相是有,但體性是空性。空是指這世間一切的現象都是因緣的聚合而產生的,都是變動不永恆存在的,它的本質都是空性的。而中道是中觀的另一個說法。

所謂「有」是指執著有,執著任何事與物的永久存在。但也不是說什麼都不存在,什麼都不要,否則就是執空、頑空了。就如《金剛經》中所言,執著要求能見到,都算是邪見。但是,也不是視一切都是假的,坊間流行教導信眾學佛要放空,但明明心在跳、有呼吸、肚子會餓,怎麼是空呢?這種說法便是「頑空」。空不是沒有,而是世間萬物皆是因緣而生、因緣而滅,一切都是無常,隨時在變,唯一不變的是心性。不要認為這個「我」是很重要的,佛一直不斷地告訴我們沒有「我」的存在。你們以為的「我」只不過是個因果的業報身,發生在你身上的所有事情,都是業力的顯現,當業報全都報了之後,你便會離開這個世界。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看過一份英文的科學報導,記載科學家研究人體的組成,將如鐵、鈣、鋅等等元素抽離後,再為人體組成的成分秤重,其實是微不足道的。科學也證明其實每個眾生的組成元素都是相同的。只是可能這個鐵多一些,那個鈣多一些。這也是佛經所說的,佛與眾生的本質都是相同平等的,因為這個緣故,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替眾生修持頗瓦法。因為當修頗瓦法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亡者的心的體性是一樣的,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用自身的福報給眾生,幫助亡者解決執著,而能往生淨土,這就是佛經說的「同體大悲」。

佛在三千年前沒有顯微鏡等科學儀器時,在《寶積經》裡面已講到,人的腸道有幾億萬的細菌,在眼、眉、眼睫毛、脖子上面都有蟲,在古代沒有細菌這個名詞,佛是怎麼知道的?這就是因為佛是以智慧來觀。而現在科學也證實,在這些地方的皮膚毛囊中都有寄生蟲,所以無論你怎麼清潔,仍然無法洗乾淨,你用再多的水和肥皂清洗,只會滋生得更多。一位醫生弟子證實人體從消化系統到口鼻確實有上億的益生菌。如果沒有這些益生菌的幫忙,也無法消化、分解食物讓我們腸胃吸收。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釋迦牟尼佛為什麼要講這些東西出來呢?並不是無意義的,佛所說的任何事情對我們學佛一定有幫助,沒有意義的事情不會講。

不要認為是我這個人在學佛、在拜佛,有無數的細菌和我們生存在一起。要幫助眾生,先要幫助你身上的這些細菌。雖然說細菌在科學上不能算是完整的生命體,但是以佛法而言,六道之中任何有情眾、無情眾,甚至於一個石頭都有佛性,我們都要度他、利益他。由此可知,這個身體哪是我的呢?既然有這麼多眾生在我們的身體裡面,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勸那位得癌症的女弟子發願往生淨土?因為當她發願,她體內的眾生也會知道她是否是真誠的,才會給她時間學習佛法,當她修行有成,她體內的眾生也能受惠。若行者解脫輪迴得度了,體內的眾生也就跟著一起得度。因此,不要再有自私自利的想法,我們應透過學習佛法,要先做到利益體內無數的眾生才是。由此可知,佛法是最尖端的科技,是比科學還要科學的!

有一名女信眾在法會中將腳蹺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正她,也開示通常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正蹺腳的人,以後都不會再來法會。她以為只是來聽演講,與自己無關,對三寶沒有恭敬心。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高齡,整場法會都以盤坐姿勢為大家免費講法,她也該看在這個分上而有所尊重。倘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她說端坐會有錢拿,相信她絕對不會將腳蹺起來。由此也可以看出她不專注,如果真的很專注,就不會注意到腿酸而想要動。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10年10月3日的大法會中灑甘露水超過半個多鐘頭,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脊椎大側彎,頸椎錯位,且右肩關節無軟骨的身體狀況,是不可能辦得到的。換作是你們灑5分鐘,手就抬不起來了。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做得到?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同體大悲」,破了眾生相,不將自身與眾生有所分別,專注於眾生的苦,看到眾生的苦,仁欽多吉仁波切比當事人更苦。當你能夠專注在眾生的苦時,便能忍受你自己身體上一點的苦。一點點苦都不能忍受的人,怎麼修慈悲呢?一名寶吉祥中醫診所的醫生弟子在大法會後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推拿,也不過只是1分鐘左右,若是一般人至少會3到5天手都沒力氣,抬不起來,還可能會發炎,一整個星期都動彈不得。仁欽多吉仁波切卻能夠做到在法會結束1個小時後,便能拿筷子夾菜。之所以能夠好得那麼快,就是因為專注與慈悲的力量。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多次開示慈悲是全宇宙最大的力量。

在這次風災中,有受困的台灣籍遊覽車旅客,對於救援人員先救大陸旅客、後救台灣旅客一事,感到十分不滿。先別提佛法,儒家思想也說要捨己為人。明明他自己已經被救出來,卻還是不高興,這種心態是很不好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因為對象是大陸人而有所偏頗,而是由此看出台灣人這種心態不是可怕,也不是恐怖,而是真的變得越來越自私。為什麼會如此?就是因為許多政客一再地倡導兩岸之間的差異,而讓許多民眾連本來做人就應有的慈悲心也喪失了。由此可知,你們在說話時要非常留意,因為你不會知道你說的話對別人有什麼影響。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為任何政黨說話或站臺,而是看世事演變的因果。說話說得甜的人不是能信任的人。若是有心為大眾做事、利益社會的人,不論什麼政黨我們都應該給予支持;若是整天批評,對社會沒有利益的人,則不論什麼政黨我們都不應該選他。

世間沒有「意外」的事,所有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都是自己做來的。為什麼大家會在同一輛車子裡面共同死亡,絕對是過去世或這一世共同做過不好的惡業,所以大家在這個惡的共業裡面。若你過去從來沒有行惡,或看到別人行惡,心裡面沒有起過認同、讚嘆的心,就算身處災難之中,你也絕對不會被捲入此惡業之中。所以佛教導我們要隨喜。所謂的隨喜,不是一般人問師父紅包要供養多少?師父回答隨喜!隨喜!這是隨意不是隨喜。當別人做好事,我們心起讚嘆之心才是隨喜。

佛經中有說過一個「三十三天」,那不是指天有分三十三層,而是當時有一個人發起,找了其他三十二人一起蓋佛寺與舍利塔,這三十三人因此一起在此善的共業中,所以之後一起往生天道,稱之「三十三天」。隨喜功德很大,而隨惡的後果也極為嚴重。不要以為參與其中有一起做過才算數。仁欽多吉仁波切前一陣子幫一個弟子的父親超度,看到她的父親身後有隻豬,但她的父親卻沒有殺過豬,原來是因為他站在旁邊看別人殺豬公,還鼓掌叫好,這就是隨惡,就有殺業的果報。

岡波巴大師開示心的體性是相續不斷:破而不能壞,斬而不能斷,改而不能變,阻而不能止。今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心的體性,對你們來說會是很深奧,也很艱澀,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得開示。將來當你們真的修行到能開悟時,這幾句話便會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讓你們能對心的作用有所體悟。

有些人常常說自己已修到、看到佛菩薩出現,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不要一天到晚彰顯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同,說多了,別人可能當你是神經病送你去醫院。去醫院就辛苦了,可能會被電療。此生被電電過的人,這一輩子就完蛋了,下一輩子也完了。《金剛經》中有提到以音聲求我,以色相見我,皆是邪見、邪說。

有些人認為學佛可以幫自己改個性,讓心情平靜。其實,你們要改個性或心情平靜,去找心理醫生即可,不需要來學佛。佛法講的不是這些,一個人個性好不好,和家教、修養有關,是跟你們自己貪、嗔、痴的欲望有關。有人遇到事情會去看心理醫師,以為這樣真的就會對自己有幫助。一位擔任醫師多年的弟子說,事實上對於去看心理醫師能否有幫助非常不確定。但非常確定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算,與其拿錢去看心理醫師,不如將錢拿來供養一位具德上師。

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緣而生、因緣而滅,都不是永恆的,都是不停地在變動,除了心是自性有,不是根據因緣法而來,宇宙所有一切都是因緣和合,所有法都是有為法,都不是自性有的。你們現在為什麼沒有辦法感覺到心的存在,便是因為受到貪、嗔、痴的蒙蔽,因此要學習佛法把心開發出來。

岡波巴大師開示:「因為在所有的時間段上,心的體性都是無所去來而又三時相續不斷的,所以叫做『斬而不能斷』。」為什麼說心的體性是「斬而不能斷」呢?因為心是沒有時間的觀念的,是意識做出過去、現在、未來的分別。《金剛經》所說無壽者相,是指心的體性是相持相續,沒有所謂的時間以及距離的分別的。但這並不是說要你們不要有時間觀念,做事不需要照時間的意思。這裡說的時間,是指過去、現在、未來,其實是沒有分別,都是同時發生的,只是因為人心的分別,而有此區隔,時間其實是做出來的。科學家已經證明,在宇宙太空中,是沒有時間的,在星球上有星球的轉動,才有了時間。而每個星球自轉、公轉的時間都不一樣。倘若在外太空看不到太陽的升落,看不到四季的變化,你們還會感覺到有時間嗎?舉例來說,當你從外太空看地球,可以同時間看到地球日落與日出的變化;但在地球上,卻要經過24個小時才會看到日夜的變化。雖然說我們會以光年來說明星體之間的距離,但所謂的光年也同樣是人們分別出來的。

雖然說有三世佛,當教導你們佛法時會講到現在、過去與未來,但其實對佛菩薩來說時間是不存在的,並沒有區分現在、過去或未來,沒有過去或未來,就只有現在。所以為什麼可以知道你們過去或未來很多事情,就是因為佛菩薩的心是不動的,在動、在分別的是你們。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知道你們的事情,也是因為心是不動的。密乘的修行者為什麼能夠見到你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不是因為有神通,而是因為已經證到報身與法身,並能進入佛菩薩的境界。神通與智慧不同,神通是指你可以變化的能力,而智慧是見性的力量,可以以智慧觀見宇宙一切真實相。為什麼佛能夠知道眾生的過去、現在、未來千萬世的事情,就是因為修到開啟智慧,便能明瞭、清楚宇宙間的森羅萬象。若用討論的方式,只會越討論越混亂,更加無法了解心的體性。

岡波巴大師開示:「又因為心的體性並非是有為和合的產物,而是從本元、本始、本初上本來就已自然存在了的,所以叫做『破而不能壞』;同時,也因為心的體性不成其為某種形狀和顏色,不成其為某種實物和相貌,所以叫做『阻而不能止』啊!」

心的體性是「阻而不能止」,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打破時間、空間的區隔,即使人在印度,仍可以幫助在2,000公里外台灣的亡者修頗瓦法,在亡者的頭蓋骨打出一個孔。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印度修法圓滿後,在台灣的亡者便出現頗瓦法圓滿瑞相,這便是已經證到《金剛經》所說的無壽者相。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知道亡者的事?這是因為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為眾生修頗瓦法時,是沒有自己,自己和眾生是完全一樣的,就是無眾生相。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分別自己和亡者,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是清淨的,亡者的心也是清淨的,只是因為有業力,兩者都是一體的不分彼此,如此便是同體大悲。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將自己的福報給予亡者,才有能力超度和利益他。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加持你們讓你們消腫不痛,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能夠清楚、明白心的作用,修到明心的力量,能夠做到一點心的能力,以見性的力量來幫助眾生。

心的力量是很大的,像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師徒的心是很密切的,有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到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就會來電問:「你要找我嗎?」直貢澈贊法王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致電 直貢澈贊法王。在你們還未修到明心之前,不知道心的力量是如何,一定需要依靠上師的加持及教導,如實去學佛修行。祖師爺 吉天頌恭的時代,曾經有12,000名修行者從這個地方飛到另外一個地方,因為他們已經將心的力量開發出來了。這不是神話,只要你們能將心的力量開發出來,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得到。

前陣子,有一位弟子的父親往生,有大福報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殊勝的頗瓦法往生淨土。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時,見到呂祖將亡者帶來,原本以為亡者生前有修道教,後來與家屬確認,才知是因為亡者在小時候做了呂祖的義子。呂祖在道教是修到所謂大羅金仙的果位,已經是道教中極高的境界,離開肉體後轉而修佛至今,但也沒有超度的能力。由於亡者曾給呂祖作義子,因此呂祖一直保護著他,由於沒有能力為他超度,於是便帶著他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至此,詢問與會大眾是否已經陷入昏沉,並詢問一位男弟子是否還聽得下去。這名弟子表示自己還沒有昏沉,還可以再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內容,雖然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曾經在其他道場薰習過,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以自己實證的修行經驗來開示,內容更為精彩。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所謂具德上師,便是能夠以自己修行的經驗來教導弟子,而不是以表面的語言、文字來教導。佛法不講「懂」,而講「悟」。許多學顯教、藏傳佛教的人都聽過「緣起性空」,到底什麼是「緣起性空」?除非真正有體會到,否則很難用言語來形容。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閉關之中踢到椅子而證悟「緣起性空」。自古也有行者聽到杯子打破、水滴落下而明心見性,大迦葉尊者也因佛拈花而當下開悟。表面上看似簡單,但是能見性之前,是經過很長時間的修行才能做到。

在整個宇宙中,人類是唯一需要靠聽覺來接收訊息,需要利用語言來溝通的生物,所以要靠語言來傳遞佛法。但是是否一定要用語言呢?並非一定要如此。語言是無法描述修行的境界,只有自身體悟到的時候才能明白、清楚,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目前你們都只是語言文字上面的聽聞,還沒有真正的體會修行。所以,在佛經中,佛才說不可說,並非不能說出,而是指佛法是超越文字的範圍,任何文字都無法表達的。學佛人不應落入文字鑽研之中,應依意而不依語,依法不依人。你們在電視上看到、聽到的佛法開示,都只是文字的說明而已,而不是真正的修行方式,真正的修行是需要一個有修行經驗的具德上師來帶領你。就像是一個廚師,如果自身不會煮飯,他要如何教你煮出一頓美味的佳餚呢?有修行經驗的具德上師教你利用這本來無用的身體學習佛法,聽從佛陀的教導去做,才能離開輪迴苦海,解脫生死。學佛不是1天、2天,也不是10年、20年的事,而需要很長的時間來薰陶與學習。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在這一生修行有些小成就?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聽從三恩根本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的教導,沒有自己的想法。因為佛法是無為的,無為並不是指什麼都不用去做,而是指佛法是超出你們的意識和經驗的。你們自己的想法都是做作出來,都是有為的,如果在學佛時用自己的方法來修,那便是怎麼修也修不出來的。學佛的困難在於不聽話,學佛也很簡單,因為只要聽話就好了。所以學佛一定要依附具德的上師,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你不去做某些事情時,你就不要去做。不要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坐在法座上講佛法,所以不用聽。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所講的任何一句話都是佛法,因為都不是為了利益自己而講的話。你不聽,加持力就沒有了。

正如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的,上師與諸佛菩薩給予你們的加持是源源不斷的。但是,就像是充電一樣,插頭不插上去,電怎麼進來呢?插頭一拔下來,電就進不來了。有些人學佛一陣子後變順利,都是因為上師給了你一層保護網,讓你累世的業障暫時不找你討債,讓你有時間好好學佛,將來有能力還,這些都是上師在幫你擋。很多人來參加法會一段時間之後,很多事情都變得很順利,就認為是自己修出來的,自己修好了。事實並非如此,如果沒有佛菩薩的加持和佛光普照,時時庇蔭著我們,我們的日子是過不下去的,隨時就會有意外發生。

直貢澈贊法王身邊有兩位堪布,曾經因 直貢澈贊法王調整工作時,對於安排有意見,前去求見 直貢澈贊法王要求再調整,而且起爭執。這就表示 直貢澈贊法王所說的話他們不聽、不接受,如此加持就斷掉了。後來這兩位堪布一位坐輪椅,一位已經往生了。這並不是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起嗔念罰他們,這和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關係,而是他們對 直貢澈贊法王、佛菩薩、佛法不恭敬,起懷疑,自己因果業力的顯現。

慈悲心是宇宙最大的力量,如果能夠明白「心」,佛法真的是揮灑自如。不要以為自己在家打坐,便能看得見自己的心,那便是見鬼了。事實上,沒有所謂的特殊體質,有人說自己有特殊體質,所以看得到菩薩或看到鬼。事實上你們的體質都會不同,以台灣與香港為例:居住地與飲食不同,居民的體質自然不同;北部與南部也不同。如果一整天看到鬼也不是好事。有的鬼長得好看,有的長得真的很不好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看過最老的一個二百多年的鬼,全身都是草。因為他的墓地已有二百多年,沒有人去整理祭拜,所以這個鬼全身都是草。如果墓地都是石頭,那出來的鬼就會全身都是石頭的模樣了,所以佛教倡導火化,也是避免了這個問題。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1 年 10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