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1年10月9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開示「世俗諦」及「勝義諦」。法會後,又繼續接見信眾,從下午4點30分至5點40分,幫助21位信眾解決一切世間痛苦及給予佛法上的開示。

法會前一位女弟子發露懺悔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也是皈依弟子的先生一命,現在在這裡的應該是一個寡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開示,之前在和師兄分享時沒講清楚,都只講一半。因此她今天向大家報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她先生的完整情況。

這個週二的早晨將近6點時,這位女弟子的先生自己因嘔吐而起床,她的先生因為前一天就不舒服,所以他們都以為他只是拉肚子而已。吐完之後,他沒講原因,問他是否要急診,他也沒反應。這個女弟子唯一聽得比較清楚的是,她先生一邊吐,一邊抱著馬桶說:「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就沒說其他完整的話了。之後她先生示意要扶著他去沙發上休息,他們都以為他只是吐得不舒服就沒太留意,直到8點要替先生請假時,才發覺他是昏迷的,怎麼叫都叫不醒,這時才送他去急診,當時已是早上十點多了。到醫院時,他的昏迷指數是3,在醫學上昏迷指數3是植物人的標準,但他到醫院時還在打呼,外表上看起來和熟睡的人一樣,不知他到底發生什麼問題,這個女弟子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依靠,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趕快報名週六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唯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助他們。

當醫院的各種檢查還在做,這位女弟子還沒有聽到檢查結果時,負責安排求見的師兄已經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說她先生是因為左邊的腦血管破裂,壓迫到腦右邊的血管,所以才昏迷,就指示他們做這個處理。後來各種電腦報告出來,也是皈依弟子的醫生師兄聽完後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和他看到的報告結果,是完全一模一樣的。就醫學上而言,要做比較完整的檢驗才可能進行下一步的動作,經負責的師兄再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就是那兩處的問題,直接去處理,醫生師兄就很快的替她先生找到適合的地方做腦引流的手術。

事後她才知道,在那個關鍵的時段中,如果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快、很清楚地指示問題在哪裡,只要再遲幾分鐘,很可能完全救不活她先生。曾經有很多人分享過,昏迷指數3的家屬,到現在還沒有醒,甚至若有延誤急救,也有可能會死亡。當時如果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快地指示他們問題在哪裡,她先生的命可能就救不回來了,就算救回來也可能沒有意識!

手術後的當晚,她先生的昏迷指數已回升到6了,雖然還不能講話,但就在她向先生提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加持他,請他要好好的觀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先生的眼角流下了眼淚。當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花了很大的力量修法加持她的先生,師兄轉述說那天她先生的神識跑去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很多次。這位女弟子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懺悔自己平時沒有好好地努力學佛,還要如此煩擾上師。

經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隔天,她先生的昏迷指數很快地回升到12,第三天更進步到13、14,一般而言,到15就算恢復了!能夠恢復得這麼快,在醫學上是奇蹟,甚至在第二天晚上,這位女弟子還和她先生一起修阿奇護法,她先生看不到法本,躺在那裡,就可以憑著記憶唸,代表他的記憶和意識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害。這些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不然不會有第二天就可以唸法本這種醫學上的奇蹟。

事發當天的晚上10點,負責的師兄還打電話告訴她,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先生不會死,但是要受一點苦。聽到這句話這位女弟子很懺悔,因為她先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個事情。10年前這個女弟子剛皈依時,她先生就中風,那一次是半身麻痺,休息了一個多月。這個女弟子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雖然他先生還沒有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還是很慈悲地告訴她:放心,他不會死!這名女弟子還傻傻地報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她先生會殘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開示:「還不是自找的!」她當時還很疑問,為什麼會這樣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開示道:「這麼多人,妳為什麼要選擇他呢?」雖然看起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輕描淡寫地開示,但這個提醒很重要,這些都是自己選擇的,都是自己的因果。

還好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和佛法的照顧,他們所做的很多惡業的果報也在當時現前,他們夫婦曾因為地中海貧血而拿過小孩,犯了很重的殺業,因此她也懺悔曾傷害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殺業重的在這一生會眷屬不合,多病、短壽,死了會下地獄!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給予佛法的開示及教導,所以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她先生中風、夫婦倆都各自有外遇等,都因有了佛法的依靠而能面對。她也懺悔自己曾犯下邪淫、殺業等惡業,想到這裡她就覺得自己面目可憎。

她深切的反省自己皈依這麼久,雖然時常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教法,但並沒有好好落實修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告訴他們很多事情了,他們卻還是沒有留意,真的是他們的錯,而且還浪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報來幫他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在事發第一天時,每講幾句話就會哭,還提醒她不要哭,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提醒與照顧。

第三天她的先生就可以認人,並和師兄對話了,這些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她先生甦醒時,說他自己頭裡少根筋、腦袋壞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他。第四天又說:他頂禮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頭頂有個大窟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他,幫他修補窟窿。由此可知,這幾天他在半昏迷、最危困的情況下,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週六她和家人一起到道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和照顧時,她的心中除了感恩外,也在思考是否能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讓她的先生能早日參加法會。可是她不敢求,因為知道自己做過那麼多錯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用很大的福報在幫他們了,她實在不敢再開口。她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她先生之前也因中風,而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道:「只能幫一次,自己中風過還不知道好好的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常提醒大家:「佛菩薩救急不救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開示道:「他就是不聽話,凡事都有自己的意見。有自己的意見來參加法會有什麼用?還不是不聽話?」家人聽到這句話可能會覺得沒什麼,但她聽到後馬上體會到,其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很清楚大家的起心動念,所以她不敢求的事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接就給答案了,參加法會如果只抱著求保佑的心態參加,其實是沒有什麼用的。

很多人說她先生有做義工、很發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就是以為自己有做義工、有發心,所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的法也不好好修,拜完11萬遍大禮拜後也沒有再拜,平時也沒有好好按時供養。她的先生昨天也懺悔自己不捨得供養,以為自己有做義工,就可以不用依教奉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加持她先生後也慈悲開示:10到12天就可離開加護病房。和主持開刀的醫生講的一樣。所以以前有一位師兄曾分享過: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但是不知道有多厲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透過儀器,就可以得到和醫學儀器檢測一樣的答案。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對他的姊姊說:「妳家的殺業重,還不知好好努力。」姊姊回覆說她知道,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對她開示過。他的姊姊曾在數年前因子宮肌瘤而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加持她後,就很肯定地說那不是惡性腫瘤,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問到家中兄弟的生肖,直接開示屬馬的有問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先生家,從曾祖父那一代就殺業重,當時他的姊姊回家後向父親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他父親就說對,因為曾祖父在印尼做中醫,在當地最有名的就是打胎藥,所以殺業是非常重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示因果是跑不掉的,所以他們數年前打胎、傷害自己的孩子,也是祖輩傷害別人孩子的果報。因為這些事情,他們才更懂得把握住跟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的機會,希望能在此生還清業債。

這個女弟子也懺悔自己也沒有做好供養,有一搭、沒一搭地去做。對於師兄的邀請,也不是全都接受,像前次去日本法會時,師兄好心建議他們倆夫婦很久沒度蜜月,要不要參加較長的天數?當時她就以公司請假會造成同事困擾而拒絕了,現在回想,很多事真的是人生無常。有時候用自以為是的想法,去決定一些事,自己以為是對的,其實都是自己貪、嗔、痴的想法,她也懺悔自己的自私自利、自以為是、不懂得供養。

週六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她回到病房,她問先生是否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開示,他先生只回答3個字:「不聽話。」聽到後她真的只能讚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底多厲害!以前她常聽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用到病房就可以加持,那天她真的見證到她的先生沒跟去道場,卻也可以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教導與開示!

她表示,如果他們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如實去做,這件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她自覺做過這麼多面目可憎的惡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離不棄地用最大的力量在幫助他們,她感到很慚愧,也向師兄們分享,希望師兄們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上的每一句開示,用心聽到心裡,認真如實地去做、去改,才會對自己未來的人生有幫助,也不要再浪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報,還要再救一些不聽話、不成材的弟子。她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並再次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教導。也謝謝這段時間所有師兄的關心、照顧和實質的幫助。

接著,另一位女弟子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露懺悔,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這個懺悔的機會。

她在2002年4月28日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至今已有9年半了。在這三千五百多個日子裡,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時無刻都在照護、加持著大家,實在太辛苦了。她身為弟子,沒有依教奉行,這九年多來只長歲不長腦,拖累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如果皈依後,不依教奉行,有一搭、沒一搭的懈怠禮佛,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請阿奇護法把這樣的弟子揪出來,讓他們原形畢露。她很感恩阿奇護法把她揪出來,讓她在2010年10月3日大法會的前一天,把極為重要的寶吉祥佛法中心發給每位弟子的「識別證」遺失在南港展覽館,從此她就不能進入道場聽聞佛法,不能參與道場任何義工工作,甚至今年(2011)的直貢噶舉祖師吉天頌恭紀念法會也不能參加,她已經整整一年不能參加法會了。

2010年10月2日傍晚5點左右,在南港展覽館的義工工作結束前,有位師兄前來告知她可託別的師兄去領便當,當下她手邊有事正在忙,應了一聲:「好!」接著她心裡起一個念頭:我不餓!緊接著她心裡又起了另一個念頭:可是100元誒!接下來,她就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從胸前的識別證處取出餐劵,並把識別證放在旁邊,同時心裡想著:自己一定不會忘記,也不可以忘記拿識別證,接著繼續完成手邊的工作。她很高興地回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準備修阿奇護法,到了道場樓下才發現,她的識別證放在南港展覽館,真的忘了拿,那時她內心的驚恐慌亂,可以說是如熱鍋上的螞蟻。

依照寶吉祥佛法中心的規定,沒有識別證就是禁止進入道場,因此從當天晚上開始她就無法參加法會。兩個星期後,她總算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的時間,她隨著信眾上前,跪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完信眾的問題時,她準備呈上供養金,還來不及開口,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重重呵責:「走開!」而且不收她的供養。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看清自己的「貪」及「不捨」,更何況當時她手上忙著寶吉祥佛法中心的事,就是餓死也要以佛法中心的事為重,她竟然貪一個便當,捨不下100元,她很自責自己長期以來學什麼佛?做任何布施供養都是假的!她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也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及感恩,她表示自己會改過,並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

過兩個星期之後,她再次隨著信眾上前,想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識別證。那天週日的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大家罪業深重,特別帶領大眾修綠度母,讓大家在學佛的過程中減少障礙,並帶領大家持誦綠度母心咒。接著,有一位女弟子當場在道場往生,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為往生的女弟子修頗瓦法,幫助亡者往生淨土。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地再接見前一天沒見完的信眾,這是她一直在期盼的時刻,她隨著求見的朋友上前,想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識別證,並戰戰兢兢的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等待。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完她朋友的問題後,她正要開口,在開口的剎那間又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的呵責:「煩誒!」當下她的腦袋一片空白,供養後就退下了。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下她的供養,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度地呵責。她知道自己實在太惡了,把「我」看得太重,竟然忽略了自己平常口口聲聲、一心認為自己一定會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第一,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成最重要的,一定會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百分之百的投降,如此多的一定會、一定會,但是境界來時她竟然全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整天的勞累,修了綠度母後,又修了頗瓦法,還要再接見28個信眾,她後面還有信眾在等,可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累、多傷神?要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心繫著眾生之苦,又有誰能做得到?而她竟然自私自利,為了自己的識別證,而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辛勞,她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沒能放在第一位,又能在乎誰呢?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自己的自私自利、不恭敬上師。

從此,她就告訴自己別急,先把自己的心看好,先改自己的缺點,透過做大禮拜懺悔,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接見信眾的星期六,她一定到道場跪求懺悔,等待因緣。她感恩阿奇護法讓她掉了識別證,才能讓她看到皈依9年半的自己,竟然僅僅如此而已,她都已經61歲了,還有幾個9年半可浪費呢?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教導與加持,在這一年來她都在道場的門外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法與開示。她比較重聽,如果坐在玻璃門外可遠遠看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聽不到聲音;如果坐在紅木門外,她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可以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弘法聲從門縫中飄出來,她才領會到自己犯了皈依戒,因為在外面的感覺,是看不清楚與聽不明白。

這些都是給她的懲罰,上師不與她同室,因為她在門外;上師不教授,因為她聽不清楚;上師不與她同受用,因為她拿不到供品;上師不許與善事,因為她不能供養;上師不與她共語,因為在她要開口時,說她煩、要她走開。她受到這些懲罰都是果,因則是她對上師不恭敬、不守戒、懈怠與情無羞恥,屢錯不改。她表示自己一定會改,也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慈悲、不捨,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恩澤,就算是3天3夜也敘述不完。今年(2011)年初法會時發放供品與灌頂,她看了真的很羨慕,真的很想要。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苦地下法座,為道場內的弟子們親自一一灌頂加持時,她真的很羨慕,再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消瘦的身影,當時她在內心告訴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太累,應該趕快回法座,她不需要了。突然間,仁欽多吉仁波切走出了道場,為所有門外的弟子一一灌頂,當下門外所有弟子都感動得痛哭流涕。她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個性很剛毅,不流淚、不服輸。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諄諄教誨、慈悲加持,讓她經常會因懺悔、感恩、感動而淚流滿面。

9月28日,她出了車禍,出事當下她呼喚著「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護,讓她重報輕受還了一筆。她騎車時,被轉彎的車撞到手把,自己的車180度迴轉,車倒了,人卻沒倒。對方的車先倒,隨後人被拋出10公尺外,還好只有多處擦傷並無大礙。她到附近醫院急診,初步判斷為手腕及手臂斷3處,後來她再到另一家醫院診斷,疑似是手腕斷及手臂裂二處。當晚,她到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醫師正在看X光片評估時,一位師兄接到通知,仁欽多吉仁波切已開示說她是一斷二裂。仁欽多吉仁波切比醫生及精密科學儀器都還厲害,真是太神奇了!此外,她受傷後都很順遂,不用開刀,也不會痛,還可以做大禮拜,這些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感到羞愧極了。

她也很感恩這次的意外,讓她得以回顧自己禮佛的心態。當她第一回拜11萬遍大禮拜時,她是為了累積次數,為了自己而拜,完全沒有懺悔心,就算有也都流於形式,拜完11萬遍之後就懶散了,有一搭、沒一搭地在拜。第二回,在掉了識別證之後,她重新再拜,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為了懺悔而拜,代替眾生而拜,因為感恩而再拜。第三回是近日,她因車禍受傷,出事時是下午2點,當天晚上11點,她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日的開示,不要懶,就算只剩一隻手,能拜都要拜。再者,最近她的外甥女,在心臟做完2根支架手術的兩個星期後,就能在道場做2個小時的大禮拜。她想到自己只是一隻手受傷,當然要拜。當她拜下去的時候,內心的懺悔、感恩與惜福一湧而起,又是淚流滿面,她的手不痛,只是膝蓋瘀青刺痛,於是她忍痛,帶著惜福、懺悔、感恩的心情來拜。

這讓她深深感受到,如果她健康時還懈怠不拜,一隻手也不拜,難道要等到沒有腿的時候,才悔不當初嗎?因為這次的意外,讓她再度地體驗到自己是多麼的幸福,時時刻刻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保護、教導,還有父母給予的無瑕身體,怎麼還這麼不惜福?怎麼還這麼自私自利?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傳法了,弟子自己都不盡力去做,而拖累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覺得自己太惡了,並再度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與感恩。當晚,拜完大禮拜時,她用中藥膏塗抹自己的膝蓋瘀青處,隔天早上瘀青皆轉紅而且無刺痛感,非常地神奇,也讓她首次親自體驗中藥膏的珍貴。

今日,她總算能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口中的:「關我什麼事!」這幾個字的意思。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傳法,平日又不斷的開示,也開設寶吉祥中醫診所,不惜成本提供最好的藥。上師傳了法,給了弟子健康,弟子還不修、不做,當然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

她感恩佛菩薩的安排,讓她今生能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賜予她三珍寶。一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代她完成對她父母盡孝報恩一事,在1998年與1999年前後修施身法與頗瓦法幫她的父母超度,讓她對父母不牽掛。二是她的兩個女兒,都是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照護,讓她不用再為女兒操心煩惱。三是她今生、累世所造之惡,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關上惡道之門,開啟淨土之門,並引導她往淨土之路。

她深感寶吉祥弟子們是全宇宙最幸運、最幸福的人,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祈願一切六道有情眾都能有此因緣,能夠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救護與教導,得以出離輪迴、往生淨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後開示:在前幾次的法會中,已經為大家開示完「勝義諦」,今日則為大家做「世俗諦」及「勝義諦」的總結。你們之所以會做錯事,都是因為粗心大意,沒有時時觀察、審視自己的言語、行為與思想。你們用過去世所累積的經驗及這一世的人生經驗,去反應周遭的每一件事情,所以每個念頭都是自私自利,因而會不斷作惡。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你們每天晚上,要檢視自己所想、所說、所做是否有違背佛法,如果你們有依教奉行,所做的惡自然就會慢慢減少。然而,你們往往在做錯事時,還找很多自以為是、似是而非的理由,來幫自己的惡合理化,而做出錯誤的決定。用自己的想法來學佛,那佛法對你也不會有用,在你身上也不會發揮效果。

你們在上班時,領那份薪水做事就要遵守公司規定。有人做事經常被罵,就是沒有依規定做事。只要沒有做到公司的規定,就是在作惡,不要幫自己找理由來解釋自己的做法。如果你們一切都沒有違反公司的要求,有做到上司要你做的事,怎麼會挨罵或被開除呢?不要爭辯說是公司沒有說清楚、沒有寫清楚,或你沒有聽到,這就表示你不認錯,都是別人的錯。不肯認錯的人,就是沒有想要改進。要記住,千錯萬錯都是自己錯。

家庭之中為什麼會有爭吵?為什麼不和諧?這都是累世與今世的惡業所導致的。我們生生世世都受到「我」的影響而做了許多惡,凡事都是以過去世與今世所累積的人生經驗去判斷事情,因為有「我」的觀念,煩惱就跟著產生。除了在家眾有這種問題,現在的出家眾也有很多煩惱。在佛寺中,覺得別人修行比自己差、覺得別人的信眾比自己少、覺得別人念誦佛號沒有自己標準、覺得別人出家沒有自己久等等,因而看不起別人,這種心態,都會產生煩惱。

此時,有一位新皈依的女弟子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就一直對著出家眾東看西看。仁欽多吉仁波切眼力極佳,立即要此弟子站起來,並呵責這位弟子的行為: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講出家人的事,你們在家的有什麼資格在心中輕視出家眾?至少出家眾現出家相修清淨法,為了修行放棄一般人的生活,這是你們做不到的,就應該要尊重出家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以後這位弟子不得供養上師或護持寶吉祥佛法中心,並當場要她坐到最後面。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就是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力好,雖然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卻不知道有多厲害,今日有超過1,200人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一眼就看到這個眼睛亂瞄的弟子。

不管是中國或是西藏,流傳的大乘佛法及金剛乘佛法,都是修自利利他的佛法。當行者自己能修到解脫生死,才可能有能力幫助眾生解脫生死,進而教導眾生在此生修行成佛的法門。就算眾生沒有這樣的因緣、福報,往生時,修菩薩道的行者也能知道眾生的因,幫助眾生製造往生淨土的緣。

佛教導了八萬四千種法門,所有法門都包含在世俗諦和勝義諦之中。不要以為法門修得多就是好,佛所開示的每一種法門,只不過是根據每個人不同的因緣與福報,而去對治他們的問題與煩惱,與文化背景是無關的。沒有某一個法門比另一個法門還要好,也沒有某一個法門比另一個法門殊勝,只是每個人的因緣不同而已。佛傳法時是眾生平等,六道都傳,不是只傳給人道。而對人道開示的也都是人可以做到的修行法門。

我們因為累世的人生經驗所產生的業力,才會讓我們再來輪迴,這些經驗也紀錄在我們的意識之中,以佛法來說是第八意識田,就是你們一般所說的潛意識。這一世我們接收到外界的種種訊息後,我們的意識起了作用,又再繼續行善或作惡。有了善業或惡業,就會讓我們輪迴。學佛修行並不是因著對佛經中的幾句話有所體悟,就抓著這些話去教導別人,當成是修禪宗裡的參話頭,而是指行者能將佛法完完全全地用在生活之中,修改一切會讓自己墮入輪迴的行為。

岡波巴大師開示:「由此觀之,在自己的執實情結,尚未在本源自處自然開解之前,就都是屬於世俗諦的;在此期間,作為因的業,以及作為果的業之果報,也都是存在的,有鑑於此,深信業、因、果,的確是極其重要的。」在尚未了悟空性之前,你們應視業、因、果為真實的,深信一切都是業、因、果的作用。行者在勝義諦的境界,了悟空性,也得到上師的確認後,在業力現前時,因為了解一切都是因緣,便也不為所動了。

當已證得勝義諦的行者,也就是證得空性者,業、因、果對他而言是假的、變動不永恆的,也就是他的心已經不會被業、因、果所影響,對於業、因、果的出現也沒有執著心,僅是緣分而已。然而,尚在世俗諦的行者,必須要深信業、因、果。即使已經修到勝義諦,還是要運用世俗諦,讓眾生了解業、因、果等世俗諦佛法,並運用密法的方式幫助眾生。這就是空性與智慧雙運。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世俗諦與勝義諦一起修的。

剛才出來懺悔的弟子,她遺失了識別證。你們不要以為只是一張識別證而已,沒那麼嚴重吧?識別證是常住的物品,不是小事。如果這種小事不注意,如果以後有機會讓她保管道場的法器,可能就會遺失法器了,有些東西是錢買不回來的。也不要說:我有錢,可以印一張識別證還給你。你們要知道,如果侵占或破壞一個道場常住的物品,是會下地獄的。什麼叫做常住的物品?只要道場裡面的東西是用眾生護持的錢去買的,小至一張紙,大到一尊佛像,都是常住的物品。這位弟子為了捨不得一個100元的便當,明明肚子不餓卻捨不得不吃,為了拿便當而將識別證弄丟,有這種貪念及不捨的心要如何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已經等這位弟子很久了,直到不久前她出車禍,手骨一斷兩裂,把她原來應該下地獄的果報報了,時間到了,才讓她出來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和佛菩薩相同,不忍心看到或聽到任何一個曾經皈依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眾生下地獄。

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開示,有人可能會想:有這麼嚴重嗎?我就是要這麼做,沒什麼關係吧!有這種想法的人,就是不信業、因、果。凡夫只要起心動念是為了自己,就會有業,為善、為惡都會有業力。為善必得善業,為惡必得惡業,有因必有果,在這宇宙中因果是很微妙的,因果也是必然存在的,不要以為行善與作惡可以相抵,只要沒有斷惡就是一直累積惡業,除非你一直行善,善的力量比惡的力量大很多,才能稍微壓住惡的力量。

你們總以為皈依之後有了佛菩薩的保佑,就什麼事情都會轉好,壞事都不會發生,這種想法是錯的。我們的身體是業報身,是由累世的善業與惡業而組成,我們這一世之所以會再來,就是業力的牽引,有善業也有惡業,才會讓我們輪迴。不要想說自己有參加過《梁皇寶懺》,唸過懺文,裡面有提到「業花飛」,就以為參加完後自己的業都沒了,沒事了,事實上,業力的影響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消失的。就好像你打人家一巴掌,雖然你道歉了,甚至讓他也還你一拳,但是只要他怨恨的心還存在,你這個惡業的力量就沒有消失,不是「一抵一」這麼簡單。就算是罵人不帶髒字,只要你心裡有嗔恨的念頭,那也是惡口。

佛經裡面講過這樣一個比喻,一個房間裡如果放了一桶海鮮放很久,即使把海鮮搬走了,那個腥臭味仍然會在房間裡殘留很久。你只有一再地打掃房間,才能漸漸除去臭味。人受業力的影響就像房間裡殘餘的臭味,只有持續不懈怠地修行,才有可能慢慢減少或是消除業力的影響。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現場曾在醫院擔任護士的弟子分享,一位擔任護士的女弟子說她曾服務過安寧病房,若有因癌症往生的患者住過,會有很嚴重的臭味,要打掃一個星期,房間裡的味道才能清除。光是我們聞得到的味道,都要這麼久才能清得掉,要是累世的業,那真的是臭不可聞,怎麼可能一下就清除得掉?所以一定要靠上師幫忙,而且上師一定會用很猛的方式。

有些人以為已經皈依了,也參加施身法法會了,祖先都超度了,過去的惡業都超度了,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了,業清乾淨了,就開始懈怠。就像祖師吉天頌恭開示過的:眾生獲得上師的幫助而病好了之後,就不精進了,那病就還會再回來。而且打掃房間是需要工具的,不可能雙手空空,徒手去清潔,最起碼要帶一桶水、一塊布去打掃。自己弄髒的房間當然是自己去打掃,懺悔、布施、供養就是上師交給你們的工具,工具自己選擇,而且不能再作惡。

就像房間裡擺了100條臭掉的魚,不可能馬上清乾淨,也是得慢慢搬。你們因為佛菩薩的幫助,搬了1條魚出去,剩99條魚,但是你一個不小心造新的惡業,又從外面搬了一條魚進來,一個不留意身、口、意,又搬了一條魚進來,就是101條魚。造惡業的速度比清業的速度還要快,所以一個新的惡都不能有,才有可能慢慢清掉做過的惡業。你們皈依時都告訴過你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是立刻停止一切惡,行一切善。一點點惡都不能做,唯有做到純善,才能轉動你們的業,改變你的果報。

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開自己的一個祕密,近二十年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洗澡時已經不用任何香皂,也沒有用古龍水,但是身上沒有一點體臭。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流汗,身體也不會有味道。這固然一部分是因為吃素,最重要的就是慢慢做到純善,業清除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標榜什麼,而是自己親身實行來印證佛經所說的境界,是否真的能夠做到?結果,證明佛經上所說的都是正確的,當行者能夠做到純善,身體自然沒有味道。但是你們這些已經皈依的男人,雖然已經吃素了,還是一流汗就會有味道,這就是還有很多業。你們還沒有依教奉行去修改自己的身、口、意。

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自己的家族為例,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曾祖父養蠶蟲為業,殺業很重。所以歷代男丁都活到五十幾歲就因為心臟病或高血壓往生。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二姊小時候得過腦膜炎,當時這種病是會致命的,二姊雖然倖免於一死,但是智力比較低。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弟多年前曾經得過腦血管瘤,妹妹曾經得血管瘤,大姊雖然自從父親往生後,便因此茹素,但沒有學佛,近年因為罹患糖尿病,聽了醫生的建議開始吃肉。為什麼會如此?就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你們皈依時開示的,當你們皈依之後戒律才有依靠,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姊沒有學佛,所以才會無法繼續吃素;即使吃素,還是有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為什麼大姊會得糖尿病,就是因為她當初結婚沒有得到父母親的同意。所以年輕人如果還在父母的監護之下,卻未經同意而有男女之事,就是犯了邪淫,以後老了會有腎臟病、膀胱或攝護腺的問題。這是破戒,違反十善法。或許有人會說,現在年輕人發育得早,才會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會發育得早,是因為你們都給孩子吃速食,這些肉類食品中都摻雜很多激素與荷爾蒙,孩子吃這些東西當然發育得早,事實上你們是在害孩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仁波切的果位,已經超度所有的祖先,也將祖先的業處理好,但是業力的餘威還在,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兄弟姊妹沒有學佛,所以還是會有事。雖然以一般人的看法來說,他們都是好人,沒有做壞事,其中有兩個是公務員,沒有貪過一分錢,連人家請一杯茶都不接受。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兄弟姊妺之中,只有兩個沒離婚,其他都離過婚。他們有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忙他們,因為這一世會成為家人,都是以前是有欠債、有共業,他們過去世一定也有學佛,只是這一世他們自己忘了。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可以幫他們,但他們不學佛,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往生後,就幫不了他們了。他們往生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把握他們不會墮入三惡道。因為連釋迦牟尼佛已經是佛的果位,就算幫族人阻擋敵人,也無法改變族人被滅的果報,因為他們不信佛法。

剛剛另一位弟子講到她先生中風的事,你們都認為中風的這位弟子很熱心道場的事,有擔任義工,道場攝影的工作也搶著做,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需要拍照,也是他搶著做的。為什麼還會腦血管破裂?不聽話嘛!以為有做義工就有福報了,還是用自己的想法來學佛;以為拜完11萬遍大禮拜,就不用再做;而且捨不得供養,這就是沒有不斷地清潔房間,所以轉不動「業」。他以為都做了義工,也做了很多事,這樣就會有福報。十年前他就中風過,半邊身體麻痺,第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他,這是第二次。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只能救你一次。佛菩薩和上師可以幫你們,但就是所謂的「救急不救窮」,只能幫你一次,幫你把惡壓下來,但是佛菩薩和上師也不能幫你轉業。誰能轉你的業?還是你自己!還好他在病發當天,嘔吐時知道懺悔,因為他起了懺悔心,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這位弟子後,就開示說他這次不會死,但要受一點苦。

不要以為每天禪定是學佛,也不要以為有拜過懺就是學佛,像剛剛出來懺悔的女弟子,她也拜完11萬遍大禮拜,但是因為心不對,沒有代表眾生在拜,沒有用懺悔心和慈悲心在拜,這11萬遍就只是做運動,不過有做比沒做好,還讓她有機會出車禍,用手斷掉來還債。為什麼教你們求佛菩薩要用恭敬的心?並不是上師和佛菩薩要你們恭敬,而是因為當你們恭敬、沒有別的想法時,清淨的心自然顯露,上師空性慈悲的力量就會出現,而給予你們幫助。

其實,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看到那個腦中風的弟子的照片,就可以知道他的狀況,並加持他,如果還需要看照片才能加持的上師就不夠厲害了。有時,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眾詢問親友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只需問他們的名字與生肖就可以知道他們的情況。為什麼不需要看照片?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空性的慈悲心,已經沒有自、他的分別,如佛經所說:無所住而生其心。那為什麼需要問生肖?因為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但是只要知道生肖就可以找到他,有時候有些信眾還會一直說親友的出生年月日和時辰等等資料,其實是不需要的。

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這個腦中風的弟子的長相都不知道,以前他第一次中風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幫了他,但也不記得曾經幫過他。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完眾生之後,對於幫助過哪些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通常都不記得,這就是「三輪體空」。「三輪體空」不是外面所說沒有布施的對象、沒有布施的物、沒有布施的自己,如果是這樣,應該說是三「相」體空。三輪體空和密法有關,今天不多說,最重要的是以空性的慈悲心來做布施。為什麼不記得曾經幫助過的眾生?因為已經修到空性的慈悲心,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這位腦中風的弟子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但是空性的慈悲心生起,自然就能幫到他了。

剛剛提到中風的弟子,平常不聽話又不捨得供養,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幫他?雖然説道場的事情他很熱心去做,也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處理一些事情,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昏迷之前,起了懺悔心。剛剛他的太太説:他抱著馬桶吐完之後,對著馬桶說他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説:他不是跟上師懺悔,是跟馬桶懺悔,什麼時候上師變成馬桶?馬桶變成上師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問一位醫生弟子,以他行醫數十年的經歷,像這個弟子腦中風的狀況,通常會有什麼結果?這個醫生弟子回答:當天他與其他神經科醫生討論這位弟子的病情,大家都覺得這個沒有救了,先擺一邊。也就是說,事實上以他們來看他就是要死了,就算是救活了,也是個全身插管的植物人。但是那位弟子早上剛送到醫院時的昏迷指數是3,當天晚上指數就恢復到6、7,這是不可思議的,可以說是奇蹟。接著這個醫生弟子又説: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實在是太厲害了,太不可思議。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謙虛的説:佛才是真正的大醫王,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照著佛所教、所講的,不斷的在做。醫生弟子接著說:在弟子的心目中,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二無別。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家應該要感恩佛菩薩及教派祖師傳下來的傳承教法。不知道該說你們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碰到一位這麼嚴格的上師。現在外面很多人都知道,寶吉祥道場的教法很嚴格,這是西藏古代的教法,是傳統和傳承。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和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佛陀的教法和上師的教導來做。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根據傳統的嚴格教法,有些人是無法接受的,如果你受不了這種教法,也可以離開,但是不要批評,離開就好了。

你們也看過佛經上寫了很多關於佛如何度眾的故事,你們以為是在說神話。佛經中所說的絕不是神話,沒有的事情,佛經不會寫。當你們沒有做到時,自然會覺得是神話故事,但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能做到時,自然不會覺得很神奇。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己實踐佛法的經驗告訴大家,不要懷疑,先按照上師教導的去做,慢慢地就能體會到佛所說的道理。佛法絕不是讀讀佛經就能理解的,你想理解也都是用你的人生經驗法去判斷佛法。如果不去實踐,永遠都不可能體會佛法的真義。無論如何,你們可以不接受佛法,但是千萬不要懷疑,因為懷疑佛法的果報很嚴重,會下去畜生道,然後過了很多世才能再有機會回來做人,但是再來時,如果不是聾、就是啞,就算身體沒殘缺,也會智力不足。

中國唐朝時佛法是很興盛的,因為國君對佛法尊重,所以整個國家是很富強的。到了後來因為有國君對佛法開始不尊重,國家也就開始衰退。

勝義諦的行者看到眾生的因,而有能力改變眾生的果。釋迦牟尼佛還沒成佛前,有一世和500個富人一同搭船,船夫覬覦他們的財物,想將船弄沉了,殺了所有的人,搶奪他們的財物。釋迦牟尼佛以神通力知道這件事,便先將這位船夫殺了。雖說殺人是很重的罪,但是釋迦牟尼佛已經看到這500人未來是阿羅漢,可以利益很多人,而殺阿羅漢的罪是很重的,要下五無間地獄。釋迦牟尼佛不忍心船夫造這麼重的殺業,寧可自己殺了這船夫。你們不要學釋迦牟尼佛這樣做,說因為知道先生會殺害自己,自己是未來佛,所以自己先殺了先生。釋迦牟尼佛當時已經是菩薩了,有能力看出其中的因果,這不是你們能做的。

現在坊間有很多弘法人,只強調自己的神通能幫助弟子與信眾解決病痛等問題,卻沒有教導大家要相信「業、因、果」,沒有教導大家解脫輪迴的法門。如果你們遇到這樣的弘法人,那就應該趕快離開才是。如果不相信業、因、果,學的就不是佛法,而是魔法。有些出家法師沒辦法教信眾勝義諦,因為自己沒修到,只好一直勸大家捐錢布施,就可以有福報,自己的事情就會變好。許多信眾也就以為捐錢得到褒揚是很好的,還捐出房子,但是出家人為什麼需要這麼多房子?

不要認為自己每個月有捐錢,還到海邊將一桶一桶的魚倒到海裡放生就是行善。行善是做人的根本,不是有慈善事業就是佛法,其他宗教也都有慈善事業,這與佛法無關,而是只要是人,就要做善事。你會說,有的人窮到日子過不下去,我們捐錢幫他不是很好嗎?這樣不是不好,但是你只能幫他一時,或許他窮困的果報沒還,未來世還要繼續受。佛法教大家解脫生死,如果所有眾生都解脫生死、不再輪迴,世間就不會再有業的產生,也就沒有不好的事發生,所以佛法是從根本來解決問題的,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現在有個基金會一直鼓勵民眾捐款,然後把捐款拿去蓋醫院,而且一直勸醫生要發心,少領一點薪水。可是病人去看病一樣要付費,醫院的收入拿去哪裡呢?沒有人知道。既然是大眾捐款蓋的醫院,出家人去看病就應該免費,為什麼還要收費呢?仁欽多吉仁波切設立了寶吉祥中醫診所,只要是出家眾,無論是否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病一律不收費。或許有人會為該基金會解釋,收費是要維持醫院的運作,但是如果不能虧錢,從一開始就不要開醫院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診所不是要賺錢的,一開始就準備賠錢也無所謂,主要的目的是要幫助生病的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診所的醫生也不是免費做義工,都是有領薪水的,不敢說是高薪聘請,但至少是市場上合理的薪資。

現在有團體勸人往生後捐出大體,還說這樣對亡者好,會有福報,但佛經上從未提過要勸人捐大體。以佛法來說,不論是他自己生前同意要捐,或是家屬替他決定要捐的,都不太適當。因為就算是亡者生前自己答應的,可能在死後,因為一個念頭而改變心意。有情眾生最執著的就是自己的身體,你們每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這個身體,無論是吃東西、睡覺、工作,都是因為你們很重視自己的身體,愛死了。佛經講到所謂的「戀屍鬼」,就是往生後仍執著於自己的身體,守著不肯離開。為什麼墳場有很多鬼?並不是說人死後一定會變成鬼,而是捨不得自己的身體,所以不肯走,一直在埋葬身體的地方徘徊。特別是人在剛往生的8個小時內,如果有人碰觸亡者的大體,他會非常的痛苦。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一位亡者修頗瓦法時,就看到她因為醫生動了她的腳而起嗔念。輕輕動一下亡者都會這麼生氣了,更何況是要挖他的眼睛,拿走他的器官?亡者嗔念一起,就會下地獄了,這樣對動刀的人也不好。除非亡者本身有大布施的心,以清淨的心將身體布施出去,那才真的對亡者有好處。就如同施身法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觀想自己的身體化成甘露布施給眾生吃,讓眾生因此有緣得到佛法的幫助。修菩薩道的行者,是完全不考慮自己,不為自己地在利益眾生。如果你沒有能力讓亡者放下對身體的執著,那捐大體這種事就不能做,特別是那些意外死的人,或是生前沒有學過佛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不是針對某個團體做批評,只是對現今存在的現象來開示而已。

腦血管破裂的果報是什麼?是終生不能禮佛、念佛。救這個弟子不是讓他再享天倫之樂,而是給他一個機會把握時間好好學習佛法,能夠念佛、禮佛。任何一個上師,都會用盡自己的力量,幫助眾生有足夠的時間來學習佛法,進而能脫離輪迴的苦海。剛才來前面說自己差點變成寡婦的弟子,為先生性命危急的事一直哭,有什麼好哭的?本來你就會變寡婦嘛!夫妻到最後都是生離死別,都是要分開的,不是妳變成寡婦,就是妳先生變成孤家寡人一個。為什麼不會為了感恩先生以後還有機會念佛而哭呢?

有一位醫師弟子當年罹患SARS,由於獲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不僅逃過一死,同時也沒有任何的後遺症。他自己當醫生很清楚,得了SARS就算沒死,心臟會有問題,肺部也會有纖維化的後遺症,想要調養成正常人,加上請看護等等,一定要花不少錢。但是這位弟子痊癒後,完全沒有這些後遺症,生活與一般正常人無異,卻沒有想到要感恩上師,還捨不得供養。他熱愛投資,但是所買的基金全部慘賠,買什麼就賠什麼;雖然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房屋仲介公司賣掉一棟房子賺了點錢,但是馬上又自己轉買另一棟房子,結果卻套牢。這代表什麼?代表他命中本來就不應該有這些錢。這名弟子本來是要死的,本來也不會擁有這些錢,但是他卻沒想到自己的命是上師救回來的,沒有上師他也不會有現在的時間與物質享受。他完全沒有想到上師對他的恩澤、沒有想到要供養上師。現在他就算想要買寶吉祥集團的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賣給他了。

很多人都是這樣,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他的性命,就口口聲聲說感恩,但是一講到錢,就把這些恩德都忘了。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自己得花多少錢治病還是治不好,錢還不是一樣沒了?但是你們都不會這樣想!只會想,這錢是我賺來的,我要過好日子。結果很奇妙,你不捨得供養,錢偏偏就莫名其妙不見了,也許是投資失利,也許生病花掉。如果當初肯供養,事情或許會有變化,就算不是你的病變好,但是未來一定會有好處。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錢,曾有弟子捧著新台幣2千萬的現金前來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連續5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不收,因為供養的心不對。新台幣2千萬,是現金,不是支票,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退5次,這種事你們在其他地方應該都沒聽過吧?

你們不要以為自己生病,就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憐你們,一定要幫你們解決。《佛子行三十七頌》中有言,身為佛弟子,若身體有病痛,應該想著自己是為了眾生而受苦,能讓眾生因此離苦才是。其實,你們也是眾生之一,當生病時代替眾生受苦,病對你的影響自然也會減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以行者而言,要轉病為道用,因為生病也是一種修行的工具。當生病時,應該祈求病得更重,能夠代替所有眾生受苦,因為若是如此便能還得更多。

佛法講過去、現在、未來,你現在會出現問題,就是因為過去沒有行善、沒有累積福報。學佛是為了要解脫生死,不是為了求這一生短短幾十年的安樂。佛法不是讓你現在馬上過好日子,而是要幫助你下一世要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得癌症時,沒有告訴 直貢澈贊法王,就是全部接受,未接受任何治療,也沒有想說要跟病共存,只是想還清債後自然就開心了,結果病就好了。至於你們,不要以為也能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得病之前,已經做了非常多的善事,因此才能痊癒。

仁欽多吉仁波切得皮膚癌、脊椎大側彎、頸椎錯位,也從來沒怕過。為什麼?因為知道那都是自己做過的惡,如今報出來,能夠用自己的身體來還債,很划得來。你們現在生點小病沒什麼,就當作還債。就算現在癌症爆發出來,也沒關係,也許癌症爆出來以後,就解決了你下三惡道的因。比起地獄道的苦,現在身體的病痛,真的不算什麼。你們真的不知道在地獄道是非常痛苦的。前幾天腦中風的那位男弟子,如果過一陣子他好一點,你們可以問他,苦不苦啊?他在嘔吐那當下,怕不怕死?肯定怕死了!不是怕死掉,而是怕死後不知道去哪裡、會怎麼樣。他知道苦了,才起了懺悔心;他一懺悔,上師就能加持他了。

你們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正如這位腦中風的弟子,不到最後最苦的時候不知道要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鬼比較好度,因為鬼已經知道苦,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什麼他都聽得進去,可以度他。你們都在過好日子,所以還是不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跟你們講話都像外面的法師一樣,輕聲細語,還讚美你,你聽完很快就忘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罵你們。一罵了,你會嚇一跳,心想「仁欽多吉仁波切罵我」,在潛意識中就會記得很清楚。就算你這一世沒修好,未來死後下了三惡道,知道苦了,潛意識中就會突然想起「仁欽多吉仁波切罵過我」。當你心裡出現這句話,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就會出現。

岡波巴大師開示:「因此,我們應該好好審視一下自己:我現在究竟是已證到勝義諦了呢?還是依舊滯留在世俗諦的假相之中?縱是證悟了勝義諦,我們也還是要對有情眾生修習悲心的,並要為如母有情,設法帶來更大的利益。」所謂帶來更大的利益是指幫助他們解脫生死,使之得到永遠的樂的利益才是更大的利益。所以,行者應看清楚自己到底是還在世俗諦中,抑或是證到了勝義諦。但無論如何,就算是證悟了勝義諦的行者,也會在見到眾生要墮入輪迴苦海時給予幫助,將自己最好的給予眾生,也是修習悲心與慈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預見到弟子未來會不好,就一定會想盡辦法給予他幫助,也許用打的、也許用罵的、也許教他做某些事,就是讓他累積福報,有機會轉變自己的未來。岡波巴大師進一步開示:「因此,我們應該二諦無別的、雙運融合實修。」已經證到勝義諦的行者,也是將世俗諦與勝義諦同時修行,雙運就是共同運作,勝義諦和世俗諦雙運,能以慈悲的力量,所謂悲空雙運,來利益眾生。岡波巴大師開示:「除此之外,別無深法。」勝義諦與世俗諦一起修行的法門,就涵蓋了佛所開示的種種法門,任何佛法與修行都離不開這兩諦,而「深」不是指深奧,而是指最重要的根本。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年在印度閉關,當時大約四、五月,是印度炎熱的夏天。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房是西晒的,到了下午,室內溫度約40至45度。閉關中窗戶不能打開,也沒有窗簾可以遮蔽,裡面沒有電風扇,更沒有冷氣,即使衣物都脫掉,仍然滿身大汗。閉關中連沖涼水也不可以,頂多在頭上滴幾滴水,熱得幾乎沒有辦法繼續閉關。這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起了個念頭:在這裡已經這樣熱,那在火地獄的眾生該有多麼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願力的關係,向來對地獄道眾生的苦非常關切。於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觀想自己代替眾生在火地獄受苦,雖然太陽依舊照射進關房,天空沒有變暗或是有烏雲,但頓時整個人感覺很清涼,不流一滴汗,連關房內也變得清涼,而且接連幾天都是如此。

這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為眾生受苦的心,才會有這樣神奇的事發生,這就是所謂的「心能轉境」。有人會以為那不是真的改變了環境,只是自我催眠而沒感受到熱。這不是催眠,催眠會睡著,禪坐時絕不能睡著,如果睡著,是很重的罪。況且這不是只有一天變清涼,照理來說,印度的6月是最熱的,關房應該是一天比一天熱,如果是催眠,效果不可能持續那麼多天。

很多人會懷疑,心怎麼可能有這樣大的影響力?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舉例,共修法會現場有一千兩百多人,每個人家裡的裝潢擺設都不一樣,為什麼?因為這都是你的心去想出來的。心的力量,小能改變外在環境,大則能影響宇宙間的一切事情。我們還沒有這樣的能力足以影響整個宇宙,但至少可以先從個人開始做起,當你一個人改了,就會影響你身邊的朋友與家庭,慢慢地也能影響更多人。

為什麼我們說心能轉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脊椎大側彎,為什麼不會影響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可以控制意識,而不是任由意識來控制心。為什麼上週說善根圓滿才有可能證悟空性,根不是指善的根或惡的根。這個根就是說我們的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平常我們的六根會產生作用而影響我們的心,但金剛乘卻反過來用心去控制意識,再利用六根作為我們修行的工具。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頸椎有滑開的問題,還有脊椎大側彎,你們說怎麼可能不痛呢?但是,你們看不出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有這麼嚴重的狀況,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心與意識分開,是由心去控制意識,而不會讓身體的病痛對自己的心有所影響。

大家都知道一個禪宗的故事,六祖慧能遇到兩個出家人正在辯論,一個說:「風吹幡動」,一個說:「幡隨風動」,六祖慧能說:「仁者,是你們的心在動。」這個故事的涵義很深,是禪宗很高的境界,不是普通的參話頭。簡單來說,是告訴我們,所有的事物都是我們的心的作用,所以說「萬法唯心造」。

這一次去西藏的弟子中,有一個是得了骨癌,而且癌症已經侵入骨髓。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四川成都時就先告訴弟子,不會幫弟子加持,如果哪個弟子在高原上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他修頗瓦法。這位弟子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信心起來,不用拿枴杖都上得了直貢梯寺,因為對於自己身體上的病痛的感覺不會這麼在意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先做那樣的宣告,可以想見大家動不動就會排隊來求加持了,哪裡還能自己爬上去?這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巧妙地運用心理學。

今天所開示的內容對大家學佛來說是很重要的,其實一切都是一個念頭。你們今天害怕明天,明天害怕後天,後天害怕大後天,每天都過著害怕、恐懼的生活,趁著現在你還能持咒、還能禮佛,趁著還有上師可以教導你,就要趕緊學佛。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世時,你們要學佛,就盡量給你們利用,你們要下定決心去做。不要以為還可以等到什麼時候才要學,為什麼要勸你們要趕快學佛,因為有的時候一懈怠就來不及了,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果報成熟。

學法的心態在法本上有說,就應該像一個少女的頭髮給火燒到要趕快把火撲滅一樣的心態,要急切地馬上去做。你們要下定決心去做,對自己要狠心一點,做到佛法的教導,將佛法用在生活裡面,才能知道佛法真正的意義,轉動你們的業,而改變你們的下一世。不知道你們下一世有沒有因緣再碰到別的上師,但是,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不要錢、不要命地來幫助你們的上師已經很難再碰到了。你們要好好地珍惜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還在的時間好好的學佛。

但是你們別期望學佛是要成為仁波切,別以為當仁波切很威風,所有的人都會向仁波切頂禮,當仁波切要忍耐的不是人所能忍耐的。「仁波切」只是個頭銜,度眾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正的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是24小時、比便利商店的營業時間還長,你們連睡覺都會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事時也喊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由此可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百分之百的仁波切,完全沒有休息時間。你們學佛不需要問、也不要想什麼時候會開悟?只要依照上師教導的學佛修行的方向一直去做,受佛法的薰陶,總有一天會起作用。金剛乘的教法可以幫助你在現在這個世間學佛修行,只要你有堅定的決心,學佛不會影響你的生活,也不會影響你的工作。

共修法會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自身辛勞,繼續接見21位信眾直至5點40分。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已經開示了很長的時間,但仍然不斷以佛法給予每一位信眾開示與加持,解決他們的問題。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1 年 10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