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率弟子前往印度拉達克平陽寺參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主法法會並恭祝 法王壽誕吉祥

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諭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9年7月30日帶領寶吉祥佛法中心近200名弟子前往北印度拉達克平陽寺,參加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自主法的「菩提心戒教授」、「直貢大頗瓦法」、「長壽佛灌頂法會」,並恭賀 法王壽誕,吉祥圓滿。

2019年7月30日(星期二)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率領寶吉祥佛法中心近200名弟子於中午抵達印度德里。

晚上6點,弟子們於晚宴會場恭迎 仁波切。仁波切入座後,賜予弟子們加持過的堅果,用餐後,仁波切關心的叮嚀弟子們:明天到拉達克之後,大家好好休息,吃飯七分飽即可。今天大家很早起床,注意睡眠要充足,避免高原反應。

同時,七月分的13位壽星也得到 仁波切賜予的玫瑰花束,在生日快樂歌中歡喜慶生。

2019年7月31日(星期三)

7月31日一早,踏著晨曦的微光,弟子們在 仁波切的帶領下,分2班次出發前往拉達克。一踏進機艙,就可以看到 仁波切坐於入口首位,不斷用眼神加持每位上機的弟子,上師對弟子無所保留的照顧不分時間、不分地點,無所不在。

隨著飛行高度的提升,喜瑪拉雅山系巍峨壯麗的景色映入眼簾:遠近山峰層疊相連,山巔白雪皚皚,但植被稀少不見綠意。飛行途中,弟子們望見窗外飛機的倒影映在雲層上,被七彩光環圍繞著,彷彿佛光一路護持著 仁波切和弟子們順利抵達列城。弟子們感動讚歎,因為 上師慈悲加持和引領,弟子們才有機會參與這場直貢噶舉派重要的法會。

當班機於9點多抵達拉達克首府列城機場時,當地信眾穿著色彩豔麗的傳統服飾,雙手持著哈達,歡迎 仁波切的到來,一時間鼓樂齊鳴,熱鬧非凡。仁波切為夾道群眾一一賜予加持。

仁波切為來接機的夾道群眾一一賜予加持

仁波切加持飯店恭迎的群眾

此時列城上空出現了殊勝的日暈瑞相,景象極為奇妙且令人震撼。日暈幾乎占滿了整個天空,清晰壯觀。日暈代表著諸佛菩薩的背光,普照大地加持著一切六道有情,大修行者所到之處,諸天菩薩護佑讚歎,功德無量!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拉達克機場,列城上空出現殊勝的日暈瑞相

離開機場時,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搭乘同一部吉普車前往飯店。在路上,看到當地人對著 仁波切恭敬合掌。仁波切對出家弟子開示:當地人這麼的恭敬,因為他們知道 仁波切的尊貴和果位,但弟子們都不知道 仁波切的果位與尊貴,都沒有恭敬心。

晚餐時,仁波切賜予弟子共同用餐的機會。在席間,仁波切多次加持食物和甘露水並賜予弟子。許多出現高原反應的弟子,在吃了 仁波切加持的食物和甘露水後,症狀一一的減輕。

2019年8月1日(星期四)

直貢噶舉派在11世紀傳入拉達克地區,至16世紀時影響已日益擴大,其中平陽寺是直貢噶舉在拉達克最重要、歷史最悠久的寺院,數百年來早已成為當地居民的主要信仰中心。

平陽寺是直貢噶舉在拉達克最重要、歷史悠久的寺院

早晨8點30分,在 仁波切的帶領下,寶吉祥弟子分別搭乘將近60輛的吉普車前往平陽寺,參加12年一次的豬年大法會(The great drikung pig year teaching)。抵達平陽寺時,和前一日相同,空中出現極大的日暈瑞相,肉眼可見其最外圍的彩虹光圈。

平陽寺法會上午,空中出現極大的日暈瑞相

寶吉祥弟子們沿著佛寺旁的坡道,恭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法王的座車首先進入會場,仁波切的座車緊隨著 法王的座車。

平陽寺總管旺給喇嘛及當地仕紳們向 仁波切敬獻哈達,仁波切手持金剛杵加持。

法會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緊隨著 法王,法王升上壇城主法座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坐於主法座左側首位,教派的攝政王 赤札仁波切坐於主法座右側首位,都是最靠近 法王的位置,左右二側的法座與法桌高度相同且相對面。

法王賜予珍貴的開示:

藏傳佛教每12年都有3個重要法會,分別是蛇年、猴年跟豬年,今年2019就是豬年大法會。這兩天的主題是開示菩提心、菩提行與教授菩提心戒。

法王開示 吉天頌恭祖師曾說菩提心是對修行者的一種真正的保護,修行者發起菩提心是希望所有眾生、甚至敵人都能得度。修行者應當視一切都是無常,體認今世所行善與惡業都將延續至下一世,若能種下菩提心種子、生起菩提心,直至得證佛果,將能得到永恆之樂。生起菩提心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皈依具德上師,修行者當觀想自己的上師與佛無二無別,並常修習七支供養。法王在開示中,不斷的提到七支供養的重要性。

供養的發心是最重要的、最中心的,如果你的起心動念是對的,那麼所做的事都是正確的,修行者應當發起正確的心態、行所有的善事。

法王開示,菩提心最基本的就是慈悲心與皈依心,當視眾生如同自己的母親,幫助眾生離苦得樂,脫離輪迴苦海。我們祈請十方諸佛菩薩和上師的聆聽與加持,我們接受了菩提教法,我們發起了菩提願力,而能進一步修持慈悲喜捨的平衡。我們當視上師與佛無二無別。阿底峽尊者說:視上師為佛,就得到佛的加持;視上師為菩薩,就得到菩薩的加持;視上師為凡人,你就得到凡人的加持。

寶吉祥的弟子們受寺方禮遇,有專屬的座位區

法王開示菩提心被毀壞的原因:第一是不懺悔。第二是欺騙教導密法的上師,第三是犯了摧毀菩提心戒的惡行。第一種惡行是批評已經發起菩提心戒的人,你就同時摧毀自己的菩提心戒。第二種惡行是批評或阻止別人供養和做任何善事。第三種惡行是為了自己的名聞利養,欺騙別人與眾生。菩提心應當堅硬如鑽石,不被任何東西所摧毀,菩提心是圓滿成就與修到正果的開始。

法王下法座,仁波切一定很快起身攙扶

仁波切恭敬的隨侍 法王進休息室

當法會結束後,仁波切座車準備離開會場,許多藏民扶老攜幼,列隊於 仁波切座車旁請求加持,甚至有老人家丟下手中的枴杖,趕著上前擠到人群之中祈請 仁波切加持。對當地人而言,此生能夠見到大修行者就是殊勝難得的因緣。

仁波切以金剛杵加持沿途祈求加持的信眾

晚餐時,仁波切再次賜予弟子共餐的機會。因弟子人數眾多,分散在兩個餐廳。仁波切特別指示,昨晚沒有和 仁波切同在一個餐廳的弟子,今晚交換過來,這樣 仁波切才可以看清楚每一個弟子。

當弟子們開始排隊取餐時,仁波切到取餐區關心弟子取餐的狀況,發現弟子們取餐時不為他人著想,也不依序排隊,因此重重呵責弟子們,取餐時自己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完全沒有顧慮其他排隊的人,有些人也不按照順序排隊。

仁波切回座位後再呵責男出家眾:你們先拿一點就好了,一定要每一樣都拿嗎?一定要拿到滿意為止,沒有替後面排隊的人著想,沒有出家人的樣子。出家不只是唸經,出家是每一個動作都是出家。女出家眾也是,好日子過太多了嗎?出家眾來參加法會,費用是其他弟子們付的。每個人都一樣,取餐要拿到滿意為止,你們像宗教團體嗎?每個人都只是求保佑而己!

仁波切詢問上次來拉達克時,弟子們分住在幾間飯店?(弟子們回答:11間飯店。)仁波切開示,旅行社為了這次法會準備了一年多,就是希望大家能夠住在同一間飯店。今天法會時有9個人身體不適,也安排了醫護人員在旁照護。上師特別安排24小時的醫療人員照顧弟子們。

接著 仁波切呵責今天早上,仁波切走進餐廳時,未留意上師也未起身的三位弟子。

仁波切呵責:你們是VIP嗎?別人已經準備出發了,你們還要領隊進來找人。現在給你們4個選擇:第一、明天馬上離開,因為法會團沒有VIP。第二、既然是VIP,會幫你們準備專車,想何時出發都可以。第三、所有在場人員同意你們每天最早上車出發。第四、修到仁波切的果位,想幾點出門就幾點出門。仁波切問在場弟子:你們同意他們每天最早上車嗎?(現場沒有人表示同意。)

仁波切呵責旅行社的總領隊:以後準時發車不等人,晚一秒兩秒都不可以。

仁波切呵責劉姓弟子:你在公司擔任高階主管就這麼驕傲。你一定沒有想到我會早到兩分鐘,阿奇護法真的很厲害,從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你們的心態,也不用想要應付我。我已經72歲了,能夠從凡夫修到仁波切果位,所經歷過的事情不是你們能知道的。你們再這樣,我會向 法王報告,不再參加之後的法會了。我什麼都不怕只怕因果,而你們是什麼都不怕。

仁波切接著呵責:另外3個坐在門口,也沒有去集合的弟子是誰?蕭姓弟子出列,並報告另外兩個是負責準備 仁波切膳食的林姓及鍾姓弟子。仁波切呵責林姓及鍾姓弟子:以為幫我準備膳食是供養我,就開始驕傲了,覺得自己了不起。我在拉其雪山閉關的時候,3個月都吃白水煮白麵,是可以不用吃飯的。仁波切也呵責蕭姓弟子,體力不好就不要來。

仁波切指示領隊,幫這6位VIP準備兩輛專車,他們想何時出發,何時回來都可以。

還有今天法會中,擔任侍者的林姓弟子坐在我的正後方,竟然睡著了。他一定沒有想到坐在我後面,我竟然還會知道,剛好我突然轉身就看到他睡著了,如果有水,我會拿一罐水丟他。

仁波切最後關心的表示:大家開開心心的用餐,不要苦著臉,會消化不良,明天法會一整天會不舒服,大家要把餐都用完,沒吃完廚師會覺得是不是他們煮的餐點我們不喜歡。

晚餐過程中,飯店老闆恭敬求見。呈上多年前 仁波切到拉達克時的合影,仁波切持金剛杵為其加持,並與其合照。

飯店老闆恭敬求見 仁波切

2019年8月2日(星期五)

上午9點,當弟子們在法會會場恭迎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抬頭仰望天空,一個極大的日暈瑞相出現在平陽寺的上空。

仁波切恭迎 法王

仁波切恭敬的隨侍 法王上法座

法王上座後,仁波切恭敬頂禮 法王

法會一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近200名寶吉祥出家及在家弟子,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獻曼達。

仁波切隨侍在 法王身旁,伸手提攜弟子上前領受加持,法王慈悲手持經書一一於寶吉祥弟子頭頂加持。

大會原本預計安排10位寶吉祥弟子代表上臺獻曼達,然而 仁波切不捨任何眾生,因此同行的200名弟子才有機會向 法王獻曼達、領受 法王持經書加持、並得受賜金剛結。這一切的因緣福報皆因 仁波切對 法王完全的恭敬與供養,對教派不間斷全心全力的護持,弟子們深知自身無大福報、無大供養,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德庇蔭,弟子們才能有幸領受 法王的加持,弟子們內心無限感恩 上師深厚的恩澤。

獻曼達儀軌結束後,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以供養金供養與會喇嘛。

接著,法王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開示,並教授菩提心戒:

得到菩提心戒的三種方法:一菩提心、二菩提行、三勝義菩提。菩提心和菩提行不同的地方在於一個是發心,一個是實際的行動。能得到菩提心開示有兩種起因,一種是因緣因果;另一種是理解授戒上師與佛無二無別,觀想上師與佛無二無別是得到菩提心的必要條件。

下午 法王升座後再開示:發起菩提心及授予菩提心戒已經圓滿結束,這兩者是得證佛果的無上因緣。簡短來說,要遵守的戒律有三種:第一累積福德因緣、第二修六波羅蜜、第三利樂一切有情。我們要盡其所能去幫助一切眾生,並要守五戒十善。我們在布施時要供養他人所需的一切,目的都是為了所有眾生的好處,不只包含人類,也包含所有的眾生都能得到利樂。

諸惡莫作中心思想是:服從佛所教的戒律。出家眾守出家眾的戒律,在家眾修十善法,簡單的說法就是避免傷害他人。我們所有的作為都必須符合菩提心。例如吃飯時沒有對食物的執著,若有執著,吃飯也是一種負面行為。大乘佛法中食物只是用來維持我們的肉體以及肉體中的寄生蟲,吃飯可以餵養他們,這就是吃飯時該有的簡單念頭。金剛乘的方法是吃飯是以食物供養諸佛菩薩,就像觀想自己成為觀世音菩薩,吃飯就是供養觀世音菩薩的行為。

在修持的過程中,因為自己的善念、無上的喜悅與對如珍寶般的上師的恭敬心,將隨處可見善的緣起,進而明白上師的心與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的心與意識無二無別。

法王教授菩提心戒後,要求與會的每個人勾著無名指連在一起,表示永遠不會和上師分離,直到離開輪迴苦海。接著 法王起身並要求與會大眾也站起來,表示已經離開輪迴苦海了。

法會結束時,寶吉祥弟子們恭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車離開會場。許多藏民從人群中擠出來,跑到 仁波切的座車旁邊祈求加持,甚至在 仁波切座車已經緩緩開動時,仍有虔誠的藏民依依不捨地跟著車子跑。仁波切慈悲舉起金剛杵在空中一一加持,滿眾生的願。對於藏人而言,此生能夠親見一位大仁波切,已經是莫大的福報,更何況得到加持。

晚餐時,仁波切賜予弟子共同用餐的機會。

仁波切開示:後天是 法王的生日和釋迦牟尼佛的紀念日,明天會修長壽佛。法王這兩天開示菩提心戒,菩提心說的是修菩薩道。菩提心戒和顯教的菩薩戒不是不同,而是菩提心戒的儀軌比較複雜。

我在這兩年開示《寶積經》時說得很清楚,在家眾沒有其他法門可以修,只能修菩薩道;出家眾目前也沒有別的法門,也只能修菩薩道,這一生才能解脫生死。但如果心裡還是有許多個人的想法,《佛子行三十七頌》也從來沒有放在心裡,怎麼可能修得出來呢?菩薩道講的是什麼都不要,而你們是什麼都要。

今天中午請 法王用餐,膳食組的弟子居然只準備兩菜一湯,而且飯量只有小孩子吃的量,我們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不是太多吃不下,是吞不下去。你們吃飯會只有兩個菜嗎?中午你們吃的自助餐有幾道菜?(弟子們答:十幾道)

兩位膳食組的弟子只做兩道青菜,原因是她們怕我們吃不完。仁波切開示:為什麼膳食組的弟子有這樣的想法呢?以我的修行分析就是:第一、她們一直都是不捨得花錢的人;第二、她們對我太好,怕我吃太多身材變了,想幫我維持身材。其實我維持身材不是靠少吃,而是運動。第三、當自己真的不清楚時可以請教別人。你們請人家吃飯,會只有一盤綠色的青菜,和一盤白色的青菜嗎?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吃沒關係,可是還有 法王。而且做錯事了還找理由,說是怕讓 仁波切浪費食物。

仁波切交代總領隊,因為這兩個弟子很愛惜食物,自助餐每一餐都有剩菜,所以她們不用吃自助餐,從今天晚上開始,假如飯店廚房肯做的話,她們可以根據菜單點菜;假如飯店廚房不肯做的話,叫她們出去吃飯,假如看到她們兩個吃飯店的自助餐,明天送她們回去。

仁波切開示:你們都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一點點事以為自己可以當家。從這一點你們應該學到,在一個團體裡面,你不能擅自作主。你們就是這個樣子,以為自己在修。修什麼呢?修自私自利。

拉達克這裡的藏民,讓我加持一下就很開心,你們每個禮拜天見到我,都苦著一張臉,找到機會就來修理我,現在害我的全部都是弟子,外面的人害不到我。今天的事不敢說是沒面子,而是讓 法王感覺到他身邊最重要的弟子,連自己的一個弟子都教不好,還能做大事嗎?我還要做很多事。中午會發生這種事情,表示你們本來沒有資格領受 法王今天菩提心戒的教法,所以我幫你們承擔所有的事情。

昨天之所以呵責4位出家弟子,出家人就是要沒有自己,只有眾生。吃飯不是在享受,只是無可奈何的事,結果這4位出家弟子在享受,出家弟子是由我供養的,他們居然在享受!一享受福報就沒有了。不過在家眾可以享受,因為你自己辛苦工作賺錢。我很嚴格,是因為我不準備再來。法王要再來,所以 法王就一直播很多種子。

所以這一次 法王給你們這麼好的機會,法王也答應將這個法全部傳給我,大家好好的思惟一下,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像是在行菩薩道的樣子嗎?我講了兩年《寶積經》沒有人聽進去!還是想自己,你們覺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考慮自己是天經地義的事。

昨天那6位VIP讓他們坐到我對面那一桌,讓我可以看得清楚他們,他們連 仁波切都看不起,怎麼看得起總領隊?

用餐告一段落,仁波切指導當健身教練的張姓弟子拉弓的招式、呼吸的方式,並教導每天練習的次數及重點。同時也向幾位教官示範武術、馬步,提點馬步若扎得穩固,對方是無法撼動的。仁波切同時示範拳法,於定中打拳時氣運流暢,拳拳柔韌勁道精準。接著,印度教官與臺灣教官過招,仁波切親自示範指點過招的重點。

仁波切親自向教官示範過招的重點

最後,仁波切指示臺灣教官示範女子防身術,教導遭人挾持時如何脫身。仁波切時時刻刻關心弟子,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機會,教導弟子如何幫助自己和他人。

2019年8月3日(星期六)
上午9點20分,仁波切帶領弟子參加 法王主法的頗瓦法暨長壽佛灌頂法會。

本日的法會約有5萬人參加,前往會場的路上,湧進了大量的車潮。快到平陽寺時,因為車輛擁塞,動彈不得,沿途可以看到許多藏民及各國人士扶老攜幼,帶著食物和座墊,走在唯一的一條主幹道上。 即使路途有些遙遠,道路有些崎嶇,但是對於佛法的恭敬和渴望,滿滿的笑容洋溢在老老少少的臉上,滿心歡喜的參加12年一次難得的殊勝法會。

由於來自各地的參與者眾多,前往平陽寺法會會場的道路嚴重堵塞,法會預計10點30分開始,彼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車仍堵在半路上,緊急以救護車開道。當沿途藏民知道是 仁波切的座車要通過時,立即很自然的讓出一條路,雙手合十恭迎,因此 仁波切得以順利抵達會場。直到 仁波切到場後,法王才升主法座賜予頗瓦法的教授,時間是11點。這一切顯示了 法王與 仁波切之間的師徒默契,法王傳法一定等到重要的弟子到了法會才開始。

上午法會,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賜予頗瓦法的教授。

下午3點,進行長壽佛灌頂儀軌,法會最後分送奶茶、壽酒與長壽丸給與會大眾。

法會工作人員發放壽丸給與會大眾

法會後,平陽寺總管旺給喇嘛邀請寶吉祥弟子們進入佛寺大殿,向大家分享:

「平陽寺已經有300多年的歷史,歡迎大家,平陽寺感謝大家來參加法會。上次在舍衛城時我們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來參加法會,籌備委員會很高興大家一起來參加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法會,我們都是法友,很感恩能在豬年大法會得到 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謝謝大家前來。我們不擅長籌辦法會,只能盡力去做,如有任何招待不周之處,請接受我們的歉意,我們沒辦法做到教派中心那樣的程度,僅能集結佛寺僧尼眾與年輕人盡全力去做。

平陽寺是拉達克非常重要的佛寺,亦為直貢噶舉四大寺之一,分別為直貢梯寺、喇嘛玉如寺、夏卓庫寺以及平陽寺。平陽寺係於16世紀建造,目前非常的出名,因為有許多的繪畫及古老佛像。如果有機會的話,明天或能為大家介紹,謝謝。」

散場一個多小時後,仍有一部分的藏民恭敬合掌等待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休息室的外頭,祈求 仁波切的加持。祈求加持的人潮綿延,當 仁波切的座車緩緩經過時,路旁等候的藏民紛紛恭敬合掌尾隨座車,直至車子從目光中逐漸遠離方才停止。

各國人士在 仁波切休息室門口恭候祈求加持

虔誠的藏民依依不捨地跟著 仁波切座車祈求加持

由於法會人數達5萬人,藏民們彼此緊挨著坐,膝蓋碰著膝蓋,幾乎沒有轉身的空間,只能勉強留一小條通道行走,與藏民們一同參加這殊勝的法會,感受到他們對佛法的恭敬和渴求。反觀寶吉祥的弟子們,受寺方禮遇,有專屬的座位區,空間寬敞,坐著厚厚柔軟的地毯,頭頂的遮陽帳篷,比周遭的帳篷都更厚實。除此之外,還有位在佛寺大殿內專屬的中午休息室,以及標示著專用的現代化洗手間,且有專人看管。這些優惠的待遇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數十年來不遺餘力的護持,弟子們才能得此禮遇照顧。弟子們心中對 仁波切的加持與賜予有著無比的感恩,更要自我期許,莫忘上師的諄諄教誨!

藏民們恭敬專注的聆聽 法王開示

藏民們彼此緊挨著坐甚至坐到樹林區

晚餐時,仁波切賜予弟子共同用餐的機會。

仁波切指示,6位VIP的座位,之後都要坐在我前面這桌,桌上擺出名牌。此時,有1位張姓弟子臉上露出不認同的表情,仁波切呵責道,妳那是什麼表情,妳想說這件事為何有這麼嚴重,既然妳這麼不屑,以後旅行社也不敢做妳的生意。

用餐畢,仁波切開示,明天早上9點到法會會場,明天是法王的生日及釋迦牟尼佛紀念日,仁波切問出家眾是什麼紀念日?出家眾無法立即回答。

弟子們恭敬聆聽 仁波切殊勝教法

仁波切開示,拉達克又稱為小西藏,因為氣候跟西藏很像,主要的信仰也是藏傳佛教,大約百分之六十的寺廟都是直貢噶舉的寺廟。

法王傳授的菩提心戒是修菩薩道特別的法門,法王是很慈悲的修行人,不管你們修不修,總之先傳了;你們若不修,以後就欠 法王了,這個法本以後在臺灣也會開始修。今天上午 法王口傳頗瓦法,有此一說,假如曾經參與頗瓦法口傳,只要記得上師的樣子、記得這個聲音,就一定不會下三惡道。所以平時不留意我說話的人,傳了頗瓦法也沒用,因為反抗上師。就像那位張姓弟子,上師呵責弟子她不高興。

我開示《寶積經》時曾說過,釋迦牟尼佛也呵責弟子。張姓弟子因為餓了想著要吃飯,認為有什麼事值得你一直呵責弟子。你們怎麼知道我用什麼方法度眾?我度眾的法門和其他仁波切不一樣,我不會對你們和顏悅色,也不會給你們好看的樣子,因為你們業障深重,走的時候絕對會有業障擋著,我對弟子兇才是慈悲,因為要用呵責的方式,你們才會記得我的樣子,只要記得上師的樣子,死的時候就不會下地獄,到時候我幫你們擋著業障。所以不喜歡我呵責的人,我勸你離開,學密的人要對上師完全服從。前年 法王就吩咐今年要來拉達克,因為是 法王吩咐的,再怎麼累我也要做。你們看那些追著車祈求加持的人,人家尊重三寶,不像你們,你們覺得三寶是給你們利用的。

法王六十大壽時我帶著500個弟子來為 法王賀壽,當時噶千仁波切和 法王坐在前面,我坐在後面。兩位老人家用國語聊天,照理應該講西藏話,法王說我這個弟子會打人會罵人,噶千仁波切說這樣不慈悲,法王說這才是慈悲。所以這是 法王贊同的,公開認證這才是慈悲,你們想過好日子不要來我這裡學佛。

這次到拉達克,發生了許多事,雖然未必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但都是你們修行的工具,如果覺得這次是來享樂的,那就失去這次出來的意義。

所有獻曼達的人,法王都沒有用經書加持,只有我們,是因為我做了大供養。你們不要以為這6個VIP平常就是這個樣子,他們只一個借鏡,他們犯的錯你們都會犯,只是你們比較幸運,還有福報、還有時間可以改。所以你們回去還死而不改的話,我勸你們離開。你們看那位服務生,雖然聽不懂我說的話,但只要我說話,就跪下來聽,因為對他們來說,一位仁波切開口說話就是佛法。

法王指示明天法會參加到中午,要帶你們去看一看平陽寺。明天也會去阿奇護法的佛寺,是一間很老的佛寺,有很多古老的東西可以看。

在用餐時間,飯店許多工作人員主動來到 仁波切身旁祈求加持。有廚房的工作人員、服務人員、領隊等等約有34位。仁波切不顧自身的疲累滿眾生的願,一一以金剛杵加持,並賜予開示。仁波切對其中一位工作人員開示,首先問他是哪裡人,這位工作人員回答是印度北方德拉敦的人。仁波切開示說他很容易生氣、會跟人打架,仁波切勸他不要打架。仁波切開示另一位工作人員,說他家裡面有供奉印度教的神祇,拜得很好,繼續拜,並要他對父母好,不要不理父母,這樣對他未來也好。

仁波切又對另一位工作人員開示,他喝很多酒,對喉嚨和身體不好,勸他小酌即可,不可過量,否則以後身體會有很多的狀況。仁波切也對一位6年前曾經服侍過 仁波切的工作人員開示,他的兒子在3年之後可能會有自己的想法,可能會想要出家,做父母親的不要反對,而且要他回去跟太太說。

仁波切加持餐廳的工作人員

仁波切加持完這些工作人員後,問旁邊的人是否看到這些印度人跪下來時,都會以手觸摸 仁波切的鞋面或是腿,那是因為印度人覺得 仁波切是尊貴的,這是印度人表達崇高敬意的方式。

2019年8月4日(星期日)
今天是藏曆6月4日佛陀初轉法輪日,也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73歲的誕辰,在平陽寺舉行了 法王的慶生活動。有許多來自拉達克的佛教團體,以歌聲、舞蹈等表演節目來供養法王,恭祝 法王貴體勝妙康。

法會開始前,在法王的首肯下,仁波切指示弟子分2批到平陽寺參觀。平陽寺興建於16世紀,是直貢噶舉教派在拉達克地區規模最大的寺院。

弟子們首先參觀的是喜金剛殿。喜金剛殿是6年前由 仁波切出資興建的佛殿,瓊贊法王和 澈贊法王的居所就在樓上。喜金剛殿供奉的主尊為釋迦牟尼佛,佛殿內外飾有精美的唐卡與壁畫。佛殿靜謐莊嚴,總管旺給喇嘛表達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感謝。

第二座佛殿是大黑天殿,建立於16世紀,是一座非常古老的佛殿,供奉的主尊是四臂瑪哈嘎拉,亦供奉直貢噶舉派的不共護法阿奇護法,且是屬於立姿的阿奇護法,殿內的壁畫也完成於16世紀,是以稀有的珍寶礦石研磨成的粉末所繪,不是一般的顏料,四壁繪有白瑪哈嘎拉、黃瑪哈嘎拉、度母、密勒日巴、祖師 吉天頌恭以及勝樂金剛等。殿內並珍藏16世紀國王擁有的犛牛角弓。

第三座佛殿是平陽寺中很重要的共修殿,平陽寺的僧眾每天都會到此做功課,一般旅客到此參觀,都是為了此處的壁畫,這些壁畫皆是自16世紀即保留下來的原貌。佛殿至今仍維持16世紀初建時的模樣,只有因冬天融雪滲入而簡單的修補了屋頂。殿中供奉有毗盧遮那佛、阿彌陀佛、吉天頌恭、阿底峽尊者、兩位 法王,四壁繪有許多佛像,當年即是以珊瑚、青金石、金子等貴重珍寶研磨成粉末繪製而成,法相莊嚴優美、畫風精緻優雅、線條清麗流暢,時至今日,色澤依舊鮮明柔美。總管旺給喇嘛說明,當政府官員來此參觀時讚歎不已,期許寺方能繼續妥善保護這些珍貴文化遺產。

弟子們非常感恩 仁波切、感恩 法王,讓弟子們有機會能夠親見這些難能可貴的佛教珍寶。回到祝壽會場,活動已將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位被安排在 法王的左手邊第一位上首位,與 法王一同慶生。

慶祝活動中,法王致詞:

諸位仁波切、各位信眾、諸位長官及拉達克代表、佛寺協會會長、諸位其他教派的代表、來自印度以外的各位貴賓、各位聚集在此的大眾,我感謝你們參與這次的慶生,自古以來沒有為上師慶生的傳統,只有慶祝涅槃;但時代改變了,所以謝謝你們為我慶生。

今天也是殊勝的日子,是佛陀初轉法輪的日子。佛陀在倫比尼出生,在拘尸那羅涅槃,在鹿野苑初轉法輪,並開示四聖諦法:苦、集、道、滅。四聖諦法中,教導我們生命的真理。當我們提到痛苦,痛苦來自何處?我們找到痛苦的根源,就必須斷除。如何斷除呢?不要作任何惡業,我們可以通過行一切善,斷除一切惡的根源。一旦我們累積福德資糧,不僅會滿足現在的願望,也會滿足永恆的願望。佛陀教導我們完全行一切善,走在正道上,如果能走在正道上,則可完整修習苦集道滅四聖諦法,最後得到涅槃。

今天很高興有許多人聚集在此,也有許多表演活動,可能你們看舞蹈已經有點累了,各種不同樂器的表演都非常美好,謝謝你們。我們如此幸運,一起慶祝這非常殊勝的日子。

法王準備切蛋糕分送與會大眾,仁波切隨侍在側

仁波切向 法王敬獻哈達

來自拉達克的佛教團體以歌聲、舞蹈等表演節目來供養法王

法會圓滿,仁波切恭送 法王

一直到1點多,活動結束,用過午膳,仁波切帶領弟子歷經一個多小時車程,來到了阿奇佛寺(Dharma Wheel Monastery of Alchi):

阿奇佛寺是拉達克最古老的佛寺之一,11世紀時由仁欽桑布大譯師所建,已經登錄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11世紀仁欽桑布來到此地時,發現沒有任何寺院,因此便把村民供養的珊瑚等各種珍寶全部集中在一起建造寺院。此寺院中的壁畫風格和外部木雕都是由喀什米爾的畫師所繪製,深具喀什米爾風格。

仁欽多吉仁波切首先參謁的是仿照曼達拉設計的三層聖殿。殿內主尊是彌勒佛,彌勒佛的腿上畫的是佛陀本生故事;右側供奉的是文殊師利菩薩,文殊菩薩腿上畫的是八十位大成就者;左側供奉的則是觀世音菩薩。仁波切對佛像頂禮後,向文殊師利菩薩佛像敬獻哈達並入定後, 發出數聲金剛吼。 仁波切告訴平陽寺總管旺給喇嘛:「這尊文殊師利菩薩佛像的背後有破損,你們要仔細的檢查做修補,否則會倒下來。」仁波切指示弟子們一一入內瞻仰佛像。

仁波切在阿奇佛寺加持當地信眾

接下來進入毗盧遮那佛殿。狹小古老的佛殿擠進200人非常的擁擠。仁波切敦促並多次提醒弟子們往前坐,讓後面的人可以入內。仁波切數次詢問是否所有弟子都已進來,一直等到所有的弟子都進入佛殿後,仁波切賜予以下的開示:

這裡的佛像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你們這麼多人進來這裡,對裡面的佛像來說是一種傷害。我們唸108遍六字大明咒,接著唸阿奇護法的咒語108遍。

持誦畢,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一同迴向:

願此持誦功德
供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
供養吉天頌恭
供養直貢噶舉歷代傳承上師
供養阿奇護法
迴向給直貢噶舉一切修行者
願直貢噶舉法脈長流
直貢弟子修行得成就

仁波切在阿奇佛寺接受古寺的喇嘛獻哈達

晚餐時,仁波切賜予弟子們共餐的機會。仁波切加持食物,要女弟子將食物拿去給一位最聰明的弟子,讓他分給大家。當女弟子將食物拿到隔壁桌,接應的是陳姓男弟子,陳姓男弟子一時間面紅耳赤,並未立刻接過食物。此時,仁波切呵責︰「不要給他分了。」女弟子便將食物轉由其他弟子分發。

用餐期間,仁波切要出家眾想一想,剛剛陳姓男弟子錯在哪裡,想5分鐘。5分鐘後,出家眾報告說因為他不恭敬上師。仁波切說對一半,再想5分鐘。就這樣,三次5分鐘的時間,出家眾仍然無法正確的說出對方錯的地方。仁波切開示:如果不知道眾生在想什麼,你要怎麼度眾呢?

用餐完畢,仁波切要出家眾說明事情經過,出家眾報告:

「剛才 仁波切加持食物,要女弟子拿給一位最聰明的弟子去分給大家。當女弟子拿著 仁波切加持過的食物,去找最聰明的一位師兄,結果找到了陳姓男師兄。仁波切觀照很微細,陳姓男師兄的起心動念,臉色、耳朵紅了、臉色變了,仁波切都察覺到。而且 仁波切講︰『君子好逑。』還有一句沒有講,我就不講了。意思是說他看到女色。

一般正常的話,仁波切加持食物,當下的心念就直接接過來,接過來處理。結果他停頓了,因為看到美色,耳朵很紅。所以他就是沒有恭敬上師,沒有相信上師就是諸佛菩薩應化來度化眾生的。所以 仁波切的禪定功夫是一流的,你們起心動念,臉色一變,仁波切就知道。剛才 仁波切叫我想一想師兄為什麼被罵,我想了半天都沒有講對。後來才祈求 仁波切開示後,才恍然大悟了解。

我雖然是出家眾、是比丘,但是我一直都修自己的。因為自己修不好,沒辦法度眾生,沒有辦法像 仁波切一樣隨時隨地心態都是要幫助眾生、利益眾生,無論喜怒哀樂都是幫助眾生,都不是情緒化、不是意識型態,都是真正的菩提心的作用。」

仁波切開示︰我要加個批文、朱批。讀過古書的人都聽過這兩個字,沒有讀過的就沒有辦法。我從來沒有阻止道場裡面的男女交往,對不對?(現場弟子們回答︰對。)

為什麼陳姓男弟子被我看到呢?很簡單,因為只要相信因果、相信上師,你們不會做錯事。女弟子已經講得很清楚︰「仁波切交代,交給你們分。」假如是我的話,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東西是上師給的,馬上要做。出家弟子坐在他的對面,都沒有看到他的反應。

他的第一個反應是 surprise(驚訝),why me?(為什麼是我?)第二個是耳朵紅了。第三個是眼神先看一遍對方,再看盤子的菜,再看對方一眼,這樣可以看久一點。假如他的心裡只有上師,知道是上師交代的事,他會分心嗎?所以你們說這個人還可以跟著我學佛嗎?仁波切呵責:你像個什麼樣子?出來參加法會還想著女色!

對他而言,只是動一下念頭,這就是《地藏經》講的「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如何讓自己的念頭不起業也不起罪呢?就是相信上師。上師不會干涉你的日常生活,只會管你在佛法上的事。

今天對我交代的事還會起念頭,這個念頭一起來,其他惡業也跟著起來。你們試想一下,假如有人代表別人做事,你卻讓這個人站在那裡浪費時間,你們說有沒有因果?不要以為學佛只是每天持咒唸經,你們的心不用《佛子行三十七頌》來調整,永遠沒辦法解脫生死。

我的心越來越細,只要眼睛一看,就知道你們做了什麼事。此時,仁波切呵責:VIP桌的鍾姓弟子,剛才妳的眼神就飄到這邊,是想看看這個女孩子是誰嗎?我在講佛法,妳的心都飛出去了,妳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當VIP?以為學佛就好像你們想像的,唸經、拜佛、吃素、參加法會就是修行,我的果位不是僥倖得來的,我是用我的生命在學佛。你們如果沒有能力,也不是這種根器,就是要聽話!但你們又不肯聽話。我這邊講話,妳心飛到另外一邊去,浪費時間幹嘛呢?再浪費下去,佛也學不到了。每個人都希望來我這邊可以學佛快快樂樂,來我這邊「仁波切保佑,仁波切很厲害,什麼都可以幫我們解決。」我有這種能力,但是你們這種學佛態度,我能怎麼辦呢?

每個人對我都是疑神疑鬼。昨天才呵責你們,今天又再來了。眾生的劣根性很難改,你們看不清楚自己的心,我勸你們不要學佛。尤其是鍾姓弟子,妳不學佛,壓力反而會減少,因為妳還不肯改自己。妳回去好好思考一下,不要學了,何必這麼辛苦呢?你們看拉達克這裡的人,只要看到是具備仁波切果位的,自然升起尊重的心,不需要教。昨天才剛罵過妳,今天又來了,心都飛走了。我在這裡講話,你在想你的事,這麼苦做什麼呢!學佛本是教你們永恆斷苦,永恆快樂,你們卻一直尋找煩惱。

尤其修菩薩道的,不是凡夫的念頭可以做到的,什麼是凡夫的念頭?起心動念都是貪嗔痴,每個念頭都是為自己。連兩個出家人一盤菜拿太多我都打他們,因為他們沒有想到後面的眾生在排隊。我們的心是細到這種程度,你們身為俗家弟子,當然不可能像我的心這麼細,但至少你們要信、要聽話。不要一直想「我只是來學佛,參加完法會,其他不關我的事,你也管不著。」但你們是我的皈依弟子,我就會管。你們可以不做我的弟子,隨時可以不做我的弟子。

現在由出家弟子報告這幾天參加法會的心得。

第一位出家弟子報告︰

仁波切很辛苦,法會團是修行的法門,也是幫大家累積福報智慧。不要想說 仁波切是做生意的,仁波切做的是佛法事業,六度萬行。以我的理解,這是一種法門,而我們都是用世俗的心、凡夫的心在看 仁波切。我是了解一點點,跟大家報告。

4天的法會很殊勝,大家得到福報和智慧。法王開示和傳授每一個人都有菩提心。仁波切也常常開示︰「我們被貪嗔痴慢疑蓋住,菩提心沒有辦法顯現出來。」我的也沒有顯現出來,所以我出家30幾年再來拜 仁波切為師,求 仁波切教導我,以後能夠超凡入聖去度化眾生,顯現菩提心、證到菩提心。像 仁波切這樣喜怒哀樂都是幫助眾生、利益眾生,自己的心都如如不動。為什麼呢?是菩提心,這是我的理解。

所以法會團不是觀光團、不是旅行團。我跟著 仁波切常常出國,以前還沒有跟著 仁波切的時候,出國去都是在玩,心情是很開心的。現在沒有那種心,因為我現在知道只有法會可以幫助眾生,利益眾生離苦,我現在是這種心態,不是像以前的心態,要看山看水看人看橋。不是我有修行,而是我知道 仁波切是真正要利益眾生、幫助眾生。這麼辛苦又被大家誤會,當然 仁波切是有定力的,怎麼樣都沒關係。如如不動,心都清淨,這是我的理解。但是教導眾生現怒目金剛相,會敲醒眾生、對治眾生的習氣,讓眾生在生活中運用佛法,運用《佛子行三十七頌》在生活中。

仁波切常常開示的︰「如果你能夠在生活中運用佛法,有一天不知道哪一天,因緣合和,你會悟到。」悟到什麼呢?就是 仁波切常常開示的︰「清淨自性本來面目」,就能超凡入聖。如果沒有悟,習氣、我執、法執很難斷,只是會被業力影響。

第二位出家弟子報告︰

好像很多人還是很難理解佛法修行的概念,不曉得什麼因緣,從我的剃度師父開始,大師兄,還有 仁波切都是現怒目金剛相。一開始修行就被修理,我比較知道自己被修理是很正常。因為我全身是業障,不被修理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進步呢?但是可能各位不是從顯教出來的,不是這種觀念,一開始就接觸這種教法,就會覺得說幹嘛這樣、幹嘛那樣?就像我開始出家的時候,我的師父動不動一點小事情就兇得不得了,那時候我會覺得︰「幹嘛呢?大家好好過不好嗎?」後來我才知道,這個是師父要成就弟子,要消弟子的業障。如果過好日子就可以成就,那諸佛菩薩就沒有什麼可以恭敬的。所以 仁波切用這種方法快速的幫我們消業障、解除障礙,讓我們心能夠更集中。不然的話,我們不可能這麼專注,大家一定很散漫。

仁波切問︰「你這4天有什麼心得呢?」

這位出家弟子報告︰「我這4天聽到 法王傳授發菩提心、傳菩提心戒、行菩提心,感覺很歡喜,但是覺得很細,很難做得到。但是我相信在 仁波切的加持下,還有自己的心能夠提起來的話,一定可以慢慢的做得到。這次特別對 法王傳菩提心戒感到很歡喜。」

仁波切開示︰這個弟子前面講得很有道理,但是後面他說在 法王傳授之下,我們提起這個心,就能修出菩提心。假如這樣子的話,法王就會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你不需要坐在我旁邊。」你試試看,沒有我教,看你如何修出菩提心。要不要跟你賭10年?

弟子答︰「沒有 仁波切,絕對修不出來。」

仁波切呵責這位出家弟子︰可是剛才你沒有講這句話,你剛才所說的話,就是所有弟子心裡面的話:法王傳了法,就可以自己回家修。假如這樣子的話,法王不需要我坐在他旁邊的第一個位置。假如沒有上師也可以修出成就的話,我佩服你,因為連我都需要上師。臺灣人很大的毛病就是不相信專家,任何行業的專家在你們面前都沒有價值,因為你們認為自己能做到。以你們的邏輯來想,法王身邊這麼多在家弟子,為什麼只有我一個是證果的仁波切,而且是大仁波切。你以為我是用錢買回來的嗎?你以為是我國語講得好,還是英文講得好嗎?

就像上次你說︰「仁波切,我懺悔,因為我對您不尊重。」我回你一句話︰「你對我不尊重就是對三寶不尊重。」到現在你還是不清楚,我就是代表三寶,既然你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三寶,不尊重三寶學什麼佛呢?很多人以為謗佛、謗法、謗僧是用罵,其實不是,是你們的思想。好像鍾姓弟子的思想就是謗三寶,我這邊呵責她,她眼睛看那邊,因為她心裡不服,想找出這個人是誰,心想︰「有這麼嚴重嗎?」妳跟昨天那位張姓弟子的觀念一模一樣,為什麼這麼多人修密法,幾乎沒有一個人有成就?因為沒有一個人對上師能夠完全投降的。你們沒有投降,你們做不出來,也做不到。

我可以預言,我會越來越嚴格,因為我不想再來,收了你們小小的供養,你們不學也不修,結果我欠你,多累?不對就趕走。皈依時也講過,上師講的話你不學不聽的、懈怠的,則不與同室、不予教導。讓你們參加法會團,竟然抱著一種聯誼的心態。

法王不是傳授菩提心戒給你們,是給我、給 赤札仁波切、給一些 法王認可的人。只是讓你們結個緣。假如今天聽 法王幾句話,就可以修出菩提心,我讓你們做仁波切。這個出家弟子以為是出來講話,後面逼一下就原形畢露。我現在給這個出家弟子10天的時間想清楚,你改不了這個習氣,不如回去,不要留下來。這幾天讓你們來參加法會,可以說你們有這個福氣,也可以說你們倒楣到家。因為什麼事情都給 仁波切看到。皈依時有講過,不接近上師的,上師可以將你趕走。接近我不是整天跟我在一起,而是躲得遠遠的,讓我看不到的那些人。現在有些弟子跪在我面前,我問他︰「你是誰?」竟然回答皈依7年了,而我竟然不知道他的樣子,為什麼會不知道?因為平常不出現,有事才出現。

我希望這4天,你們知道自己錯在哪裡,而不是他說的︰「有福報,法王傳法。」你們搞錯了。假如 法王認為這200個人可以讓他親自傳法,他就會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你下去。」你以為那個位置好坐嗎?潘姓弟子是老密,講一下什麼人在法會中才有資格坐在 法王身邊。

潘姓弟子報告︰普通的仁波切是坐不到 法王的身邊,一定是A咖的仁波切,而且是 法王心中真正認證的。有些 法王基於教派的關係,覺得仁波切越多越好,所以認證了很多仁波切,所以未必是到那個果位的仁波切。你們不要聽到仁波切就覺得很大,不是的。但是現在因為仁波切沒有A咖B咖C咖的稱呼,沒有辦法。仁波切就是人中之寶,但是可以坐在 法王旁邊的仁波切一定是在 法王心中有分量,而且認證他是真正的仁波切。我不敢講說是心子,但絕對是:我的法就是交給他。你們一定要有這種認知。

教派中這麼多仁波切,赤札仁波切是攝政王我就不說了。為什麼 法王祝壽,只有我們的 仁波切可以坐在 法王的身邊,而且坐得這麼近,這種不是三兩三,這一定是花非常多的心力苦修出來,護持教派、供養 法王、護持直貢噶舉的法脈,一定做到這種程度,包含自己有修行有認證,有證果有證量,才可能坐在 法王的身邊。大家不要看 法王慈悲、笑嘻嘻的,法王心是很雪亮的,真的很疼我們 仁波切。但是大家也知道我們的 仁波切是怎麼承侍上師的。

仁波切沒有叫我講我的心得,我不講。我只是將在金剛乘裡面看到的讓大家知道,如果 仁波切沒有吃過足夠的苦,今天不會是這樣大的仁波切,也不會花這種心力來挑我們這麼細微的錯。很細微的錯,我們心念動自己都不知道。可是 仁波切也開示過,在死亡的那一剎那,這些細微的心念你就進畜生道。所以上師不是在發脾氣,也不是在展現他的大牌,也不是在展現他的威風。如果你已經70歲了,你絕對不會想要再發脾氣︰幹嘛要花那麼多的心力管這麼細的事情。

有多少大的仁波切根本就是在山洞裡面,山洞不是指真的山洞,當然也有人真的是在山洞裡,他們根本就不出來。沒有人像我們 仁波切那麼辛苦的。我之前在想︰「仁波切,我真的太欺負您了。」我為什麼這樣講?我覺得真的很慚愧。譬如有一個英文老師教了你10年,你連ABC都不會,你覺得是因為英文老師沒有教你,還是你在欺負英文老師呢?我們又沒有交很多的學費,他要這樣苦苦的教10年20年。我們沒學好是我們欺負 仁波切。

所以每次聽到 仁波切說︰「我真的不想管了。」如果是我,我在心裡面會想,我真的不想管了。我這幾天看見,心想︰「如果有機會,我真的不想當仁波切。」我是講真的。但是這個比喻不太對。再說一次,仁波切可以坐在 法王的身邊,絕對不是三兩三。整個教派,攝政王不算,請問誰有資格真正坐在 法王的身邊呢?各位想一想,我們今天真的是近廟欺神。

我講一個今天看到的畫面,真的覺得很感動。在我們恭迎 仁波切到休息室時,兩三個藏人的老太太也擠到我們的旁邊,他們只看到 仁波切的背影。我跟他們說︰「那位是我的咕嚕(我的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我們站得很遠,仁波切也沒有看到我們。她看了一眼,就把頭上的毛線帽拿下來,對著 仁波切鞠躬。請問 仁波切會看到她嗎?不會。她做這個動作是發自內心的。我都很慚愧。懇請各位師兄,大家一起努力,不要再欺負 仁波切了,好嗎?也許沒有辦法修到菩提心那麼高,但是我們把《佛子行三十七頌》做好,至少讓老人家開心一點,好嗎?

仁波切開示︰潘姓弟子又講錯話。我沒有開心不開心。假如還有開心不開心,就是四無量心,遠離愛憎住平等捨沒有修。你說我有開心就是還有愛。

潘姓弟子報告︰「我講錯了,應該是令上師歡喜。」

仁波切開示︰在藏密,假如一位主法者出現,法王也好,仁波切也好,每天接他、陪他上座、送他下座休息的人,就是他最重要的人。不是自己擠過去就可以,喇嘛會將你擋開。這幾天你們看到法王升座、法王休息、法王用餐,我隨侍在 法王旁邊。所以你們看不起我,有的弟子還要眼睛瞄一下,看我有沒有講錯話。你們比 法王厲害嗎?這麼驕傲的人怎麼學慈悲呢?起心動念自己都沒有管好自己,還管到別人那邊去。不要以為 仁波切很舒服,身為一個大仁波切會發生很多事情,你們不曉得我應付了多少事情。

我們來4天法會,平陽寺所有的喇嘛都很開心,因為覺得法會辦得很成功,因為有我們在,我們是最大的團體。今天堪布親自跟我們講︰「仁波切,這一次您停留久一點。」因為通常我都是兩天或3天就離開了。他們說︰「因為你們離開,場面就空蕩蕩。這一次你們留下來比較久,大家都很開心。」你們花了些團費,讓這麼多人起歡喜心,這就是結人緣。修行人不管你修得好不好,沒有人緣,你修不出來,想度眾生,沒有人緣怎麼度眾生。很多事情都是從小地方開始,從一個念頭開始。

正如今天持完咒,迴向時說什麼︰「但願所有直貢噶舉的弟子都可以得成就。」你們有資格是直貢噶舉的弟子嗎?想想你們有沒有資格?還說 法王傳法,自己提起心來就可以修出來了。你還是直貢噶舉的弟子嗎?直貢噶舉的傳承是什麼?一代傳一代。連上師都不放在心裡面,你怎麼有資格是直貢噶舉的弟子。以為上師就是一個凡人嗎?我只是具備一個凡人的軀體,我相信我的心不是在人道裡面做人的事。

你們那一些放不下自己的身段,認為學佛是求平安、求安樂、求祥和的人,我勸你們離開,因為修菩薩道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的。但是修到菩薩道,自己肯定能解脫生死,肯定未來世可以利益廣大眾生。這是我們學佛人的目標和方向。

此時,法王的侍者代表 法王,帶著禮物來送給 仁波切,仁波切非常歡喜的收下。

2019年8月5日(星期一)

上午,仁波切帶著弟子準備離開拉達克前往德里。當 仁波切要離開飯店時,飯店的員工全部站在門口,列隊恭送 仁波切,並對 仁波切獻哈達。仁波切以金剛杵一一的在他們的頭頂上加持。

等到 仁波切進入機場候機室等待時,有位機場的工作人員祈求 仁波切加持。還有一位負責清潔的婦人,見到 仁波切到來,立即丟下手上的拖把,奔向 仁波切面前祈求加持,仁波切一一加持他們。

中午 仁波切賜予弟子們共餐的機會。

晚上 仁波切賜予弟子們共餐,弟子們待 仁波切及出家眾弟子入座後,仍站著未入座,仁波切呵責出家眾弟子:你們身為領眾,只顧自己入座,卻沒有留意後面弟子們未入座,你們4位難道都沒感覺嗎?

《寶積經》中說只要有一點慢,所有的功德轉為福德,你們這麼傲慢怎麼修啊?你們身為領眾是要告訴眾生怎麼樣恭敬上師。恭敬上師不是表面的恭敬,而是心裡恭敬。參加法會時你們也看到了,現場的出家眾吃什麼?有你們吃得的這麼好嗎?你們都在過好日子;就差那5秒鐘,我就看見了。你們4位出家眾就站著吃。

用餐時間過了80分鐘,仁波切開示:今天中午的餐好不好吃?(弟子們答:很好吃。)今天晚上的餐好不好吃?(答:很好吃。)4位出家眾可以坐下了,你們後面的人全部站起來。你們看到出家眾站著,還很開心的用餐,看不到你們在檢討發生了什麼事。出家眾被罰站著吃飯,都是你們害的。

你們會想說:「仁波切沒有講坐下,關我什麼事呢?這種事,4位出家眾決定好就好了。」你們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你們看到出家眾坐下了,不會派一個人來問一下嗎?人和人之間分得這麼的清楚,每個人都不管別人,各自為政。在一個團體之中,不可能分得這麼清楚。出家眾站著的時候,你們沒有一個人檢討為什麼會這樣?只想自己享樂。

前半段是出家眾罰站,後半段由你們站。你們現在吃到哪裡呢?(答:甜點。)那就站到9點鐘。這段時間不准停下來不吃飯,不准不說話,就像剛剛一樣,不准轉過來看我。

此時一位女出家眾弟子坐下後以手托腮。仁波切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她回答沒有原因。仁波切指示一位男出家眾弟子,根據比丘尼的戒律,向這位女出家眾說明這麼做是否符合戒律。男出家眾弟子說明後回覆 仁波切不符合戒律,仁波切指示其去研究依據比丘尼戒律,此事該怎麼處理,大法會後向上師報告。

用餐的後半段,印度導遊、教官共十多人,跪下來祈請 仁波切加持。飯店工作人員因目睹了 仁波切的殊勝教法,油然生起恭敬心,也跟著上前祈求加持。仁波切以金剛杵一一賜予加持,並對其中一位飯店員工開示︰「要好好對待媽媽,因為媽媽對你很好。」仁波切也對印度教官開示︰「要好好照顧左肩膀,可以使用印度傳統的按摩方式保養。」事後這位印度教官表示,他的左肩膀在很久以前的確受過傷。

仁波切用餐後,教導印度教官武術,並示範與人對招的方式。仁波切允文允武,應眾生不同的根器及需求,隨機教化,運用各種善巧方式幫助眾生。如同千手千眼觀音菩薩,運用不同的化身度化眾生。在仁波切慈悲的救怙下,不分職業、不分種族皆能感受到 仁波切無邊無際救度眾生的悲心。

2019年8月6日(星期二)

上午,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率領一行人自德里搭機返臺。眾人皆於 仁波切的加持與庇佑下,平安返抵家門,印度拉達克法會圓滿順利。



相關連結:
• 珍貴相簿:拉達克紀行
• 隨行弟子分享:度眾事蹟977 度眾事蹟978

更新日期:2019 年 8 月 2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