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歐洲弘法】拉脫維亞 | 匈牙利法會朝聖紀行

2017年8月25日到9月3日,仁欽多吉仁波切遵從根本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的指示,帶領寶吉祥弟子前往拉脫維亞、匈牙利,參加法王所主法的法會與朝聖,法會殊勝圓滿,無數眾生蒙受法益。

2017年8月2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20位寶吉祥弟子,前往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的拉脫維亞首府里加。抵達時,多位直貢噶舉的喇嘛、阿尼、顯教法師、當地信眾及臺灣隨行弟子等在入境大廳恭迎仁波切,並敬獻哈達。

2017年8月26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前往位於里加的索裡吉禪修中心和平塔,參加 直貢澈贊法王所主法的菩提心教法與授戒法會。

上午,仁波切帶領弟子進入和平塔,敬獻哈達並修法供養佛塔供奉的彌勒菩薩與阿奇護法。寶吉祥弟子依序進入佛塔內禮佛,仁波切帶領弟子持誦六字大明咒並繞佛塔21圈。

繞塔後,仁波切賜予弟子們珍貴的開示:

大家要將今日繞佛塔的功德,回向給十方法界一切眾生與當地的眾生,在臺灣找不到像這座佛塔這麼好的一塊地方,當地的民眾能在此美麗的地方建立佛塔,是非常不容易的。

在皈依時,曾教導過大家要對佛像、佛經與佛塔恭敬,今天讓大家有這個機會來繞佛塔,大家要有恭敬心,繞塔時持咒是供養佛菩薩與上師,將功德回向給一切眾生。不要以為是自己在繞佛塔,學佛不僅是修自己,而是要利益眾生,這才是修行學佛的意義,今天繞塔一切功德是回向給這個地方的民眾,讓這個地方越來越好。

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帶領寶吉祥弟子唱誦《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與《發菩提心》,隨即帶領弟子前往園區入口恭候法王,許多當地信眾手持哈達排成一長列,歡欣雀躍等候大修行者到來。

法王座車抵達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趨步上前恭迎並敬獻哈達。法王見到仁波切十分歡喜,並在仁波切隨侍下緩步前往會場。當見到隨行的寶吉祥弟子時,法王親切的問道:「你們都是從臺灣來的嗎?」弟子們恭敬稱是。當地信眾向法王敬獻哈達,並表演傳統舞蹈供養法王。

法會開始時,直貢澈贊法王升主法座,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座略低,位於法王右方,面向與會大眾。

澈贊法王以英文開示,由當地信眾翻譯成拉脫維亞語。法王開示直貢噶舉清淨的傳承、教派與祖師吉天頌恭的簡史,並開示菩提心戒之傳承與意義。修法過程中,法王開示供養的意義、皈依境與主尊的觀想方式,並帶領與會大眾持誦觀音菩薩、不動明王與金剛亥母的心咒,大眾皆歡喜信受。

下午法會,法王再次升法座,開示七支供養法與釋迦牟尼佛修行菩提心的過程,並傳授願菩提心與行菩提戒,隨後帶領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

法會圓滿,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下法座,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敬隨侍下離開會場。

晚間,仁波切賜予寶吉祥弟子與上師共同用餐的機會,席間點名一位出家弟子,詢問今日參加法會的心得。出家弟子報告:當地沒有固定的善知識在教導佛法,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這邊只能帶大家一起念誦,跟佛菩薩結個緣,沒有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長期教導弟子因緣果報、佛法緣起性空的道理。寶吉祥弟子是很幸運的,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大善知識教導大家,這是寶吉祥弟子的福報。佛法沒有上師教導真的沒辦法修出來,自己本身已出家快30年,還是要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善知識教導。

此時,仁波切開示:「不是用請的。」出家弟子立即更正:「是祈求善知識教導。」他表示能得到佛法很不容易,這是他今天的感想,寶吉祥弟子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是很幸福的。

隨後,仁波切又點名另外一位出家弟子報告心得,這位出家弟子表示,自己真的非常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棄弟子,他雖然出家很多年,卻未能遇到善知識。因此,有因緣得上師教導是非常不容易的,在臺灣是如此,在拉脫維亞更是如此,要去哪裡找這樣的善知識?他覺得地球上可能沒有第二個了。

臺灣雖然號稱佛法很興盛,但有幾個人在教真正的佛法?甚至像這樣教導將佛法用在生活上的?沒有善知識教導的人,以為佛經打開就是佛法,事實上佛法如果沒有用在生活上,佛法是佛法、我們是我們,永遠不可能出離輪迴生死。覺得自己雖然跟在上師身邊,但要做到上師這個程度是不容易的,可是上師還是沒有放棄大家,即使大家根器這麼低劣,上師還是一一救度,這種恩德不是一世、二世,真的是生生世世,不知如何回報?非常感恩上師。

仁波切開示這位弟子沒講到重點,沒有說出今日參加法會的心得。

他繼續報告:雖然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這裡舉辦法會教他們,但無法像寶吉祥弟子時時有上師糾正言行舉止。他深深體會佛法學到最後,就是靠上師,沒有第二個方法,非常感恩上師。

仁波切點名一位醫生弟子,要他分享仁波切與當地一隻黑貓的故事:

他說:今日仁波切與法王在房間內談話時,擔任法會翻譯的人告訴他,當地本來有一隻狗負責看守保衛整個場地,但是後來那隻狗被獵人射殺。之後,就來了一隻貓。自動走到大佛塔裡面,而且留在那個地方。

這只貓的野性非常強,不讓任何人摸,只要有人碰牠,就一定會攻擊或咬人。可是,仁波切在用餐時,用手去碰那隻貓,牠卻很溫馴的讓仁波切碰,當地人看了便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是具備大能力、super power(超能力),那隻貓才會溫馴的讓仁波切去碰觸。當地人說這只貓非常特別,還會自行去巡視整個佛塔的場地,而且不會超越界線。

仁波切問一位出家弟子:「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只有碰那隻貓而已?」出家弟子表示那隻貓被仁波切碰了之後有清醒過來,而他自己也有去碰貓,但是貓都不理睬,只有仁波切去碰牠,牠才清醒過來,看了一下。

仁波切訓斥這兩位弟子在上師旁邊,卻都沒留意到上師如何做事。仁波切繼續開示:

為什麼 澈贊法王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可以記得清清楚楚?醫生弟子犯的毛病是只記得自己喜歡記的事,病人跟他講的話都不用聽清楚嗎?這位弟子整天假裝很緊張,這怎麼有資格做醫生?

仁波切重重呵責剛剛發言的弟子都亂說話,仁波切今天不是要大家讚揚什麼事,只是讓弟子們瞭解,修行到什麼程度,眾生都會知道。之所以要醫生弟子講出這一段過程,是因為當地人全部都知道這只貓很野,但仁波切過去摸牠時,當地人卻完全沒有阻止。

你們以為到別人的地方很好玩嗎?以為只是來參加法會?以為來旅遊嗎?每個人都不用心過日子,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每件事好像簡簡單單,所以醫生弟子就不會記住,認為摸只貓很簡單,就不說是“摸”,而說是“碰”。“摸”與“碰”是兩回事,他站在仁波切旁邊,明明看到仁波切摸了那隻貓很多次。

另一位出家弟子也是,以為自己在修慈悲,慈悲在哪裡?那隻貓墮入畜生道,多可憐啊!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度人嗎?你們不要以為跟著仁波切來,覺得是 直貢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這裡舉行法會,其實每件事都讓你們看到自己修到哪裡!?

每個人都自私自利,以為在修,修什麼?修自己嗎?你們每個人都以為今天能過好日子是自己努力得來的嗎?以為自己在學菩薩道。學菩薩道是到任何地方,看到任何眾生都要度的。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起身去摸那隻貓?因為仁波切要度牠。兩位出家弟子在仁波切旁邊,竟然完全沒留意,還以為是好玩。連當地外國人都留意到仁波切去摸那隻貓,醫生弟子跟在仁波切身邊很多年,仁波切度一隻畜生道的眾生,這麼重要的事他卻不記得,只記得人。

你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度了多少鬼眾嗎?上師每一秒鐘都在做事。醫生弟子之所以會記不起來,是因為他看不起這只貓。他之前學外道的習性還在心裡。出家弟子也是,以為修行是講大道理,其實是看平常的小動作,道理誰不會講?

先不講那隻貓凶不凶,大家都知道,貓如果不認識你,是不會讓你摸的。仁波切不是有什麼super power(超能力),而是修到菩提心。醫生弟子跟在仁波切身邊十幾二十年,會忘了這件事,就是因為他看不起畜生道。

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修行人先度三惡道,因為牠們比我們苦。你們做到人已經是屬於三善道之一,覺得苦什麼?在人道有機會修行卻不把握,你們以為修行一兩天就可以了嗎?今天法王傳菩提心戒,表面上是傳給外國人,事實上是在呵責你們。你們這些人不要說修菩薩道,連心裡都沒有菩薩道!

仁波切點名一位已退寶吉祥弟子背心的信眾,問她目前在請求之前所屬組別的師兄們簽同意書簽了多久?她報告:1年9個月。仁波切接著指示,如果9月10日之前她還沒有簽完,就永遠不必再來。仁波切說她看不起佛法,簽了1年9個月都沒簽完,以為自己在過好日子嗎?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學佛的目的是什麼,只希望過好日子。今天有這個因緣讓你們來到這裡,吃好的、用好的,不是仁波切要對你們好,而是大家要感激眾生給你們機會。仁波切指示,如果這位曾經是弟子的信眾在9月10日前沒簽完同意書,全家人都不要再出現,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他們,她大可以抱著自己的錢過晚年。

在末法時代,大家不要以為自己想怎麼學佛就怎麼學,一個不小心就會有狀況的。仁波切今天已經放寬尺度,否則你們沒有一個人有資格留在上師身邊。

你們這些人,仁波切對你們好卻還不改,每個人還覺得自己運氣好,認為自己在過好日子。從今天這件事可看出,醫生弟子完全沒修菩薩道,心裡面只有人,覺得畜生道都該死。連畜生道都知道有好康來就馬上馴服,你們真的是難調難伏,正如《地藏經》中所講的,地球的人類是最難搞的,特別提到人類。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想法來學佛,以為佛法就是如此嗎?

直貢澈贊法王今天之所以會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第一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歐洲結緣,再者是讓仁波切有機會呵責你們。

人生短短幾十年就過了,學佛不是要很緊張或很嚴肅,而是學佛人的心態與一般人不一樣,我們瞭解如何改變自己的未來,能學到如何控制自己的人生。既然要控制自己未來的人生,可以隨隨便便嗎?觀念可以飛來飛去嗎?

你們不要以為仁波切平常跟你們聊天就不是在講佛法,醫生弟子就覺得仁波切是在跟他聊天,因為他是醫生,幫人緩解病痛才是佛法。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修行人,覺得六道每個眾生都重要,尤其要先度墮入畜生道的眾生。從這一點,就可看出醫生弟子有分別心。

佛法是修改我們的心,今天你們全部挨駡,是因為你們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我才呵責你們。就好像仁波切對那些喇嘛都很客氣、笑嘻嘻的,你們從沒看過仁波切笑得那麼好看,因為他們不是仁波切的弟子,所以仁波切跟他們結個緣就好。

每一次到任何地方、任何場所,大家都可以隨時檢討自己究竟有沒有學佛,就算不準備學佛,也要檢討自己有沒有調整,而不是聽了卻不做。如果只是聽就能夠改變,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個說不用閉關,也不用修這麼多了。上師只能教你們、只能救你們一次,但如果你們不改就沒辦法了。

就像那位簽同意書的信眾認為自己在過好日子,仁波切等了很久,到今天才呵責,她可能以為仁波切記憶力不好,但仁波切雖然年事已高,記憶力卻很好。她每天都很享受,這樣連學佛的福報都用完了。仁波切並非不容許大家過好日子,而同時是要想如何幫助更多的眾生,仁波切很慈悲,否則也不會度這麼多眾生,但不是給你們利用的。

這幾天還有法會,大家要檢討自己的心態究竟有沒有調整,不要以為過來看看人家的缺點,就覺得自己有多好。既然你們說有一位好上師,但卻都不改,那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做什麼?

但學佛了應該要改。今天仁波切呵責之後,大家回去要檢討一下,聽了這麼多佛法,究竟有沒有去調整自己的心態,而不是一直靠仁波切加持。無論仁波切的加持力有多大、佛菩薩的加持力有多厲害,你若是不調整自己的心態,那就還是這副德性,沒辦法!你們不要以為自己還在過好日子,要知道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很快就過完了。

大家要瞭解,人生不是並非很努力賺錢過好日子,而是要還清過去世欠的、人家欠你或你欠人家的,還清就走了。如何改變自己的未來世?就是靠現在。不要像剛才出家弟子說自己永遠都修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子,當然修不到,因為你們都沒改。就算你們修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程度,但最少要調整自己。佛法是唯心,如果心能改,整個都會變;如果心不改,就像剛才出家弟子所說的,念再多都沒有用。

為什麼這位出家弟子會過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他出家幾十年,仁波切這邊也沒有大佛寺,他的個性很現實,如果仁波切這邊沒有好處,他是不會過來的。好處就在於佛法,但佛法也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是大家的。為什麼你們得不到佛法?因為不肯接受,還是築了一面牆擋在自己面前,想著要等自己如何如何,那就等吧!很多人怕見到仁波切,說會有壓力,但沒有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修出來的,很清楚如果不逼你們,機會一過的話,你們下一世就沒有機會。

今天有外國人告訴仁波切一些情況,由這些事能看出,身為傳法人、佛弟子,如果沒有將佛法做好,會帶來不好的影響,而且影響的層面很廣。還好這些外國人有點福報,仍舊堅持自己的信念,只是覺得不應該這樣子。這些外國人為什麼告訴仁波切?因為他們看得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嚴,仁波切坐在法座上的威儀讓大家都怕,外國參加者哪有可能從頭到尾都沒人起身去洗手間?那是因為仁波切坐於法座上不動,再加上戴了墨鏡,他們更加看不出仁波切的眼睛在看誰,所以大家都不敢動。

今天大家坐在下面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默默趕人了,總共趕了3個。一個站在後面,手插在褲子口袋中,穿著帽T,仁欽多吉仁波切稍微念了一下,他就將手拿出來,把外套脫了,之後就不見人影。

還有一個靠著欄杆站著的人,仁波切動個念頭要他站好,結果他就莫名其妙站好了;另一個,法會中大家合掌的時候他不合掌,仁波切默念他若不合掌就離開,最後果然離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法座上都還在工作,表面上看起來是在整他們3個,事實上是讓他們知道要對佛法恭敬。當時的距離約莫100公尺,但仁波切能影響他們的思想。你們身為仁波切的弟子,仁波切都影響不了,可想而知你們有多難搞。所以仁波切常常自嘲自己是業障深重的仁波切,收了一大堆如《地藏經》中所講的難調難伏、剛強自用、少有善事、馬上忘的弟子。佛經中所講的都是確確實實的。

今天 直貢澈贊法王傳了菩提心戒,大家能做到的機會不高,但最少自己要提醒自己。不管是否有皈依,一旦受了菩提心戒,如果還是不肯吃素、皈依,這個菩提心戒對你沒有用,而且破了菩提心戒的人生生世世都很難學佛。不要以為只是受戒沒關係,破了菩提心戒就是所謂的破三昧耶戒,生生世世與佛法的緣會很淺,而且絕對沒機會修得成就。

何謂破菩提心戒?就是聽不進佛法、不肯修,認為還沒到時候要去做;第二,就是沒有將所學的佛法幫助眾生。今天醫生弟子中招了,因為他不準備幫助眾生,只準備幫助人而已,所以才沒留意到那隻貓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了。

佛法是講心,心是很細微、不可思議的。你們不要以為仁波切每天過著跟你們一樣的日子,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眾生、都是上師,不像你們,站在上師旁邊都看不到上師在做什麼工作,可想而知你們心中無上師,上師只是讓你們利用;上師讓你們利用也沒關係,但你們要做得出來、要改,因緣一眨眼就過了。仁波切為什麼皈依 澈贊法王後能夠跟隨著法王?因為仁波切從來都不放過自己,對自己很狠,不給自己任何理由不學佛。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出家人,可能還講不過你們,但仁波切是在家的,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擋住仁波切修行。本來這一次仁波切不想來,但是年事已高的法王告訴仁波切說自己可能是這一生最後一次來。上師既然說了這句話,做弟子不可不來。其實在臺灣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仁波切處理,此次是滿上師願。

你們會覺得不過是一隻貓,摸牠一下就可以講故事講這麼久,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能講。

有個小事本來不提,但因為你們這次參加法會團,仁欽多吉仁波切多講一點。早上仁波切進 直貢澈贊法王的房間時,法王坐在床上,旁邊有一張椅子,法王叫仁波切坐,但仁波切不坐,因為椅子比法王高,所以仁波切坐在地上。如果換作是你們,就會得意的想是法王叫我坐。下午進去時,喇嘛也是請仁波切坐椅子,但仁波切告訴他不行,不能比法王高。

早上只有法王與仁波切兩個人在房間,法王叫仁波切坐,坐了有什麼關係呢?法王講了兩次要仁波切坐椅子,但仁波切都沒坐,這就是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堅持。因為是 直貢澈贊法王傳佛法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才有機會度這麼多眾生、收這麼多弟子,所以 直貢澈贊法王是一切眾生的恩人,而不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恩人。

換作是你們,就會先坐了再說,認為是法王親口講的,還連講兩次。法王有時候也會跟仁波切開玩笑,就像醫生弟子今天以為仁波切在車上跟他開玩笑,要不然他不會不記得這件事。偏偏今天最重要的就是這只貓,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了一隻在畜生道的眾生,你們卻亂說話。

你們不要以為仁波切在你們面前對法王是一套,背著你們又是另外一套,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一樣的。不是因為弟子們在場,所以仁波切要對法王尊重;也不是因為弟子們不在,仁波切就不需要對法王尊重。仁波切如果對法王稍微不尊重,法王也不會罵仁波切或對仁波切怎麼樣,但人的心很重要,只是差一點點,每件事都差一點點,就可以改變未來整個人生。

今天仁波切之所以講這件事,並不是要你們學到仁波切對法王的尊重,而是對三寶的尊重永遠都不能變,但是你們隨時變。今天仁波切呵責,你們就變;仁波切做不到你們喜歡的,你們就變;仁波切講到有些是你們不接受的話,你們也在變。所以佛法跟你們永遠都有距離。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至此,仍持續關心弟子們住宿安排狀況才離開,弟子們起立恭送仁波切,無比感恩上師殊勝教導。

當晚,有兩位遠從愛沙尼亞開車10小時的癌症患者,希望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由於因緣不具足未能遇到仁波切。於是兩位信眾決定入住旅館,等候隔日求見,足見當地信眾懇切的心。他們求見一位大修行者是如此的艱難,我們日日跟在仁波切身邊,每星期有固定法會參加,卻不知珍惜!

【分分秒秒心繫眾生 不曾停歇】

2017年8月27日

清晨時分,連早餐都還沒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不辭辛勞地接見兩位來自愛沙尼亞的信眾。

這兩位信眾都身患癌症(其中一位是直腸癌,另一位是乳癌),法王指示愛沙尼亞中心的閉關老師(喇嘛)帶他們前來拉脫維亞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其中一位住在愛沙尼亞的小島,必須先坐船再開車到拉脫維亞;兩位都已花了10個小時車程,但他們對仁波切的信心非常強,堅持一定要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為他們加持,年長的那位患有直腸癌,已開刀治療。仁波切開示:由於他吃葷,如果吃到牛肉的蛋白質,是癌細胞最喜歡的,反而會讓癌症更嚴重,所以仁波切勸他吃素,並說醫生都會告訴病人做完手術後存活率還有幾年。這位年長者表示自己非常害怕!所以仁波切開示:每一個人都會死,不需要對死亡恐懼。

仁波切告訴這位信眾,他現在住的地方出門右手邊大約45度處有樹木。信眾很驚訝地表示確實如此,他才剛搬家,房子比較小,前面是一排森林,而森林不是屬於他的。仁波切告訴他,這房子的氣已經沒有了,教他在森林前面種一排花,等同是供養森林內的地方神。如此一來,氣就會開始進來,他會轉好。

另一位較年輕的信眾患有乳癌,仁波切隔空掃描她的手掌對她說:有一側的乳房有癌細胞。她激動地說對,只有右邊乳房有癌細胞,左邊沒有,已經開過刀,現在正接受荷爾蒙治療。仁波切還說她的生理期不正常,她表示:因為在服用荷爾蒙進行治療。

她很十分訝異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瞭解她的狀況,診斷比醫學還快。同樣地,仁波切也囑咐她一定要吃素,並開示她有一個兒子現年15歲,兒子雖然現在很瘦小,但15歲之後會一下子長大,仁波切要她不用擔心。

這兩位信眾對於仁波切的大能力都深感驚歎與佩服,覺得此次遠從愛沙尼亞來求見是非常值得的。

上午,仁波切帶領寶吉祥弟子眾等抵達和平佛塔,並在佛塔內修阿奇、金剛薩埵與普巴金剛三個法。修法時仁波切指著特定方向,問當地信眾那是何地,隨即開示那邊有障礙。當地人告知那處有座農場,確實有發生過殺業。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後,超度了很多精靈,降伏當地的障礙。

仁波切修法時普巴金剛本尊降臨,持咒過程中數次發出極為低沉、雄渾的怒吼聲,如雷聲、如獅吼。臉部眉豎、眼突、嘴咧,現出威猛無比的表情,顯現出與普巴金剛本尊相應的法相。多位國外信眾親眼目睹此修法瑞相,都不由自主地淚流滿面、啜泣不已,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極為讚歎。

接續前日法會,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帶領與會大眾持誦不動明王與金剛亥母心咒,並開示慈悲與菩提心的修持方式。

接著,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法本中的菩提心英文口訣翻譯成中文,開示給與會大眾:

“上師要考慮接受我們,就好像過去的佛真實的轉變所有一切清淨殊勝的加持,讓我們可以得到一切所有的加持力。我們得到加持力以後,可以從輪迴得到福報、可以得到最好的佛法,沒有條件的真實與空性。我們修行佛法是沒有主體、沒有物件、沒有自我、沒有自私等一切現象,我們學習佛法之後,法本上的英文是寫discrimination,應該不能歧視一切事情,不分別好與壞、不能分別誰高誰低,也就是說沒有分別心來修行。接著法本上寫primordial(初始),這邊好像是英文翻譯錯了。每一個眾生都跟佛一樣具備清淨的佛性,在瞭解這個空性之後,我們應該遵循佛陀與上師的教導,根據這個教導,我們就可以發展一個無限的菩薩道――利益眾生的菩薩道。”

接著,修法一段時間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翻譯第二段:

“剛才法本有一段,英文是寫Omni,事實上是所有一切法界有情眾生的本性都是清淨的,沒有生滅,不是我們故意做出來的,而是本來就具備這個條件。那我們現在學佛是什麼意思?就是透過佛法的薰陶,重新顯露我們自然的本性,不是因為學佛會生出什麼東西,也不是因為修行會消滅什麼東西,只是將我們不需要的東西拿走,將自然的本性顯露出來。法本上這一句英文寫unborn是很難解釋的,就是說我們的本性不是生出來的,而是本來就具備的,假如有生就會有滅,所以這不是生滅法,而是自然存在的本性,只是我們自己不認識有這個本性。所以透過佛菩薩與上師的加持,我們慢慢透過佛法的薰陶,才能夠清楚自己本來就具備的自然本性。”

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拉脫維亞的法會中翻譯菩提心的口訣,意義極為深遠。除了讓仁波切與當地眾生結善緣,更是示現上師與弟子之間緊密相連的關係,代表清淨的傳承教法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自將法的傳承授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傳予寶吉祥弟子。

昨日馴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黑貓在法會進行到一半時走進會場,有如巡邏般繞行壇城之後,直接到壇城上,在當地譯者旁邊的座位趴下。當地信眾起身想將黑貓驅離,法王指示不要去動貓,於是黑貓便一直留在壇城的座位上,直到法會圓滿。可見動物亦有靈性、同沐佛光。

中午時分,法王與仁波切共用午餐。蒙仁波切慈悲,寶吉祥弟子有幸與大修行者同桌共用食物,並欣賞當地信眾為 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準備的音樂舞蹈表演,弟子們皆至心感激與歡喜。

午餐後,當地信眾特地準備了櫻桃樹苗,請求 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佛塔園區內種下,並祈求仁波切能在櫻桃樹開花結果之時,能再次前來弘法。

下午法會,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再次升法座,授予與會大眾菩提心戒圓滿後,當地信眾敬獻手工刺繡的阿奇護法唐卡,並蒙法王賜予佛教故事圖卷。當地信眾亦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禮物與百合花球莖,希望可以將百合花球莖帶到臺灣,同時贈送巧克力給所有來自臺灣的與會者。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皆無比歡欣、法喜充滿。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當地信眾,由於法令規定,百合花球莖無法攜入臺灣,仁波切便在佛塔周圍親自種植百合花球莖,象徵了拉脫維亞與臺灣兩地之間相連的善緣。

休息40分鐘後,當地信眾演出聖者密勒日巴故事劇,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劇中道具與服裝非常精美,演出十分精彩,所有演員與工作人員恭敬祈求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以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合影留念,接著眾人在歡欣的音樂聲中迎接 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入佛塔,全體與會者繞行佛塔後,回到佛塔前方與法王、仁波切合影留念。

在離開佛塔園區之前,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走到飼養狼狗的鐵籠,持咒加持籠中的兩隻大型狼狗。

眾人手持哈達排成一長列,在歡欣與感恩聲中,恭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尊貴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佛塔。

2017年8月28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寶吉祥弟子共進午餐。餐後,仁波切問其中一位出家弟子:這次跟著出來是做什麼?出家弟子回答:擔任侍者。仁波切開示,她講話的方式像個在家人,忘了自己的身分。這會讓外人會看不起佛教,不如還俗,跟在家眾一模一樣過日子就好了。上一次在日本法會仁波切已經訓斥過這位出家眾。難道以前受三壇大戒時沒教過威儀?仁波切此次開示的佛法,她竟然只記得7、8句,難道是出來玩的嗎?如果是出來玩的,那她就應該自付費用。

披著如來衣就不應該如此,意思就是跟在家的生活不一樣,還跟在家眾嘻嘻哈哈的,在家眾不懂是應該的,但受過三壇大戒就不應該有這種行為,披如來衣、吃如來飯就不應該如此,仁波切若不訓斥,他們出家眾就容易隨便,難道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上師就可隨便?做任何事都應該有分寸,她以為跟在家眾講話開心,他們就會跟著開心嗎?不要說他們是現出家相,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上師,分分秒秒都留意自己,出家眾們有留意自己嗎?還是認為要上師盯到才要改?這樣以後他們怎麼閉關?到時誰盯他們?

仁波切表示這是最後一次警告這位出家弟子,如果她再隨隨便便,跟在家眾一樣吊兒郎當,乾脆不用出家了。既然沒有修到密法,威儀就是戒律,要管好自己。出家人的生活本來就跟在家人不一樣,要享受孤獨、享受孤寂,而不是享受群眾。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學到的,以為跟群眾玩得很開心就可以度他們,怎麼度?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指示兩位出家弟子,每天晚上都要持誦百字明咒。

【法王嘉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盡心護持教派不遺餘力】

2017年8月29日

清晨,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現了不可思議的證量,他老人家為一位遠在臺灣剛往生的弟子修頗瓦法,即使距離達8191公里,修法成功圓滿,亡者現諸多瑞相,如:大體自冰櫃移出,頭髮已結霜,但亡者的梵穴仍然溫熱未結霜,即使經過20個小時也沒有屍斑,臉上的皮膚柔軟且有彈性,嘴巴闔起面容十分安詳,彷佛睡著了一般。

這位弟子皈依時已患頭頸癌(舌癌、淋巴癌末期),晚期更使用3倍劑量的嗎啡密集注射以減輕劇痛,然自皈依當天起,竟神奇的無需再使用嗎啡而能安然入睡,連醫生也嘖嘖稱奇!

晚間,法王帶領仁波切與寶吉祥弟子前往拉脫維亞里加直貢紮登秋林中心主持法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座位於 澈贊法王右側壇城,雖然空間擁擠,然而仁波切不因座位狹窄,整場法會維持雙盤坐姿,恭敬至極。

法會一開始,澈贊法王即向與會大眾介紹並公開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

「我想介紹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灣設立第一個中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是董事會成員,後來成立自己的中心,現在每週已有超過1000位弟子參加共修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也有經營生意,在西藏與其他地方都大力資助直貢噶舉,像是去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大陸四川拜見 直貢瓊贊法王,有一座直貢噶舉的陽日噶寺院還沒有興建,直貢瓊贊法王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需要幫忙1百萬人民幣,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立刻供養了這筆費用。

另外,大約在10年前,吉天頌恭的上師帕摩竹巴的佛寺荒廢了,裡面什麼都沒有,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首先護持了一尊約二、三層樓高的鍍金佛像,於中國成都製作完成後,已經放置於寺中,但尚未開光。

事實上,這座佛寺也是直貢噶舉的兩個主法座之一,因為在上師帕摩竹巴離開世間後,怙主吉天頌恭曾在此寺持有法座3年,一直到他將帕摩竹巴的傳承授予200位僧眾之後,然後才是直貢梯寺,這兩座佛寺是一上一下。離帕摩竹巴寺不遠處,往黃河下游處就是岡波巴的主寺,那裡也需要一尊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護持之兩層樓高佛像,現在也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正在拉薩製作中。

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把做生意賺的錢都用來護持直貢噶舉。不僅如此,仁波切也去過青海數次,當地有一些貧窮的直貢佛寺、哲學院、竹彭等,仁波切也都給予很多幫助。還有,截至目前為止,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護持舍衛城超過1百萬美元。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年都在臺灣為亡者舉辦阿彌陀佛法會,到今年已經是第十二年,每場都有1至2萬人參加,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法會參加者的供養金都捐給政府單位做社會救助。以上是一點點有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介紹。」

接著,澈贊法王介紹直貢噶舉傳承以及護法阿奇、怙主吉天頌恭之法脈。

進行回向儀軌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當地中心供養的葡萄賜予寶吉祥弟子,上師心心念念皆是弟子,慈悲賜予弟子們與大修行者共同受用供品的殊勝機會,弟子們皆至心感激。

2017年8月30日

今日白天並無法會行程,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片刻休息。

上午時,多位當地信眾前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榻旅館求見。其中有一位中醫師帶著兩位男子、一位小男孩及小女孩前來,說小男孩患有羊癲癇,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就在仁波切加持小男孩時,小男孩突然用手掩嘴,發出“嘻嘻”的笑聲。接著,仁波切問孩子的病是何時發作的,他們回答是去年耶誕節的時候。仁波切聽了笑一笑,說他們家裡有一個女孩子很小就過世了,他們說是自己的女兒,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他們一眼就說不是,是家裡的一位長輩,而且是父親那邊的。

兩位信眾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過世長輩,都表示不知情,後來回去問家族成員,才知道是祖母的雙胞胎姊妹,很小時就過世了。在小男孩回去過節時,便上了他的身。仁波切開示孩子沒有羊癲癇,而是在小時候玩滑板時撞到後腦側邊,血液打不上去,造成他身體一半是冷的、一半是熱的,所以就會常常像羊癲癇發作般,其實不然。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同來的小女孩時,說小女孩的腳受過傷,小女孩一直點頭,因為她大腿骨曾經重創故而疼痛。她的父親聽了便問為何都不知道她疼痛,小女孩對父親表示:因為若她說痛,父親不會覺得,只認為弟弟痛。

此時中醫師非常讚歎仁波切的大能力,也更加瞭解這兩個小孩的病況且知道如何緩解其病痛。仁波切對中醫師賜予開示,使其對佛法逐漸生起信心與恭敬心。

晚間,澈贊法王帶領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寶吉祥弟子前往拉脫維亞里加直貢紮登秋林中心主持法會。

法會中,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教授直貢大頗瓦法之傳承與修法,並帶領與會大眾共修。當地信眾向法王獻曼達,並恭呈禮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是第一次來到拉脫維亞,短短3天停留,已經利益了許多當地民眾。大家對仁波切生起強烈的信心與恭敬心,懇切祈求仁波切能再次前來拉脫維亞弘揚佛法。仁波切開示,要遵循藏傳佛教的規矩,不是個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們雖然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法,但仁波切一定是要先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得到應允與加持後,才接受邀請。當地信眾聽了立即表示,將會向法王報告,待法王應允後,一定會正式地邀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17年8月31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寶吉祥弟子追隨 澈贊法王前往匈牙利。臨行前,一位當地政要的女婿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殊勝著作《快樂與痛苦》上簽名,仁波切慈悲應允,並親自書寫賜予一段開示。

日前來求見的小男孩家人,祈求仁波切超度祖母早逝的雙胞胎姊妹,仁波切慈悲應允于施身法中將其姓名寫於超度名單之上,並囑咐他們要吃素,越久越好。

他向仁波切報告,妻子患有躁鬱症與精神疾病,仁波切慈悲地加持妻子後,說她其實沒有病,只是電腦、手機玩太多,破壞了腦神經的功能,另外,腎臟也氣血不通,仁波切亦幫助她緩解不適。

這位妻子十分感恩仁波切,並祈求幫助她患有癌症的家人,仁波切入定後告訴她,其實她的家人未患癌症,並開示其症狀的肇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論何時何地都在利益眾生,只要有善緣,大修行者總是不顧自身疲累,慈悲度眾,從未停歇。

當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匈牙利布達佩斯機場,直貢噶舉的喇嘛、當地的信眾恭迎法王與仁波切蒞臨匈牙利,並敬獻哈達與鮮花。

2017年9月1日

澈贊法王帶領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寶吉祥弟子前往匈牙利佐洛桑托和平佛塔朝聖。寶吉祥弟子們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弟子有幸與大修行者同桌共餐。

午餐後,當地的喇嘛向法王報告佛塔有裂損問題,仁波切立即指示從事建築業的弟子拍照記錄佛塔現況,規劃明年春天過後派專業施工人員到現場處理,並教導當地工人進行修復工程。

之後,法王偕仁波切和寶吉祥弟子們前往佛塔旁的瑪尼堆區,法王慈悲開示要大家一起來堆一個大曼達拉,在仁波切帶領下,弟子齊心協力將周圍的石塊由外往內集中,形成一個大的曼達拉,並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請法王加持放置最上方的石塊。法王非常歡喜,指示大家在大曼達拉前一起合影留念,並開示在堆了這個新的大曼達拉之後,當地的障礙將會消除,一切都會圓滿。

接著繞行佛塔一周,仁波切隨侍在法王身邊,細心攙扶法王步上陡峭的階梯,並囑咐弟子在佛塔前點香禮佛後,跟著法王與仁波切繞佛塔並持誦六字大明咒。

途中行經森林小徑,清幽涼爽,法王住所亦在其中,法王慈悲允許仁波切帶領弟子入內參觀。法王介紹周圍種植的各種果樹,並宣佈每人可現摘一顆青蘋果。法王還當場示範如何摘蘋果,請大家放心享用,因為這裡的蘋果是有機、無農藥的,非常好吃。

隨後,法王與仁波切帶領大家至二樓的佛堂,仁波切指示弟子們分批依序進入佛堂向諸佛菩薩頂禮,和平佛塔朝聖之行在感恩的氣氛中圓滿結束。

2017年9月3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20位寶吉祥弟子自匈牙利搭機返台,在仁波切加持之下,一路順利平安。

此次,仁欽多吉仁波切率弟子們千里迢迢、遠赴歐洲參加直貢澈贊法王主法的法會,並透過每天所見所聞,親自教導弟子如何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修改自己的行為。法王與仁波切賜予的殊勝教法與慈悲加持,讓六道眾生獲得無邊法益!

更新日期:2017 年 9 月 13 日