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關心藏文教學 蒞臨寶吉祥道場指導

10月24日,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關心藏文教學,同時也針對藏語的歷史、藏文的重要性賜予珍貴開示。法王提及藏文非常重要,假如沒有藏文大藏經,佛經很難有完整的翻譯。因為藏文90%源自印度梵文,翻譯的完整性是95%以上,比其他語言精準度高,所以藏文的學習非常重要。

多年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致力護持 法王保存藏文佛經。2001年曾主辦直貢噶舉殊勝之「金剛舞」在全臺巡迴演出,籌得20萬美元興建印度「松贊圖書館」,法王為此曾公開嘉許 仁波切的護持,使圖書館的開光典禮及隨後的國際西藏語言學術研討會順利圓滿達成。另外,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滿上師願,費盡心力、財力,歷時5年,終使典藏於故宮的《龍藏經》(藏文甘珠爾經)在2011年2月印製出版。

今年8月1日,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寶吉祥法務組的弟子學習藏文。此次 法王親臨寶吉祥佛法中心,再次示現了 法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佛法、為教派所做的努力支持與肯定。

上午10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迎直貢噶舉派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法王此行是為了關心寶吉祥佛法中心弟子們學習藏文的情形。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並敬獻哈達

直貢澈贊法王向諸佛菩薩頂禮三拜後,賜予珍貴的開示:

非常高興你們關心學習藏文這件事,我跟 仁波切說想來看看你們。在座以前有學過藏文嗎?(現場弟子表示沒有學過)都是新的,那很好。現在翻譯的工作很多,很難找到翻譯的人才,你們找到一位這麼好的藏文博士,在臺灣學了三年,在德國學了十一年。

之前我們在翻譯 吉天頌恭的自傳。每個教派都有找不到適當翻譯人員的困擾。以前有一個很好的劉姓翻譯員,來自臺灣,他也到過尼泊爾、印度很多次,他在北京教藏文,現在在北京大學讀博士,即將完成學位。他做了一些翻譯。上次 吉天頌恭經典密續其中一個法,就是他翻譯的,已經出版了。現在有一個帕摩竹巴佛行道的兩種,他正在翻譯。

我們現在還在翻譯一些東西。有一位青海的仁波切,他的弟子在美國幫忙找人翻譯,中央美術學院一位退休的博士也在翻譯,那個翻譯費用很大。我們現在需要很多翻譯人才,隨著經濟科技的發展,哲學宗教方面也被重視,也很被需要,不只是年紀大的,年輕人的需求也在增加,所以你們的選擇是對的,將來會需要這樣的人才。

我今天講一講藏語的歷史。就像是如果要認識一個人,不只是要認識他的身分,也要知道他的歷史,諸如他的父母、祖先,這樣會比較完整的知道他的來歷,所以我先來講這些。

我們現在用的藏文的字體是印度笈多王朝時期(第四世紀開始到543年)的字。笈多王朝時期有很多藝術、佛像。每一個時期的字體不一樣,現存笈多王朝時期有很多舊佛經70%是藏文的字體,我們都可以讀,但那是印度的梵文,所以意思我們就不懂了。

有很多學者說松贊干布時期(娶文成公主的松贊干布),西藏吐蕃王朝的第33位國王,他從很多大臣裡面選出16個年輕人派到印度去學習,為了要創造藏文。當時的字體是笈多王朝時期的。他們大概是去喀什米爾那個地方,賣掉黃金走路去。當時他們並不知道印度北部天氣冷,翻山涉水,過程中有些人病了沒辦法去,有些退回去,也有一些去了之後,由於5、6月分天氣太熱死去了,所以這些都沒有成功。

第二次,派遣桑布札去,他在拉薩西部玉木出生,書上說他是小、聰明的,有可能是個子比較小。被派去學印度的語言,當時印度使用梵文。印度每一代的文字各有不同的歷史,大概可以分南部和北部兩個系統,現在的藏文是屬於北部的。裡面有56個字母,16個音母,之後根據西藏的語言減到30個。這樣一來就創造了藏文,基本上都是印度的字。632年第二次派去,不成功。633年桑布札就成功的創造藏文,拉薩北部有一座山上的城堡刻有他創造的字。

這個字體叫做布哪查,布哪是蟲,可以飛的,稍微有點範圍型的。第一次桑布札在喀什那邊給國王看,國王也學習了,就這樣開始翻譯很多佛經。請中國、印度學者翻譯,諸如觀音法門24個部分的佛經就是在那時候翻譯的。

還有一種字體叫 ཡིག་ནག (yig nag,音「以那」),黑色的字體不是方塊型的,全部是圓形的。那是八世紀時拉達克地區有一些軍隊駐紮地刻在磐石上的文字。三年前我去,找到27個,在過河有橋的那個地方一個軍營,他們寫營長軍官名字用的字體,就是 ཡིག་ནག,圓圓的。

有一些說法說 ཡིག་ནག 是從伊朗(波斯)來的,但這都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情,現在要證明除非在山上找到石頭上的一些東西,經過檢驗才能夠知道。

西藏最早的歷史,在象雄地方,也就是舊唐書、新唐書記載的羊同,羊同有大小羊同,大的是現在岡底斯山那個地區一大片、新疆西北走道、東部走道,也就是夏國比特那些地區,蒙古西藏很大一片,那是大象雄。小象雄是今天印度北部翻過喜馬拉雅山以後拉達克等地,再順著印度河到巴基斯坦到Spiti,意思是小部落。也就是有一個大部落跟小部落,Spiti是小部落。現在那個地方都是回教徒了,但是現在還是使用藏文,藏文早期正確的發音就在那個地方。象雄的字體 ཡིག་ནག 衍生的。

現在西藏有43代吐蕃王朝。每一個時期有不同的字體演變,每一個都有名字,特別是象雄時期。

以後你們有機會去拉薩北部有一個藏文字體做的達拉,將各種字體全部寫上去,聽說是以前西藏退休的官員做出來的,你們可以去看看。

談起藏文的重要性。我第一次去故宮,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我一起去,故宮地下室有藏大藏經,當時是陳水扁當總統批准讓我們到下面去看看。後來花了5年的時間印出來,印出來之後我去過三四次。曾經有一位藏文博士,他說藏文非常重要,假如沒有藏文大藏經,佛經的完整翻譯是很難的。

當時我不知道他的意思,後來我聽到一位印度梵文大學的教授,他以前常常去達蘭沙拉圖書館找一些翻譯佛經,從藏文翻譯成印度文。因為印度很多佛經在11世紀左右被土耳其人回教徒滅掉了。

所以他在達蘭薩拉從藏文翻譯成中文,再從英文翻譯本對照。對照的時候他說,英文翻譯的完整性是90%,藏文翻譯的完整性是95%以上,幾乎完全一模一樣,剩下的是語言語法方面的不同,但意思並沒有錯。

後來我派祕書去訪問他,他解釋說為什麼能做到這樣接近99%的翻譯。一是他們精通語言,二是他們已經學習佛法懂得內容,三則是因為他們不是為了做生意,真正是為了佛法事業,所以翻譯得很好。後來他也講到從印度依梵文的語法,後來有些名詞陸陸續續翻譯了,所以他翻譯得非常完整。

公元661-662年西藏第一座寺廟桑耶寺樹立了一個石碑,聲明從現在就開始學習佛法放棄苯教。然後邀請中國、印度、尼泊爾,甚至有韓國的學者,供養優禮他們,翻譯全部大藏經。國王主持翻譯的時候有詔令,規定七八世紀佛經的字體。

翻譯的時候,如果梵文一個字有很多個意思,沒有辦法用一個字將意思全部翻出來的話,就不翻譯。假如一個字有五六個不同的意義,就一定要留下原本梵文的名字。以「佛」這個字為例,當我講「佛」的時候,可能指2500多年前釋迦牟尼佛的樣子,但藏文裡面用來表示「佛」有兩個字 སངས་རྒྱས (sangs rgyas,音「桑結」),「桑結」有不同的意思,其中之一 སངས (sangs,音「桑」)是清淨掉了,另外一個 རྒྱས (rgyas,音「結」)是發展顯現。Buddha可能指蓮花開的、清淨的、發展的等等好幾個字的意思。

藏文中 རྒྱས (rgyas,音「結」)有發展顯現的意思,比方說天空有雲,當雲散去的時候,天空固有的太陽就出現了,就像我們有很多前世累積下來的業障,當我們將這些業障像雲一樣去掉之後,我們本來固有的、清淨的心,就會像太陽一樣自然顯現出來,要表達的是這樣的意思。其他語言像是英文裡面表達Buddha就沒辦法翻譯其他東西。

ཆོས (chos,音「卻」,法的意思)翻譯的時候有很多爭論,規定可以這樣不能那樣,不過現在就都用恰當的方法。

英文現在也有很多翻譯原則,在加德滿都有二三十位西藏的博士,見過我兩次,他講「法」,像是藏文中的 ཆོས,那他可能就不翻譯而用dharma。但是藏文為什麼能夠翻譯,因為藏文90%都是印度梵文。所以藏文學習非常重要,能夠將佛法翻譯得很好,讓後人能夠理解。

開示告一段落後,法王問大家有什麼語言上的問題嗎?現在在大學讀書有多少人?(7人舉手)

法王繼續開示:我第一次來臺灣是68年,在木柵那邊一個小房子,有一些政大的學生來見我。其中有位姓張的同學,現在是藏文翻譯得最好的人,他翻譯了一些薩迦的法本。還有劉姓學者,現在在故宮裡面做研究。一共有5位現在是藏文裡面很好的學者。現在我看你們年輕人學習藏文很好,將來佛法有很好的前途,普照大地。祝福你們健康圓滿,阿彌陀佛。

寶吉祥弟子請示 法王:在學藏文的時候規則蠻多的,有些變音可以變平聲或四聲,有一些特別的規則,知道什麼時候用平聲?什麼時候用四聲?

法王:語言方面的音調。中文旁加一個小字一起讀,音就很近。

寶吉祥弟子請示 法王:ཀ (ka,音「噶」)可以念一聲或四聲,請問西藏人比較常唸哪一個?

法王:應該唸四聲。喜馬拉雅的人有印度口音在裡面。臺灣有一些青海來的出家人,他們的口音也不一樣。

法王問藏文老師:你們現在教文法,以拉薩為主?或是其他地方為主?
老師:文法還沒有教,會以拉薩語為主。

法王:是按照經書來教?還是用白話來教?
老師:現在還沒有開始教。

法王:這裡有一個問題,在一次藏學醫藥學的研討會,可能有3-4000個人來參加。西方來了很多的學者,他們也從事翻譯。有很多西方的學者都是根據法本上的藏文來學習,看得懂但不會說,所以如果從拉薩來的人講白話,他們就聽不懂了,這是一個問題。假如你們選拉薩話為主的話,有一本最好的課本。亞洲語言大學的藏文是教拉薩話,語法也有一本書。他們學拉薩話6個月以後,就能夠寫信給老師,但就不一定看得懂佛經上的藏文了,所以這會是另外一個問題。在翻譯佛學經書方面,可能外國人學的那套會好一點。

西藏每個地區的語氣都不一樣,以前是交通不方便。拉薩翻過一座山後,就是不同的口音,因為以前的人不常離家,每個地方有不同的語言。像我在拉薩出生,寺廟是直貢,要走80英里的路,小時候我回家的時候說直貢的話,家裡的人也會笑,聽不懂我講什麼,所以很多地方都不一樣。

如果講白話可能是拉薩話為主,就像中文普通話一樣。佛經方面最好是木刻,以前大藏經都是木刻。第十四世紀左右西藏開始木刻大藏經,木刻完以後也有好幾個版,有拉薩版、德格版,也有阿里地區的,比較好的是德格版。

第十四世紀木刻以後,好處是以後幾代幾代雖然語言變了,但是木版還是沒變,大家都要讀唸,每個寺廟都要唸。不丹、巴基斯坦那邊也有唸,多少年過去了,語氣還是沒變,佛經上還是大藏經的語法。

寶吉祥弟子請示 法王:有時候兩個字組成一個詞語,後面那個字如果是 བ(ba, 音「帕」),為什麼會唸成「哇」?

法王:這跟自然科學一樣,比如說 ག (ga,音「ㄍㄚˊ噶」)」)這個聲音,他會自然的高或低,是自然形成的。比如說一下高、一下低就不行。所以藏文中有四個音:大一點、中的、小的、再小一點的,有四個字。前面是重的音跟著下面就是一個重的音,前面是輕的音跟著下面就是輕的音,這樣比較平衡,講話的時候比較自然。所以作文的時候,如果重的跟輕的在一起就不好聽,也不好講,不順了。所以寫的時候,重的和重的一起,輕的和輕的一起,不同的詞也是配著這樣。語法學完之後,《大金局巴》(文法書)也要學。

法王同時也關心多瑪製作的情形,下座後,法王走向正在製作多瑪的多瑪組弟子們,笑問:可以辦藝術展了嗎?
法王開示:青海有多瑪展覽,幾層高的多瑪,也有做成動物、蔬菜形象的,什麼都有。有做沙壇城嗎?

仁波切回答:他們還沒有學沙壇城,要堪布來教。

法王說:沙壇很好,以後可以辦個展覽。

仁波切回答:法王說可以就可以。

眾等歡喜感恩 法王蒞臨並賜予珍貴開示,起身恭送 法王。

返回首頁

更新日期:2020 年 11 月 0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