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1年7月24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開示學佛修行的方向與要點。法會後,又接見信眾,從下午4點30分至晚上6點10分,幫助41位信眾解決一切世間痛苦及佛法上的開示。

法會開始前,首先由已皈依的一對夫妻與兩個兒子一起向大眾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一家人的事蹟。

一開始,尚在求學的二兒子表示,他很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有機會來分享他發生車禍住院,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的殊勝經過。

今年(2011)6月3日晚上10點左右,他騎腳踏車經過十字路口時,與違規右轉的客運擦撞,倒地往前滑了一小段後,左腳踝被壓在來不及完全剎車的 客運輪胎下。他眼看自己的腳被巨輪輾過,當下立即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上師給予加持。客運司機下車查看後,又倒車讓被壓住的腳能拉出 來。此時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腳踝血肉模糊,裡面的骨頭外露,還有一種比平常久坐後站起來還重上百倍的麻,但是不痛。

到了醫院,經過1個小時的手術後,左腳跟骨與第二腳趾的骨頭有裂傷,但是並沒有骨折;左腳踝處大面積的皮膚和肌肉壞死,都已經被清除大半。腳跟的肉與骨頭分離,很有可能會壞死而需要切除。除此之外左側臉部和關節有數處擦傷。但是腳踝血管、韌帶與主要的神經都沒有受到損傷。

隔天適逢週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他坐輪椅回道場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上師報告車禍情況,仁欽多吉仁波切 只說:「沒事,過一個禮拜就會慢慢好了。」並囑咐要吃中藥,不能吃酸和冰的食物。他向上師說要懺悔,上師說:「出了事才想到要懺悔!」並且不收他們全家供 養。當他從上師面前退開時,上師還慈悲地不斷持咒、給予加持。

本來左腳腳趾已經腫得擠成一片,隔日參加共修法會並回到醫院後,發現腳趾已經各個分離,可以用棉籤塞入趾縫清洗傷口,擦中藥膏。他非常感恩尊貴的金 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週六要接見兩百多位信眾,而他們都已經皈依這麼久了,卻還要消耗上師的體力與福報,他的內心慚愧不已。

接下來的週六,他再到道場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向上師報告傷口的情況。上師簡短地說:「沒事,別怕!」並且慈悲地收了他的供養。週日的法會中,上師再次開示他們不捨得供養布施,又不知道如何感恩上師多年來對他們全家的幫忙!

他非常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與庇護,使得他這次出車禍能重報輕受,更是幾乎沒有感受到什麼疼痛。

過了幾天,醫師告知,將從原本的植皮手術變成取肉(移植皮瓣及移植血管,進行顯微手術),因此需更換主治醫師。同時突然改為隔天早上7點要開刀,而 且可能會直接取肉,把手術一次完成。雖然他覺得相當地突然,但是他想起上師說過「沒事,別怕!」當晚他便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護法為 他做最好的安排,隔日進開刀房時,他也不斷地觀想上師。

經歷了11個小時的顯微手術,當他從全身麻醉中醒來時,全身感到寒冷之外,被手術久壓的部位也相當不適。他看見自己的左腿包著繃帶,腳踝則異常肥大,才知道自己已經挖了左大腿一塊肉去補腳踝的缺損,被推進加護病房觀察。

此後恢復速度相當快,原本需要觀察5天才能轉回普通病房,竟在3天半就轉入。一開始戴著氧氣罩、插著導尿管,右手肘為了方便抽血也在動脈上插一針, 鼠蹊部大靜脈插的點滴則同時施打不同的抗凝血劑、抗生素等各種藥物,身上和右手貼著各種感測器,用來監測心跳和血氧濃度。但是監測設備、導尿管跟右手的針 在出加護病房前都已經拔除,大部分的藥物也在1週內停用。甚至在出加護病房當天下午就開始進行復健。也因為進展快速,才來得及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 吉仁波切主法的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法會,以及隔日的共修法會。否則若在加護病房裡面多待幾天,除了多受醫療的折磨,也無法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 波切主法的殊勝大法會。

他在這次住院期間,才深刻體會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所開示的,眾生在病中所受到的折磨。開刀時,一上了手術台,被麻醉後就跟砧板上 的肉沒有兩樣,任人宰割;病中無法自由行動,吃喝拉撒都在一張小小的病床上解決,同時護士換藥或檢查時,平常隱私的部位也只能任人脫個精光,毫無尊嚴可 言。在醫院裡遇到有各樣痛苦的眾生,有在工作中出意外被灼傷,已經出入醫院無數次、受到折磨將近20年的病人;有施打止痛藥已經到最高劑量,卻仍然痛苦不 堪的病人;也有不到20歲就出車禍,顱內出血,牙齒掉了大半,並需被剃光頭髮、硬插入鼻胃管、導尿管的病者。

與這些痛苦的眾生相較,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庇蔭下,他是何等幸運!他車禍時傷得很嚴重,但是血管、肌腱和主要神經竟然無損,骨頭也沒 有碎裂,被公車這麼重的重量壓著,正常情況下可能早就截肢了。同時在治療過程中,他幾乎沒有使用止痛藥物,只有在一開始吃了幾顆,因為發現不吃也不會感到 特別疼痛,就停藥了。此外他恢復的速度也相當快,在大手術後10天左右,又進行一次手術清理壞死的組織並修整,連後來的代班醫師都覺得,怎麼這麼快就進 行!這一切都要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的加持!他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同時他也發露懺悔,自己過去根本沒有認真學佛。上師所教導的一切教法,他都沒有落實在生活中,還是用自以為是的想法在過日子,對於上師傳授的法門, 都是想到了才修,鬆懈懶惰,不讚揚上師功德,也沒有依照上師所教的,每天檢視自己的行為有沒有違反戒律。他反省自己過去吃肉,尤其喜歡吃鮪魚和蛤蜊等海 鮮;養過蠶和小鳥,把牠們關在籠子裡面,那些蠶不是病死就是餓死,甚至有些被他壓得腸子都翻出來,小鳥也互相啄得頭破血流,然後死去。還有撈了上百隻蝌 蚪,把牠們裝在小水盆裡面,有些因為飢餓而死或互相殘殺;解剖青蛙、觀看別人殺蛇、還常追打昆蟲,中秋節也曾經烤過不少次肉。除此之外還時常不守承諾,總 是毀約或拖延,造成眾生煩惱;作息日夜顛倒,身為學生不盡本分好好讀書,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塌糊塗。像他這種德行,不要說是學佛,連作為一個人的資格都沒 有。他請在座各位以他為鑑,不要成為像他這樣的惡人。

最後他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上師的加持,他今天不可能還能保住左腳,甚至很可能連命都沒了。今後他要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心學習正法,解脫生死。同時感謝這段期間很多師兄的協助、關心與鼓勵。

接著由母親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次救助他們全家的事蹟。

她是在2003年1月11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因經營的工廠遭受納莉颱風淹沒,損失慘重,經師兄引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 欽多吉仁波切,上師指示,資金問題找銀行再協商,訂單應於農曆8月時會有起色。果然一切都如上師所說的,全都應驗了,也救回了她的工廠。她很感恩尊貴的金 剛 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04年公司擴廠,她祈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灑淨,上師進入佛堂坐下持咒,不一會兒,就指著一個方位說,這個方向有一座土地公廟。確 實如此!上師並指示公司內部某個地方必須隔間,需做保全系統防護,以防宵小進入行竊,並特別囑咐需做好供養,臨行前還不斷地關心公司狀況,就像父親一般的 關切。她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隔週,樓下的公司就遭到小偷光顧,竊賊打破大門玻璃,直闖而入,損失慘重。

2006年她的父親脊椎骨嚴重骨折,也是由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本來要動脊椎的大手術,到最後竟然只需於脊椎骨間打入骨水泥, 只是個很小的手術而已,至今,她的父親不但生活自如,且可出國參加日本小火車施身法之旅。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庇佑。

2004年她的小兒子發生車禍,小腿骨折成六節,也奇蹟地不需要動手術固定,只做了簡單的體外復位上石膏固定而已,就讓腿骨完全接合。原本醫生還說:腿骨癒合狀況不理想,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後,竟然疼痛降低,提前2個月拆除石膏,且多年來行動自如,無後遺症。

2006年她的大兒子,突然發生氣胸。在那之前,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施身法,那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使用 直貢澈贊法王 賜予親身修持施身法的重要法器,於台灣第一次主法施身法的法會。那天她大兒子在道場負責守廁所,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法器為所有在場的人加持,還特別指示廁所 內的人一定要全部出來,讓她兒子得到大大的加持。因為這樣,她兒子發生氣胸時,治療過程不必動手術,恢復迅速,疼痛降到最低,且無後遺症。感恩尊貴的金剛 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護。

接著,由父親向大家報告,2010年蘇澳大水災,他老家就在白雲寺附近,他家也慘遭土石流入侵。淹水時,他們所有子女,都無法進入家中陪伴父母,全 部束手無策,而他的父母仍然平安,只是受到驚嚇而已。蘇澳鎮上房子都淹沒了,壞的壞,垮的垮。他家祖厝卻安然無恙,有的鄰居因而死亡,有的差點被土石流活 埋,要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保護,後果真是無法設想。他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他的家人都保護到了。

2009年5月,他的公司即將面臨結束營業,因上師慈悲加持,使他們又起死回生。原本主力客戶已告知將轉移加工對象,不再與他的公司交易。因尊貴的 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重重的加持,隔天,客戶馬上表示要再和他的公司繼續合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救了他一次。如果沒有尊貴的 仁 欽多吉仁波切的救護,他全家早就家破人亡了。而他們就是那些與上師在同一個餐廳用餐,卻裝作沒看見上師,心中無上師、忘恩負義、又不捨得供養布施的弟子。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屢次救他全家的命,救他的事業。他竟然連一點點尊重救命恩人的感恩心、供養心都沒有,真不是人!上師不收他們供養、 不准他們參加國外法會、不讓他們當義工。他很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如此殊勝的教法,讓他深刻引以為戒,了解供養布施的重要性。

藉此機會,他一併發露懺悔:他自以為是、捨不得供養布施、不深信因果、不信無常、不讚揚上師、不知感恩、只想過好日子、只要快樂不要痛苦,所以皈依 多年仍不斷犯惡業;沒有好好用心工作,才弄得事業不順;沒有用心讚揚上師,才使得家人、朋友沒有人來學習佛法。他自覺是不受教的弟子,不好好學佛,消耗上 師的能量,他對不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既愚鈍又惡劣,但上師仍不離不棄,讓他們留在道場聽聞佛法,給他們機會,他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今以後,他們一定依教奉行、 用心供養、不再怠惰、好好聽話,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他也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他們全家的供養。在這長達26 個月不能供養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日子裡,猶如航行在茫茫大海中,不知目標、不知方向、無所依歸,內心無一日能安定踏實!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接受他們全家的供養,能有機會為眾生累積福報。

他們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有更多人來跟隨上師學習佛法。

法會開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讓大家對於學佛的正確心態有一清楚了解,今天特別開示岡波巴大師對於「聽法的意樂」的教導。讓大家 對參加法會應該有的動機有一清楚的認識。岡波巴大師在「聽法的意樂」中開示:「我們應該想到:對於所有『猶如夢幻般、猶如虛空般』的廣大有情,我一定要設 法將他們安置到菩提佛位;為了做到這一點,我一定要設法證得究竟圓滿的大覺佛果;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又一定要設法好好地聽聞、理解、證悟、實修這些寶貴的 教導!在聽聞佛法的時候,我們必須發起這種殊勝的心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段話所說的就是自利利他。我們常說自利利他,是說你想要有能力利益眾生,幫助眾生解脫輪迴投生淨土,證悟成佛,首先你要能夠 自己證得佛果,才有能力幫助別人成佛。自利不是說你想要靠學佛得到什麼好處,或是得到什麼對自己有利的事情,這個利不是指好處,好處指的是要滿足自己的欲 望。「自利」是指自己可以解脫輪迴,證得佛果,「利他」是指行者有沒有能力幫助眾生在未來證得佛果。要能做到利他,行者自己本身如果沒有能力讓自己解脫生 死、證得佛果,又怎麼有辦法讓眾生離開輪迴苦海而得證佛果呢?如果無法利益自己,想要利益眾生也只是有心而無力了。

你們以為介紹別人參加法會、讓別人來聽聞佛法就是在利益眾生,送他一本佛經便是在度他。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連自己都度不了自己,怎麼能夠度他人 呢?我們只能說是幫他們與三寶結緣而已。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學佛還未當上師時,從不會說自己度他人。密法的法本分為自己修的和幫他人修的,先學自修的法 本,有次第的自己修出證悟了,才能再學幫他人修的法門。不像是顯教幫自己唸與幫別人唸都是用同一本經,例如《大悲咒》,有人唸了1,000 遍,10,000遍,就去幫別人唸,這是不同的。顯教只是學佛的理論,就算理論都懂了,沒有方法一樣沒有辦法幫助到別人,並不是顯教的方法不對,而是不同 的法本當然力量也會有些不同。就好像是你看到窮人沒有錢,你想要幫助他,最起碼自己也要有點錢,或是知道如何賺錢,才能幫助他,一樣的道理,所以不能做到 自利的,更不用談要利他了。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授的,都還是自己修的,所以不要常跟人家說我幫你唸什麼,自己都沒有修好,怎麼幫助別人!

事實上在過去十幾年,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不斷開示學佛應有的正確心態,今天再以岡波巴大師的開示提醒大家,對你將來的修行十分重要,將來在修行的路 上是否有障礙,在你一開始學佛的發心及動機,就會有很大的影響。聽法的「意」,指的是你的意識、念頭,是聽法或參加法會的動機,這個動機的正確與否,會直 接影響到是否能解脫生死、成就佛果。如果參加的動機不對,即使學到密法也不得力,因為沒有辦法產生功德,沒有功德就沒有辦法幫助到眾生。若是一開始就認為 自己不能成佛,那就種下了不能成佛的念頭在你的意識中,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的開示很重要,對你將來在修行的路上會有很大的幫助。

在聽聞佛法的時候,我們必須發起這種殊勝的心態-為了能夠做到要用盡一切方法利益眾生,就要用盡一切方法使自己能夠證得佛果,要設法透過好好地聽 聞、理解、證悟、實修的教導!總而言之,對於聽法者來說,「心意清淨」是極其重要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聽聞、理解、證悟、實修即是常開示的聞、思、 修。雖然也有人以為佛法是要辯論的,但這只是歷史演進中的風氣,還是主觀性的操作,受到我執的影響。行者應當透過聽聞、理解、證悟、實修的方式,用心去 聞、思、修,不要三心二意。

聽聞不是指用耳朵聽,而是用心聽法,不為自己的利益,以清淨的心聽法,才能理解佛法的真意,進而證悟、實修。參加法會,用心聽聞的人,身體不會動來 動去,腳也不會覺得痛,也不會打瞌睡、打呵欠。當你用不清淨的心,用欲望的心來聽法時,當開示的內容不能滿足你的欲望,你就會有其他自我的想法,就會消耗 你的能量,精神開始不能集中,提振不起來,讓你沒有體力專注,有人就會覺得腳痛、打瞌睡、頭暈。聽法的動機不對,自然就沒有辦法得到諸佛菩薩、歷代傳承上 師的加持。直貢澈贊法王有很多時候是用藏語開示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學過藏文,但仍舊專心聽聞,每一次都用清淨的心,在入定之中聽聞 直貢澈贊法王開 示佛法。這些佛法什麼時候會起作用,不重要。當你是用清淨的心來聽聞時,功德就出現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聽聞佛法時,就算一夜沒睡也不會打呵欠、打瞌睡, 這是對聽聞佛法的恭敬。

虛空之中一切有情眾生都與佛有著相同的本性,都有成佛的條件,但是唯有人類是靠耳根來和佛法產生共鳴,所以上師才要用嘴巴來開示佛法。人類透過耳朵 聽到佛法,體悟佛法,進而證得佛果。直貢噶舉派的教法一定需要透過上師的口傳,聽法者以清淨的心,透過耳朵聽到上師的說法,進而理解佛法。有些人在學佛之 後,便用佛法來訓別人,說別人破戒,這些都不好。因為現在你們的理解,在沒有證悟之前,都是用自己的人生經驗來比對,這樣很不好,真正的體悟,是從心裡覺 知,了解佛法的深意,不是從文字上去理解。你們不要以為多聽了一些佛法,就可以拿來教訓別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經開示過,你們不是傳法上師,沒有資格對 別人宣說佛法。就算是出家眾,你們以為學了佛之後,多聽聞些佛法,將來就可以用來度眾,這種也是欲望的心,也是不清淨。

所謂的人生經驗法,都是不利我們解脫生死輪迴的法,人生經驗法就是根據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的感覺去判斷事情的對錯、好壞,選擇對自己有好 處的去做,這與佛法無關。由於眼、耳、鼻、舌、身、意受外界影響,而使我們本來清淨的心動了,產生種種經驗法則,每一個念頭都是要對自己有好處,這與佛法 所說的自利是兩回事。利益自己是要透過佛法,改變自己過去自以為是的想法,內心世界要有所轉變。你們透過學習佛法,知道輪迴的苦,才會去修行,而透過修習 慈悲,看到眾生在輪迴苦海中,也一定會去利益眾生。所以,為了要能利他,我們要有這個能力去做到,自己要先能解脫生死,證得佛果。然而,這不是口頭說說或 是一生一世就能做到的事。以顯教來說也有修成佛果的法門,但是要花很長很長的時間;以密法來說,若行者不能在此生得證,根器最差的要十七世才能證得佛果。 你們不要以為十七世很短,每一世中間的間隔不定,看個人的因緣,可能幾十年或幾百年,沒有人知道。

昨天有一位女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一書,看第一遍時覺得自己懂,看第二遍就覺得不懂了。仁 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就是因為她看第一遍時是抱著好奇心,看看書中說些什麼。而看第二遍是抱著欲望來看,想找自己要的,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內容都 是佛法,並非小說,與人生經驗法無關,於是她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覺得看不懂了。

每一個人的內心世界都充滿著汙濁,都被自己貪、嗔、痴的欲望糾纏不清,而有著種種牢固的結,必須透過聽聞佛法,檢視自己行為,思維對佛法的理解,才 能漸漸將糾纏內心的結一一解開。對於聽法者來說,「心意清淨」是極其重要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上師所教導的極為殊勝的清淨佛法,就好比要在一個空瓶中 注入清水一般,若是瓶中充滿著雜物,那麼所能注入的清水將極為有限。若是瓶中附著著汙垢、灰塵,那麼即使注入的是清水,也會被瓶中的汙垢所汙染,灰塵就會 浮在水上面。這些灰塵就是你們的貪、嗔、痴。而這些清淨的法水不停的倒入,這些灰塵終有流出來的一天。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要你們不停地參加法會。如果想要 裝入清淨的水,就要把瓶子裡面的東西倒掉。證悟則是透過聽聞、理解佛法之後,才能清楚諸佛菩薩教導佛法真正的涵義,了解佛法的偉大,也因此下定決心實修, 努力學佛讓自己往光明的未來走,而不會朝黑暗的輪迴走去,得以解脫生死,進而幫助眾生也能解脫得證佛果。所以要能得到透過聽聞、理解、證悟、實修的佛法教 導,「心意清淨」是極其重要的。

每次法會開始,都要大家唸《佛子行三十七頌》,就是要大家不要忘記,這就是做一個佛弟子應該要遵守在身、口、意方面的規範,身為佛弟子便不能像一般 人放縱自己的念頭,而要學習自我控制,在《佛子行三十七頌》的範圍內不破戒。不要說你是小孩子,只要是學佛人都是一樣的,都應該要遵守,如果有一條沒做 到,就不是佛弟子。如果今天做不到,明天也要繼續努力,一直到做到為止。身為佛弟子,並不是你的外在和別人有什麼不同,也不是要你在外面大吼大叫,而是你 的內心世界和他人是不同的。雖然學佛,但是我們日常的生活仍然照常在過,而內心世界則要清楚知道,把持自己的心,不要放縱,勿隨著你的欲望來過日子。

剛才上臺分享的弟子一家人,就是來求保佑的,隔了26個月才知道自己錯了,才知道要來懺悔。有人可能會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早就要收他們的供養, 讓他們累積福報,才不會發生這樣嚴重的車禍。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緣度眾,一定會幫的,但要有方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有耐心等了26個 月,終於等到這時候。當他們的兒子出事了,進了醫院,才真的了解眾生有多苦。為什麼是他們的兒子車禍?因為如果是這對夫妻受苦,他們可能不以為意,但是兒 子受傷了就不一樣了,當父母親的心就會痛,才會驚覺到自己錯了。而在加護病房吃了這些苦頭,才真正體會到苦。其實像這位弟子在加護病房碰到的情境還算是小 意思,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像現在這麼忙,一有時間,幾乎每天都會去醫院的加護病房,幫助那些最苦的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一位外科醫生弟子報告,加護病房裡的病人的狀況。該弟子報告,過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三管齊下,只是基本照護,其實加護病房中 護士都是很照顧病人的。一進去病房,首先會有三到四位護士,將病人衣服脫光、要剃的都剃光,整個身體前後清潔乾淨。接著將所有需要的管子安裝上去。一般會 有呼吸管如鼻管,導尿管,餵食用的鼻胃管。另外,為了每5分鐘要測量血壓等各式症狀數據而在動脈打洞,放管子,是非常痛的。有些人因為有腹部或者肺部的問 題,還要多打幾個洞,來幫助病人舒緩症狀。有時為了方便注射會在脖子或是胯下安裝管線,最多可以到十幾根管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像不像是電影演的科學 怪人?才用聽的現在大眾就已經感到害怕。科學越發達,知道越多,受的苦越多。所以不想日後自己的長輩或者自己變成有這樣的遭遇,現在就應該認真學佛。你們 有些人說自己的自尊心很強,如果真是這樣,就要努力學佛,才不會到老生病時在加護病房被那些護士把你的衣服脫光光,全身只蓋一件薄薄的布衣,再被醫生帶一 群2、30歲的實習醫生,一起針對你的患部研究,給人看光光,一點自尊都沒有。如果不想在老年被人這樣對待,就要好好學佛,這樣就可降低像這樣被沒有尊嚴 對待的機會,這樣才是真的自尊心強的人。今天你會生病、出車禍、被插管,也是你果報的顯現。

密勒日巴尊者曾說過,只要你這一世不能解脫輪迴,在未來有一世一定會下地獄。不要以為死了才下地獄,事實上活著的時候插了很多管子,就如同有一種地 獄有很多針一直在扎你,學佛修行、累積福報,才能免於臨終前受到這般折磨。也不要說死了是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我看不到。其實你還沒有下地獄,往生前所過的 生活就是在地獄的生活。就算是你有皈依唸經,甚至於就算你有出家,沒有修出功德,仍然不能轉動你的業,不要認為你有學佛就不會如此。當你往生前受到的這些 肉體和心理上的痛苦,會讓你心的定力消失,因為太痛了,就算你想要持咒也唸不下去。有時候,你不想做這些醫療,你的家人還會告訴你說:爸爸,你要合作一 些。家人太愛你的,都是冤親債主。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反對現代的醫療體系,只是要讓各位知道,不好好學佛修行的,往生前就知道。你有沒有修出功德,就看 你往生前,我們努力學佛就是為了往生前那一刻。

你們心中要很清楚的知道,學佛對自己一定有幫助,學習佛法,我們才能朝著光明的未來前進,否則,將是墜入黑暗痛苦的輪迴之中。學佛不是學做好人好 事,做好人好事是做人的根本,和學佛沒有關係。佛法只是世人所說的一個名詞,直貢澈贊法王曾開示過:只要是對眾生有幫助的方法都是佛法。佛經也有說「法無 定法」,佛法並不是你們認為一定用佛法幫你治病,這是很容易的小事,連外道也可以做到。但是只有佛法可以幫助大家解決輪迴的苦。

學佛的動機一開始就要對,才能有好的結果。無論你前世修行如何,這一世都需要重新修,修行是要靠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看過被認證為轉世的仁波切, 雖然證實他們過去世的確是修到仁波切的果位,但是這一世也沒有修行,或者修行不得力,也看過有人連盤腿都做不到,可能是當初的發心沒有做對。也看過不是轉 世的仁波切,但這一生修到有成就,這種種不同的結果緣自於成佛的決心。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參加法會的動機,當我們的動機對了,就能夠將正法的種 子種入第八意識田,或許這輩子沒有機會成就佛果,但是未來一定可以繼續學佛,有機會再學習佛法,解脫生死,利益自己與他人。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就算 仁欽 多吉仁波切不在台灣,仍然會在週日的共修法會中播放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佛法錄音帶,就是想盡辦法讓大家能夠多聽聞佛法。上師也會不斷地幫你製造 這個緣,例如請 直貢澈贊法王來台灣,讓你們有緣和 直貢澈贊法王見面。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在將前往日本時,一位經常到機場接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突然開口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在日本往生的妹夫,但是 仁欽多 吉仁波切拒絕了,並且開示,要他的妹妹自己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這位弟子的心裡有一點點不高興,心想:我妹妹現在這麼忙,每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國 和回國,都是我在接送,我開口請求,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拒絕我呢?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是很細的,你們動一根頭髮,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 道你們在想什麼。以前這位弟子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後,他的妹妹曾經對他說,「信就好了,不要這麼迷。」當他妹妹這麼說時,他當時沒有反駁,表示默 認,只表示自己會注意!這也表示他對三寶不恭敬。他心裡可能想,他的妹妹關心他,擔心他受騙,這表示他也沒有信,沒有讚揚上師功德。什麼叫太迷?在座每一 位幾乎都是有房子的,有哪一位是賣了房子來供養?不要學別人說: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

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顯神通,對這位弟子開示:他的妹夫很想念一個女兒,因為他和這個女兒比較親。他告知後妹妹一家人才相信,昨天全家人趕緊來求 見。你們都是這樣,不顯一些神通你們不相信。你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出這位弟子的妹夫種種 事情,還有一些只有他家人才知道的事,以及妹夫的魂魄在哪裡之後,他妹妹一家人才服氣,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代替妹妹求的時 候就答應他,那麼他妹妹一家人到現在還是不會信,不知道佛法的偉大。所以你們說,要幫助人是不是除了有能力之外,還需要一點智慧。這就是利他的表現。

學佛有所體悟之後,一定要靠自己去做去實修,雖然在《開經偈》寫「深入經藏」,這是指要能了悟佛講的佛法,所開示的八萬四千種法門,最終的意義是什 麼,而不是要你看遍所有的經典。雖然佛經有記載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所參之法其實每一個都是密法,善財童子已經證悟,依照上師的教導,去向每一位密乘修行者 學習其修行法門。就算是一位出家眾,想要多聽多學一些法門,這也是貪的想法,在如法上師的教導之下,一門深入就夠了,一句阿彌陀佛也可以解脫生死。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岡波巴大師說:「總體而言,對於聽法者來說,他應具備『意樂圓滿』與『施行圓滿』,這兩方面的內容。『意樂圓滿』:其中又有四種思維:

一、我們應該想到:我不是為了希望自己美名遠揚而來聽法的,而是為了救脫他人出離這輪迴的汪洋苦海,才來聆聽佛法的。
二、我們應該想到:我不是為了使自己獲得『利養、恭敬』而來聽法的,而是為了證得『一切智慧』,才來聆聽佛法的。
三、我們應該想到:我不是為了使自己從辯論中獲勝而來聽法的,而是為了勝伏煩惱之敵,為了從『與煩惱之敵作戰的戰場上』凱旋歸來,才來聆聽佛法的。
四、我們應該想到:我不是為了刻意揭露法師講法中的過錯而來聽法的,而是為了恭敬法師和教法的緣故,才來聆聽佛法的。」

第一種我們應該想到的思維是:自己不是為了名聞來聽法,應該是思維自己是為了能夠幫助眾生解脫輪迴,才來聆聽佛法的。

很多人學佛時,都說自己要幫助眾生,要來度眾,有這個心是可以的,但是不要以貪念為名聞利養來聽法。還有些人學佛認為自己以後可以當上師,這也是一 種欲望。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以自身經驗開示,過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當信眾、弟子的時候,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要成為上師、宣說佛法,只知道學佛是一 件好事,就是用清淨的心來學佛。因此才能從聽法的過程中得力,就是跟岡波巴大師的開示一樣。佛法講的就是一個重點,不是大道理,只要你的心能夠做到。岡波 巴大師開示的這段文章,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看過,現在看到了,才知道自己早已做到了。

岡波巴大師開示的第二種我們應該想到的思維是:「我不是為了使自己獲得『利養、恭敬』而來聽法的,而是為了證得『一切智慧』,才來聆聽佛法的。」

這裡的智慧和你們認為的聰明是不同的,我們從小教的聰明都只是為了利益自己。要了解智慧,就必須要將整套《大般若經》從頭看到尾,才能夠了解佛所說 的智慧是什麼,才能進入佛所講的微妙深刻的佛意,但這不是自行看經揣測涵義,而是需要透過有經驗的上師來開示修行法門。所謂的智就是五智,佛講的智慧是對 於虛空中一切來龍去脈都能了悟,對各種眾生的苦能充分了解,對一切幫助眾生解脫苦的法門均能掌握,要能夠修到五智才能證佛果,才能真正利益一切有情。

佛法不是拿來批評別人,而是用來檢討自己,修改自己的身、口、意。像前面那位弟子的妹妹認為宗教是迷信,自認為學問高就隨便批評因而謗佛了。人是很 容易造口業的,要留意這個嘴巴。也不能怪他妹妹,現在市場就是如此,學佛都是求保佑,所以容易讓人認為宗教是在斂財,怕被騙了。人哪有那麼好騙,人最難 騙,騙來騙去都騙不來學佛。《地藏經》云:地球上的眾生,剛強自用,難調難伏。其實佛法一點都不迷信,現代的科學很多都可以證明過去佛開示的道理都是存在 的,甚至有些佛法所講的,科學還沒有辦法證明。其實相信科學才是一種迷信,因為只相信科學,這跟迷信沒有什麼兩樣。

常有人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智慧、讓我開智慧。」其實智慧是無法給的,每個人都與生俱有跟佛相同的智慧,諸佛菩薩與 上師只能教你,如何將心回復清淨,就能開啟你原本就有的智慧。如果是以清淨的心態來學佛,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來修行,就不會越學越驕傲,認為自己學得很 好,《楞嚴經》中所寫的,在修禪定時有可能得到的禪病都不會發生。

岡波巴大師開示的第三種我們應該想到的思維是:不是為了使自己從辯論中獲勝而來聽法的,佛法不是讓你辯論的工具。雖然有些地方舉辦辯經的活動,但是 都只是用你的人生經驗法來解釋佛法,或是從佛經中找出一些句子來進行名詞意義的討論,不是修行。就像是學校中有辯論社,兩方人馬各持一個見解來辯論,終究 沒有結果的。有些人認為多看一些佛經可以讓自己變聰明,或許可以讓你下一世記憶力比較好,反應比較快一些,但是不能證悟。

學佛不是讓你比大小,不是比上師名氣大不大。很多人都很喜歡説:我皈依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我是法王的弟子,似乎這樣能顯示自己學的勝過別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記得有一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台灣舉辦一個法會,很多人就求説要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很瀟灑地説:好,外面有很多皈依證, 自己拿去寫一寫。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看出這種要皈依的心態,只是想求保佑而已,所以只結個緣。無論是藏傳佛教或顯教的佛法,都沒有對錯高低之分,只是因為 講法和修行的次第不同。多年前,有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著弟子們參加達賴喇嘛主法的法會,弟子聽完達賴喇嘛開示後,發現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所開示的都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是當然的了,因為佛法只有一套。而且講太難的,根器不到也聽不懂。

因此岡波巴大師開示我們:學佛是為了打敗煩惱之敵,才來聆聽佛法的。這裡所說的煩惱,其實指的就是「我執」。太聰明的人,心裡充滿了自己的想法,就 像裝滿水的瓶子,是沒有辦法再聽進去,沒有辦法學佛。所以為什麼說心要虛,心虛在這裡不是指說話騙人所以心虛的意思,指的是心要空出來,才能將正法裝入心 中。

人只要一呼一吸就會有念頭,念頭一起,煩惱就跟著起來。你們會發現,長期來參加法會,用心學佛聽聞佛法,你的煩惱會慢慢地變少,原本會讓你煩惱的事 情,你也會慢慢覺得沒有什麼,就算得了癌症,慢慢你也會感覺到,事情變得沒有那麼嚴重,沒有什麼好煩惱的了。但是要用心去聽,沒有貪念的去聽聞佛法,才能 將被五毒──貪、嗔、痴、慢、疑所糾結的心慢慢打開。

當你剛開始學佛時,上師可以滿足你們一點的欲望,所謂以欲勾之。你希望生病比較快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讓你不要那麼地痛;你希望孩子孝順,仁欽 多吉仁波切也有法門讓你的孩子比較孝順。有些人會説:我參加完法會後,身體變得比較好了,比較不會不舒服。是有這個可能會這樣,因為當你開始學佛、參加法 會後,你的冤親債主會暫時停止障礙你,讓你可以有時間學習佛法,進而利益他們。祖師 吉天頌恭曾經説過:當眾生的病好了之後,很容易就會開始懈怠,這時候 病很可能會再找上門,這並不是佛菩薩或是上師罰你,而是你的冤親債主不放過你。這時候再來找上師就沒有辦法了,不是上師沒有能力,而是你的心變了。

當聽法的動機對了,自然就能夠累積功德,功德才能轉業,才能壓伏煩惱之敵,當煩惱沒了,自然學佛的障礙也變少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脊椎側彎的病 痛為例開示,面對著身體的病痛,剛開始時,脊椎嚴重大側彎也曾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痛得無法走路,現在完全沒有影響,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能夠做到 壓伏,甚至於戰勝煩惱之敵的緣故。

除此之外,面對皮膚癌,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像一般人認為要接納癌細胞或是與癌細胞和平共處,而是完全不去想它,讓它隨緣來去,一切都是因果。現在很 多人都喜歡說,讓我跟癌細胞共存,那就是你想要把自己變成癌細胞,當癌細胞離你而去時,自然你好的細胞也沒了,因為所有的細胞一開始都是一體,都是從一個 細胞分裂出來的,所以,現在做電療、化療,其實就是把好、壞細胞一起殺死。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長期修行過程中,透過佛法知道這是自己累世所作惡業果報 的顯現,因而能夠戰勝自己這種煩惱,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多活這十幾年,至少這十幾年的生活品質過得不錯,想要到哪裡就可以到哪裡,不用在醫院被開刀、 化療,被切、被割。以後皮膚癌會不會再發,以後再說。不像一般人,醫生說你哪裡會痛,每天就想這裡又痛,煩惱就一直起來了。如果參加法會希望癌症好,也是 欲望。佛法的偉大,在於要實實在在去聽聞,並實實在在去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出世法修得好,世間法自然沒問題,但是你們的做法往往都是反其道而行,也 就解決不了問題了。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身實際的修行經驗,你們要相信,要努力去做。你現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後做不到。很多人就是沒有耐心,要病痛馬上 就好。

岡波巴大師開示的第四種,我們應該想到的思維是:「我不是為了刻意揭露法師(講法中可能存在)的過錯而來聽法的,而是為了恭敬法師和教法的緣故,才來聆聽佛法的。」

有些人抱著的心態是學了一些顯教,來看看你是怎麼說的,用比較的方式來看你這個上師在說什麼。如果是顯教所沒有的,就拿來混在一起,表現出自己和別 人不一樣,自己學得比別人多。基本所有人生經驗法都是二元對立,以自己的學問、經驗去批判別人,這種心態是要不得。也有的人是去看一個傳法上師有哪裡講錯 的地方,再去告訴他的信眾或是弟子說你的上師講錯了,這種做法也不對。

無論是一位上師或是堪布,只要是升座講法的人是不會隨便亂講,因為他們都是深信因果的。有一個公案是有一位法師講錯一個字,做了500世的狐狸,佛 法是很嚴謹的,不能開玩笑。或許這個上師所講的方法不是你聽得懂的,那是你的問題,不代表他是錯的,有時候是疏忽了。因為佛經有太多名相,就是名詞,正如 有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佛法上的一些名詞不是記得很清楚,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經論派,是實修派的。但是就算是經論派的行者,許多佛經名相都能夠 記得很清楚,仍然還是有可能會有疏忽的地方。所以,你只要看他是不是依照上師和歷代傳承所教導的這個框架、範圍之下來開示佛法就可以了。你不是上師,你怎 麼知道一個上師的境界到哪裡?特別是聽法時斷章取義更不應該。一個上師所做的事情不是1天、2天、1年、2年就可以讓你知道得清楚的。你應該要用心看這個 上師一直以來是用什麼方式在做事情,如何弘法的。如果你是抱持著來找上師錯誤的地方而聽聞佛法,你乾脆就不要來,這裡不是武館,不要你來踢館。

祖師 吉天頌恭曾說過,佛經沒有說的,傳承沒有教的,他不會說,也不敢說。這就是所謂的依法不依人、依了義不依不了義。如何判斷說法的人是依法或依 人呢?如果你聽他常常說:「我知道……,我感覺到……。」那就是依人。如果他常說:「釋迦牟尼佛曾開示……。」或是說岡波巴大師、密勒日巴尊者、法王曾開 示等等,那就是依法。依人可能很容易流為自己的主觀意識。因此你們看這個上師在開示佛法時,他有沒有常說這是引自哪一個經典?這是哪個上師所教導的?如果 他常這麼說,就可以信。如果有人常說是自己的感覺如何,或是佛菩薩在夢中告訴他的就不可信了。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這是佛經所說,這是 直貢澈贊法王 所說。或許有人會說,那麼是不是推卸責任,把責任全部推給別人?並非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開示,是讓大家了解 仁欽多吉仁波切按照歷代上師所教導的法 門落實去修行,確實做到了,以此告訴大家,只要你們聽話、願意做,你們也一樣可以做得到。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修行證悟經驗,開示學佛發心的動機,這個動機十分重要,就是「前行」部分,有正確的發心是非常重要的。在修行任何一個法 門時,都有前行、正行、迴向。如果前行做得好,正行跟後面的迴向才能得力,前行的動機對了,才能產生功德,正行才能發揮效果,我們迴向是功德迴向,才能真 正幫助到眾生,否則就好像唸佛機一樣不生效果。如果你前行的動機不對,正行修得再好,持咒持得再多,也沒有功德可以迴向,也不能有力量真正幫助到眾生,最 多只是幫你累積一些人天福報。

學佛發心的動機是清淨的,是正確的,你所修的一切才是功德,在這一世就能用。如果你不能修出功德,就不能轉動你累世的業,你就隨業過完你這一世。假 如用欲望的心來聽聞,只能累積人天福報,這一世用不上,未來世才用得著。以前梁武帝曾經問過達摩祖師説:我為了佛法,做了這麼多的事,是不是很有功德?達 摩祖師説:你沒有功德,只有福德。為什麼達摩祖師這麼説呢?因為梁武帝是用欲望的心,來做他認為有功德的事,所以他只有福德,沒有功德,最後梁武帝是餓死 的,不能轉自己的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和你們的有很大的不同。當年皈依顯教,甚至到後來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都是用清淨的心,沒有欲望的來皈依。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知道亡者的心念?就是因為上師的心和佛菩薩的心是如如不動的,而你們的心是動 來動去的,因為心不動,所以能夠知道你們心的變化。你們不停地來來去去,就來去輪迴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有一個弟子,現在出家了,她就是沒有弄清楚學佛 發心的動機,所以就算是閉關多次,仍然不能得力,到現在自己一大堆問題還沒辦法解決。俗話說,學佛要帶三分呆,今天開示的道理非常簡單,只是大家的心太複 雜了。今天所開示的內容,以前也講過很多次,但是你們有沒有做到?沒有做到,等於沒有用。回去之後,要好好的思考上師今天所開示的內容,非常的重要。

曾有很多人在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後,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並不需要來感恩,你來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是不動的, 除非你願意來學佛。如果你願意來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心動一下,覺得似乎你能夠了解佛法會對你有幫助,但是大家好像都不覺得很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常 常開示真正感恩、孝順的人是學佛的人,才能讓你的長輩得到幫助,這裡的幫助是說幫助你的長輩在死之前,不用受到這麼多醫療的痛苦。

有一位住在美國的信眾寫信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如果可以讓自己的癌症變好,就可以幫助更多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樣就是威脅恐嚇,是跟佛 菩薩交換條件,求佛絕對不能用交換條件的心態,幫助眾生是做人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生病只是自己業的顯現,用交換條件的方式來求佛,就是威脅恐嚇,這樣是 求不到佛的。很多信眾因為有病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會說自己還不能死,因為孩子還沒有長大、還沒有結婚,這就是威脅 仁欽多吉仁波切。

上師所講的話,你們一定要聽,你們不聽,不能說以後會怎樣,但是結果一定不樂觀。不要說小孩子也會有一次不聽父母親的話。學佛是很嚴謹、嚴肅的一件 事情,不能小看。不要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疼我。直貢澈贊法王很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疼到骨子裡,才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苦的閉3個月的關。

一位弟子報告,今天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諄諄教誨我們這些初發心學習佛法的人應該有的最基本的心態。此弟子以前在顯教花了十 幾年時間學習,雖然顯教的上師也教導發菩提心的重要性,但是,對聽法應有的正確心態,從來沒聽過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花這麼大的力氣和時間詳細的開示。只是 就開始學背各種經典,淨土法門,甚至天台宗等等。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是以自身修行的經驗給予我們諄諄教誨。就像是學武功的人,不管你學什麼招 式,蹲馬步就是最重要的基礎。而今天所開示的,就是學佛最重要的地方,非常地感恩!

另一位曾經在別的教派出家過的弟子報告:以前在別的教派學習任何的法門,上師每次必定都會開示發心的重要,發菩提心的重要。聽得多了,有時心會覺得 疲乏,認為總是在說一樣的,好像就是一定要做的一件事情。但是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以自身修行的經驗過程和心態來教導我們,感受很不一樣,我們不知道清 淨的心到底是如何,甚至有時候連自己的煩惱也不清楚。其實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是很細的,你們心動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仁 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在法座上、穿法衣才在教導我們,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法座上、不穿法衣時,所說的每一句話也都是法語,都是在利益眾生,都在教我們看清楚我 們的煩惱。有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點自己一個問題,自己要花很長的時間,有時需要花上1天、甚至2天才看清楚自己心底很深處的煩惱。所以,自己要用盡全部 的精神去記住上師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因為都是在幫助大家。大家能夠聽聞一個證量的上師來開示佛法,真的要很珍惜。此弟子曾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過,仁欽 多吉仁波切是弟子所見過所有上師之中,悲心最大的上師。因為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果位的大修行者,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行的證量,是可以教導一批真正願 意奉獻自己一生而閉生死關的行者。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願意在第一線直接面對這些眾生來弘揚佛法,悲心的力量是極大的。願力之大,也是弟子從來沒有看 過、聽過的,弟子非常感恩能夠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

另外一位弟子報告︰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覺得很懺悔,皈依這麼多年,有時覺得修行會遇到瓶頸,甚至退步,是因為自己的心態沒有調整過來。很 多時候,自己是比別人有更多機會去幫助其他人,但是自己都沒有做好。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與不離不棄教導。自己要發願跟隨上師努力修行,也相信只要 依照上師教導去做,一定可以解脫生死。

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教導新皈依弟子如何合掌、頂禮。藏傳佛教的禮佛方式是兩手合掌,兩個掌根靠在一起,表示關閉六道輪迴的門。而兩個手掌像是 捧著花、寶石等供養上師及佛菩薩,所以兩個手掌中間是中空不碰在一起。頂禮時也不必翻掌。一般人在進入顯教佛寺都會先去大殿頂禮佛像,再去頂禮師父,但是 在藏傳佛教中就不同,是先頂禮上師,才去頂禮佛像。只要你見到上師就一定要頂禮。而離開時,就不用頂禮。除非你永遠不再見上師了,離開時才要頂禮。

接著口傳阿奇護法儀軌,並開示阿奇護法是直貢噶舉派不共的護法,所謂不共的護法是不共同修的,而像瑪哈嘎拉則是四大教派都會修的,是共的護法。阿 奇護法是祖師 吉天頌恭的祖母,是此生證到佛果,以虹光身,也就是身體變成彩虹光不留下任何東西往生自己的淨土。也是金剛亥母的化身。阿奇護法曾說過,只 要是直貢的弟子,阿奇護法都會護持他。如果有遠行,可以向阿奇護法報告,阿奇護法也會保護你們的。修阿奇護法儀軌時,要供一杯紅茶,以前阿奇護法是喝普洱 茶。修完法後,此杯茶可以倒在草地上或是倒入下水道和眾生結緣,不需要自己喝下去。

下個星期五是施身法法會,星期日是很特別的日子,因為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生日,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 直貢澈贊法王的同意之下,將帶領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弟子修長壽佛,在長壽佛法會中所有修法及持誦咒語的功德,將全部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與會大眾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法會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繼續接見41位信眾,幫助他們解決世間法的問題以及佛法上的開示。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1 年 8 月 3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