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1年8月21日

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殊勝的共修法會中,弟子與信眾恭敬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02年12月22日開示的法帶,內容是「佛法難聞」。

法會開始前,首先由一位長期住在美國的皈依女弟子分享她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過。

1972年她們全家移民到美國,至今約40年,在今年(2011)2月27日很多殊勝的因緣讓她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將分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她如何找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對她的影響及幫助。

1976年她在美國讀完大學,剛好有人介紹她進入日本某個教派,當時她的生命在谷底,她需要「求」很多東西,那個教派教她要「求」,盡量求、求越多越好,她非常積極投入,在那裡的二十多年她求很多、得到很多,但是煩惱也很多。

1999年她因為太多的煩惱而離開那個教派,不久,剛好她的好朋友要在她居住的城市成立某個宗教團體的分支機構,她就加入擔任志工。投入將近10年,她從志工、委員、做到了當地的負責人。在那個宗教團體有很多有名的、好的話語,例如:「原諒別人就是為自己造福。」很多人都知道,甚至會背誦。在她擔任委員的期間也要當講師去教別人,但是她發現,她雖然解釋得頭頭是道,但是境界來的時候卻做不到,有無力感。當她和其他成員分享時發現,大家都有同樣的想法,感覺很挫折,腦筋明明知道,可是做不到。但是就在她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她知道原因了,為什麼在別的團體很想改自己的習性可是改不了。現在她覺得很幸運,在寶吉祥佛法中心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大家可以體悟自己的錯誤並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與加持力不僅讓我們很快地看到自己的缺點,同時會馬上改過來,不會有無力感與挫折感。

在擔任會長1年左右的時候,她在當地的一位好朋友請了一位印度喇嘛到美國供養,他們一起共修,由於這個朋友一直邀請她,她就去了。他們一起唱誦觀世音菩薩與文殊菩薩等儀軌,唱過後她覺得心情很平靜便繼續去,喇嘛還慈悲地讓她提問。由於當時她以為做善事就是佛法的修行,因此她投入全部的心力去做,為此她也很得意,但是喇嘛的意思指這只是玩玩而已,為此她很不服氣,一直不停的提問。有一天喇嘛告訴她一個故事,並說這是佛經的故事,不是他自己編的。內容是說如果有一個人被關在地牢中,累世累劫不得翻身,在裡面受苦受難。有一天他被放出來20分鐘,呼吸新鮮的空氣與享受陽光,之後就必須要再回地牢,又是累劫累世不得超生。所以如果這20分鐘不趕快找機會逃脫,這個人就只能再回到地牢。我們難得能得到人身,就好像故事中的20分鐘,如果不趕快找到解脫生死的方法,再下去就又是累世累劫的暗無天日的受苦。因此做完了2年的會長後,她知道要開始找尋逃脫地牢的方法,所以她堅持離開該宗教團體,可是要去哪裡找逃脫的方法呢?當時那位喇嘛已經回印度,她也沒有再與他連絡。

之後她也曾遇過幾位顯教的上師,開始唸經與佛號、看經書、打禪七、聽法師的錄音帶等,一直不斷地摸索,但是她發現其他道場的法師沒有很多能力照顧弟子。2010年初,因緣際會她遇到一位藏傳佛教上師,她向他學四加行,該上師注重傳法,傳授很多密法。當時她看到很多人修了十多年,法本很多、修了很多大法,但是她與其他同修都覺得,這些修了十多年的人讓人覺得,不想修了很多年後像他們這樣。當時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這位上師在加拿大、紐約及台灣都有道場,上師叫她多跑道場、學習法。

去年10月中她因為膽囊開刀很虛弱,無法做四加行、大禮拜。有一天,她因為知道這位上師有部分傳承來自「直貢噶舉」,她想深入的了解直貢噶舉,於是上網找到了直貢噶舉派的中文官網,這個官網是由寶吉祥佛法中心維護,從這個官網她了解了直貢噶舉的中心思想與傳承等。透過網站連結,她進入了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及許多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弟子所寫的度眾事蹟,她越看越震撼。她發現無論信眾或弟子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叫他們要懺悔,發露懺悔、痛切懺悔、一再地懺悔,甚至要聽完懺悔法帶10遍後再來求見。她看了很心驚膽跳,反省自己的學佛過程,很多法師都有提到懺悔的重要,但是都輕輕地帶過,她聽過之後,轉過身,就被經文、佛號與咒語吸引,只想趕快學這些,忽略了懺悔。看了這些度眾事蹟,她心想,懺悔是不是真的很重要?是不是可以清除業障?如果沒有懺悔,是不是無論學什麼法都沒有用?接著她訂購《快樂與痛苦》一書,在書中她看到了「如果沒有懺悔,一切都是枉然。」她找到了答案!很多同修修了很多大法,但是在各方面仍沒有進步,就是缺了這個。她仍不斷地看度眾事蹟,就在她看了大部分度眾事蹟之後,她也很想多接觸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於是她從網站中找到了「法會開示」,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日共修法會時的開示,她看完簡直是目瞪口呆,而且非常用心地看,因此她有了這樣的想法,她一定要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

一開始她心裡還有點掙扎,因為當時還有跟一位上師學佛,但是她仍覺得她應該要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因此她寫了封電子郵件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三件事情,首先她懇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她剛往生不久的母親;第二、她請求懺悔的法帶;第三、她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於吃素的問題,她知道要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必須吃素,但是在2003年時,她吃素已兩、三年,她的身體很不好,心臟出問題,又因為她有地中海型貧血,血紅素更是嚴重不足,住院一個多月後又靜養半年,體力很差、身體很虛弱,她與先生的結論是她不能吃素,因為吃素沒有營養,所以她又開始吃葷。她將這個情形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在11月27日施身法時超度她母親,同時也允許她求懺悔法帶。至於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斬釘截鐵地開示,她的地中海型貧血是因果,與吃素無關。並提到有個男弟子也是很嚴重的地中海型貧血,皈依後改善很多。當下她感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給她加持了,她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因此當天她便開始吃素。

因為她先生是醫生,她怕被罵營養不夠,所以拿了一個高高的碗,將飯菜都放在裡面然後藉口為了好消化就站著吃,所幸先生吃飯的時候習慣邊吃邊看新聞,沒有留意到,竟然過了一個多月都沒發現她吃素。後來她覺得吃素很好,想要先生也吃素,於是開誠布公跟先生說自己吃素,覺得自己身體很好,也沒昏倒什麼的,先生居然輕描淡寫的回答說:「那妳要自己注意營養!」因為要另外準備先生的餐點她覺得麻煩,就連先生的餐點也弄素食,先生也沒抱怨,因此先生現在每天有兩餐是吃素的,所以吃素的問題也解決了。

原本今年2月即計畫回台,早已買好機票,是要聽原來的上師傳法,不過內心很掙扎,但她想說那個上師自己有很多的上師,她一介凡夫有兩個上師應該不為過吧?可是那個道場是鼓勵用肉供養的,並不鼓勵吃素,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這麼的嚴謹,如果自己因為不好意思而去那個道場,看他們用肉供養,不是等於認同他們嗎?既然自己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法,要斷惡,這樣的話又去那邊不就是做爛好人嗎?在作惡嗎?不就是在欺騙自己,也在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間。所以回台灣時,只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專心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靜靜的離開那個道場了!

為了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度眾事蹟整理了很多「考古題」,找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會問的問題、標準答案和不標準的答案,把答案都背起來了。因為她回台灣時間有限,沒有機會再重新求,因此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但她當面請求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竟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當時她也愣住了,然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旁邊的侍者,要提醒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她回美國前辦皈依。事後回想,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所提的問題,她都會答,那她這個惡人就會貢高我慢,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讓她貢高我慢,一個問題都沒問。

聽懺悔法帶時,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很嚴厲的口氣說:「聽清楚,學佛和你的欲望無關。」當時她震撼到哭出來,因為知道以前都學錯了,再者,很高興以後有人教她正確的佛法。如果學習佛法沒有經過懺悔,沒有改過,再怎麼樣的大法也沒有辦法消化吸收,也不能夠相應,所以現在她都把大法放在一邊,也不再留戀著去看,一切都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

以前她總是想著,只有像密勒日巴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成就者,才能利益眾生,我們這種凡夫是不可能的。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我們,每燒一根香和禮一個佛,都可以代替眾生在做,不是「我」在頂禮、「我」在燒香、「我」在唸咒,都是為「我」。剛開始她自己都覺得很假,因為自己也不是這樣的人,但練習久了,也發覺自己的心量在擴大,慢慢有很多事情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不求自得!

皈依之後,她很慶幸能夠參與法會開示英文翻譯工作。她一向都有偏頭痛的毛病,這個毛病一犯起來,就要躺個3、5天至一星期,什麼事都不能做。然而就在最近她在做翻譯工作時,偏頭痛又犯了,但想說業障來了,就代替眾生在頭痛地獄受苦。然後跟自己說,因為在趕進度,沒有時間躺在床上休息3天、5天,於是繼續做翻譯工作,奇怪的是居然在那篇文章翻譯結束前30分鐘,發現頭痛都沒有了,也不必去躺在床上了。所以現在要是不舒服的時候,就去做翻譯法會開示的工作,這個工作真是可以祛病的!

幫忙法會開示的工作是因緣也是福報,常常要一讀再讀,讀很多遍至融會貫通才能用英文正確的表達,因此在生活中遇到困難,能夠很快的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關的開示,然後在短時間內迎刃而解,所以她們居住海外的師兄都是靠著網頁上的法會開示在過日子的。在回台灣前的3、4週,她每天都在哭,不是因為要回台灣而感動的哭,而是因為看到法會開示中記載,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傳密法時,就請未皈依的信眾離席,然後就沒有紀錄了,因此她很傷心,和她同期皈依的師兄大家都在聽密法,只有她看不到、聽不到、也學不到。

有一天在做早課時,她又哭到無法唸咒,直接趴在桌上哭個夠,才再起來唸咒。心情鬱悶之下,她再度上網瀏覽法會開示,突然讀到2011年7月10日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前曾請問 直貢澈贊法王,自己已經這麼大把的年紀,可以開悟嗎?直貢澈贊法王回答,只要你對上師有信心。爾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請問 直貢澈贊法王,自己已經這麼大把的年紀,可以修到無上瑜伽部嗎?直貢澈贊法王仍然回答,只要你對上師有信心。她頓時安下了心,寫下「只要對上師有十分的信心」這句話,當作圭臬,時時刻刻念誦。就這樣,她因為沒機會親聆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密法而生的悲戚心情就消失了95%,但還是有一點點。

但是一直念誦著「只要對上師有十足的信心」,美妙的事又發生了,她突然想起4月份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一個故事:從前有一個國王出錢辦了一場法會,由釋迦牟尼佛主法。侍者問釋迦牟尼佛,今天的法會誰的功德最大?釋迦牟尼佛就指著遠遠的一個老太婆說:她的功德最大。因為她把僅有的錢全部都拿出來,點了一小盞燈供養佛,而且她把所有的功德,都迴向給這個國王。因為她看到國王辦了這個法會,讓這麼多人都可以參加法會,所以起了隨喜的心,功德最大。這位弟子心想,那老婦雖貧窮但心靈富有,自己雖不愁吃穿卻心靈貧乏,就決心向老婦學習。起了這樣的心後,自己的一點悲戚心情也就豁然而解。

同時這位弟子也領悟,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一再開示的,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什麼都只為自己想,覺得自己可憐、悲哀,表面上想學法,其實都是自私自利的念頭,都是在作惡。想到這裡,覺得自己也就可以不再哭泣了。

她上次跟大家一起參加日本道場的法會行程,跟許多師兄聊天,覺得大家很幸福。許多人第一個接觸的道場就是寶吉祥佛法中心,而自己可是翻山越嶺、歷盡滄桑,才進到寶吉祥。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寶吉祥佛法中心就像是沙漠中的綠洲。她跑過很多道場,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有大能力、大智慧、具備殊勝的妙觀察智,又如此慈悲度眾,對弟子嚴管勤教,照顧弟子愛護備至、用心細微,如此的修行人,不僅是很稀少,她認為根本是絕無僅有。每次念誦《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祈請文》中的「希勝珍寶勝利者教法」,真的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稀世珍寶,大家要好好珍惜。

她知道自己雖然說是相信因果,但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沒有深信因果,以致作惡許多。她藉此機會發露懺悔:她曾兩次墮胎、一次流產,做過對不起先生的事,小時候還做過偷竊的行為。她為道場很多小孩子感到高興,尤其是女孩子,她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之下,不必像自己犯過那樣的罪業,而要自己承擔果報。她自己覺得已經不再有恐懼與心慌,因為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帶領自己逃離這個暗無天日的輪迴地牢,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弟子與信眾恭敬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02年12月22日開示的法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首先開示:以後你們在道場或佛寺,你們在家的永遠都不可以在出家人前面,並斥責剛剛有幾位弟子進入道場頂禮時,沒有留意有領眾出家眾坐著,而在出家眾前面頂禮,屁股對著出家眾的頭,不懂規矩。在家眾看到出家眾時,不能在他們的前面,什麼叫領眾?就是帶領你們一切儀軌,他們現出家相你就要站他們後面,除非修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才可以在前面。離場時,也應該禮讓出家眾先行離開。並不是出家眾有什麼特別,而是因為他們已經拋棄所有一切世間的東西來學習佛法,你們就要給他們一點尊重。你們進入道場時,眼睛只看到一個地方,別的地方也不管,一點儀軌、禮貌、規矩都不懂,只管自己舒服就好了,頂完禮就找地方坐,這種心態學佛是不可以的。到任何一個地方、道場,我們要先尊重出家的,接著要尊重年紀大的,然後是照顧小孩子,這是做人之道。做人的禮節都不懂,人道不成,沒資格學佛。現在台灣目前這麼亂,就是尊卑不分,沒大沒小。學生可以打老師、兒子可以殺父母親,真的很亂。你們來學佛還這麼亂!只會照顧自己的孩子,旁邊的事就不管。仁欽多吉仁波切斥責一位母親以後不要帶麵包來給兒子吃,這裡是清淨的道場,不可以帶任何有蛋類的東西進來。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小孩子來聽佛法,做母親的不能只照顧自己的孩子,旁邊的小孩子也要照顧。這些都是自私的行為,只管自己的事,別人的事也不管。只看到自己的孩子,不管別人的孩子,別人的孩子弄到你的孩子,你就心裡面不高興,從小就訓練自己的孩子跟人家鬥、爭。學佛的人如果不將人際關係處理得像人的話,聽再多佛法都沒有用。我們生在人道有做人的條件、標準,一切人的禮節、禮貌都要懂,尊卑要清楚。如果沒有這種想法的人就不是人。

今日能夠得到人的身體有此因緣福報來學佛,都是你們累世的因緣。今日能再有此機會聽聞佛法,真的要好好把握,真的要將很多缺點全部改掉。這一世還要再來,就是過去世沒有學好、沒有修好。但因過去世有聽聞佛法,稍微有修行一點,所以這一世還有這個因緣。但假如不珍惜這一世的因緣,下輩子什麼時候再來也沒有人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這一世和上一世相差四百多年,並不是你們認為的這一世死了會馬上回來,並不一定。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到37歲才開始接觸佛法,如果沒有因緣的話,這一世也是白來的。就算過去世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再好,這一世沒有碰到這些善知識來開導、給予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也浪費了。

學佛是人生大事情,比什麼都重要。要謹記:我們這一生所謂功名利祿、家庭、小孩,一切都是因果和因緣法,跟你有沒有修佛,完全沒有衝突。不要以為來學佛會對家庭、事業有不好的影響。有些人認為來聽佛法是因為星期日沒有地方去,不是這樣子。聽佛法是完全要用很清淨、期盼、希求能聽聞佛法的心來聽。今日你一個人來聽佛法,你所帶來的生生世世的眷屬、冤親債主,是無以計數的。假如你不用心來聽,一直不接受上師對你的勸導,你累世的冤親債主和眷屬都會很失望。所以不要看輕參加一個法會的機會是這麼簡單,現在如果有300人在現場,可能是乘以100倍、1,000倍的眾生在這裡,甚至不止如此。所以只要用心,用懺悔心、用希求、渴求法的心來聽聞佛法,你的事情慢慢會轉好,因為你的冤親債主得到了利益。假如還是希望聽聞佛法自己會得好處、你的小孩會聽話、成績會好,這種心態對你真的沒有好處,因為你的冤親債主沒有得到好處。假如今日講佛法的人、聽聞佛法的人的心,都一樣希望能利益一切有情眾生,這個法會的力量是遍虛空的,不是這麼簡單在這個區區的小小地方裡面。所謂遍虛空是指在所有六道一切有情眾生,甚至乎可以涵蓋到十方法界一切眾生都能聽聞佛法,但要大家共同有這個心。為什麼釋迦牟尼佛在講佛法時能感召十方法界諸佛菩薩,包含六道眾生來聽聞佛法?因為講的和聽的都是一個心,利益眾生解脫生死。

你們的心都是為自己好,剛剛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講到給小孩帶麵包的媽媽時,她眼睛立刻睜得大大的,覺得被冤枉。三十七頌裡面講,在公開場所就算有人講你不對,你都要當他是菩薩。所以她這種心來聽佛法沒用,因為不接受。為什麼要將三十七頌講得這麼詳細?假如你每一天的生活照三十七頌來學的、來修的,保證你未來絕對沒有麻煩、沒有敵人。你們沒有如實在修,只要上師講到一些事情,馬上心態就變,連表情都跟著變,這樣不是如教奉行。無論是修顯教或是密法,「佛子行三十七頌」都是最基礎、最重要、最根本的東西。如果不將「佛子行三十七頌」當成是做人的指標,一定會作惡業。就算你有皈依、有四處跑道場、拜懺、聽法,都沒有用,一定會作惡。並不是一定要傷害到別人才算惡,佛所講惡的標準:只要你的念頭不善,不是利益別人的就是惡。要做到這個標準很難,至少你們要做到一個標準,不要再認為自己是對的。只要認為自己是對的,就表示對方是錯的,對方錯在哪裡?因為他不能滿足你的某些想法。

為什麼這次傳四加行之前,要將一切理念很詳細的告訴你們,當你們清楚了,你們修四加行才不會有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會講很久,看你們有沒有這個耐心繼續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後會越來越凶、越來越嚴。上個禮拜五你們有15個人沒穿道場的背心來,這15個人以後禮拜五施身法都是候補的位置。你不能說「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聽不懂。」因為你沒有用心聽啊!假如一個道場沒有儀軌、沒有規矩,人越來越多的時候會很麻煩。

任何善知識,都希望你們能夠解脫生死,那不是單靠唸個佛號、打個禪七、參加很多法會就可以解脫!這個只是累積你一些福報,要真解脫生死要放得下,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假如你還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身段放不下的,你這個生死的關絕對不可能破。你能放下之後,你才能慢慢了解到輪迴的痛苦存在在哪裡。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很多理論給你們聽,但不代表你們真正在內心世界裡面能夠體會,因為你們還沒放下,你們因為累世的習慣,「我」的觀念還是很重,還是很執著,不容易將它改變,所以釋迦牟尼佛才需要講法49年,也才有這麼多大菩薩、大德在這幾千年裡面不斷在弘揚佛法,希望眾生能聽得進去。所以四加行對以後要學到藏傳佛教密乘方面很重要,沒有四加行,後面的法絕對不告訴你。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持有密法的法門,連西藏人都說這些密法是不傳漢人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直貢澈贊法王有著特殊因緣,很多特別的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學到了,學來不是為自己好,學來的一切法都是為利益眾生,但要幫助眾生,也要眾生願意來接受幫忙,不接受幫忙就很難去處理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我們得到這個沒有瑕疵的人的身體,是真的很難得的。假如過去世沒有孝順父母親,過去世沒有修十善法,這生不可能得到人的身體,就算得到,這身體還是有問題。所以佛一直在說,人這個身體很難得,在六道裡面,再嚴格一點來講,在所有有情眾生中只有地球的人類才可以學佛、修佛。東、南、西、北四部洲,只有南部洲──地球的人類才能聽到佛法;其他三個洲都有人類,但是他們就沒有佛在那邊。所以當我們得到這個身體,這個身體也是我們過去世與這一世一切業力的顯現。這個身體等於是一個寶,這個寶不是給你去享受、也不是給你去顯威風,而是給你一個工具,在這一世來學佛。

所以龍樹菩薩講:生在地獄、餓鬼、畜生、邊地,以及長壽天的邪見,佛陀不出世。聾的、啞的都學不到正法。後面有講,所謂十圓滿包括有五個自己的圓滿及五他圓滿。龍樹菩薩有說五個自圓滿是:一、身為人。二、生在中土。三、諸根具足。四、未行極惡。五、具信心。

得人身時能不生在邊地,而能生在佛陀、四眾、弟子能安住的地區,就稱「生地區域圓滿」;比如說身在非洲、身在南太平洋那些小島,都不可能聽聞佛法。所有根,就是所有一切器官都沒有缺陷,稱為「諸根功德圓滿」,諸根功德圓滿都是從過去世修來的。這一世長得好不好、高或矮、黑或白、胖或瘦,都跟你過去世所做的供養布施有關係。假如這一世希望你的樣子好看,那你這一世就要真正如法在修。所以在經典有說,不管是顯部、密法裡面都有講,假如這個人一切依教奉行在修行的,他的外在、內在一起在變,就是我們講的:相從心變。假如你現在的照片跟以前幾年來比較,看起來還是這麼討厭的,那你沒修好;看起來人家還是覺得你只是好像很聰明,但一點慈悲、祥和都沒有,你還沒修;人家不敢接近你,跟你交往一下就不再交往,表示你還沒改。事實上,一個真正修行人,不只他的外在會變、他的內心會變,連他身體的體臭都沒有。所以有的人還吃肉的,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聞得到;業很重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聞得到;心不恭敬也聞得到,一坐下來就知道了。因為他心不清淨,就影響到一切外在相貌。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你們看起來是黑的,就算搽了粉還是黑的,這個黑不是皮膚黑白的黑,是心黑的黑,心還沒轉過來。所以就算人家相命的說你很有福報,那是過去世帶來的,但是這一世沒有去改變。所以我們這一生所受用的身體,都是過去生修來的;所以未來生你希望能得到莊嚴相,就靠現在修;假如現在沒有修,那未來生還是這樣子刻薄、難看的相。諸佛菩薩的相一定都是圓滿的相,這個圓滿不是那種餅的圓滿,道理何在?因為諸佛菩薩福德圓滿。諸佛菩薩的相絕對沒有顴骨凸出來,顴骨大意思是:喜歡控制別人,什麼都自己最厲害、什麼都要自己掌控,人家不聽話就罵,這都是過去世心態帶來的。不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的方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人家不是為自己,不是希望對方要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你們憑什麼罵人家?所以當我們諸根圓滿,就知道過去世至少做了些好事,至少也有接觸過佛法、至少也有供養、布施過。

第二、未行惡業,就是這一生沒有做過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最重要就是你不能做五無間罪(即殺父母、出佛血、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團等等),而且你樂行善業。樂行善業不是捐一些錢叫行善業,樂行善業包括自己親自去做,最重要的是隨喜功德。隨喜功德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包多少錢?隨喜!」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看到所有上師、一切修行人修行的過程、利益眾生的過程,都要心裡面讚嘆、嘴巴讚嘆,那叫隨喜。你們現在最差這個!為什麼你們會罵別人?為什麼你們不會照顧別的小孩子?因為你們分別心很重。所以樂行善業,也是過去世所帶來的習慣,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幾年幫助很多眾生,有些不需要講,他就會說要皈依,有些怎麼看就不肯皈依,這個就是沒有行善業的想法,因為皈依就是斷惡行善的開始,所以有些人還認為先做一點小惡無所謂,那就不是行善業。這個稱為「殊勝心識的圓滿」,佛陀的教法乃一切善業出生的調伏處,所以假如產生很堅強的信心,而心向於佛法,那就深信圓滿。

這一生能夠無瑕的、有圓滿的,是因為過去世有持戒、戒律清淨,能圓滿是因為有布施、供養一切善行。所以為什麼學佛的人一定要持戒、一定要布施,因為假如這一世無法解脫生死,最少下一世能得到一個無瑕的身體──一個圓滿無瑕的人身寶。但一般而言,得人身後能守戒的很少,包括你們在內。雖然你們皈依了、學佛了,但是當佛法跟你們所謂日常生活有衝突的時候,你就忘了佛法,很快就破戒。你們認為戒律是對你的約束,認為戒先破,以後再說。所以,常講你們懺悔只是道歉,不是真真正正認為自己錯了,甚至錯了也不知錯在哪裡,還問:「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罵我了?我錯在哪裡?」有這些想法、說法的人就是認為自己所做的行為沒有破戒。

事實上,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看法,以諸佛菩薩的看法,當你們的身、口、意有一絲一毫破戒,馬上要糾正你,不會等的。你們來這裡不是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朋友,也不是來滿足自己的欲望,而是要澈澈底底來學習佛法的。所以假如沒有一個上師整天監督,真的很容易破戒。不要以為偷偷摸摸做一些事上師不知道,覺得無所謂。佛菩薩知道、護法知道!所以只要你破戒,很自然地你就會離開這個道場。

就算有守戒,但是得清淨的更加少。什麼叫守戒而清淨?就是他守這個戒,不是希望因為守戒未來能得到些什麼,他只知道守戒後,一是以後做為人天的老師,二是讓自己能夠往圓滿的佛道走下去。而不是希望守戒而未來能得到些什麼福報、守戒讓人家讚嘆你。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很多人以為吃素就了不起,四處跟人家講說他吃素,是胎裡素。可能他是一頭牛或羊投胎的,牛跟羊是不吃肉的,所以就是胎裡素了。因此,有什麼值得去炫耀的呢?

守戒是我們個人的行為,而最重要的戒是我們心裡面的戒。自己要很清楚、很明朗,你的身、口、意出來的時候有沒有傷害到眾生?有沒有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起任何嗔念?若有的話就是破戒。什麼叫自己的利益?覺得人家看不起你、不聽你的話,覺得人家不給你面子,馬上生氣去罵,這些都不是守戒,守戒能夠守得清淨真的很難。而且,當我們在碰到利益的時候,碰到外在的誘惑的時候,還能持戒的更加少。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學密法之前,學顯教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皈依就馬上滴酒不沾。有一天跟一個人談生意,這個人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喝酒,也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位佛教徒,就說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喝了這杯啤酒他就簽約,若不喝就不簽。這筆生意的金額高達台幣千萬以上,若是在座的諸位就會喝了再說,回去再跟阿奇護法懺悔,跟護法說你會再捐錢出去。然而,仁欽多吉仁波切堅持不喝,只是跟這個人說:「今天你逼我喝這杯酒,就算我跟你做到生意,以後我們絕對是敵人。今天我們不做生意,以後我絕對跟你是朋友。」這個人回答:「你這個人這麼堅持,表示你這個人以後合作絕對不會害我。」結果馬上就簽約了。

所以,你們在外面做業務的,為了小小的利益,出賣你的良心、人格,甚至去騙人家,而去達到你所謂的標準。甚至為了宣洩你愛情的感覺,不顧 上師交代你別再找媒體曝光,這樣會損你的福報,你就不聽,認為這是對的,人家都這樣做的。如此便是沒守戒,就算有也不清淨。今天倘若你已經皈依了,就如廣東人所說,你頭髮已經洗濕掉了,你不洗也不行了。學佛就是如此,既然你踏進這個佛門,已經皈依了,跟上師之間有了誓言,而你的生活一直在違背上師教你的方法,你會順嗎?絕對不會順的。所以,戒能守已經很困難了,守得清淨更加困難。

在經典裡面有說,就算你能夠廣學多聞,但是不守戒,一樣會墮入惡道,就算你聽聞很多佛法,也不能得救。為什麼三十七頌這麼重要,你們聽這麼多佛法,只要起一個嗔念,特別是對上師的話有反抗,以前聽佛法的所有功德都會馬上消失。你們以為「火燒功德林」是要發大脾氣,去罵人、打人才算?事實上不是,你忘了上師所告訴你的佛法,你不提醒自己,不告訴自己是一個佛子。何謂佛弟子呢?我們要照佛所教我們的方法來過日子。所以最近有些人開始生病了,會生病就是因為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事情,所修的一點點功德就沒有了,真的很快。

所以你們看芸芸眾生,拜佛的這麼多,捐錢的也很多,照道理依佛經所講,他們所做的行為應該能夠幫自己轉一些業,為什麼不能轉?因為他們一直有個錯誤的想法:我有拜了,我有捐錢了,我已經有功德、福報了,行一點惡無所謂。不可以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我們生生世世已經帶來很多惡了。最重要的一點,當你開始皈依學佛,你累世的冤親債主在那一秒鐘停止干擾你,因為他們覺得有機會跟你一起成佛了,所以才停下來。但是,當他們看到你的行為又開始騙自己、騙眾生、騙上師、騙佛菩薩,他馬上來干擾你。為什麼要來干擾你呢?既然你的行為還是騙,為什麼要讓你過好日子呢?

很多人不了解這個事,他們以為自己每天都有唸經迴向給冤親債主了,為什麼他還不離開呢?因為你沒有依教奉行,而沒有依教奉行的人永遠都是凡夫地。這裡是以很簡單的方式告訴你們,聽得多不代表說你有福報、有功德,所以在顯教裡面有提到:看經不如聽經,聽經不如行經。就是你要行動,用經典內容來過你的日子。你聽得多不代表能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但是你要澈底聽了之後要用得出來。

為什麼這個星期五沒穿背心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讓他們參加下週五的施身法,因為他們聽了就忘了,以為這事很簡單,沒什麼,也跟佛法無關。但是,這件事是上師講的事,若上師講的話你都不聽,那佛法也不需要聽了,即便你聽了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認為你可以做得到。所以逼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以很嚴謹的方式來管你們,因為你們已經習慣過自己的日子,習慣做自我的皇帝,所以突然間有人來管你們,你們很不習慣。

在佛菩薩面前,你們就跟個小孩子沒有兩樣,每一個都調皮搗蛋,每一個都有你一套想法,每一個內心世界都在掙扎,究竟要不要聽,究竟要不要去做。所以這裡就說了,你聽了這麼多,戒你沒有護持、沒有守,這個佛法也不能救你。所以受持戒律後,能夠使它沒有損害,那這個政教的法脈就會越來越興旺,能夠折服一切魔軍,所以我們一定要護持戒律。

這個戒,包括我們在家最簡單的五戒,包括你跟上師之間的誓言,包括你跟每個本尊之間的戒律。出家的當然有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薩戒、菩提心戒、三昧耶戒,這些戒我們都要護持。假如你不護持戒律的話,那這個法脈,甚至小至一個道場都會慢慢衰敗。一個道場的興旺,不是看這個上師多厲害,最重要是這個上師他本身的戒律有護持,而且很嚴謹地要求他的弟子同樣護持戒律,那這個道場就會興旺。

興旺不是指錢財多、有很多人捐錢、有很多人幫忙蓋佛寺,而是真正用心學佛的人越來越多。所謂教派的興旺,就是有沒有越來越多人完全認為要修習佛法來利益眾生,若有的話,那這個教派的法脈就會興旺,所有內魔、外魔我們都能將他們折服。所有的人聽聞佛法、學習佛法都同一個心的,一切魔不危害。

前陣子有個弟子,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參加完法會後,隔天開車載他哥哥去十八王公那邊玩。他哥哥的業很重,他身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不勸哥哥皈依佛門,還順著他的意去拜那些鬼。他們拜完之後,除了他老婆之外,所有拜過、進去過的人都不舒服。之所以會不舒服,是因為那些鬼知道他明明來參加過法會,有佛菩薩幫他,他還不聽,還去找這些鬼的麻煩,因為這些鬼看到他是要走開的,你還以為是鬼來整你?你們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曾說過,不應求方便而依附外道,他就沒有將佛法的偉大好好地跟哥哥說,現在還當佛法是神明在拜,很多人都是這樣。十八王公只要是台灣人都知道是在拜鬼,知道那是做偏門的人去拜的。

所以你說這個戒有沒有破掉?一破馬上就不舒服,他那天緊張跑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高血壓什麼都來。這就是因為他不阻止他哥哥去,是他開車的,他大可以說自己不認得路就不去了。他哥哥殺業這麼重,好不容易來參加一次施身法,隔天還帶他去玩,這就是表示他還沒信佛,假如他信,就沒有那天的行為出現,絕對會勸他哥哥。他不勸,也不阻止他哥哥,還讓他哥哥上香。佛不拜,拜狗?今天你們不要看他笑話,你們也做過這種事。為什麼你們學來學去還是在外面晃?就是心不堅定、信心不夠。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有資格坐在法座上,就是因為這一點跟你們差很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從皈依那天開始,從小到大所學的道教東西全部收起來。很多人皈依時就會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以前拜的神像該怎麼擺?仁欽多吉仁波切從9歲開始就跟著父親學道教,會畫符,能夠刀槍不入。然而,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佛法這麼好、這麼殊勝,那些東西馬上不要。你們還是東想西想,最好兩邊都要。當然你兩邊信,兩邊都不來了。當你皈依之後,所有一切非人、鬼道看到你,都會離開的。但當你的心違背你皈依的戒,那你的護法神又離開了。鬼也離開,護法神也離開,那你就懸在半空中吊來吊去,你的冤親債主馬上就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來說去,都講得這麼清楚了,你們還聽不進去。悲哀!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悲哀,因為前世欠你們這些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朋友常常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碰到好根器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沒有,這些弟子能不來煩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阿彌陀佛了。為什麼根器不好?不是說上根器的人才學得到佛,你們犯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信。不聽上師跟佛所教導的方式,去完全用在生活裡面!這叫不信。認為小事、沒事,所以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感謝十八王公修理他,讓他浪子回頭,回去要好好和他哥哥說,讓他清楚什麼叫因果,假如燒根香,鬼會保佑他,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要修了!聽了這麼多佛法,你們還是糊里糊塗。

就算我們解脫的戒做得不是很好,但其他的戒律,我們要用盡一切力量來護持。只要我們有破戒,要馬上如法懺悔,懺悔的意思是說你以後不能再做。所以我們破了戒之後,我們後悔、痛恨自己,這些人比起那些持戒而傲慢的人好。正如有些人吃素很驕傲,這就是持戒而傲慢,這些人比那些違犯戒律但懂得懺悔的人還要糟糕,因為持戒而傲慢的人,絕對會進入魔道。

假如今天你們因為錯而被上師罵而懺悔不再做,你們反而比那些持戒而傲慢的人好,因為你知錯不會墮入魔道。所以我們要對持戒的人常行隨喜,而感覺自己也能持戒,我們也要常常懺悔及隨喜。我們還沒成佛的一天我們都要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都還在懺悔,懺悔還沒成佛去利益眾生,所以有錯。怎麼去報佛的恩呢?不是做些供養就叫報恩,真正的報恩是完全照佛所講的方式,學習佛法利益眾生,為了利益眾生而成佛,才是真正報恩的心。

所以懺悔很重要,若你認為自己沒錯,懺悔只是為了過好日子,這個懺悔是錯的,也沒有任何用處。你們的懺悔是希望冤親債主不找你們麻煩,希望迴向給冤親債主,讓他們離開你。仁欽多吉仁波切反而求他們不要離開,既然要度眾生,為什麼不先度自己的冤親債主?這麼多冤親債主讓你度你不度,度那些跟你沒因緣沒關係的,對嗎?所以外面有很多人解釋懺悔解釋錯誤,很多說消業是趕冤親債主走,懺悔的力量趕他們走,不是的!因為你懺悔的力量讓他們停止干擾你,冤親債主都還在,因為你還沒成佛,他們還不能跟你一起成佛。若你能真正發心學佛利益眾生,這些冤親債主反而能變成你的護法。要清楚懺悔,不要每天糊里糊塗的懺悔說冤親債主離我身,這很可怕,這是巫術。既然要學金剛乘,就要了解金剛乘是佛的心,為了眾生而吃苦毫無怨言。故我們生病或發生狀況是正常的,因為我們還沒成佛,這些狀況是冤親債主給你一點刺激要你快點修,否則來不及了。不要以為學佛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因為你還沒成佛,不可能沒事。釋迦牟尼佛這世成佛都還有九個難,他頭疼、被丟石頭、被人毀謗、吃馬糧等,這就是他的果報顯現,你們希望沒事有可能嗎?

所以學佛是讓我們離生死,了解真正的道理後學佛才會上路。有時候你們生病,仁欽多吉仁波切讓病好轉甚至會好,不是要讓你們過好日子,不是讓你多賺點錢或是照顧小孩,而是延你的壽,讓你用有限的生命在這一生覺悟而能解脫生死。所以上師每天都要祈求自己能夠長壽,不是為了想活下去,而是希望可以開悟成佛果而利益眾生,所以需要時間。人壽很短且無常,所以需要佛菩薩幫忙,讓這一生能夠做到,不要再來,再來絕對要菩薩身才來。

故你們要隨喜、要懺悔,看到任何人做了一點點利益眾生的善事都要感謝他,一點點小事都要讚嘆他,就算嘴巴沒說心中要隨喜。對持戒的人要隨喜,那麼你就跟他持的戒在同一個功德大海裡面。為何在家眾要禮讓出家眾,因為他們持清淨戒而你們沒做到,這就是隨喜。不是因為出家身分比你高、比你大、比你厲害,沒有!因為他的生活就是在戒律裡面,你們沒做到,就要隨喜。隨喜包括禮讓他人,對他人有恭敬心,所以今天給挨罵知道是為什麼了吧!所以我們要常行懺悔及隨喜。

我們就算這一生修很大的福報,讓我們能生到天道,但仍不能解脫生死。故《華嚴經》有說,得人身甚為稀有,得清淨圓滿有暇更為稀有。所以我們得人身不是這麼簡單為了讀書、畢業、結婚、生小孩、拚事業,這些都只是人生的過程,只是為了讓自己生存下去必須做的事情,而非我們所要追求的。事實上眷屬多、事業多也不是一件好事,得這個身體是給我們來修行的,修行是根據個人的緣,不一定現出家相才是真正的修行。

這裡所說的中土,是印度的菩提迦耶──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地。我們若五根不具備,就不可以成為受戒之器,也沒有聞思修的善緣。所以戒中很多都是為了讓我們有因緣來學習佛法。有些出生的地方不好,例如出生就是打獵、捕魚,或是在養殖業裡面。很多中南部上來的信眾,一看他們就是殺業很重,他們常常會說沒辦法,但這樣說就是代表沒有懺悔心,他們認為生來就是這樣子,所以沒懺悔心,不接受因果和因緣。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告訴他們,不是生這樣就是這樣,可能你過去世做很多惡業,讓你這一生繼續行惡,但你可以改變。因為因緣不具備或善緣不足就會生在惡地。生在青樓的子孫,就是那些做淫業的小孩,從小就學外道,身、口、意三門與佛法違背,所以這些人很難聽聞佛法,很容易做到五無間罪。不管外道講得多殊勝多厲害,也無法幫助你脫離輪迴與惡道。所以我們對佛陀的教導要完全相信,這叫做五個自圓滿。

另外,龍樹菩薩有說五個他圓滿,佛出世及四教法,教法安住隨行眾,為他之故心慈愛。這是說我們生在有佛的時候,雖然我們見不到佛,但佛法留下來,還有很多大德不斷弘揚佛法,佛以及這些弘揚佛法的大德用最慈愛的心給你教導。我們常聽到末法時代,也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教導,離現在還有1萬2千年,1萬2千年之後,要等五十幾億年之後,才會有彌勒菩薩下降成佛。若這五十幾億年間,你一直來也聽不到佛法,只是不斷輪迴。而你也無法保證,在這1萬2千年間,你可以再來聽聞到佛法。

現在你沒有生在暗世,而生在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時間,稱之為明劫,能夠得到殊勝的導師圓滿的教導。就算佛降生,但若不開示佛法也無法利他,所以我們要祈請法輪常轉,所以很多祈請文中都有七支供養,其中一個就是要祈請法輪常轉。雖然開示教法,但教法住世很難得,現在教法仍舊在世間,所以稱「安住世間圓滿」。教法雖然存下來,但無人護持、無人講解、無人學習佛法,也很困難,所以有人護持、有人講解佛法,叫「隨順法教圓滿」。當我們開始學佛之後,能捨棄放下家庭的一切罣礙,而心能靜下來修聞、思、修的更加稀有,稱為「增上意樂圓滿」。

所謂放下,在家眾很難做到這一點,但也是很好的一個修行的方便事情,現出家相有一個好處,出家眾將所有家庭事業牽掛砍得乾乾淨淨,在家眾到死之前都還有這些牽掛。但因我們具備人身,就算放棄家庭事業不代表沒煩惱,出家人也有出家人的煩惱,例如有無道場弘揚佛法,有無信眾聽聞他講法,能否學得正法讓他本身解脫生死,都是煩惱。

對金剛乘來說,煩惱不是一種毒藥,煩惱是給我們了解人生的痛苦,而藉此讓我們能夠下定決心聽聞佛法及修行佛法。所以一切眷屬、事業,也是我們的道場。我們能在家庭、事業中不斷用佛法過生活,能薰陶自己,影響別人跟著你學習佛法,這就是大道場。在家人的道場就是每一天所過的生活,能夠將佛法用在生活中,去面對一切煩惱問題就是在修行。有一天真的要回去的時候,會感覺已經做了很多事,應該要回去。而不是覺得還想留下來,還有一些牽掛。

家中若有人反對你學佛,不要騙他而要老實告訴他,如果他不讓你來,那就先不要來。家人不讓你來,是因為你沒改好。這些障礙你學佛的眷屬,都是你累世障礙別人,他這一世來障礙你。若你用佛法改好了,你將佛法用在生活裡面,相信你的眷屬會歡迎你來。有些人會說不敢讓父母親知道自己學佛,為什麼人家學別的教都可以公開講,而學佛就要偷偷摸摸?你們是什麼心態?是因為學佛太土而不夠老外嗎?學佛不會土,你們的上師不土啊!這是因為你們的心不正確,用偷偷摸摸的心學佛。

學佛是正大光明的事,佛是教我們往好的方面去走,為什麼你會怕給你的父母親知道呢?所以在座的年輕的,假如你的父母親還是反對你學佛,表示你還沒做到孝順,表示很多事情你沒做好,表示你過去一定做過很多事情讓你父母親很不開心,所以你一切行為他都不接受。現在外面有很多不正確的觀念,勸小孩出家不要讀書,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這樣,你能不能出家是你個人的行為。你們今天學佛要偷偷摸摸的、怕人家知道的、怕跟人家說的,請你們也不要來了。學佛學到像作賊,那還來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教你們做壞事嗎?有教你們每一天24小時要一直拜嗎?有教你們不娶老婆、不嫁老公嗎?不容許你生孩子嗎?有教你不要上班每天來嗎?有教你所有錢都拿給上師嗎?統統都沒有嘛!那為什麼你們學佛要偷偷摸摸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你們有很多問題沒有改,還是問題兒童。

你們學佛的心要改,不要怕別人笑你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開始學佛吃素,朋友說:「你一定做了很多壞事才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說:「對!我做了很多壞事所以吃素。」真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吃很多海鮮,要是你們就不敢說這樣的話,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敢講,承認自己壞,之後就沒有人再講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但你們就不敢承認自己壞,都說自己好,但卻又讓別人感覺不到你學佛變好,別人就不知道學佛要做什麼?今天為什麼要學佛,學佛就是知道自己壞、自己錯,敢去面對,自然別人就會接受你學佛的事情。有人說吃素後媽媽罵我、老婆要跟我離婚。若要吃素就說不喜歡吃葷就好了,問題在於你們沒有好好和家人說自己錯、自己壞,要學些好東西改變自己、改變家庭,不敢講,所以人家自然不接受你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承認自己做了很多壞事、自己有錯之後,就沒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吃素是傻瓜,等於在法官面前認罪了就判很輕了。你們就是不認錯,所以你們都是沒懺悔,你們只是道歉,所以學佛才有這麼多問題。

要澈底讓別人了解為什麼要學佛,不要讓別人覺得你學佛很高尚,而是要讓別人覺得學佛是因為自己有很多錯誤的行為,學佛會糾正錯誤的行為,對未來好、對家庭好。婆婆不讓妳來,妳可以告訴婆婆,佛教我要做好一個媳婦,所以我要去學,上師罵我一定要對婆婆孝順,我現在不夠孝順,所以要學好孝順。你們就是不講,人家當然會阻止你。所以大家一定要澈底改。

《普賢上師言教經》裡面有說,假如我們沒有順緣得到善知識攝受,我們不能很清楚了解法性,那就算有皈依也沒用,所以我們一定要隨順一個善知識的攝受。這五項我們要他力才能夠具足,所以稱為五他圓滿。

此外,所有佛出世,就是當一個器世界,一個星體,甚至一個地球,經過成、住、壞、空的過程,稱為一劫。有佛出世的劫稱為明劫,佛沒有出世的時候稱為暗劫。佛經中有說,很久以前的劫稱為「現喜劫」,從那個明劫到現在已經經過4個明劫和1,400個暗劫,所以這麼長一段時間,只有4個劫有佛住世,講佛法利益眾生,但其中聽聞佛法的眾生也很有限。一劫的時間是很長的,現在地球在住的末、壞的開始,每一個星球都會經過這個過程。地球歷史到現在五十幾億年,所以一劫很長,當一個劫沒有佛,眾生會有多苦!所以你們這一生能碰到佛法住世,碰到一個上師,碰到一個道場,一切如法跟你們講解佛法,是稀有難得的機會。

在台灣2千1百萬人口中,學佛的很多,但能夠在一個道場中碰到一位上師整天罵的,沒有!外面都不敢罵,怕徒弟跑掉,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怕徒弟多。今天你們能有因緣來到這裡,又能讓上師趕不走的,表示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生生世世欠你們的,以後就不再欠了,因為這一世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講清楚了。當你有機會聽聞佛法,不要以為先聽聽,等以後有空再去做,可能來不及了!以佛的智慧,佛的神通,所看到的歷史,你們試想一下,今天你能夠進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個道場,是不是很困難?回家細想一下,真的很困難、不容易!尤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做廣告、不寫法訊、不上電視,怕給人知道,而你們都能找上門,表示過去世欠的。這一世你還不利用這個機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還清給你們,未來世你們絕對找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除非 直貢澈贊法王回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回來。能夠聽聞佛法比中六合彩的百分比更加稀有,非常不容易!

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自身為例,如果沒有因緣來台灣,這一生可能沒有了;如果二十幾歲時成功賣掉珠寶賺了錢,可能不會來台灣。當時一大筆錢全沒了,只好逼得來台灣。直貢瓊贊法王跟 竹旺仁波切都確認,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與直貢噶舉淵源極深,是那力量一直帶領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走下半世,但是你們沒有這樣深刻的因緣。所以這次能夠有因緣到直貢噶舉派,能夠到寶吉祥道場,遇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嚴格的上師,大家應該好好把握此因緣,不要輕易放棄,也不要輕易說不想學了,浪費這一生。若照佛所說的,真的很可怕,等於是很多兆分之一的機會才讓你學到佛。

現在我們在的這個劫有千佛出世,稱為賢劫,隨後有60個暗劫,方有一明劫。現在釋迦牟尼佛教完到彌勒菩薩教完之後,要等60個劫才會有佛,那是很久很久以後了,真的很可怕!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過去世修多好,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是出家修行者,都要隔400年才能再來,很難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知道很多事之後,真的很怕時間不夠,你們不了解的以為說沒關係,沒關係!再等等!可能等60劫才碰到1個明劫就很慘了。那個明劫稱為「功德莊嚴劫」,此劫之後再經1萬個暗劫才有一明劫,稱「美音劫」。明劫與暗劫如是輪替,在14,060個暗劫裡面,佛現在世間不超過7個明劫,百分比很小很小。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勸大家要馬上斷惡行善,但你們不聽,以為做一點福報就可安然度過,這是不可能的,一定要馬上斷惡!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皈依馬上不喝酒,以前也是一瓶XO的酒量,喝到肝斑都出現,馬上斷!在學顯教時還不知道,學了密法才知道一切惡都要馬上斷,還好有好好修,否則一切都來不及了!在14,060個暗劫裡面,佛出現只有7個劫,但就算佛出現不保證你能聽聞到佛法,因為你的業力怎麼轉,佛也不知道,是你的事,你下輩子是什麼沒人知道,看你這一生做什麼。

釋迦牟尼佛剛成道時,因為眾生難教化,所以不想講佛法。佛本來不想來、也不想講,因為全宇宙十方法界中最難教的就是地球的人類──剛強自用、難調難伏,反而去別的最苦的世界那裡,眾生最苦的時候反而好度。如蓮師現在在羅剎國做國王,羅剎是專門吃人的鬼,有的人突然生很怪的病,就是羅剎鬼在吃他,蓮師為了不讓這些眾生繼續作惡,為了幫助人道,所以去那裡做國王去管那些羅剎鬼。以前在古代歷史有很多死得莫名其妙都是這些羅剎鬼,所以蓮師就去管那些羅剎鬼。本來,釋迦牟尼佛真的不肯教化人類眾生,因為帝釋天及大梵天祈請,釋迦牟尼佛方轉法輪,這一段歷史有留下來,所以當你們要聽佛法一定要祈請。有人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上師看看我有什麼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不理。是人就一定是有問題!佛法特別的是一定要你自己開口,第一、因為你不講就沒緣;第二、因為所有上師包括佛菩薩都不能違背三昧耶戒,只要你開口祈請,上師、佛菩薩一定會幫忙。以後帶人來若是不開口,當上師是算命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罵介紹朋友來的人,有問題就直問。有的覺得不好意思;有的看看上師靈不靈,試試看。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時會不靈的,要靈的時候比誰都靈,不靈的時候比誰都不靈。所以祈請佛法的遺教一直流傳到現在,甚至乎到未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法會一定祈請 直貢澈贊法王,若是不請,即使 直貢澈贊法王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會做,因為沒有緣。仁欽多吉仁波切祈請,直貢澈贊法王答應,就一定會做得圓滿。所以一定要祈請,假如你們不請就沒有佛法。

諸佛所教的所有方法之中,密乘的教法極為稀有。顯教很容易,透過文字你還可以猜到一點點意思,但密法沒有上師的講解、教導,是不可能學到,密法能留存下來是極為稀有,所以顯、密能同時住世更加稀有。或許過去佛的教法已失去,而未來佛還未來臨之前就沒有教法;或許教法雖在世間,但能學到的人很少;或許外道教派繁多悖離正法。如以前釋迦牟尼佛未出世前,全世界都是外道,很多很多不同種類,如中國在五千多年前就是拜鬼,所以為什麼到現在中國人還在拜鬼,因為這是民族性,從商朝開始拜鬼拜到現在,那就是外道,以前印度有很多外道。

就算能夠聽聞、學習正法,但大部分只是求現世安樂果報,如同你們,都不是求解脫生死的果報,這與正法違背,是外道的思想。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提醒、告誡你們,你絕對肯定修出世法,世間法就無障礙;一直祈求現世報、現世好,那你出世法修不好,世間法也沒辦法。簡單地說,為什麼學佛?解脫生死。你發生任何好與壞都不要擺在心裡面,只要肯定要解脫生死,肯定要利益眾生,那些冤親債主幫你都來不及怎會來整你?自然世間法就慢慢會順。若學出世法但用世間法的心來學,冤親債主得不到好處,不會幫你把出世法修好,自然你的世間法很多障礙。你們要聽清楚,你有錢沒錢,書讀得好與不好,不因為你學佛,也不因為你不學佛,這是過去世你帶來的事情,不會因為你學佛就更加好一點,除非修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就可以更加好,因為已經不執著任何東西,隨緣做事。而你們是執著,連嫁老公都要問一大堆,問來問去還是沒決定,就是執著了。

今天能夠聽到法,但心態不對的也很多,有很多人捨棄佛所講佛法的意義,不能了解真正的法理,而沉溺偏頗教導及邏輯辯論,墮入此情況的人很多。那些重名相、學禪的整天講很多理論卻沒有實修的人,不是在生活上真正運用佛法,去改變自己對一切執著的心的人。如有些教授在電視前講佛法講得頭頭是道,但境界現前馬上不行,他只是用理論去推敲佛法,以文字解釋文字,不是在生活中以佛法修行而體會到佛所講佛法的意義,再透過修行經驗如實地告訴你們。但很多人喜歡聽名相,當佛法是學問。假如佛法是一種學問,你們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套《大藏經》,你每天看8小時,6年看不完,所謂看完是你還不了解其真正意義,只是一直翻一直看。

佛法不是學問,完全是一種改變我們未來、教導我們生活方式的法門。你可以去知道名詞,但是不要在名相裡面轉進去出不來。很多人喜歡講很深奧的佛法名詞,一本佛學辭典很厚,裡面都是名相,要搞懂要多久?很難!幾千年下來裡面有一些名詞不是佛法的,是後來的大德說的,各宗又有不同名詞,在上面做文章下工夫是浪費時間。真真正正的了解佛法,是澈底的用在你生活,讓自己的執著心、分別心、妄念慢慢減少,才是實修。若執著心、分別心、妄念還是重的人,就算整套《大藏經》都能背,也不代表有學到佛法。到現在為止,仁欽多吉仁波切佛經都背不出來,有些人很厲害可以背佛經,一套都背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背,但了解佛經的意義。

以前廣欽老和尚、六祖慧能都不識字,直貢噶舉祖師帝洛巴、那洛巴、密勒日巴也不識字,只有馬爾巴認識字。很多台灣信眾希望法師是博士,以為博士、唸完佛學院的才懂佛法,這不可說是錯的,至少不需要迷信執著。文字、言語是無可奈何的工具,真正的佛法是從心裡面啟發出來的,言語是不得已要用的工具。將佛法講成邏輯辯論的,不是佛法,在生活上能用得上的才是佛法。佛法不離世間法,釋迦牟尼佛是人,他講的佛法一切法門絕對是人能做到,否則不會講。釋迦牟尼佛有講給天道的佛經,但人間看不到,因為人做不到。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三十七頌絕對可以用在生活上,用三十七頌在你生活中運作一定會慢慢轉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佛子行三十七頌,你們回家重新聽的有幾個?開始在用的有幾個?開始如實用三十七頌來修行的人有幾個?三十七頌所講的範圍不難,絕對可以做得到,你們做不到是因為不肯去做,以為一定要學些你們不懂的佛法,其實佛法真的很簡單,當你搞清楚了,就很簡單,複雜在哪裡?是你的心太複雜,所以問題就不斷不斷出現。所以學佛最重要是上師,千萬不要走錯路,忘了佛的意義,而以名相來表現給別人看自己修得很好,這是不對的。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1 年 8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