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再訪舍衛城——法王佛寺開光紀行

藏傳佛教最重視因緣,上師的心願或是上師許予善事,弟子們當毫不猶疑地接受、滿心歡喜的盡力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正是最佳實踐者。他老人家為滿三恩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願,出錢出力護持大舍衛城佛寺的興建,讓這片古老的大乘佛法緣起地再現榮光,俾令佛陀法教廣弘於世、利益更多眾生。

終於,這個善緣開花結果。莊嚴的佛寺圓滿竣工,雄偉的矗立在舍衛城,造就了170多位寶吉祥弟子及信眾在 仁波切的帶領下,再度前往朝聖,參加隆重的開光大典。

在2018年10月29日開始的7天行旅中,寶吉祥弟子有幸恭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開示,並跟隨兩位大修行者前往祇樹給孤獨園佛陀安居處唱誦求生極樂淨土文;在新成的佛寺大殿內,仁波切親領弟子繞佛持誦六字大明咒;在祇園的大菩提樹下,仁波切帶領弟子靜坐,猶如當年佛陀度化眾生宣流法音般。眾人們緊緊跟隨 仁波切追尋佛陀的足跡,也體會到上師的用心良苦,始知上師無處不在的慈悲加持力。

舍衛城,這座2500年前佛陀曾經結夏安居25年的都城,曾是何等富饒安康,給孤獨長者以黃金鋪地,迎請佛陀於此宣說正法,留下無數珍貴經典;而今的舍衛城,卻是飽經滄桑,蒼老野拙,徒留斷壁頹垣供後人憑弔。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忍聖教衰微,於2013年啟動大舍衛城計畫,為讓全球佛教徒都有機會前來親炙佛法聖教。今年,興建佛寺圓滿,師徒同心成就今日的碩果。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 法王之吩咐率領全球各地的弟子共襄盛舉,親眼見證正在復興與重生的舍衛城。

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
10月29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 170多位弟子及信眾,由臺北出發前往印度舍衛城,參加佛寺開光盛典及第四屆舍衛城佛教文化節;海外弟子則分別從法國、大陸、香港、新加坡等地啟程至德里會合,展開殊勝的朝聖之行。

2018年10月30日(星期二)
到達德里短暫休息一晚後,仁波切旋即帶領弟子一行搭乘國內班機前往勒克瑙。午餐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弟子們與上師共進午餐的機會,當地信眾得知 仁波切蒞臨,特地前來求見並請求加持。

中午過後,一行宛如歸心似箭,在灰黃顛簸的道路上,驅車飛奔前往舍衛城,下午5點甫近傍晚時分抵達。眾人欣見佛寺已巍峨矗立,數十隻燕子盤旋其上,入口處高懸:「Welcome to the Great Shravasti Buddhist Cultural Assembly」,歡迎各界嘉賓參與大舍衛城佛教文化節。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今日,仁波切即將帶領弟子至佛寺參與盛典。早晨7:20,仁波切進入飯店餐廳與弟子們用餐,出家眾弟子卻姍姍來遲。仁波切指示出家眾弟子趨前問話,其中一位女出家眾急忙上前,沒留意自己站在男出家眾前面,仁波切呵責:你很急嗎?要搶第一,以為我沒受過比丘戒,不知道比丘尼不可以站在比丘前面?領隊布達七點吃早餐,你們還慢慢來,你們幾點下來?(出家眾弟子一一回答)一般寺院早上五點半就起床了,你們現在在享福啊!以為是旅遊團,來渡假嗎?你們的旅費是協會出的,是1500位眾生給的,看你們怎麼還他們。你們是領衆還比他們晚下來,做什麼領眾?之前傳的餐前供養文法本唸了嗎?你們在房間做早課嗎?在房間唸有什麼用?你們真以為我是來吃早餐的嗎?

仁波切藉由各種善巧機緣,隨時慈悲教導弟子們,於行住坐臥間實踐佛法,弟子們感恩領受。

早晨9:20,弟子們抵達佛寺,手持教派旗與寶吉祥佛法中心旗於佛寺入口恭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佛寺後,即被敦請至休息室。稍後,在西藏傳統舞獅的歡欣前導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帶領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其他仁波切,前往佛寺進行開光剪綵。仁欽多吉仁波切隨侍 法王身後,與 法王一同進行灑米灑淨儀軌及為佛寺剪綵,開啟佛寺主殿大門。

值此神聖時刻,直貢澈贊法王握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一同進入大殿,繞佛一周,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唯一隨著 法王進入大殿的仁波切,再次應證了 法王曾對 仁波切所授記的:師徒兩人永遠在一起,能夠在佛法的大道上利益更多眾生。

今日是豔陽高照的天氣,卻有陣陣微風徐徐吹拂,開光典禮會場正中央供奉著釋迦牟尼佛法照,此處正是清涼法界。法王為佛寺開光剪綵後,進入會場安坐於主法座,仁欽多吉仁波切則坐在面對 法王第一排中央貴賓席。

法王首先致詞歡迎所有嘉賓參與這場重要的盛會,法王開示今日是釋迦牟尼的「天降日」,也是第四屆佛教文化節,舍衛城是佛教聖地,在此進行的活動,對心靈和社會都有很大的幫助,且隨著舍衛城佛寺的開光,可以進行結夏安居、靜坐、文化教授等國際性的活動。舍衛城佛寺的開光只是第一步,以此為中心向外拓展,不僅將佛教發揚光大,還可以讓這裡成為國際性的城市、綠色城市。法王已經和政府做了很多交涉,希望在這裡建設一座機場,讓更多人可以更快地到達此處,一起來建設,讓這裡可以更蓬勃。為了讓舍衛城發展,法王已投注了許多心力,也感謝各界的支持與蒞臨,希望2020年大家再來此共襄盛舉。法王隨即致贈當地一株青翠的樹苗,以開啟建立綠色城巿的善緣。

主持人接著宣布,舍衛城能有今日的建設,是由於許多重要贊助者的護持,法王將賜予重要的貢獻者每人一份紀念禮物,第一位是主要的贊助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立即上臺向 法王頂禮、敬獻哈達,法王賜予 仁波切一尊釋迦牟尼佛佛像及一個金色禮盒。法王特別以中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是這裡最主要的贊助者,同時對直貢噶舉在中國、在國外,在許多地方,也都有很多很多的幫忙,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

隆盛的開光典禮約於中午12點結束,直貢澈贊法王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侍之下,於佛寺中種下第一棵樹苗,象徵建立綠色城巿的開始。法王並指示 仁波切栽植第二棵樹苗,仁波切隨即為第二棵樹苗鏟下第一鏟土、覆上第一抔土。法王此一指示,不言而喻,深具禪意!

舍衛城當地天氣非常乾燥炎熱,仁波切直至下午約1:40才再度返回飯店用膳,辛勞之餘,仍賜予大家與上師同室用餐機會,並慈悲關照大家把握時間回房間休息。

傍晚5點,法王與 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一同前往祇樹給孤獨園內的「佛陀香舍」(Gandha Kuti即釋迦牟尼佛常駐房舍遺址),法王帶領仁波切及喇嘛、出家眾等修法,並唱誦〈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黃昏時分,壇城上朵朵蓮花燈隨著天色漸暗逐漸綻放七彩光芒,法王和 仁波切期望眾生脫離苦海、往生淨土的慈悲願力,隨著誦經聲迴盪在閃閃燭光和靄靄暮色中。千百年來堙沒於荒煙蔓草中的舍衛城聖跡,終於重見榮光!

今日晚餐,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與 法王、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攝政王 赤札仁波切共同用餐的機會,仁波切並指示所有弟子至飯店內向 法王頂禮。於晚宴中,仁波切以金箔供養 法王。

2018年11月1日(星期四)

今日為法會第二天,弟子們有幸與上師共用早餐之後,9:30出發前往佛寺恭迎 仁波切。

法會席間,直貢澈贊法王坐於中央主法座,法王右側為攝政王 赤札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左側為 努巴仁波切,3位皆是教派中的大仁波切,法桌以紅色桌巾鋪覆。

法王於法會中繼續開示《法句經》,法王已連續4年在舍衛城開示《法句經》,專門開示經中佛陀於舍衛城講法的內容。法王此次以Shagama女居士的故事為例,開示女居士的父親在她結婚時,教導她敬事公婆、侍奉丈夫、理家持家、與親友互動。以及她生兒育女後,曾將珍貴衣物遺落在給孤獨園,藉此因緣得以供養阿難尊者的故事。

法王開示,當女居士的父親給予十個告誡時,說話是很有分寸的,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現在科技發達,發展了很多通訊設備,如果不注意的話很容易常犯口業,這裡也是教我們講話前要用智慧先判斷,以斷除語的業障。再者,對於丈夫及公婆間,都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如靠火般。今日社會中,大家也應該彼此尊重,例如上師與弟子間、功德主與功德主間、親友間,人與人關係保持適當距離是很需要的,過近會造成麻煩。法王引述過去的名言:靠火和曬太陽時要保持適當距離,太近可能會燒到自己。同樣的,當我們照顧、保護親友們時,也要像從遠處照看他們,太靠近可能會出現問題,甚至可能造成不愉快,這些都是過去人在生活中所總結出的經驗,時至今日仍然適用。

經文中教導我們要尊重父母及年長者,在古印度及漢區文化都有這種好的道德,要發揚好的傳統。有一些年輕人讓年邁的父母親住在小小的屋裡,自己則過著奢華的日子,這都是不好的。年輕人也會變老,如果自己老了以後,孩子這樣對自己,心裡也是會很難過的。

法王藉著這位女居士的故事,開示諸法無常,每個人出生後必將死亡,所聚財富終將散盡,我們應該把握時機盡力行善。法王並開示觀死無常的重要,舉例兩位德國信眾生病的故事,告訴大眾,平常有沒有學習佛法,面對病痛時,心態與接受的程度就不一樣,要我們能夠接受無常。

法會結束後,仁波切親侍 法王步下壇城離開會場。法王上車後,仁波切為能先抵飯店恭迎 法王,於是加快腳步飛奔上車,速度之快,猶如在禪定中奔跑,隨行侍者、隨扈皆跟不上,眾等讚歎 仁波切事師恭敬心切,故能在如此崎嶇的黃沙泥地裡勇猛飛奔。

中午,法王與 仁波切賜予弟子與信眾們一同用餐的機會,法王並親手賜予寶吉祥弟子一枚紀念幣,紀念幣上精雕了八吉祥圖案。有些弟子和領隊則領受到 法王賜予的一把甘露丸。為了節省法王寶貴時間和體力,此時 仁波切隨侍 法王身旁,提醒弟子們在接受 法王的賜予時,曲膝即可不需跪拜。然而還是有一位弟子沒有遵照指示,受到 仁波切大力的呵責。

下午3點半,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前往新落成的佛寺禮佛,佛寺大殿中央壇城採圓形設計,主尊為釋迦牟尼佛,四周環繞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的八大菩薩,身形優美、姿態莊嚴。仁波切帶領弟子們繞佛持誦六字大明咒3圈。

接著一行人上到頂層, 頂樓中央有一巨大的金色金屬球體,球體上滿布小水晶球。弟子們跟隨 仁波切繞行球體,持誦六字大明咒,仁波切慈悲法音遍滿虛空。

持咒後,弟子恭敬聆聽 仁波切開示:這個球體是 法王設計的,靈感來自於台北101大樓的避震器(風阻尼球)。從顯教來看,這代表釋迦牟尼佛頂髻上的摩尼寶,就密法而言,則有許多的涵義。球體的下層就是大殿釋迦摩尼佛像的頭頂, 將這個放在佛的頂上相連,代表佛的法身、報身、化身,三身合一。

一般佛寺是兩個門,這裡有四個門。古代的佛寺都會有四個門,就像吳哥窟、孟加拉的佛寺都是四個門,現在一般很少會有四個門 。學佛是為了解脫生老病死,不是為了你的情緒、你的心情。有人來跟我說因為脾氣不好所以想學佛,要讓脾氣好、心情好,可以去看天空、學心理學,心情都可以變好,不需要學佛。要解脫生老病死,只有靠佛法,沒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所以這四個門以顯教來說代表的是生老病死,以密法來說代表四個法、四個次第,這個密法的部分不講。

法王為什麼會在舍衛城蓋佛寺,大家知道舍衛城是釋迦牟尼佛晚期25年說法的地方,昨天我們去的祇園精舍是以前釋迦牟尼佛住的地方。你們可以留意祇園那些舊的關房都小小的,每天關在一個小房間裡面,以前古代的出家眾哪有你們那麼舒服啊?哪有吃香喝辣?還慢慢等你們搞清楚?你們在家的現在也很舒服,只會看到 仁波切時發洩一下情緒,這些都不是佛法!所以今天 法王在舍衛城蓋這座紀念塔,不只是為了我們直貢噶舉,也希望以後所有的教派、所有佛教的宗派都可以來這邊。

在舍衛城這邊蓋最多佛寺的是泰國,其次是韓國,因為泰國修小乘佛法、阿羅漢,以前他們都認為釋迦牟尼佛身邊的出家眾都是修阿羅漢,其實不是,如果只有修阿羅漢就不會有《寶積經》和後面大乘經典的出現,其實他們只是現出家相。

法王在這裡蓋紀念塔也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因為釋迦牟尼佛後期開示的大乘佛法全部在舍衛城宣說。早期佛所宣說的是小乘佛法,為什麼先說小乘,才說大乘和金剛乘?因為佛陀閉關6年出來後,首先度的是以前的6位侍者,印度人以前流行苦修,要離開人群,所以跟侍者們說大乘佛法,他們聽不進去、也聽不懂,所以佛陀依照他們適合修行的方法,先開示四聖諦法和十二因緣法。但是後期在家眾多,越來越多胡言亂語,或心情不好見到 仁波切吐苦水這種在家眾,這些都不是佛法。現在我在開示《寶積經》,大家都知道佛說什麼,你們的心要改、心要調整。法王昨天又再講一次,要我去歐洲開示《寶積經》,因為歐洲修行的都是在家眾。

所以 法王在此蓋紀念塔,就是紀念釋迦牟尼佛晚年開示宣說大乘和金剛乘佛法,你們才有機會受到佛法的幫助。因此,今天我們不是來觀光聖地、不是增加功力、不是來了就能得佛加持。大家回去後不要覺得自己去過釋迦牟尼佛的聖地就很驕傲。

一位弟子在 仁波切開示時,一直抬頭往上方張望,仁波切呵責:我現在才知道,你們家的人不聽話,就是你帶頭不信。我現在在開示佛法,你一直東張西望,表示我講的佛法與你無關,那要不要旅行社退費給你?你剛才一直看屋頂,屋頂上有什麼東西嗎?你家裡是做建築的,你以為來是參觀建築設計嗎?你有什麼意見跟我說,我會向 法王報告。全部一百多個人,只有你在看上面,以為釋迦牟尼佛會來加持你,讓你全家過好日子嗎?代表你的心從來沒有放在三寶上,你的心只想著孩子、工作、家產、老公。你的兩個兒子都是我救的,全家求我保佑,值多少呢?我現在一條一條的跟你算。想罵你很久了,心不對,來到釋迦牟尼佛的地方讓你被揪出來,讓我有機會可以罵你。

仁波切繼續開示:所以 法王打破世間所有宗派的界線,法王是開大門、做大事的人。法王去到全世界,看到的都是佛法,像你們看到的只是避震器,但是學習密法的人看到的就不只是這樣了,為什麼放在屋頂,其中必有深意。

法王費很多心血在這興建佛寺,你們上師 仁波切供養了200多萬美元,好不容易帶著你們來,你們不要以為有付團費,事實上全部團費加起來,都不夠供養給 法王,不要以為自己做了供養。

大殿中釋迦牟尼佛像四周,圍繞有立姿的八大菩薩聖像。這八大菩薩是有一年我陪 法王到尼泊爾一個做佛像的店,法王看到了這八大菩薩的聖像很喜歡,於是我就供養 法王。法王原本把八大菩薩放在紐西蘭,但是因緣不具備,後來又送回到了這裡,所以只要有供養的心就有機會,到最後還是果報很大的。這讓我們知道,只要你曾經做過,這個功德是會一直持續的。(這時 法王侍者喇嘛走進來,非常認同,歡喜鼓掌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


這八大菩薩表面看是八大菩薩,其實裡面有很廣、很深的涵義。法王特別從紐西蘭運過來,沒有放在自己的佛寺而是放在這邊,為的就是讓廣大的人群能夠接觸到八大菩薩。因為任何修行法門都離不開八大菩薩,就算我們沒有專修哪一尊菩薩,但絶對有一個法門與八大菩薩相應。

所以 法王以蓋佛塔、供奉八大菩薩像以及這些古代的建築風格,來告訴我們佛法說什麼,裡面涵義太多了。法王也用到中國的圖案,像是龍,還有中國工匠貼的琉璃瓦,大殿也有一些日式圖案。法王利用這個地方和廣大的眾生結善緣。這一生能不能度他們還不知道,最少能和他們結緣。正如《妙法蓮華經》中有開示:只要我們對佛像恭敬行禮,已成佛道。已成佛道不是鞠個躬就成佛了,而是已經開始往學佛的道路走了。

法王花了這麼多時間、心血、金錢,到這麼偏僻的地方興建佛寺,是 法王對佛法、對眾生一種尊重的心態。密宗最講究緣起,這個區域是大乘佛法的緣起,這個緣起起來了,以後大乘、金剛乘佛法就會更加利益廣大眾生。不是小乘不好,千萬不要誤會,只是小乘佛法能利益眾生的力量和範圍有限,大乘和金剛乘能利益無邊無際的眾生。法王在這裡成立中心絶對有很深的涵義,我是他的弟子,只可以了解一二,法王沒告訴我其他的,只告訴我這是看101(風阻尼球)做出的。當然,法王後續還會在這裡進行很多事,昨天就聽到 法王本來的想法是要在此成立一個綠化城市,就看因緣、看什麼人有力量、有能力繼續幫 法王滿願。我們每一個做弟子的,盡我們的心力,在佛法裡面不斷進步。

而且,法王已將我要蓋佛寺的事廣為宣說了,現在非蓋不可,法王去到世界各地都說這是以後全世界最大的藏傳佛寺!(大眾報以熱烈掌聲)。仁波切開示:不用鼓掌,你們有許多人沒有資格護持。大家來到這裡,真的值得!因為人生沒有幾次機會能來到這種地方;即使能來,也不一定有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能帶領我們,好像昨天我們去釋迦牟尼佛居處,原本 法王要我帶大家唸《心經》,結果事情有些變化,昨天我們念誦了別的。所以表示在每個時間都要對佛法尊重,剛才帶大家念誦六字大明咒,就是讓咒語加持這個寶塔、這個寶地,讓眾生繼續有機會接觸到佛法!

剛剛我們經過大殿的時候,還有其他仁波切在開示信眾,等一下如果還在,不要打擾人家,我們對釋迦牟尼佛頂禮一拜即可離開。大殿外沿著廊簷四周設置了轉經輪,仁波切接著帶領大家來到了大殿1樓,大眾繞著大殿外的廊簷轉經輪,轉動著慈悲的法輪。

仁波切離開法會會場時,許多藏民、當地的印度人及一些參加開光典禮的其他臺灣信眾,全都爭先恐後圍過來求 仁波切加持,其中還有一位臺灣來的九十幾歲有病痛的老人家,眼看 仁波切已經要上車了,還特地擠到人群前面來求 仁波切加持。仁波切非常慈悲的都一一賜予加持。

接著,仁波切帶領大家再次拜訪祇樹給孤獨園,來到了阿難菩提樹 (Ananda bodhi Tree),仁波切安坐在菩提樹下向弟子們開示禪定:

我們在此禪坐。直貢噶舉派的禪定是修大手印, 小乘佛法有所謂的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兩者的差別是小乘的禪稍微一個不留意就會修到非想非非想天。

禪定不是沒有念頭沒有想法,不是什麼都不想、坐著不動就是禪定。禪是讓我們複雜的心簡單化,將注意力集中、專注;定是指定在一個境界,也就是一呼一吸之間,在氣呼出去還沒有吸氣的那一瞬間是沒有念頭的,以你們來說是很難察覺。如果能將呼吸的時間拉長,這個人一定長壽 。

小乘佛法也可以解脫生死,但是修小乘一定要現出家相。而佛陀後期講出來的大乘佛法和金剛乘,就是為了在家眾也可以修。但是想要修大乘佛法和金剛乘,一定要修菩薩道。

禪定不是為了求感應,或增加自己的功力。有感應就不是禪定,佛開示《楞嚴經》、《金剛經》、《楞伽經》,裡面都有講到禪定可能遇到的境界,我們可以透過學習佛法,例如持咒、守戒、打坐等等來增加我們定的力量。

你們還沒有資格學禪定,以你們來說是不可能沒有念頭,可以先學著靜下來,在靜的過程中察覺自己的妄念,知道我們的妄念從何而來。我們的妄念都是從煩惱而來,我們要了解煩惱是空性的,煩惱也是因緣法,不是說我們都不要有煩惱,也不是不要煩惱就不會有煩惱,要知道煩惱都是從我們自己的妄念來的,不是外在給的,一切都是自己心的問題。用佛法來改變我們的生活習慣,可以幫助我們減少煩惱,學習佛法要將心放在解脫生死、求生淨土上,而不是為了孩子、工作、身體、財富。

雖然佛陀的化身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但是佛曾開示,佛的法運有12000年,這個時間是夠我們修的,我們今天有機會來到這裡沾一點釋迦牟尼佛的氣。現在大家把身體坐直,能夠盤腿的就盤腿,心中觀想你修行的本尊。上半身挺直,但不需要用力將腰桿挺得很直,不要聳肩,下巴微收,舌頂上顎, 手結一個定印。眼睛若是沒有辦法睜著,就稍微往下看,不要閉眼睛。我們靜坐。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帶領之下,大家在菩提樹下靜坐片刻。靜坐畢,仁波切指示,將靜坐的所有功德迴向給十方法界一切眾生,接著唱誦《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3遍。

仁波切繼續開示:《阿彌陀經》說到要往生淨土是不可少福德因緣之善男子善女人,佛沒有講福德因緣要多少,而是說不可少,意思是要一直持續不斷地做,跟佛法有關的事都可以幫助我們累積福德因緣。我們今天有因緣福報能夠來到這個地方,表示過去世曾經學過佛。福報是要不斷的累積,而不是說做夠了、有做了。為什麼要不斷地做?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要不斷的累積因緣福報,才能夠往生淨土。第二是為了能夠利益廣大一切眾生。

在《寶積經》中,彌勒菩薩祈求釋迦牟尼佛開示,要怎麼樣才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彌勒菩薩有自己的淨土,但是為了末法時代的眾生祈求佛開示。釋迦牟尼佛開示,不管眾生修什麼法門,將所有的功德迴向給西方極樂世界,必定能夠往生淨土。

這裡告訴我們的是要捨得,外道可能說要和他人分享,對於一般人來說,能夠分享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但佛法講的不是分享,佛法講的是捨,也就是給。不是說全部都給出去,自己什麼都沒有,重要的是心,是懂得捨的心,因為能捨才能不執著,在四無量心中提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愛憎住平等捨,就是不管喜歡或不喜歡的都要捨去。為什麼要給?因為體會到這一生的福報就算沒用完,也一定會消失。人生在世上不捨得的話,當兩腿一蹬時,所有的財富權勢都帶不走。有些人來法會希望之後不好的事情不要發生, 有些人來懺悔,希望懺悔後不好的事情就沒有,這都是求快樂。如果你們還是自私自利的話,學佛這件事就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接著 仁波切指示大家繞著菩提樹3圈,心中默念釋迦牟尼佛聖號。

舍衛城的人民已將阿難菩提樹視為佛陀的親身,四周以圍欄保護,一般來說團體不能進到菩提樹下停留。仁波切不但能帶大家在樹下靜坐良久,還賜予眾人繞樹的因緣,十分殊勝難得,弟子們至誠感恩。仁波切始終為眾生製造一切善緣,孜孜不倦、苦口婆心的教導弟子們,眾人皆萬分羞愧、深深懺悔,誓願依教奉行。

結束了殊勝的禪坐指導及開示,仁波切帶領弟子們離開祇園精舍。此時,菩提樹下除了寶吉祥弟子外,尚有其他來自不同地區、使用不同語言的信眾或修行者聚集,他們也向 仁波切恭敬合掌,仁波切亦微笑合掌。大修行者的風範令人讚歎!

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
今日大家即將離開舍衛城,返回德里。上午在Pawan旅店用過早餐後,飯店廚師、服務人員,以及保全人員約30多人祈求 仁波切的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手持金剛杵慈悲地滿眾生的願,一一為眾人加持。

中午在勒克瑙的飯店用餐時,仁波切吃到冷的麵,於是很關心在座的弟子們是否吃到的也是冷了,擔心影響弟子的健康,故而詢問經理。由此可見,仁波切十分關心弟子,也很注重旅行社品質,這些點點滴滴,都讓弟子們體會到 仁波切重要的身教。

2018年11月3日(星期六)
晚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率領一行人自德里搭機返臺。眾人皆於 仁波切的加持與庇佑下,平安返抵家門。印度朝聖圓滿順利。

此次印度之行,弟子看到了上師對法王的至尊至敬、至恭至孝;也看到上師的觀機逗教、嬉笑怒罵,信手拈來皆是佛法!尤其在祇園的夕陽餘暉中,見到上師即使年屆古稀卻依然精神矍鑠的身影,體會到老人家為了佛法奉獻一生,只因悲憫不捨任一位在六道中輪迴的眾生,我們感動也感恩!對於學佛這條路豈能再「一疑二惑三不決定」呢?

相關連結

更新日期:2018 年 11 月 1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