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1年9月18日

上午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寶吉祥弟子們前往直貢梯寺,寺方為了歡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準備了酥油茶、酸奶、葡萄,以及豐盛的餅乾及糖果。寶吉祥弟子們恭候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入佛寺大殿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弟子們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大家所來到的是直貢噶舉的第一座佛寺──直貢梯寺,是祖師 吉天頌恭所創建的,這個大殿就是當年祖師 吉天頌恭說法的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1994年第一次來直貢梯寺時,當時只有現在大家所在的大殿與主建築,連馬路都沒有,附近都是田,但這幾年,在寺院喇嘛們的努力之下,如今的直貢梯寺已經修建得十分宏偉。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直貢梯寺有很深的因緣,直貢梯寺的金頂,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直貢澈贊法王曾經開示過:當直貢梯寺的金頂完成之後,就是直貢噶舉派興旺的時候。金頂完成後,直貢噶舉派也確實如 直貢澈贊法王所預言的興旺起來了。

直貢噶舉派這一次興旺,是歷史上第三次。直貢噶舉派第一次興旺時,是祖師 吉天頌恭在世時,當時在直貢梯寺附近就有超過18萬名出家眾。直貢噶舉派的佛寺都在深山之中,不像其他教派的佛寺會在市區,所以有一句話說山是直貢山,壩是直貢壩,就是說直貢噶舉派修行的情形。直貢噶舉派重實修,以閉關修行為主,直貢梯寺後山上可見到許多小的房舍,那些都是關房。因此,身為直貢噶舉的弟子,應該要實實在在地修行,如果弟子只要求保佑,沒有依教奉行,最後都會離開。

竹旺仁波切還在世的時候,曾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一項直貢梯寺的傳統。直貢梯寺在每年的12月時,都會進行為期45天,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由250位喇嘛持誦六字大明咒的傳統。然而,這項傳統由於歷史上的動盪,而中斷了頗長的一段時間。竹旺仁波切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護持這項傳統,讓傳統延續下去。於是,這幾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了直貢梯寺這項傳統的進行,往後也會繼續護持下去。直貢梯寺持誦六字大明咒的傳統是十分殊勝的,但今天時間不多,就不多說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有好些年沒來直貢梯寺了,上一次是2004年,因此今天在大殿中特地修金剛薩埵,直貢噶舉派還有很多事業要進行,祈願因修此法而減少、消除障礙。弟子們齊聲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修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直貢梯寺大殿中修金剛薩埵與迴向後,在直貢梯寺的喇嘛與信眾的祈求下,極為慈悲地為他們一一加持。因為有上師不斷的加持與保護,寶吉祥弟子才有此殊勝因緣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到教派祖寺,弟子們皆感激涕零。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寶吉祥弟子前往阿奇護法殿修護法。雖然身在海拔四千多公尺高的直貢梯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步伐又快又穩,相較於許多年輕力壯的弟子,都得稍停片刻,休息後再前進,仁欽多吉仁波切卻完全不休息,直接走上沿著山壁開鑿的層層階梯,帶領眾弟子們前往護法殿。明知在高海拔地區快速行走,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讓弟子們都能到達護法殿,帶頭走在最前面,讓即使因高山症而感到身體不適的弟子們,見到上師帶領大家前行,也都鼓起勇氣趨步往上走,而能親訪殊勝的護法殿,並得以在上師的帶領下修護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幫助弟子們累積福報,全然不顧自身安危,上師無盡的恩德,寶吉祥弟子們刻骨銘心!

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將進入護法殿時,天氣突然間出現又出太陽、下雪又下雨的瑞相,有很多黑色的大鷲鳥在護法殿上空盤旋,當地人士也說通常這種鳥是不會飛這麼高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種現象是很好的徵兆,表示阿奇護法開心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進入護法殿,立即向阿奇護法行大禮拜,在高海拔地區如此勞累修法、快速行走,非常消耗體力,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做大禮拜時,因為氣力耗損過多,需要隨扈攙扶才能起身,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堅持完成禮佛儀軌,完全顯現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護法與傳承百分之百的恭敬!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寶吉祥弟子於護法殿中修護法儀軌,加持力無比強大,弟子們皆極為震撼。修法圓滿,寶吉祥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泣不成聲。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護法殿的左方柱子上有一個寶物,是龍王從海底拿上來供養祖師 吉天頌恭的。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側殿向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法照與佛像獻哈達,才前往寺院中的招待所稍作休息。這一段長途跋涉到直貢梯寺的行程,已經使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分疲累,但在離開之前,多位當地信眾趨前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車前祈求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仍極為慈悲地給予加持,金剛乘成就者是如此毫無保留地要利益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直貢梯寺停留期間,有許多鷲鳥飛來,在直貢梯寺上空不斷盤旋,寶吉祥弟子們有如此福報親睹瑞相,都是因為跟隨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眾弟子們既讚嘆又感恩!

由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與直貢梯寺全力護持,寶吉祥弟子們在離開直貢梯寺時,都領到了直貢梯寺喇嘛贈送的哈達與無比珍貴的甘露丸。此次前來西藏的寶吉祥弟子中,不僅有多位老人與嬰幼兒,還有罹患癌症、腦血管瘤的重病患者。但是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比殊勝的加持力之下,226位寶吉祥弟子,皆得以安然前往海拔四千多公尺的直貢梯寺,上師的恩澤何等廣大,佛法力量真正不可思議!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直貢梯寺返回拉薩之後,完全沒有休息,繼續接見許多前來祈求幫助的僧尼與信眾。晚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給予弟子們與大修行者共用晚餐的機會,得以累積福報。行程的最後一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斷的關心弟子有沒有不舒服,有沒有吃得好、睡得好。寶吉祥弟子們萬分感激,更是心疼上師的勞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這樣用自己全部的生命,不求回報地利樂一切有情眾生!

2011年9月18日

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信眾與弟子恭敬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0年9月26日所開示的法帶,內容是「心的表相」。

法會前,一位皈依的男弟子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全家的幫助。這名男弟子的太太,皈依時已罹患乳癌,於2007年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往生淨土。

2005年8月,他太太在醫院檢查出乳癌第三期,腫塊很大,直徑約12~15公分。全家人都無法相信他太太會罹患乳癌,當時他們已有2個男孩,老大三歲半、小的一歲多,他太太當時僅36歲,而且正在餵老二母乳。9月轉診到癌症專門醫院,再次確認是乳癌,對全家打擊很大,他自己更被檢查結果壓得喘不過氣,且沒有接觸過佛法,也不了解無常,所以家裡的氣氛很糟糕。

當時雖然全家因為修習瑜伽,所以都已吃素,但是跟佛法不同的是,吃素只是為了求自己的健康而已。他太太決定,不接受西醫的治療,選擇看中醫與食療,因為他太太不願自己被治療的副作用拖垮。但太太的父母要求應該接受西醫治療,就是化療、電療與手術,因此家裡鬧得很大,家中氣氛很緊張,不小心就會彼此有怨言或怒言相向。他非常不捨太太面對這樣的痛苦,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接下來的日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由於他當時在健身房授課,剛好有一名會員是已皈依的弟子,介紹他們到寶吉祥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第一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他太太的心緒較為穩定,他們一共求見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4次,才求得參加法會。第一次因為他要工作,所以是太太自己去,結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先生要一起求見才行。第二次他就跟著太太一起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心中非常緊張,只希望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救太太,結果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訓斥,並開示說他們沒有懺悔心,要他們下次再來。當時,他感覺被嚇到手足無措,後來才了解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偉大與殊勝,因為自己愚昧,所以需要被叫醒來,認清自己的錯,才會被要求回去,下次再來。第三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開示下次再來,他們回家後就更努力的將自己的過錯,都寫在紙上,並反覆審視與修改。第四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終於准許他們參加法會,他們才了解人會犯很多過錯,但是需要時時刻刻的反省與懺悔,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樣的錯。

2006年1月,他太太因病導致身體疼痛與行動不便,因此住進醫院。但因為他自己的愚昧與信心不足,竟將太太轉往大醫院接受化療,並向公司請辭,陪在太太身邊。但是陪在醫院時,看著太太因化療的副作用,身心都被毒藥摧殘,就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上的開示,要相信因果、面對因果、不要逃避。他了解應該支持太太的意願,也很痛心看到太太每次化療後身上出現的苦痛,一次次的毀壞太太的身心,這都因自己的私心害太太受苦。

2006年3月,太太出院回家休養,當他太太可以走動時,就繼續參加法會,同時與兩個小孩一起求得皈依,當時全家只剩這位弟子還未皈依,當時他一心只想著要多賺錢,想著健身房的工作在週末與晚上的課比較多,就一直沒報名皈依。2007年1月,他回到原本的公司復職後,才刻意將星期日與星期五晚上的工作排開,並將教練訓練的工作集中到星期六,在2007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至雪山閉關之際,把先前答應的案子全做完,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回來,就可以請求皈依。

當時,他的太太已經得到許可,可以參團去迎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準備出國前,他太太的身體狀況開始變得很不好,癌細胞已轉移到脊椎與腦部,所以全身都會疼痛,頭暈、步態不穩,特別是薦椎部位的疼痛,更是痛苦不堪。當時主治醫師已強烈建議太太應住院接受治療,但是由於太太告知送關與接關都是經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可,才能報名參加,是非常殊勝的機會。因此雖然長輩告知,不要讓太太去尼泊爾接關,他仍記取先前在醫院所下的錯誤決定,除了支持太太去接關外,也不再接受西醫治療。但因為當時他本人尚未皈依,故無法陪同,全程都由師兄照顧太太。他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後對太太的慈悲加持,也答應為太太修殊勝的頗瓦法,讓太太能安心的等待時間到來。

當時,太太一回到台灣,就從機場搭救護車,直接送進醫院,接著他就到珠寶店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能參加法會與報名皈依,後來於2008年1月得以皈依。

當他太太在2007年8月住進醫院,9月參加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大超度法會」後,就因為身體虛弱疼痛而無法移動,因此無法再參加週日的共修法會,他便在法會結束後到太太身邊,轉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2007年10月9日下午4點,他太太便往生。當時他一接到電話就趕往醫院,並打電話到珠寶店,請那邊的師兄轉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太太的狀況,接著師兄便回電告知他,要跟太太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幫她修頗瓦法,並要求現場的人要將手機關靜音,並在太太身邊念誦咒語。約5點時,師兄通知他,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修好法,要他檢查太太的身體狀況。當時,他太太已呈現所有瑞相,雖然身體冰冷,但頭頂溫暖凹陷且身體柔軟,嘴脣本來泛白,也慢慢轉成很漂亮的粉紅色,看起來氣色非常好。他知道,雖然太太往生,但是是去更好的地方,跟佛菩薩在一起,他為太太感到高興,不用再受輪迴的苦。正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亡者若得到殊勝的頗瓦法,是到阿彌陀佛那裡,眷屬不會悲傷,因為亡者已解脫輪迴,到更好的地方。

當時的看護阿姨也說,他太太是她看到最安詳的癌末病人,因為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住院期間,他太太都是快快樂樂的等待時間到來,雖然癌細胞轉移到脊椎與腦部,但太太並沒有神智不清,也因此能在住院期間一一跟親人、朋友道別,尤其是跟兩個小孩道別,並清楚告訴小孩,媽媽是要到阿彌陀佛那邊,因為身體已經不能用了,到了阿彌陀佛那邊就不會有疼痛。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讓太太沒有受到太多的苦痛與恐懼,也不再有怒言相向的情況。住院期間有很多師兄去看太太,並給予他們很多協助,不僅給太太信心,同時也幫忙照顧兩個小孩,他非常感謝道場師兄們的幫助。

他還記得,當天晚上要將太太的大體搬往殯儀館時,他看到太太就像睡著了一樣,安詳的躺在床上。看護阿姨說,他太太是輕輕嚥下一口氣,閉上眼睛走的,沒有任何掙扎與痛苦。太太的後事,也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日期,順利完成。火化後骨頭呈現粉紅色,頭蓋骨上的洞,也很工整且清晰可見,讓他確實了解與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以及頗瓦法的殊勝。

接著這位弟子分享了他母親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事蹟。他小學時父母離異,他跟父親住在台北,妹妹跟母親回花蓮。第二年母親再嫁,妹妹被父親帶回台北後,他就再也沒跟母親連絡。1984年他考上大學時,才又見到母親,但那就是最後一次見面。2008年5月20日,妹妹從日本打電話通知,母親因心臟病於19日往生,他當晚即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能在施身法中超度母親。當時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中非常緊張,因為覺得自己很不孝,沒有照顧好母親,他很感恩再一次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與幫助。如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一定要孝順。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除了讓該名弟子能安心帶著兩個小孩參加母親葬禮外,並且於5月23日施身法中,聽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圓滿後開示,所有參加的眾生都得度。他的心中滿是感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懺悔就是要對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要負責任、要改過、不可再錯。」因此,在逆境時,不要害怕;當感到病苦時,不要悲痛,要時時刻刻地記得上師的教誨,要勇敢去面對及接受我們身上所遭受的一切,因為弟子的一切痛苦與快樂,都是上師的慈悲與加持。要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眾生感恩,並發起大懺悔心,讓眾生有機會得到佛法的幫助。

這位弟子同時發露懺悔,小時候母親家常常宰殺牲畜,父親也會殺狗,他向所殺害與吃過的眾生懺悔。同時,他也因為沒有確實依教奉行、信心不足,並貪圖名利,確切懺悔、改過;他願依教奉行,以身、口、意供養上師,聽話並解脫輪迴。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及諸佛菩薩。

接著,參加法會的弟子與信眾,恭敬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0年9月26日開示「心的表相」的珍貴法帶。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前幾週的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岡波巴大師的教導,開示「心」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大家,如果不懂最近所開示的內容沒有關係,因為你們還沒有發菩提心,自然不會懂,不管你們懂不懂,只要專注去聆聽,未來對你們一定有幫助。

你們常聽坊間說某人發心做義工、發心捐資護持某尊菩薩、發心資助法會,這其實是名詞誤用。發心是什麼?不是指捐很多錢,而是發菩提心。要發菩提心之前,先要培養慈悲心,你們所認為的慈悲其實都是做作的,是刻意做的。不是做好人就是慈悲,也不是印經、拜佛、打坐就會有慈悲。沒有證到空性的慈悲,便無法利益眾生,唸經充其量也只能給眾生一種安慰。要發菩提心首要便是皈依,守五戒十善,進而培養慈悲心,才能夠發菩提心。菩提心又分世俗菩提心與勝義菩提心,要修到勝義菩提心才能夠真正利益眾生、解脫眾生的苦。

世俗菩提心的「世俗」不是說很俗氣,可以從兩方面解釋:第一,所有佛菩薩都是從「人」修出來的,所以開示的是人如何修行的方法。第二,世間不是單指人世間,只要是還要輪迴的六道都叫做世間,而只要你還有執著,就是在六道的範圍內。佛法不離世間法,並不是指佛法和世間法相同,佛法所說的方式和我們累世習慣的思考方式是完全不相同的,你們在人世間講的是道理,佛經沒有「道理」這兩個字,佛法不是跟你講道理,所以不要再用你們那一套人生經驗法的道理來看佛法。佛所說的方法一定對眾生有幫助,一定可以做到的,只要我們確實、落實去做,就可以改變我們的未來,這也是佛法不離世間法的意思。你們現在學佛修行除了我執的障礙之外,最難修的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所以寶吉祥佛法中心積極倡導《佛子行三十七頌》,因為這是身為佛弟子的條件,能做到裡面的每一頌落實在生活中,才是真正的佛子,若有一頌做不到,都不算是真正的佛弟子,只能算是佛法的信眾。不要認為我不要工作、不要結婚、不要做事情,每天只要念佛就好,這種消極的想法是不需要的。生活要繼續,工作要積極,佛教並非消極的,佛法要融入生活。如果大家都不工作,這個世界不就完蛋了?我們要隨緣而過,當人老婆的、當人下屬的,都認真的扮演好這個角色,積極的面對處理好生活上的所有事情。外在的現況是如此,就接受這個緣,但是我們內心要清楚、踏實的明白自己這一生的方向。

很多人學佛很多年,還不知什麼叫慈悲。慈悲不是做好人、做好事,這些是外道的說法。外道不是不好,外道一樣會教信徒行善、守戒,但是沒教信徒解脫生死輪迴。要知道,釋迦牟尼佛講法49年,為的就是幫助眾生解脫生死,所以,如果不是教導如何解脫生死的,就不是佛法。世間其他宗教之中都沒有提到慈悲,如果還有佛弟子以為做好事就是修慈悲,那便是謗法。坊間有一著名團體,其實是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也教人唸經、守戒、做好事,卻教信眾下一世要再回來,說是要乘願再來度眾。你們都知道,這一世所得的,是前一世所做的;而未來世所得的,便是現在這一世所做的。若你這一世未證得菩薩果位,而想在下一世乘願回來度眾,這是不可能的,只是隨著你的業力,而重新投胎罷了。

做到純善,才能得到自在。如果你行善時還有一絲一毫為了自己的想法,像是希望得到回報、希望得到讚嘆、希望人家覺得你是好人,這樣都不是純善。只要有為自己的念頭,就是惡。你們自己很清楚沒有做到純善,所以你們整天會擔心。其實,要你們學佛,正面的講法是希望你們解脫輪迴生死早日成佛,另一方面講就是希望你們不要再做任何一點惡了。試想,如果六道眾生都不再做任何一點惡了,眾生就不會再輪迴,整個宇宙不就沒事了嗎?

為什麼學佛要先皈依?就好像上學要先註冊。學佛是為了準備應付以後的考試。什麼考試?當死亡來臨時,你能不能把持住你的心?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考題。這不是坊間所說的「魔考」,那是外道的說法。佛沒說魔考此事,一切障礙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

守戒第一要不殺生,很多眾生都不知道殺業的可怕!一窩螞蟻就有一百萬條命!一隻螃蟹裡面也有數十隻寄生蟲,殺業是很可怕的。佛經記載,只要在六道的眾生皆具有成佛的本質,所以,你吃眾生的肉,就是吃未來佛。顯教記載,有一位菩薩叫做常恭敬菩薩,他對任何人都很恭敬,因為眾生皆是未來佛。其實現在的佛弟子,有99.9%都破了一個戒──打誑語。打誑語不是指說謊,說謊是個人的品德問題,打誑語最主要的是說,當行者未證到某個果位,卻說自己有證到,或是明明已證到果位,雖有眾生祈求他教導,他卻說自己沒證到,這便是打誑語。有些出家人還沒有修到,就收別人供養,卻無法幫人超度,就是收了錢卻無法還人家,只好用自己的身體還,所以身體不好。有的人說這是幫眾生扛業,這也算是打誑語。自己還沒做到能了脫生死,怎麼可能唸唸經就能超度別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下定決心修習密法,隨即破產、離婚、沒飯吃、得癌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求佛菩薩,也沒有求 直貢澈贊法王修法,知道這些都是自己的因果,便完完全全接受,要還清自己所欠的債。會得癌症便是累世的惡業所致,雖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沒有殺生,但嗜吃海鮮多年,所以才會得皮膚癌。

為什麼《地藏經》會說你們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當有人冤枉你時,你會馬上反駁,為什麼要反駁、解釋?就是要保護自己少受到一些傷害,這就是惡!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教導大家佛法多年,要你們每天檢視自己的身、口、意,你們卻沒有依教奉行,尤其是皈依久的弟子,到現在還有很多壞習慣沒有改。

有一位跟隨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的弟子,已經皈依多年,但今日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正她某件事時,她卻馬上反應那不是自己做的。不要以為跟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的弟子就一定修得好,從這小地方就可以看得出來有沒有修。以你們的看法,會覺得她的反應是正常的,不是自己做錯的事,當然要開口解釋說明清楚。但是當一位金剛乘上師開口,你卻解釋,就表示不承認、不相信上師的話;解釋不是自己做的,就表示不承認自己有錯,不是自己錯就是別人錯?就是上師冤枉你了?然而在《佛子行三十七頌》中提到,當有人冤枉你時,身為佛弟子不但不解釋,還要以慈心來對他,讚嘆此人的功德。你之所以會被冤枉,就是因為你前世冤枉過別人,尤其是當上師冤枉你時更好,因為是在消你的業障。不是每天唸《佛子行三十七頌》就會有保佑,要做到才會有保佑。不要以為自己唸經、打坐就是修行,越學越貢高我慢。不管你學佛多少年,只要還有一點驕傲的心,就無法培養慈悲,也修不到金剛乘的佛法。

學佛要從「心」下手,要修改自己的心。很多人只是學到一些佛法名詞,就以為自己是在學佛,處處要表現讓人知道他是學佛人。一位密法的行者,是不會讓人知道自己修到什麼地步,也不會表現出來,所謂深藏不露,學佛修行只有越學越不會驕傲。大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但不知有多厲害!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深不可測的,只有偶爾會突然顯露一點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就如同你們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當然也是深不可測。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為了對治 仁欽多吉仁波切驕傲的毛病,也數次給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考驗,當面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難堪,劈頭就罵。如責怪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穿法衣、嫌泡的奶茶難喝,就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反應。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照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泡奶茶,一端出去,直貢澈贊法王只喝了一口,便說:「真難喝!」放在桌上便不再理。若是你們的話,好一點的會問 直貢澈贊法王是喜歡茶、奶或糖哪一種多放才好;差一點的,心裡就覺得:我泡茶給你了還挑剔?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根器好,只是說對不起,將茶直接端走,再重泡。若是對上師有任何解釋,就表示上師冤枉你、錯怪你了,不相信上師也就得不到上師的加持了。

直貢澈贊法王是以種種方式,來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驕傲。2007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遵照 直貢澈贊法王的指示,前往尼泊爾拉其雪山閉關3個月。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初在閉這個關時,有一位以前曾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出家的弟子,當時曾請求能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去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只要妳不怕死就來吧!藏傳佛教的閉關是很嚴謹的,尤其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07年追隨 直貢澈贊法王到拉其雪山那次閉關所修的本尊,若沒有修到無上瑜伽部是不能閉的。行者必須修到拙火和中脈打通,若是沒有做到,便閉關修此本尊,輕者生重病,重者短壽,更甚者會下地獄。換作一般人,能讓上師帶著自己閉關3個月,一定會為了閉關圓滿而感到很驕傲,以為自己閉完關,就跟別人不一樣了,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同。

甫出關,師徒兩人相見,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地流下淚來,而 直貢澈贊法王也很開心,但出關後,直貢澈贊法王還是在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後的第一頓午餐,即被 直貢澈贊法王責罵處理事情不當,換作你們一定覺得委屈,已經閉關3個月,瘦了7、8公斤,都快沒命了,圓滿出關的第一頓飯都要被罵。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任何想法,當下立即頂禮,叩謝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其實那件事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本不知道,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推諉責任,因為沒有管好弟子也是自己的責任。直到2007年,直貢澈贊法王都還是要試探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這次閉關有沒有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驕傲之氣拔除。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相信上師,恭敬接受上師的一切教法,絕對不會有半點想法,才會得到後面 直貢澈贊法王所傳授的許多密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個女弟子,她的兒子得了癌症,她在兒子生病的期間都捨不得供養,等兒子死了才來供養。她原本是想將房子留給兒子,想看著兒子長大,娶妻、生子,過大家所謂的圓滿人生,不過兒子卻罹癌往生了。她在兒子走後才想將房子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退回了她的供養,因為她供養的心態不正確。因為她沒有供養心,也是她的不捨,讓兒子多受了很多病痛的苦。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清楚地知道前面那位分享得到癌症弟子的癌細胞已經變小了,還要叫她去看醫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那位弟子不信,所以讓醫生驗證給她知道。你們都是相信醫生的話,只有當檢查結果確認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你們才相信上師真的很靈。又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看到她的情況呢?因為弟子對上師的恭敬心,上師都知道,恭敬供養,福報起來了,上師自然能看到她的問題而給予幫助。有些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加持他,但還是沒有感覺,因為恭敬心不夠,福報沒有起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加持眾生,幫助眾生解決病的苦。為什麼癌症可以那麼快好?病到哪裡去了?其實密宗是有法門可以用修行者自己的福報來交換眾生的病氣,但幫助眾生時也不用讓眾生知道,都是默默在做。但為什麼又要告訴你佛菩薩不能給你什麼,一切要靠你自己去做?那是對初學佛法的人說的,因為怕他們迷信、受騙、被人利用。以前密勒日巴尊者的時代,一個西藏人不信,跑去問密勒日巴尊者說:「尊者說自己可以將眾生的病都放在尊者自己身上,所以眾生的病會好,但我沒看到,可否請尊者示範一下?」密勒日巴尊者就說:「好,我現在將自己身體中所有眾生的病,一部分的氣轉到那扇門上給你看。」說完後那扇門就碎了。那個西藏人非常固執,還是不信,以為密勒日巴尊者在顯神通,就問密勒日巴尊者可否將病轉到他身上,讓他體會一下。結果密勒日巴尊者才轉了一小部分到他身上,他就痛得在地上打滾求饒,這時才真正的信服。

真正學佛人,看到眾生作惡,要憐憫他們犯錯,不要批評人活該、報應,這是很惡的行為。更不要學佛後一直看別人問題,尤其不要用佛法罵人。有人會講父母業障重,才不能聽聞佛法,聽到這樣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開示:對啊!你的父母業障重,才會生出像你這種會罵父母的子女!自己要改好,家人才有可能會來學佛。說是業障重,仁欽多吉仁波切業障才重,才會收到你們這種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出去找你們,都是你們送上門的,也表示前世你們都跟隨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沒有把你們教好,這一世才會再聚在一起。佛法是用來檢視自己的,每個人都是未來佛,所以不能批評別人,每個眾生皆有佛性、皆能成佛。眾生所犯下的錯,也都是我們曾經所犯過的錯,也有些是菩薩示現給我們看,如果這樣做,就會有什麼果報。如果我們都沒有錯,早就到淨土去了,至少也在天道享福,不會是在人道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從學佛後,剛開始母親也不認同,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是學道教的。但是,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會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來參加法會,告訴他參加法會有多好。有些人學佛後,就會要求自己的父母親吃素,告訴父母親不吃素會下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會一直要求自己的母親吃素,只有自己不斷地學佛、修行改變自己,自己幫母親多唸一點佛。如果你的家人還不能接受你學佛,一就是你還在做某些事,讓他們不喜歡;二就是你沒有好好跟他們講清楚。

為什麼要參加法會?因為主法上師是應眾生的心在說法的。下面有一千多個人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但每個人的根器不同,所以體會都不同。有時你們會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講你,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針對來聽佛法的人的心而開示佛法,沒有任何分別心,一切都是以空性的慈悲心在說法度眾。坊間有一些人在佛教電視台說法,他怎麼能夠知道是哪些人來聽法呢?所以他只能講解佛經的意義,但是無法針對聽者的問題給予幫助。

佛經沒有說「客廳大道場」,在客廳中右手遙控器、左手拿茶,很容易就躺在沙發椅上聽了,更差的是一手拿酒杯,如何學佛?還有人以菩薩稱呼別人,雖然好聽,但有可能養成別人驕傲的心,以為自己是菩薩了,不必修了。還有人稱別人「老菩薩」,菩薩哪有分老的?稱老人家就可以了,台灣真是發明家的天堂。你們想要嘴巴甜一點沒關係,但是不要拿佛法來濫用。各人的因緣不同,上師是因機說法,《大藏經》的續部中便有記載,若不是金剛乘根器的弟子,上師也不能向他說金剛乘密法。為什麼?因為密法厲害,修到了可以利益很多的眾生;相反地,若行者將密法用來利益自己,也會對其他眾生造成很大的傷害。佛經也有提到,若是小乘佛法根器的人,則不能向他宣說大乘佛法,因為佛菩薩慈悲,怕不是根器的弟子聽了不能接受,反而會謗佛而對他不好。

人最難改的就是我執,我執重是無法學到空性的慈悲心的。我執是什麼?如果當別人冤枉你,認為你沒做好,你就生氣,覺得自己受侵犯,怕自己受傷害,這些都是很惡的表現。如果覺得自己很委屈、受傷害,當有一點受到傷害的感覺出現時,表示自己還有「我」的觀念,我執這麼重,怎麼能修到慈悲心呢?出家人學佛,若是希望將來要收弟子、當住持、蓋佛寺,這便是法執。所以,學佛一定要依止一位如法具德的上師,尤其是金剛乘的佛法,一定需要靠上師不斷地監督你、糾正你,才能慢慢改變你們自己的壞習性。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現在,已經斷了一切惡因,所有的一切都是善的。你們現在或許覺得做起來很困難,但是你們不知道,當你念念都是善念時,你的未來是很自在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要你們能改變自己,是全宇宙最大的工程。

梁武帝在位時,為弘揚佛法做了很多事,修建了許多佛寺,《梁皇寶懺》是在他請求下,由寶誌公為他的妃子寫出來的。在梁武帝以前,出家人不必吃素,是在梁武帝嚴格要求出家人吃素後,而沿革至今。他有大福報得遇達摩祖師,但當他詢問達摩祖師自己是否累積很多功德時,達摩祖師則開示:僅有福德,沒有功德。僅一字之差,達摩祖師因此而面壁9年。達摩祖師對於權貴也是說真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經常得罪有錢人,反而對於沒有錢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更照顧他們。梁武帝也是犯了一般學佛人的毛病,以為自己做了很多、修得很好而驕傲,對達摩祖師說自己沒有功德而感到不悅,這就是我執的心,執著於自己做了很多,應該有修到了吧!梁武帝最後是餓死的,所以僅有福德是無法轉累世的業力。

福德和功德有何不同?功德與福德只是一線之隔,福德不能成佛、福德會用完、福德不能轉業。但相反的,功德可以幫你轉業、可以解脫生死、可以利益眾生,而且只要法界存在,功德不會用完,功德可以讓你成佛。所以一位具德的上師,會教導你如何累積功德,透過皈依、修五戒十善、學習慈悲心、進而證到空性、發菩提心。若沒有修到空性的慈悲,是無法將福德轉為功德的!其實你們可以很簡單的檢視自己修行有沒有得力,從你們的個性有沒有改,能不能轉業就可以知道了。若你們學佛很久,個性還是沒有改,身體的病痛也還是沒有轉,就代表你們沒有修行。你們現在還有很多人捐錢給什麼功德會的,不要想自己可以能有什麼功德,真正想行善,就把錢親手拿去給需要的人,不要再透過什麼功德會的單位去做。有許多人一生都在修福德而不是修功德。修錯了!

你們在外面常聽到布施要做到「三輪體空」,三輪的意義並不是像外面所說的:沒有布施的物、沒有布施的對象、沒有布施的人。既然是說三輪,其中「輪」一定有其意義,外面解釋不出來,就自己創造個說法。為何用「輪」呢?其實這個在密法就有解釋了,密法有說身、口、意三輪,所以布施時要做到身、口、意三輪體空,但這要修到空性的慈悲才能做到。顯教雖然知道布施的體性是空性,卻無法解釋為何稱為三輪。你們都知道身體能夠動作,是因為腦部發號司令,在佛法中腦代表身,因為全身會有反應動作,都是由腦發號施令而來,因此金剛乘所說的身便是指腦部。然而,又是誰給腦指令呢?腦為何會思維?這是連現代醫學也無法解釋的問題。一位擔任內科主任的醫生弟子當場也坦承,醫學上確實沒有答案,就算分析腦部各個部分,也不曉得為什麼腦部會有思維的功能。其實人的一切反應都是由意識產生作用,由心下達指令給腦。為什麼有的人心臟還會跳,但卻已腦死,呈現昏迷狀態?這就是因為心已對外界不起作用,所以腦部無反應而腦死了。但是因為福報還未用完,今生還有壽,所以心臟還在跳動,並未死亡。我們因為有業所以有這個業報身,所以也有了身、口、意三輪,當我們這個肉體沒了,身、口、意三輪也就沒了。

真正修行人行布施是在空性裡運作,也就是說,當因緣起來,就去做布施,做完了,就通通都放下。緣起性空說來容易,但你們現在無法體會,但是因緣成熟時,就會有個事情出現,讓你體會到緣起性空。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多年前閉關時,有一天晚上飯後,照例在關房內走走,雖然空間很小,但讓腳有機會活動,並邊走邊繼續持誦本尊的咒語。在走動時,腳踢到椅子發出聲音,當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證悟到緣起性空。

證到空性慈悲心的人,對世間一切都不會執著,但要進一步發菩提心修行菩薩道。菩提心又比慈悲心更勝一層,希望自己能夠做到有力量利益六道廣大眾生,在你們唸法本時都會知道菩提心是妙寶,能夠發菩提心的人可以累積功德,若是能修到勝義菩提心,即使不用懺悔也可轉業。中國歷史上有一位濟顛和尚,由於行事違反世俗的道德標準,而遭到批評。史書中有記載濟顛和尚曾經去過西藏待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以金剛乘行者的角度來看,便知濟顛和尚至少是已經證到大手印的離戲瑜伽果位,視世間一切如戲,對世人一切行為都不反應,只想到如何利益眾生,這是菩提心自然的表現。

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因緣,不要去強求,有出家緣的人即使是有婚姻,也會莫名其妙的很快的就斷掉。佛經記載,能出家者,表示是生生世世的願力,有大福報者才能出家。出家的好處是真的少了很多的煩惱,但是出家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驕傲。在家人雖然煩惱比較多,但是仍然可以修行,將佛法確實的落實在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才是真的修行、修功德。在家的不要認為能學出家人就是好事,不工作而每天只念佛持咒,說要修行,或是和另一半分床睡,說要守清淨戒,而造成對方的煩惱而謗佛,這是很不好的,因為對方謗佛下地獄的果報是你造成的。所謂的僧團,並不是單指出家眾,出家眾是指比丘、比丘尼、沙彌。四眾是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共同為了學習佛法而跟隨一位上師一起學佛的這個團體才叫做僧團。出家和在家的都不要互相看不起。有人出家,我們應該要讚嘆他;在家眾願意學佛,我們也應該敬佩他們。

《金剛經》中所說的破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就是要破人的執著心。其中「我相」指的就是對「我」的執著心,人因為太執著身體不要受到任何一點傷害的感覺,所以才會不停的行惡。像剛剛提過那位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年的弟子,之所以會一被講就回嘴,就是因為還執著「我」。執著這個「我」的心若沒有破,再怎麼念佛也沒有用。壽者相指的是時間,非壽命。

有出家人為自己設定目標,認為自己福報好可以出家,為了要累積更多福報,就發願要3年開始收弟子,5年當住持、蓋佛寺,10年後要度1百萬人出家等等,這出家人就沒破執著,因為她限定時間了,而且這些自己發明的願,都是從自己的欲望執著而來,與佛法相違背。如果真正要學佛修行,就要完完全全學佛菩薩的方法,不要增也不要減,不要自己做發明家。佛菩薩對一切都了知,我們學佛只要根據諸佛菩薩所發的願力就夠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便是: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你們看菩薩裡只有地藏王菩薩的臉是長的,因為地藏王菩薩發了大願力: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但是地獄的眾生有多少?所以地藏王菩薩要很辛苦的度眾。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臉也是長的,和地藏王菩薩一樣都是勞碌命。

密勒日巴尊者雖是大成就者,但連自己的名字都不太會寫,你們大家都曾經聽聞過廣欽老和尚,他老人家不識字,但你若向老人家提出經典中某個部分的內容,他能夠立即解釋給你聽,因為他只有一個念頭──阿彌陀佛,所以才修得出來。不像你們學佛有太多自己的想法,所以才修不出來。密勒日巴尊者從小因為一家人遭到叔伯親戚的迫害,家產被侵占,生活苦不堪言,密勒日巴當年聽他母親的話去學當咒師,下冰雹殺害了許多的親友,照理來說,殺人是要下地獄的,怎麼能夠得成就呢?就算修到,也一定要下去地獄一次,但是密勒日巴尊者最後並沒有下地獄。密勒日巴尊者的上師馬爾巴尊者叫他蓋房子,密勒日巴尊者蓋了個圓形的,馬爾巴尊者說拆掉重蓋;密勒日巴尊者重新蓋了一個方的,馬爾巴尊者又叫他拆掉重蓋;他重新蓋了一個三角形的,馬爾巴尊者從來沒有告訴他要蓋什麼樣的房子,也沒有說什麼原因就叫他拆掉重蓋,密勒日巴尊者也沒有問,他就是聽話。你們無法猜測與了解金剛乘的上師的想法與教法,你們要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拉其雪山閉關時,是在海拔4千500公尺的高度閉關,當地便是密勒日巴尊者閉關之地,而有一個尊者閉關的山洞,更是位於海拔5千公尺處。

馬爾巴尊者離去前告訴密勒日巴尊者,一生都不要離開山洞修行,密勒日巴尊者真的聽話,從來沒有離開過山洞,甚至後來尼泊爾的國王派使者來請密勒日巴尊者,他仍不為所動。就算是上師不在了,密勒日巴尊者仍然聽話。照理說這一生殺了這麼多人,是不可能修得出來了,但是密勒日巴尊者的善根大、福報夠,遇到了一位金剛乘上師馬爾巴,用種種的嚴厲方式幫助密勒日巴尊者轉業,密勒日巴尊者遵照上師的指示,終生在岩洞裡嚴苛的環境中修行,以一生孤獨償還他所有行惡的債,代替了下地獄的果報。還清一切債而能在一生證果。密勒日巴尊者曾說,凡是看過密勒日巴尊者傳記且相信的人,只要恭敬祈求都會得到密勒日巴尊者的加持。你們看密勒日巴尊者的佛像,右手是附在耳朵旁,並不是因為年紀大重聽,真正的修行人是不會重聽的,那動作代表在傾聽眾生的祈請。密勒日巴尊者曾說過,只要呼喚我的名字,必能得加持。加持的意思就好比是上師幫你們充電,讓你們有足夠的能量繼續學佛,消除學佛的障礙。人的心都是很容易懈怠的,加持是隨時把你們拉回來,堅定你們學佛的心。

接著延續上週的岡波巴大師對於「心」的開示,教導大家對於心執著於外境的堅牢死結如何打開。心包含三部分:心的表相、心的體性及心的本性。上週提到的是理論,這次要談到方法。

佛法所說的心並不是指心臟這個器官,心的力量是很大的,心能轉境,而不是受環境的影響,有所謂「心王」之稱,心是主宰,能控制自己的心就能掌握未來。心的表相是心對外境起反應,外境一切林林總總的事物均為心的表相,心對於外境一切事物,透過我們的身體──眼、耳、鼻、舌、身、意這六賊都能接受。外在事物原本是不存在的,但因為心的作用而對這些事物產生反應,而認為是真實不變的。你們想想,人是不是一起床張開眼就透過眼睛向外看東西;透過耳朵聽到的,也都是外面傳來的聲音;呼吸到的也是外界的空氣。你們接收了這些外在事物,透過你的意識影響,而使心有了作用,產生了種種感覺、種種煩惱。你所認知的這個「我」,到底是如何存在的?如果沒有一面鏡子在你面前,你可以看到自己的樣貌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在電視節目中見到有人將鏡子放在猴子面前,結果猴子就以為鏡子中的影像為真,而衝上前去對著鏡中的猴子虛張聲勢,弄牠、捉牠。其實你們也和猴子一樣,你們的心就如同是一面鏡子,將外在種種的影像反射於鏡面上,讓你們以為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而對這些景象起了種種執著,緊抓不放!但佛法教我們,這些影像並非真實存在於鏡子裡面,而是因你的心動才產生的,若是你能控制你的心,外在的景象便對你不起影響,要知道外界一切的產生都是空性,都是假象、不永恆的,世間一切都沒有什麼是好執著的。當外面的東西一拿開,鏡子裡又是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這就是「五智」中的「大圓鏡智」,就是講心的表相,對於我們修行而言,是很重要的部分。

但這並不是叫你們要拋棄、拒絕或不要外在的一切事物,而是認清了這個真實現象之後,要改變自己的心,慢慢學習能掌控自己的心,進而改變自己的生命。所以學佛是教你如何掌握自己的人生,將命運掌控在自己手中,改變你的未來世。

這幾次開示都是針對「心」的問題,釋迦牟尼佛講法49年,最後卻說沒有說過一法,如果要解釋其中的涵義,就算你們整套《大藏經》都唸完了,還是毫無頭緒。佛所開示的法門,都是為了要解決眾生心的問題,佛法講隨緣,隨眾生的緣,因緣結束了,法門自然也不存在。釋迦牟尼佛花了十幾年講空性,講的就是般若,也就是智慧,亦是心性。

心的表相除了外境之外,也要修內在的心念,也就是不斷發散善與不善紛飛的心念。善與不善的心念,都會讓我們產生輪迴的業力,而只要是人就沒辦法斷除心中紛擾的念頭,因為只要我們一呼吸就會有念頭。在金剛乘密法中有教導對治方式──大手印,是針對呼吸及氣脈明點而修的法門。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修習顯教禪宗與大手印的經驗,直貢噶舉派的大手印有教導禪定的方式,這和禪宗所教的禪定的方式很相似,卻不盡相同。用顯教的方式來修行,需要三大阿僧祇劫這麼長的時間。一般來說修大手印的行者身體要好,要在30歲打通中脈才修得出來,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38歲才開始學佛,到50歲一樣修到大手印。所以以金剛乘大手印的修行方式,只要追隨在一位具德金剛上師身旁,完全依照上師所教,依教奉行,不能增一點也不能減一點,在上師的監督下,不斷地修改你累世的習性,而達快速成就。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幫助眾生,但身體並沒有變差,S型側彎也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毫無影響,連替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脈的中醫師,都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狀況是跟三、四十歲的人一樣強健。

大手印的意思不是如某些電視節目誤以為的:「很大的一個手印打下去。」解釋大手印得花很久的時間,今天先不說。大手印又稱恆河大手印,是帝洛巴在恆河邊教授給那洛巴的修行方法跟口訣。而以密法的大手印而言,真正傳授密法,不是灌頂、傳咒語就修得出來,密法也有分好幾個部分,這種只是在事部的範圍,而事部內也有分層次。真正要學習密法,是要上師傳授口訣與修行的方法。

上週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要大家試著十秒鐘的時間心中只有阿彌陀佛的佛號,沒有其他的念頭,許多人都表示做不到。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年在學顯教時,每天《普門品》、《大悲咒》49遍、《心經》、十小咒、觀音菩薩的聖號一萬遍,還打坐等等,花了非常多的時間,但是仍然覺得無法做到佛經所說的,控制自己的念頭的部分。後來學了密法之後,才知道人只要有呼吸,就會有念頭,透過密法的修行,才能掌控自己的心和念頭。

人處在這五濁惡世,五濁是指見濁、煩惱濁、命濁(就是不想死)、眾生濁(就是你和我搞來搞去)等,現在人的業障深重,福報不夠,看不到佛。佛曾說,心淨、佛土淨。心淨不是指心乾淨,不是指住在垃圾堆裡也可以像是住在佛土。佛曾經在開示佛法時,用神通力讓與會大眾看到佛土的殊勝莊嚴,也就是雖然人在這裡,同時可以看到、進入不同的世界、空間。我們現在能知道的是三度空間,日本的科學家已經可以找到五度空間,他們認為還有六度、七度空間,只是還無法證明出來。佛經講十方法界就是指有十度空間。只要你的心清淨,處在世間也可親眼見到佛的空間存在於同一時空。

你們現在最大的兩個問題,就是第一個不能調伏自己的心,另一個是不能如實落實佛法於日常生活之中,來改變自己的惡習、惡行。改變自己是宇宙間最困難的工程,也是最有福報的事情。只要能夠對金剛上師完全的聽從,便能得到加持,讓心能減少念頭,甚至於不起念。為什麼要大家一直來參加共修法會?每週,寶吉祥佛法中心定期舉辦法會,將你們關在這裡二、三個小時,讓你們這些時間身、口、意至少不會行惡,至少不會起那麼多的念頭。當然仍是有人起了惡念,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事與自己無關,這種想法就是行惡。你們也都可以感覺到,在道場法會時,自己的心比較能定。每年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的萬人「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這麼多人為什麼能安靜的坐在那裡那麼多小時?也是上師的慈悲,感召到佛菩薩來幫忙,壓住你們的心,讓你們的心不要起那麼多的念頭,只有靠你們自己是做不到的。精進不是每天唸很多、拜很多,精進是指專注,不只在學佛上很重要,在日常生活中也是非常的重要的,如果能夠專注,對你的工作與學習都有很大的幫助。能夠專注的人,還會做錯事嗎?會做錯事,就是不專注。打坐3個小時,念頭一大堆,不如專注一秒鐘。唸經許多小時卻心亂不已,還不如專注唸好一句佛號。

上師加持是給你們充電,但是不能凡事都依靠上師加持。想要完全靠上師的加持也可以,條件是你要完全聽從上師的話。直貢澈贊法王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本上師,是轉世八世的大修行者,有大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是只要依靠著 直貢澈贊法王的加持就可以了嗎?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要去閉關,還是要依照上師的教導修改自己的行為,還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生病了也沒有求佛菩薩、求上師,而是靠自己修行。

佛法不離世間法,不是說出家人就可以做生意,不可以的!出家要守出家的戒律。像南部有一間佛寺開始在賣東西了,如果沒錢,佛寺就不要開這麼多,不要硬要開那麼大的場面,戒都破掉了。2年前這座佛寺的藏經閣失火,經代表法,佛法都沒有了,還做得下去嗎?

能夠出家、能夠學佛都是好事,但是不要為了學佛和家人吵架。多年前,曾有一位弟子因為學佛而遭父親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像坊間那樣要她唸經迴向給家人,反而叫她先不要來了,她哭得很傷心,但很聽話就不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只要對上師有信心,有一天一定能再來,果然現在家人同意她來參加法會,而且也結婚了。如果她當時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讓父親不高興,就是不孝順,不孝順就沒有福報。也不是說要你們怕老公、怕老婆,而是你和他在一起,一定有過去世的緣,不要說你不知道。直貢噶舉派祖師吉天頌恭的著作都是根據《寶積經》而寫的,《寶積經》是給修行菩薩道的行者看的,連《寶積經》中都說有眷屬的緣,不能因為學佛而不滿足你另一半的要求。所以現在有些人流行要修菩薩道,所以為了要身清淨,所以要和另一半分房睡,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

現在出家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剃度師要剃度之前,都會問︰情債還清了沒?情債不是指男女感情,而是指你和眾生之間的情債還清了嗎?如果沒有還清,是不會幫你剃度的。現在已經不會問了,正如佛經預言,出家的人越來越少了,有人願意出家就很稀有了。曾有人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出家,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答應,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受過比丘戒,就不敢授比丘戒,不像坊間許多人還是照樣敢給,這一定會有果報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這麼做,藏傳佛教戒律是十分嚴謹的。坊間許多人受了菩薩戒會在身上燙三個疤,佛經並沒有記載燙疤一事,都是發明家。仁欽多吉仁波切身上也沒有燙疤,重點不在於外相,而是你的心是否有做到像菩薩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人的心一直受到外境的影響而不停的動,不習慣五官不受到外界的刺激,才會有人覺得無聊,才會有人一直要找事情做,不習慣心的平靜。其實,當你的心不受外境的影響而能成為心的主人時,那種自在非筆墨能形容的。你們若做不到,最簡單的就是聽上師的話,而將佛菩薩的教導做為自己修行的根本,將佛法落實在生活裡。

佛所說的一切一定都是真的,佛經記載在須彌山旁邊有四部洲,四部洲都有人類居住,地球的人類是屬於南瞻部洲,苦多樂少,所以只有南瞻部洲的人類有機會學佛,其他洲的人類因為福報太好了,至少都活到1,000歲,享樂之地,就不想學佛,也沒有佛法了。前些日子科學家也發現,在太陽的後面有一顆星球和地球很像,可能有人類的存在。佛經所記載的內容都是真的,只是人類沒有福報,不能看到、找到。善業太好、太有錢的人很難學佛,佛經講「富貴修道難」就是如此。直貢澈贊法王曾經多次叫台灣一位有錢人去印度閉關,但此人屢次表示,自己很忙,有三千多名員工要顧,沒有辦法丟下他們去閉關,這就是富貴人很難學佛。他因為過去世做了很多善業,所以才能有這樣的事業,但是卻反而造成他學佛的障礙。其實他可不可以去閉關?只要下決心去做,一定是可以的。上師所說的一切,一定都是我們可以做得到的。不是佛不靈,是你不靈,簡單講便是心誠則靈,而「誠」便是指能夠聽從上師的教導而去做到。

有人問說既然釋迦牟尼佛在印度創佛教,為什麼佛教在印度卻式微呢?有些人有些錯誤的說法,以為是因藏傳佛教結合印度教某些儀軌,才使佛法示微。其實主因是印度的種姓制度。佛法講的是眾生平等,而印度自古以來即有種姓制度,四個階級非常分明,如果你是最低一級的賤民,你的子孫世世代代都是賤民,做的永遠是賤民的工作,連在街邊掃垃圾的和在公寓裡幫傭的階級都不同,雖說都是做清潔的工作,但也有不同的階級之分。生為某個階級,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會成為另一個階級。前兩年印度有醫生上街頭抗議,是因為政府開放賤民學醫,在印度一向只有上面兩個階級的人可以學醫,賤民是不可能成為醫生這種受人尊敬的職業。這樣的制度對統治者當然是比較好管理,而佛法講的平等是透過佛法的學習,連賤民都可以成佛,這樣的說法,統治者當然不會喜歡。像這樣階級分明的種姓制度和佛法眾生平等的觀念不符,因此佛教在印度的緣就漸漸少了。

佛教在印度式微的另一個因素,是回教的傳入印度。佛教最遠曾傳到土耳其,以前阿富汗也曾經信奉佛教,並有世上最大的一尊立佛,但現在大多信奉回教,幾年前有個政權將立佛毀壞,結果這個政權不久後也瓦解了。佛法講緣,若是某地沒有人想學佛,便是沒有緣,而佛法也就不會留在當地。佛法不像其他宗教積極找信眾,一來是佛法講緣,是否會來學佛則隨眾生的緣、福報。二來是怕眾生種下了謗佛下地獄的緣。現在佛教大多在中國和日本盛行,跟文化背景有關係,佛教經典的理論較為中國人所接受。佛法教人要孝順,東方人也講孝順,但西方人就不接受了。另外佛法教學佛人要尊重統治者,這一點應該是會受到中國歷代皇帝所歡迎。在中國大陸20年前的天安門事件,很多其他宗教的人都去了,只有佛教徒沒有去,現在佛教反而在中國興盛。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任何事情之前,都是再三考慮,佛法教人要三思,中國也流傳「三思而後行」這句話,所以做事不要衝動,一切都是會有因果的。你們會衝動行事,因為怕自己受到傷害。

以前做的,是現在來受。現在所做的,可以改變未來。在釋迦牟尼佛在的時代,佛是不讓弟子去算命的,因為命是過去世經驗原則累積下來的顯現,不是永恆不變的。有些人一生下來就發現帶有癌症的基因,但是這輩子不一定會發生癌症。為什麼?如果他這一生做大量的善,是可以改變自己,讓惡的果改變味道,甚至於壓制果的出現。所以佛叫我們不要去算命。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自己的癌症如果不能夠解決,就沒有資格當仁波切。

能夠得到這個人身是很難得的,小乘佛教不要煩惱,認為身體是一個麻煩而不要,他們連佛珠都不戴,也不煮飯,說好聽一點是讓人家有機會供養種福。大乘佛教則認為身體是法器很重要,但是不知道要如何保護身體。在儒家的說法,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通常自殺的人都會說:「生命是我的,你管我!」誰說的?你的生命是父母給的,你自殺就是殺人,殺人的罪重不重?不要認為我是殺我自己,小乘佛法認為自殺就是殺人;以大乘佛法而言這個身體是學佛的法器,自殺就是毀壞法器;金剛乘的佛法則更清楚的指出,身體是文武百尊的壇城,人從一出生就有文武百尊的分身進入你的身體。文的如釋迦牟尼佛就是寂靜尊,武是忿怒尊。如果你自殺就是自毀壇城,果報一定是下五無間地獄。千萬不可以自殺!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次超度一個自殺的鬼,看到的景象是駭人眼目的。這個男的鬼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一點光、烏漆抹黑的房間裡面,這個房間裡面雖然有許多的鬼,但對這個自殺的鬼而言,只有他一個人,感覺非常的孤單。不停重複他自殺的情形。跳樓死的就不停的跳樓,掉到地上,再活過來,再跳樓,再掉到地上;割腕的就一直不停的做割腕的動作,非常的痛苦不堪。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覺得很可怕,何況是身歷其境的當事人。一個自殺死的人,如果沒有得到金剛上師的超度,至少要在地獄中受苦數千年之久。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這個景象之後,才體會到自殺的可怕,也不停的勸眾生,不可以自殺。千萬要告訴別人自殺的可怕,勸人別自殺,不要等到要發生事了才說,有的時候來不及了,也不是只有說:「再想一下!」就會不自殺了。

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身邊不斷指出你們的過錯,是你們的福報!當初 直貢澈贊法王並沒有這樣常常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只有偶爾考驗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密法是法不傳六耳,非根器不傳的,不要認為西藏的上師、仁波切給你灌頂,教你觀想,持咒,你就是在學密法。要有十年顯教基礎才能修密法,當然根器好的另當別論。密法又可分為事部和行部,就算是事部也有分層次的。有一些仁波切也是沒有學到、沒有修到密法。直貢澈贊法王曾說過,有一些法本,所有的仁波切都看過,但是就是不知道裡面還有口訣。沒有上師的親自口傳,密法口訣是不可能得到的。佛為了怕眾生受到錯誤的教導,而告訴大家要「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法不依人是佛法中沒有殉教這種事,若是你的上師不在世上了,你還是可以依照上師的教法繼續修行,金剛乘的上師與弟子的心是勾在一起的,便是共同為了利益眾生而努力;依義不依語是說佛法要依講法者所說佛法的意義去修,而不是看誰的口才好、誰說的動聽就盲目跟從。

在家而能修出仁波切果位的,西藏人都知道是很難得的,大家都會給予尊敬。在別的教派,很少有人能一世修成證果,較特別的是直貢噶舉派有許多位仁波切都是這一世修出來,不是轉世的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 滇津尼瑪仁波切和 永噶仁波切,以及教派中的 竹旺仁波切都不是轉世的仁波切,而是這一世修出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轉世的仁波切,是從一位在家漢人修出來的,都是嚐盡世間的苦之後,在這一世得成就。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1 年 9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